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但你开始以对钱拥有的数量来衡量自己,你就输了_Eric83_早期投资比特币故事_区块链投资_区块链神吐槽
区块链技术资源分享
追寻中本聪先生的脚步

一但你开始以对钱拥有的数量来衡量自己,你就输了_Eric83_早期投资比特币故事

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三心二意的比特币人

这么说是因为自己从来都没有一个十分鲜明的立场,既不算黑又不粉。土大木之于我若浮云,不是不好,是可遇不可求,多想无益。

我花时间在比特币上多半是因为它满足我的比较旺盛的好奇心和对有争议东西的探索欲望。

如果有一个我最喜欢做的事情,我想那应该是像海绵一样吸纳各种信息,让它们在自己的大脑里碰撞和争论。因为比特币,我可以每天做这样的事了。而物质上它没能让我变得太穷,也没有让我致富 - 起码到目前为止。

我之前的一份工作很大一部分是看新闻。我的同事喜欢用media junkie来形容自己。我想之所以这份工作我可以做七年,自己也是差不多有点媒体上瘾。

当某天我看新闻的时候比特币这个字眼进入我的视野。我想天哪,这肯定又是一个骗局。

但是作为一个未出柜记者和一个怀揣作家梦的半文青,我对骗子和坏蛋总是莫名地感兴趣 - 电影里的反派总是比正面人物更有趣些,我觉得那些有叙事文学情结的人都应该对坏人有颗感恩的心,感谢他们赏饭吃。

或许这是一个不错的经历呢,几年后骗局破灭后我可以写一本书来告诉世人它的内幕。那些伟大的著作不都是这样写成的吗?在淘宝上,我买了第一点比特币,花了两百块钱。

之后的几个月我看了关于比特币的各种看得懂的信息。作为一个笛卡尔式的怀疑论者,我总是不厌其烦的给自己的想法寻找理性的基础,虽然也知道理性这玩意可能只是人的自负。就这样我对比特币的思维轨迹也完成了从否定到否定之否定的过程。

如果我最初的假设是这是一个骗局,大概两周后我已经不这样认为了。

起码,我想,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骗局。我感觉我掉进了兔子洞.

十一月我去了一个黑黢黢的咖啡店。一个女生接过我的名片,看了下,然后一本正经地告诉我她想出名。

我当时就职于一个外国媒体公司,在东三环的嘉铭中心上班,同事们都礼貌而有边界。

不犯错是每个人的工作格言。但我是在媒体公司的非媒体部门,所以有点小尴尬,老实说我并不是记者。我告诉她其实我不知道该怎么帮你,而且其实我自己也想出名。她似懂非懂,很快就扔下我去和别人打招呼了。

那天晚上每个人的眼光里闪烁着肉食动物的狡黠和欲望,而当人们谈起比特币的时候,个个都眉飞色舞。他们的贪婪让我有点发憷,但他们笑起来是那么的毫无拘束又让我感到很放松。

当演讲人 - 一个戴眼镜的光头登台的时候,掌声雷动。他个头不高,但体格健壮,声音有点娘,让人想起某个革命领袖。我还注意到他的演讲中夹杂着一些英语词 - “今天中国处在世界的震中” 他说,旁边的白屏上显示出Epicenter这个词。在某个时间,演讲人停下来提醒观众其实自己用英语词并不是想装逼。

演讲的还有一个外国人,千里迢迢地从大洋彼岸赶过来,言谈中流露对中国的感激,大致是感谢你们这些人把币价炒起来,没有你们,我们这些老外cryptopunk们的梦想就没法实现了 - 俨然一个美国唐僧到了西天见到了真佛。

回去后由于过于兴奋就没有睡觉。那天的经历被我写成了一篇文章,不久就登在我的公司的网站上了。

几周后我收到了一个邮件,写信人介绍自己是一个国外比特币网站的编辑。问我可不可以转载我的那篇文章,并通个电话。

电话里那个人说其实对中国发生的事我们外国人很有兴趣,但一点都不知道,你可以写英语,可以帮我们的读者介绍一下那里发生什么,有稿费的哦。

我想比特币这玩意还真挺有趣哎。

人总是以理性动物自诩,但却总是有很多无法用理性解释的情结。

我很早就意识到自己有点收集癖。中学的时候收集过邮票和古钱币,虽然理性地意识到这些兴趣爱好占据了太多的学习时间和有限的经济资源,但是看着自己占有物品有所增加的乐趣让人欲罢不能,最后不得不咬牙把收藏送与他人或出售来终止这个时间的漏斗。

几个月时间内,我比特币钱包的数字也慢慢上涨。很快,我发现如果不执行一个纪律,可能最终会把自己的有限的经济资源去博一个不确定的承诺,而在投机花费过多时间又有违我的价值。

虽然自己欣赏一个无政府货币,但要不要做这个革命的先烈?

事实上,先烈这个词有点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其实只是一个在金钱黑洞扩大时吞噬的宇宙尘埃 - 很多参与比特币的人喜欢标榜理想主义,但是我却总也找不到理想和贪婪的分界点。

或者是过于文艺,我选择了一个有象征意义的数字 - 21,但这又是一个实际的选择,这笔钱,如果不出现大的意外,对于我而言是一个可以损失掉的数字。现在想来,这对于我来说是个不算太坏的选择。

与此同时,我做了七年的工作也出现危机。那时每天我的工作中的一个内容是给飞人乔丹写一份报告。缘起是飞人把一家同样叫做乔丹的国内运动品牌告上了法庭,而那时每天我会花三个小时去检索所有关于此乔丹和彼乔丹的报章摘要,整理翻译成一份格式规范的报告。那些报道千篇一律,往往位于一些不知名的网站上,没有人会留意。但对于我,却是无法回避的日常。

辞职是意料之中也是意料之外。一个原因是我认为自己已经有了一点积蓄,而做翻译可以赚到足够让自己还算舒服生活的钱并获得大的多的自由。有了时间,我想,我可以更多地涉入到我想做的事情上,例如比特币。倒不是买更多,而是多了解其现实中的方方面面。

从五月到8月我忙于翻译,发现自己本来就少的社交生活已经降到可以忽略不计了。

而看到一则招聘启事时我按耐不住了。简历发出后不久就得到了回应,这样我来到了上地的某Coin公司上班。大概是之前在外企的缘故,我一直觉得和外国人打交道更简单,而在这个比特币公司的国际团队,对于一个初创公司而言,堪称豪华。

公司的 CTO 据说是业界著名企业的前高管,而同事来自多个国家。部门主管是英裔澳洲人,之前做过短期的投行。印象最深的是来自美国科罗拉多州的不到20岁的同事。他的全部收入都存成比特币,而每次交房租都要卖一部分。

但是很快发现自己其实并不能喜欢上这个公司,而公司大概也认识到这一点。最终这份工作持续了不到两个月。当时就隐约感到内部的信任不强,而当两个月后传出我的外国同事系数离职后,老实说我并没有特别惊讶。

第二次离职后一个多月后获得一份比特币相关工作。

对方是一家新加坡注册的澳洲的交易所,最初做的是网站汉化,但在翻译完成后网站上线,我又协助其在国内进行推广。给出的条件是一个不高的底薪和上不封顶的提成,以及不确定数额的最终也未到位的市场开发预算和同样数目不确的股份承诺。

但几周下来,深感和大量陌生人进行网上互动并不是我的专长,转而尝试合作。找到了一个前同事,想法是钱归你,活你做,如果用户增长,提成部分我们分。虽然对困难有所预期,随着合同续约时间的迫近,用户增长的速度连自己也感到灰心丧气。

对方虽言欲挽留,但要取消我的底薪,至于上不封顶的提成,以当时的用户基数,没有太大意义。而我深感自己的工作并没有什么成果,所以离开地也是如释重负。

三个月里我的工资是以比特币支付的,这让对比特币作为小额跨境支付手段的优势 - 快捷和可核实性有所体验,但比特币能否成为一种可行的货币,我仍不确定。

记得一次工资刚刚到账,正逢币价大跌,微信群里大家纷纷戏言归零后的打算,而我看看自己拖了几个月还没有完成的翻译稿,心想难不成又要重操旧业?

如果 CoinDesk 只是一个产业媒体的话,福布斯在西方应该毫无疑问地归于主流媒体,自从福布斯邀请我开通一个专栏后,我的邮箱收件箱里总是世界各地形形色色人物的采访请求。这其中不乏有争议的,印象比较深刻的是Paycoin的CEO Josh Garza。

电话里对方言之凿凿地声称自己的新货币将会有一个value floor,可以解决比特币价格波动过于剧烈的问题。不久之后事实就证明他所谓的value floor不堪一击。而如果我把采访内容以不正确的方式发表出去,又不知道要承担多少责任。

大致估算了下,第一次离职后从事媒体写作一共获得了大约三千美元左右的收入,以及少量当事人的酬劳 - 涵盖样品,差旅费,活动门票等,以及最高值时期不超过人民币一千元的虚拟货币。媒体写作, 对我个人而言, 虽然没有太高经济回报,只是满足一点个人的成就感,只不过,成就感的背后是一不小心真的可能犯下大错的风险。

虽然我很早就明白人对金钱的渴望多半是来自于周围人的心理暗示

但是真正有所体验还是在五月份去了好比特币在四川的矿场并生活了三个月后。我发现换了圈子,我摇身一变,成了有钱人,而在一个缺乏商业设施的地方,人的消费欲也处于相对休眠的状态,这引发了我对于为什么那么多比特币人,甚至生活在大城市里的人,不快乐的思索。

和我之前的圈子相比,比特币的圈子是一个金钱崇拜严重的圈子,呆久了,很容易心态失衡,而心态失衡的一个症状是人会倾向于通过赌一把来毕其功于一役,期望以非常规的方式缩短自己和领先者在整个系统中的差距,而任何理性的人都清楚任何赌博和投机都是零和甚至是负和游戏,输总比赢的可能性大些。

事实是为了保持心态平和,我总是不忘提醒自己:一但你开始以对钱拥有的数量来衡量自己,你就输了。

而为了不给人以误导,我总是在适当的时候提醒交流的对方我没什么钱也没什么币,让彼此都没有虚假的期望。

虽然因为工作的原因,我的比特币持有量在21个的基础上有所增加,但我给自己定的纪律是我的比特币资产不会超过个人财产的10%,而最终我不会有超过100个比特币。当我听某个人说自己有几千币的时候,我总是会开玩笑地说:等币价跌到50我也去买1000个。

对尊严的需求是人的基本需要,人不能总活在自卑里,但是实现的途径却有很多。当你不能拓展你钱包(包括比特币钱包)的深度,那么何妨试着提高一下生命的广度?

我很久以前发现和自己更有钱的朋友在一起的时候一定要在对方谈钱的时候多打哈欠,而当自己的家人说起你过去的某个熟识赚了很多钱的时候,你一定要表示自己已经记不起这个名字。试着多谈谈自己其它优秀的地方,比如我曾经喜欢跑步,我喜欢想象自己比90%比自己更有钱的人跑的更快,而比自己剩下的跑的比我快的人更有文化。

也是因为此,我力图让自己把比特币仅仅当做生活的一部分,并保持整体的平衡。今天我仍然花很多时间做翻译,而我正在翻译的一本书是关于拉萨的历史。

每次我和我的翻译朋友谈我在一个藏区的比特币工厂呆过三个月,他们往往会觉得那是一个神奇的历险,而当我和比特币的人谈下自己的非比特币生活,他们也觉得有趣。

虽然比特币没有能让我致富,我想它还是丰富了我的生活。

如果哪天我侥幸因为比特币而致富,我会花剩下的一生去宣扬比特币,把爱传递下去 - 不开玩笑。

如果我的比特币财产因币值下跌而化为泡影,那我会把目光投向下一个能点燃我的想象力的东西。

本文写于2015-11-6

币科技 - #征文大赛# 我有21+n个比特币,这是我的故事

Eric83作者专栏

一但你开始以对钱拥有的数量来衡量自己,你就输了_早期投资比特币故事

分享到:更多 ()
区块链神吐槽

区块链资源分享

韭菜的自我进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