FGO夏日活动克苏鲁剧本_FATE_区块链神吐槽
区块链技术资源分享
追寻中本聪先生的脚步

FGO夏日活动克苏鲁剧本

完整的体系应该是没有,不管蘑菇挺喜欢克苏鲁元素的,时不时用一下,比如元帅用螺湮城教本召唤巨大触手海魔,DDD里也有一两个人物称号和旧日支配者一样。当然这不是什么抄袭不抄袭,模仿不模仿的,纯粹是时间先后的问题。

毕竟,克苏鲁神话早型月数十年的时间,而且对现代作品(@宫崎英高)影响实在太重了,反正只要不是里番的故事出现触手怪,十之八九能扯到旧日那边。

顺便一说蘑菇老虚(沙耶之歌)经常一起玩桌游,玩的什么...自然是克苏鲁的呼唤。

蘑菇叔的涉猎非常广泛,从佛学(阿赖耶)到量子物理学等(比如橙子箱子里的那只猫和荒叔用来困住式的空间借鉴的是“薛定谔的猫”和“莫比乌斯带”)可以说是作家中融百家之长,走自己的路的典范之一了。

FGO夏日活动克苏鲁剧本

FGO夏日活动克苏鲁剧本


请大家不要小看fgo的剧情 虽然说确实是娱乐向,但就连很多活动剧情都经得起推敲 不仅仅是玩梗,写更新的题材,还包括在演出上的创新和突破新天际的脑洞。

本就是fgo的脚本构成既负责又出色脑洞还大的结果。文明回溯,人类重新体验黎明前的蒙昧深夜的探讨,印象中fgo很多剧情都有这样的倾向。

有时候一些立绘演出都经得起推敲,虽然受载体限制,但并不意味着它是单纯的无脑娱乐向作品。

fgo的初印象,就是那个登陆界面了。

在特异点中固定的巨大术式,通往根源的神秘,kate有意为之的述说异象历史的bgm,搭配上之后与众多从者的相遇。

型月社在这方面花的小心思不会少。


喜欢克苏鲁并非是因为认同其作者塑造的消极的世界观,而是着迷于讨论那种消极的世界观产生的原因、体现的方式,也即是着迷于那种常理中闪现的不自然凸显出的某种现象的只鳞片爪,着迷于那只鳞片爪背后推测出的不可名状的恐怖,就像玩恐怖拼图游戏一样,我觉得这才是洛氏恐怖也即是克苏鲁神话的精髓,只要包含这种元素,就能称得上好的克苏鲁剧本,不一定非要像某些一般RPG终最后找出一个实锤的有名有姓的邪恶克苏鲁邪神boss打倒,这种遗忘后离开的结局简直是完美的克苏鲁HE。


魔猪王被主角团打败幸存后,非常虚弱,并且自己的怨念生出的七个孩子都被主角团队们杀死了。

它只能守着圣杯苟延残喘。

野猪们获得文明开始发展

在文明的发展过程中,小岛环境渐渐脱离了自然状态。渐渐多起来的建筑限制了白蜡树种植的土地。
野猪们内部分裂成两派:发展派和自然派。

两者的力量一直互相制约着发展。

但是在1900年,魔猪王尝试召唤了爱迪生,但却没有力量驾驭,爱迪生离开了魔猪王。

魔猪王意识到此刻自己的力量不能控制从者,暂时停止召唤。

爱迪生来到野猪中,理所当然的加入了发展派,并将电力传授给了野猪们,因为生活质量的提高,野猪们的文明和数量都飞跃式增长。发展派野猪们建造了大量的工厂,娱乐设施,因此,种植白蜡树和粮食,饲养家畜家禽的土地被侵占而。

发展派和自然派的矛盾大大激化。

同时,因为白蜡树的减少,岛上更易于聚集毒气,苟延残喘的魔猪王的力量在一天天回归。他尝试着再一次召唤了从者,召唤出了贝奥武夫,但残念,他依然不能掌控。

魔猪王因为这两次失败放弃了用圣杯召唤的想法,改开发圣杯的其他用途。

终于,因为资源问题和环境问题,发展派和自然派之间爆发了第一次战争,所用的武器就是改装过的工厂人偶,工厂人偶的杀伤力被**,因为野猪数目经过战争减少了。

发展派经过第一次战争掌握了城市大权,将自然派野猪赶出城市。被赶出来的自然派野猪在城市之外遇到了魔猪王。

走投无路的自然派野猪和魔猪王签订了契约,由持有圣杯的魔猪王给予它们魔化的力量,而它们教给魔猪王从爱迪生那里学到的科学技术。

魔化的自然派野猪变成了魔猪们,它们守护剩下的白蜡树并想要摧毁城市,回到田园牧歌式的生活。

魔猪王利用科学技术改装自己的身体。

第二次战争爆发

第二次战争在机械人偶和魔猪之间爆发,由于两者均具有强大的杀伤力,城市在战争中被摧毁了。

仅存的发展派野猪们再一次陷入资源危机。

从享受着文明成果到沦为食不果腹的它们看着这一片残局,不知道谁说了一句,“原来猪肉被烤过也这么香啊……”饥饿它们认为魔化的野猪们已经不是野猪了,那么也就不算是同族相残吧……于是新的粮食来源来了,即是战争中堆积成山的尸体。

即使这样,食物也在一天天减少,最终只剩下了数量不多的发展派野猪和魔猪们。

魔猪们守护着白蜡树等待着,在城市废墟上重新生长起来的森林。

而意料之外的情况到来了,主角团队们到来了。

魔猪们也知道这就是当时留下文明的女神们,它们也想要与她们再次相认,但是这副庞大可怖的身躯,还没有靠近,就被利刃穿破了喉咙。

终究是被野猪们捷足先登了,主角们不仅站在了发展派,还在以惊人的速度重新建设城市。

更摩天的大楼,更奢靡的娱乐,更辉煌的旅游景点。这气势恢宏的凯旋门啊,野猪们得意的走来走去,就像是获得最终胜利的大赢家……有谁会来旅游呢?除了被逐出城市的魔猪们?

太可笑了,为了家园用原来的身体换来了丑怖的形象,但是却被忽然降临的神们判了out。

因为呀,美丽的女神们抱着毛绒绒的猪仔们笑着说,可爱即是正义呢~

这就是传说中的救世主吗?!这就是传说中的女神吗?!她们留下白蜡树的同时,留下的还有名为文明的灾厄啊!

被绝望,愤怒所笼罩的魔猪们将女神们视为自己的敌人,终于与魔猪王达成同盟,成为魔猪王手中的棋子,他们要消灭所有的野猪们,也要消灭这忽然降临的女神们!

然后被神力轰杀至渣的,是自己。

当最后一只魔猪死去的时候,他遥望着城市里高耸的高楼。

这新建造的奢华城市,竟然依旧没有田地和牧场。

它绝望的闭上眼睛。

这终究不过是充斥着汽油与钢铁味的泡沫之城,比梦境更加虚妄的海市蜃楼。

投下朱枪的女神在它最后的眼神中看到了什么吗?它也永远不会知道了。

深夜,刻下最后一个符文的斯卡哈提枪静立。

投下最后一枪后,魔境的智慧终于为她揭示了故事的真相。

文明带来繁荣,繁荣滋生罪恶,罪恶招致毁灭。

那么……

“……忘却吧。”

刻在海岸线岩石上的符文发出岩浆般的红光。

月光下,时间的乱流汇聚成的白色海浪,在深夜中将礁石一次次拍响。


FGO夏日活动二期剧情概括:

为什么孤岛浮出水面,为什么人畜难以分辨
为什么荒野上游弋着旧日的阴影
为什么邱墟中埋葬着过去的火焰
螺旋之城啊,无知的人已经轻叩你的门扉
无知的人啊,螺旋之城即将接管你的思维
幸存者在祈祷,而流浪者则付之一笑
玩闹玩闹? 惨叫惨叫?
放声欢歌,痴愚的诅咒在蔓延
纵情舞蹈,怪诞的面容在发笑
数一数,
十人上岛只剩其七,
两个撒入麦田,一个用作活祭;
看一看,
夏日的欢愉仍在继续,
三人要做这鲁滨逊,四人要造那穿梭机;
尝一尝,
同伴的血肉如此甜蜜,又有五人消失在了地底。
听一听,
虔诚的牲畜高声吟诵
不贞的人儿静静聆听...
恐惧令理智皮开肉绽,饥饿使欲望现出原形
厮杀吧,只有胜利者才有权离开这里
吞下对方的心脏
我们在应许之地等你


马尔达作为基督教大圣女
就应该知道
凡是会说话的动物,人都不可相信,这必有魔鬼作怪
路西法就是附身在古蛇身上口吐人言诱惑亚当夏娃犯下原罪

那么这些野猪为什么能说话呢?
为什么能拥有那么发达的科技呢
爱迪生就算传授他们知识和记忆
那么最初他们是怎么拥有讲人话的能力的呢?

答案很明确
远古的恶魔附身在了这些野猪身上
武道馆建好的时候
他们就像唤醒古神

众所周知,克苏鲁是来自外星的旧日支配者
也许是类似游星尖兵的存在
巨神阿提拉的编号是02
从FE的闪闪线中我们知道,尖兵不止阿提拉一个
也许在一万四千年前
赛法卢降临地球被圣剑使击败
而克苏鲁的星舟出现故障
坠毁在南太平洋
被不明势力封印在拉莱耶

而泳装岛,我们在最后得知是斯卡哈影之国的一部分
因为人理烧却,游离到了这里
或许拉莱耶,就在泳装岛附近,或许泳装岛,就直接和拉莱耶的露出海面的一部分相接触,让克苏鲁的触手得意以伸向岛上的生物
而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我们也在岛上会看到大量的螃蟹以及克苏鲁的眷族,就是fz里元帅用拉莱耶之书召唤的海魔

随着人理烧毁
对游星尖兵克苏鲁的封印松动,造成了时空的特异
才有了泳装事件

这些野猪崽,一直说话不明所以,前言不搭后语,但是又一直在帮助主角一行
这正是身为野猪脑容量不足,却强行融合了古神的知识和意志的表现
他们在一直诱惑着我们,在这个特异的时空,让星辰的位置回归正确
释放克苏鲁

最后
我们留下万能的许愿机和传送门走了
相信用不了多久
克苏鲁就会复活
这里的时间流速和我们不同,须臾就是千年时光
游星一万四千年光临一次地球
我们知道在克苏鲁的传说中
当星辰的位置正确时,拉莱耶就会浮出水面,克苏鲁将君临这个世界
那么对于泳装岛的时间线来看,一万四千年指日可待
而唯有不死才能终结不死
这也就是为什么要由不死者斯卡哈来引导我们探索整个泳装事件

然而预言是作用于双方的
当旧日支配者再次君临时
被终结的那个不死者
或许并非星辰间的君主
而是那个期盼死亡已久的影之国女王

分享到:更多 ()
区块链神吐槽

来评论吐槽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区块链资源分享

韭菜的自我进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