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大事者没有乡愁_币圈老猫_微博@CoinVoice人物_区块链投资_区块链神吐槽
区块链技术资源分享
追寻中本聪先生的脚步

成大事者没有乡愁_币圈老猫_微博@CoinVoice人物

VOICE人物:币圈老猫没有乡愁

文 | 麦克白

校对 | 老猫

成大事者没有乡愁_币圈老猫

94之后云币网被叫停后。心情释然的老猫决定去日本寻找内心的自己。

他将自己的人生地图上的坐标城市,从浮躁的北京移到安静的东京。我问他什么是浮躁?他指了指周围吵闹的客人:“这是北京最好的酒店之一,可看看四围的人们,全都在热烈讨论如何赚钱,每个人都期待自己是下一个世界首富。”

我又问他什么是安静:“日本的餐馆,你吃碗面都会感受到很真诚的笑容。去了一两次后老板会高兴,有个熟悉的餐厅竟然号称自己是老猫食堂。”

北京的环境让你总想做别人,东京的环境让你想到的是自己。说完后,他举起无糖可乐喝了一小口。看着杯中的冰块,沉默了一会。

老猫去日本是做为硬币资本海外事业部的一粒种子,他在日本会接触不同圈层的人。有金融圈、衍生证券圈、不动产圈的。大家在交换名片都会保持着刻意的礼节。

但对方事先都会做过调查,老猫:INBlockchain联合创始人、雄岸基金管理合伙人、EOS超级节点EOSlaomao发起人,曾任云币网首席运营官,他们也知道老猫在中国的区块链行业绝对有份量。

对弈

日本在二战时期国运上升,自大的日本人不承认中国人在围棋上的造诣。1939年至1956年,福建人吴清源在十番棋擂台击败了同时代所有超一流棋手,令当时日本棋坛所有顶尖人物全部降级,创造了围棋界的“吴清源时代”,被誉为“昭和棋圣”。

--麦克白

从吴清源青年学艺的近江八幡地区,乘火车几个小时可以到达东京。在绿茵丛丛的东京湾边上,地标双子楼Tokyo Towers里有120平方属于老猫。

老猫少年时,也酷爱围棋。

“我16岁才学的围棋,所以现在也是业余初段水平。但是看九段高手和普通人下棋还是一眼就能分辨出来。”老猫觉得自己的人生和围棋的关系很大,他做的重大决定也和围棋中的智慧有关。“学习围棋有一个好处,这一步放下去,如果感觉怎么都是错的,效率低或者多余,就不要落子,等后面周围的环境变化了机会也许就来了。”

老猫曾经有一个看的到尽头的人生。他年轻时在江苏常州某局当一名普通的职员。

他向我描述自己的生活经历时轻描淡写:“不想过一个已经看的到老年生活,能看清楚看到几年后的生活是很可怕的事情。如果我在那边,我能想象我二十年后的生活,最多升到副局级,拿着一份看起来不错的薪水,大概一个月15000。每到逢年过节,会被局里请回去吃一顿慰问餐,平常和几个老头下下棋打打牌,就这样。”

老猫离开常州来到上海,没有什么留恋,在他的记忆中没有乡愁:“可能我会在任何一个城市定居,我对父亲说。父亲没觉得有什么意外,他对我的了解,或许超过他自己。在经历过无数个城市的行走后,故乡渐渐成了印象,最后成了一张记忆中模糊的相片。我没有乡愁,或许,我们这一代人都会没有乡愁。”

后来老猫接受媒体采访时,只说他初期到上海给朋友打工。他那位朋友是一位靠早期房产红利发了财的年少朋友。“那时,天天带着个笔记本,记录下可能有赚钱机会的物业,每天开着车,跑遍全上海的大街小巷,以至于后来在上海开车就不用导航了。”老猫做海漂时30多岁,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常常直面内心的他这样问自己:“为什么那些看起来比我笨的人,都可以很有钱,我到底哪里有问题?”他也投资股票,老猫把投资当成人生的必修课,研究过巴菲特以及各种所谓投资专家的相关资料,但发现那些理论在中国市场没啥用。“仔细研究局势后,我在3800点清空了所有的股票,注销账户,从此彻底告别中国股市。”老猫在上海还做过两家淘宝天猫店的运营,为以后能快速的区块链行业中崛起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老猫是个理想主义者。在文章《暗夜旅程》中记录下自己第一次购买比特币的情景“像一个被遥远的梦想吸引的孩子,循着那一点点的星光,开始了暗夜的旅程。”2013 年 3 月,老猫在微博上看到导演王小山说起购买比特币的经历,这时才醒悟在国内淘宝上就能买到比特币。就马上买了20个比特币,用完了身上当时能花的仅有6000块钱。然后持续不断把每个月赚来的钱投进去,只留下少部分的生活开销,老猫清晰向我描述他这么做的原因。他下这个决定的地方是在他最喜欢的一条街,那时本该欣欣向荣的商业街,一度凋零得只有零星几个行人。

2014年,老猫创建国内第一个比特币购物平台“菠萝集市”,并因此接受了福布斯杂志的采访。

“那时候的币圈很小很小,能搞点事情的人也很少。也就100多人吧,几乎我都认识。在BTCC的三周年年会上,大家都来了。后来这些人中很多都成了大佬,应该再也没人请得起了。那次会上我拍卖了个足球,15个比特币。让赵东拍去了,现在在他办公室里放着。”

老猫向我讲着棋道里的弃子先争,我耳中听到的却是人生:“刻意的把不重要的子,先弃了。让别人先吃掉,然后争的是整盘的先机,进击后势。”他还告诉我围棋就是最好的世界观。在上海那段时间里老猫一直在做着决择。2014年,对于老猫还有一件事很重要。在上海他接受了邱亮的邀请做为运营,加入李笑来的貔貅团队。

硬币

硬币的正反面,你会选择哪一面呢?

2014年2月25日,日本的Mt.Gox(门头沟)当时世界第一大的比特币交易所,挂出公告暂停交易。第二天官方放出消息:75万枚比特币被盗。本来的熊市因为这次更是雪上加了霜。赵东在那场熊市使用杠杆爆了仓。他劫后余生的回忆,如果加上经营矿场的损失,他在当年赔了整整1.5个亿。天才少年烤猫在那一年失踪成谜。杨林科抛售了他手中绝大多数的比特币。也就是那一年,一个叫长铗的青年科幻作家获得了融资,在杭州开了一家公司叫巴比特。詹克团和最早翻译比特币白皮书的吴忌寒,搞起了“比特大陆”。

老猫和李笑来见面后,第一个建议是花20万买个域名,李笑来立刻就打了20万过来,老猫觉得笑来靠谱,也因此而正式的加入了。也就是同年,貔貅团队改名云币团队,云币网正式上线。老猫出任云币CEO。

“在94之前,云币网的一天净利润达到了500万。摩根大通的代表们来公司考察财务,全部惊呆了。他们来考察是为了估值来的。我们准备要完成一项壮举,准备在纳斯达克完成上市。所有准备都做好了,如果当时我们上市了,也许能改变一些事情。我们想让世界听见我们的声音。”老猫说提起这些显得淡然多了,轻松多了。

云币网成为国内第一个上线以太坊并支持兑换的交易所,老猫成了ETH早期价值发现者和布道者。“猫叔是你给他一滴水,他还你一杯水的人。那时他向我们社群的人推荐了以太坊,当时的价格只有300块钱,我下了重仓去买。后来我在北京买了好多房子。”我这位朋友她显得有些激动告诉我。

“我能做的还很多,所以觉得我在去年和前年,帮我的社群修正了世界观和投资观。他(她)们很多人财富变成了8位数以上。我对这件事很满意,我不求回报,因为他(她)们在入群的时候,已经给我了几千块,而他们得到的,也是因为他们自己的执行力。”

2017年,有两件事对老猫挺重要。第一件事是发起成立了 ICOINFO,并快速的达到了全球领先的交易额。第二件事是老猫与李笑来联合建立INB硬币资本,投资区块链项目超过30家,整体回报超过十倍。

硬币的背面,支撑着硬币的正面。事实上,世人总愿意夸大一个硬币不止一个反面支撑。

“中国人从一生下来那一刻开始,就是超级自恋者,一生下来就是神。我要征服世界,这是人性,自恋这个事儿,太正常啦。如果一个人长大长成大人啦,都成年啦。你还保持一种超级自恋的心态,觉得别人都是错的,你就是个巨婴。”说完老猫指了指桌边,他看了一半的那本巨婴国。老猫已过知天命的年纪,但肩膀上肌肉结实。他还有战斗的激情。

2018年,老猫和李笑来出任雄岸基金管理合伙人,该基金总规模为100亿元人民币。

老猫雄安基金

“一百亿这个数字,不算大,但它的意义很大,表明了国家对区块链行业认可。

老猫那天感觉很踏实,笑的很开心。

EOS

在人类活动某个非凡的阶段结束后,在转型期的末尾,旧的路标已经消失,新的路标尚未被识别,如何明智地导航,穿越忽然变得疏远陌生的人类社会图景,让每个人都异乎寻常地迷茫。

--埃里克·霍布斯鲍姆(英国左翼历史学家)

我们往往会低估运气和随机事件的影响,有些事情本来就是碰运气,但却被人们说成是能力。面对不能控制的随机性,我们唯一能选择的就是如何应对。所以,遇到好事要尽情享情遇到坏事要勇敢面对。

--塔勒布

老猫的投资逻辑首先是相信币本位,他在东京有个培训课。这个课上他主要向大家讲了最重要的三点:

  1. 建立判断投资趋势的能力。
  2. 全球数字货币资产做配置。
  3. 怎样能富过三代。

老猫非常清楚自己能帮助大家积累财富,是因为区块链行业加速发展。他说:“阳光只照在一棵树上是不合适的,那就没有生态,只有生态繁荣,才能有真正的未来。”老猫也非常清楚自己做的事情并不能和巴菲特比,更比不上的桥水基金的达里奥。但他相信达里奥的一句话:“我阅人无数,没有一个成功人士天赋异禀!”

老猫认为每个人都应该培养自己潜意识里的“关键时刻的决策力。” 6 月 14 日晚,他认为这是EOS主网上线的时机。

“一开始,三位技术人员在探讨如何投票的技术细节,我和李明硕在观察 EOS 主网投票状态。我们突然发现主网投票率从 8 个多百分点快速的跳跃到超过了 11 个百分点,这意味着国外社区活跃起来了,我当时的判断是:EOS 主网被激活的时机已经成熟。”

老猫还判断当时对各个节点的投票中,可能存在异常的投票行为。他们调查后发现了火币和ZB的节点有同一个账户各投了他们1000万票,且只投了这两家,极其诡异。

图:当时排名第五的火币节点获票构成很奇特

“2018 年 6 月 15 日凌晨 1 点 30 分,邱亮说:我准备好了, 出去抽个烟,一会回来。2018年 6 月 15 日凌晨 1 点 40 分,邱亮回来,启动。投票率瞬间达到 16.9345%,EOS 主网激活! 21 个节点开始轮流出块,邱亮敲下一行代码,撤回了给第一名 EOScanadacom 的将近6% 的投票。”

老猫说那晚邱亮其实刚学会怎么投票,正好都用上了。

为什么撤回投票呢?

“EOS我虽然很看好它,它的生态非常棒,但它却不是区块链里面的全部,只不过我是凭我的判断,未来相当大的一段时间里,EOS会产生相当大的影响,影响大到现在所有人都没有办法估量而已,以至于现在看起来牛哄哄的事情,将来都是小浪花。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只不过现在那片大海只有盆子那么大。有一个阶段,区块链就等于以太坊,未来也许会有一个阶段EOS就是区块链。虽然各种争议,各种诋毁。甚至质疑它是不是中心化的,那些都不重要,哪些是对,哪些是错。各种利益关系在博弈,交给未来论证吧。”

老猫邱亮等五人撤回了EOS投票,是因为他们认为这么做才是最正确的做法,毕竟,亲手激活主网才是目的。在餐厅,他们接到了 EOScanada 团队发来致谢的视频通讯。

之后的英文社区评论:

只给第一名投票,并瞬间撤回,是非常仁慈的做法!

2018 年 6 月 16日 ,Block.ONE 发出推特,祝贺主网激活成功。

尾声

如果区块链的海洋中还有未被探知的大陆,那条八桅杆的船就肩负着星辰和远方。我就是做船长日记本中那一页纸也愿意,老猫说他想做船上一只猫,在风平浪静的日子里趴在夹板上睡觉,在电闪雷鸣的夜晚和水手们一起。

老猫到了日本后,按照他的选房逻辑,选了一个他爱的地方。

“在日本我有自己的家,自己的书房,自己完整的世界。家里会收拾的极其干净,桌上没有一个多余的东西,每个角落都是干净的,每一个杯子都用洗碗机洗的干干净净。没有请保姆或者阿姨打扫房间,我喜欢自己打扫,打扫房间的过程很累,但我很享受。”

买房子用的是几年前买下的比特币。夜晚,老猫收拾完房间,会倒一杯冰乌龙茶,一个人看着东京湾的夜景、睡觉。

东京湾的夜景

 

成大事者没有乡愁。

分享到:更多 ()
区块链神吐槽

来评论吐槽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区块链资源分享

联系我一起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