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cos-BCX区块链游戏引擎项目_让玩家和游戏厂商利益一致化_捕鱼达人陈昊芝_耳朵财经_区块链游戏_区块链神吐槽
区块链技术资源分享
追寻中本聪先生的脚步

Cocos-BCX区块链游戏引擎项目_让玩家和游戏厂商利益一致化_捕鱼达人陈昊芝_耳朵财经

陈昊芝也要来做区块链了,带着他的游戏引擎项目Cocos-BCX杀入这个新大陆。

这可能是一个好消息,意味着区块链游戏开发端将进入下一个时代。要知道,触控科技旗下的Cocos2d-X移动游戏引擎及工具在移动端时代支撑中国及全球手游产业快速发展的基础。

基于Cocos2d-X引擎的自研游戏《捕鱼达人》风靡一时——2011年在APP Store 斩获iPhone App Store 全球 33个国家下载总榜第一,《捕鱼达人2》2012年是中国单款手机游戏收入第一、《捕鱼达人3》2013年创造了单日千万下载的纪录。陈昊芝本人因此被业界称为“捕鱼达人”。

如今,手游格局已定,网易、腾讯成了最大赢家,令陈昊芝感到自豪的是,2017年至今国内原生手游市场有多款成功的手游大作是Cocos引擎及工具开发比如《剑与家园》、《阴阳师》等,画面精美,赢得玩家一致好评。

但“捕鱼达人”陈昊芝的探索没有因此止步。他的新项目Cocos-BCX,将致力于通过Cocos游戏引擎及工具支持区块链游戏的开发,让区块链游戏创业者在新的机遇下更快地跑起来。

“现在的区块链游戏处于蛮荒时代,和十年前的手游市场类似。”陈昊芝说,他本人浸淫游戏行业近十年,对游戏的态度经历了“抵触——接受——主动探索” 的微妙变化,他说当初对游戏有抵触情绪是认为游戏不产生任何价值,直到看到《捕鱼达人》系列走近千家万户,成为亲子之间的休闲游戏。《捕鱼达人3》凭借产品品质获得同行的认可。

目前,Cocos-BCX启动已有半年,并获得著名资方的投资。

Cocos-BCX区块链游戏引擎项目


让玩家和游戏厂商利益一致化

基于认知,陈昊芝拉着十多年的老朋友杨小龙、Cocos引擎创始人王哲,以及技术合伙人尹健辉组建了Cocos-BCX,直奔“让玩家和游戏厂商利益一致化”、“游戏厂商能专注生产好玩有趣的内容,而不是天天盘算怎么设计付费坑怎么洗用户”而去。

按照Cocos-BCX白皮书介绍,Cocos-BCX属于中间层,要做的是去中心化应用与数字资产的生产、管理和交易平台,为游戏开发者提供完整的区块链游戏基础设施。将数字世界的内容资产化,使内容生产者可以和内容消费者建立一致的价值体系,让用户有良好的游戏体验。

对应对区块链4个发展阶段的认知,Cocos-BCX团队共给出了对应的4个实现方案。

使用Token作为游戏金币结算的阶段

这一阶段是相对初级,对于“对于引擎而言,就和接入一个微信支付宝 SDK一样简单”。

游戏金币和道具的去中介化,去代理交易

这一阶段,解决了玩家之间道具脱离游戏在链上交易、甚至是不同游戏里交易的问题。

关键规则上链运行的阶段

这一阶段实现的是如道具掉落、金币产出等规则的上链运行,使得厂商无法私自修改相关参数。

自第三阶段中,Cocos-BCX引入了铁匠铺的概念,即“游戏运营方、游戏玩家代表共同组成的治理委员会”,只有双方同意,关键道具才能由铁匠皮生成,游戏运营方自身无权限单方面生成。

游戏整体的上链运行

这部分是行业的最终状态,业内尚无相关解决的技术方案。

而Cocos-BCX要解决的技术痛点,包括合理化区块容量和出块时间、提供自定义数据结构存储、提供带有区块链操作借口的多平台运行环境、提供用户道具交易的Token交换的原子操作等等。

在Cocos-BCX测试时,三个节点跑到了3000TPS,交付性能在1万TPS左右,理论上可以达到10万TPS。

目前区块链游戏更像是十年前的手机游戏

如果将区块链游戏放之传统游戏行业,陈昊芝认为,目前区块链游戏更像是十年前的手机游戏。

苹果在2007年时候发布了iPhone,第一代iPhone只支持GPRS,低速度网络。第二代iPhone开始支持3G,才有了3G版本。2010年9月份,iPhone 4 发布,开始支持4G。

也就是说,今天整个区块链行业, 还处于一个GPRS的时代。而在这个时代,却想要运行完善体验的游戏,会受到诸多的制约。

而2010年,中国iPhone的销量是在500万台到700万台,就和今天持币用户的规模差不多大。而持币用户也不会都去玩区块链游戏,就像是当初智能机用户不是都玩区块链游戏一个道理。

区块链游戏和当时的手机游戏一样,都处于一个早期的阶段。

而当时间走到2012年,就出现了月收入2000万人民币以上的游戏产品。就像是《捕鱼达人2》。

这样处于早期阶段的区块链游戏,背后资源充足,只是暂时用户渗透率不足,“可以预计,18个月之内,大家会看到非常大的变化。”

更关注数字资产的交易方向,不在意早期盈利

作为传统行业转入区块链行业的项目,Cocos-BCX背后的触控科技,游戏业务年收入规模曾经超过16亿人民币,子公司畅思广告年收入也超过10亿。

而在区块链行业中,不管是游戏还是其他项目,有管理过几亿美金营收规模的团队屈指可数。所以陈昊芝对项目整体的运营收入,以及经济模型还是比较有信心、有预期。

陈昊芝更关注将来数字资产的交易方向,这个方向本质上是一种平台收入,与如今做个游戏马上就可以赚钱或是怎么样不同。

平台收入需要足够多的用户渗透率,有足够多的参与者,乃至足够的规模,才能实现这种规模化的盈利。

就像是淘宝2003年开始做,2003年当年营收2271万,2005年营收80亿,2009年淘宝交易规模接近2000亿时才实现盈利。

相对应的,在这个区块链游戏领域,要做的是一个有效的商业模型,或是一个商品经济系统是不难的。

不能将博彩与区块链游戏混为一谈

因为区块链游戏所带有的投资属性,以及一系列资金盘游戏的出现等等,有声音担心区块链游戏发展下去会变做博彩游戏。

对此,陈昊芝认为,应该先给博彩游戏下个定义:博彩游戏是可以在游戏内获得回报,并且是能换回法币的游戏。

就像是最近的世界杯,是一个很适合区块链的实验领域,因为赌球很适合用区块链做(不符合当地法规的运营模式,无论是否是区块链及数字货币都不会被允许),但是事实上,并没有哪个区块链项目表现的很好。也就是说,区块链项目是不是博彩和Token是没有什么关系的,反而很多冠以区块链名义的博彩平台更多是用数字货币进行充值和交易。

而在捕鱼达人中,陈昊芝将《捕鱼达人》1、2、3都定位为休闲游戏,《捕鱼达人2》中,有引入关于概率设定、赔率等类似博彩属性东西,但是因为捕鱼达人是单机游戏,所以也不存在换回筹码的可能性,也不是博彩游戏。

所以,简单的有概率、有输赢的游戏并不能简单的定位为博彩,博彩的核心概念还是在于能否将筹码换回法币。

如今一些游戏引入一些概率的元素,是在增强游戏用户的活跃度,而不是单独为了博彩。

博彩会是适合区块链发展的一个方向,但是实际上并不是区块链游戏发展的必然方向。

区块链游戏缺乏有游戏机制的产品

处于早期阶段的区块链游戏还有一个很尴尬的处境:玩家集中于区块链行业,难以吸引传统游戏玩家入场。

而区块链游戏本身,也是缺乏好的产品,缺乏有游戏体验、游戏机制的好产品,这也是“现象级”游戏加密猫如今凉凉的原因之一。

陈昊芝表示,如今海外有一个项目叫做Loom,已经能够支持一些有游戏体验的产品,这是他看到的第一个有技术、有能力,并且得到资金支持的团队。

目前国内也有一些团队在积极的探讨,将自身成熟的IP,嫁接到区块链上,开发一些拓展版本,而Cocos-BCX团队自己,也在做准备,在做一些可以给更多的开发者以参考的产品。

当这些产品能具有游戏体验,并且在玩法上能充分的发挥区块链机制的时候,普通的游戏用户才有可能进入区块链游戏的领域。

“这件事情,快的可能在半年之内,慢的可能在明年上半年,就能看到许多成功的产品,甚至拥有百万级别的用户,这是很值得期待的。”陈昊芝表示。

游戏行业两瓶颈:用户集中、背离用户价值

关于游戏行业发展到了一个瓶颈的问题,陈昊芝认为主要是有两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是用户过度集中。移动互联网与PC互联网之间有差别,移动互联网的用户增速更高。而用户每日平均使用手机4个半小时,其中今日头条可能占掉了一个小时,淘宝、抖音等等产品也会继续侵蚀,所以4个半小时是不够分的。

如今每一个用户的手机会装30个左右的APP,其中常用的只占一块,用户资源已经极致的集中。这样子要做一个独立的游戏,并且独立的获取用户,几乎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

第二个原因,游戏与用户的价值背离。目前多数游戏的游戏方式,都是氪金,换句话说,就是坑钱。

玩家进入一个游戏,本质是为了放松,寻求心理体验的一些刺激和快感。但是如今的游戏,不花钱你就很难玩下去,也就造成玩家对游戏会失去期待,和用户的价值背离,和产品的价格背离,这是游戏行业遇到困境的两个核心原因。

DApp薅公链羊毛是一个沉淀过程

对于DApp公链羊毛,陈昊芝认为这是从PC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再到现在区块链都无法避免的一个过程。

当一个团队创业,没有许多的资源,它能够需求生存的唯一方式是“To VC”。

项目靠谱不靠谱不知道,能不能做好也不知道,但是只要有人愿意投资,那就是有活下去的机会。

区块链游戏也是,Cocos-BCX投资了一些的区块链游戏团队,这是生态运营的需求。

但是作为早期市场,开发者很可能需要将游戏在不同的公链平台提交,获取平台的认可和资源、资金支持。本质上和互联网早期2VC的模式是类似的。但是诸多成功、成熟的区块链项目本身也有支持更多开发者进入这个领域的意愿和责任。

“在这样一个生态环境下,你不能要求每个人都行动一致,保持队型。你对整个生态有所期待,就要允许不同心态的团队的存在。经过时间的检验,不同的公链平台最后支持的一定是那些很有潜力的团队。”陈昊芝表示。

游戏引擎永远追随最新的技术和硬件以及用户平台变迁

游戏行业从端游到页游再到手游,从微信小游戏再到今日的区块链游戏,游戏行业是在不断地变化技术和用户平台。

游戏市场一个是基于技术变更,一个是基于用户变更。现在的移动互联网,大家是用触屏玩游戏,VR、AR则是用动作感知、眼球追踪等。这一个过程,对于显卡等硬件的要求是越来越高的,这是整个行业的变化过程。

而用户选择的变化,从客户端要下载几十G的文件,到微信不再下载文件,也是用户的一个变化。

“在这两个变化过程中,我们都会提供支持,这也就包括接下来再到区块链游戏的支持。”陈昊芝表示,“游戏每过一段时间就会换新的用户和新的技术平台,而引擎是永远追随最新的技术和硬件,以及用户平台变迁的,就算在区块链游戏行业这边也是。

“其实我们都要在新的硬件、技术、平台启动前,进入到这个市场,进行技术的准备。在它进入衰退之前,我们可能就开始要准备下一个新的用户、设备、技术平台的支撑,这个是我们这些年周而复始在做的事情。”陈昊芝补充道。

欧美引擎追求极致,Cocos-BCX则成本更低研发更快

对于什么样子的引擎才算是好引擎的问题,陈昊芝表示,对于不同的开发群体或者用户而言,定义是不同的。

譬如在美国,大厂对好游戏引擎的追求,是能让游戏展现最逼真的游戏效果,让用户觉得游戏场景就像是真实环境一样,这也是一些3A大作的核心要求。

在中国的游戏行业,还有一个特点是需要开发效率高、开发成本低。因为从众性明显,如微信小游戏启动,马上就会有数千团队扑向微信小游戏。这种情况实际上竞争的是谁的游戏先上线,所以谁的开发成本低、开发效率高、同时还能实现更好的性能及运行效果就是好的引擎。

“所以Unity、Ureal的引擎会在英语地区对比我们有竞争优势,他们的引擎及工具追求更极致的渲染效果、更真实的画面体验,这些更适合美国的市场风格。而我们更适合亚洲市场,比如日本的二次元风格,甚至是印度、东欧、中国等,我们的市场占比都是很高的。或者说,我们更擅长用更低成本、更高效率的开发环境支持更优秀的游戏开发出来。”陈昊芝表示。

如今触控科技迈入区块链游戏领域,陈昊芝表示区块链游戏引擎的需求与原有游戏的需求本质上没有区别,“就是用原有的开发流程,原有的开发工具,原有的工作流,原有的开发团队就可以开发区块链游戏。”

只是在游戏的模式设计上、运行平台上有所有变化。

“比如说在今天开发一个区块链游戏,过去它的游戏里面的道具用户不登录就是不存在的。在今天这个道具如果是在链上生成是永久有效的,并且可以存在钱包里,那这个道具其实存在钱包里以后甚至可以进行交易、跨游戏使用,是用户真正拥有的数字资产。”陈昊芝解释道。

今年第四季度会有相对成熟的行业解决方案上线

今年3月份,Cocos引擎成为全球第一个公布了区块链游戏运行环境,以及区块链开发工具的游戏引擎。

发布会上,Cocos引擎公布了整个项目的技术展示版本。6月份时侯,触控科技已经可以交付同质化道具生成以及Lua绑定的智能合约开发环境。

本年度Q3,触控科技也会基于Cocos-BCX开发样板区块链游戏产品,并有相关游戏产品上线。Q4的时候,Cocos-BCX的主链也将会进行公测。

爆料、寻求报道联系沁雨(微信:Miss_qinyu)

商务合作联系大宝(微信:onetyl)

聆听区块链的声音

--- 耳朵财经 ---

捕鱼达人陈昊芝_触控科技CEO_耳朵财经

cocosbcx.io

分享到:更多 ()
区块链神吐槽

来评论吐槽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区块链资源分享

联系我一起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