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元对立思维_对立思维与合作思维_知乎@贺凯驹_工作上班_区块链神吐槽
区块链技术资源分享
追寻中本聪先生的脚步

二元对立思维_对立思维与合作思维_知乎@贺凯驹

对立思维是什么?

在工作中你经常会看到同事跟同事之间因为一件事情争论的不可开交,然而最后大家不欢而散,但是最后,问题仍然没有解决。看似两人都各自站在自己的立场,认真、负责的拿出理论和依据为了解决问题,而实际上两人却是为了说服对方,错误的认为只要说服对方,就达到了解决问题的目的。

同事之间互相对立

例如以下场景:

同事A:我觉得这个方案的应该是要以拍照作为主推点,而不应该以续航。

同事B:我觉得你这个说法有问题,你根本就什么都不懂,现在这个市场情况,大家都打拍照,根本没什么竞争力,只有续航才能突出我们的差异化竞争力。

同事A:你才不懂,我看了一些消费者研究报告和一些市场调研,才打拍照这个卖点

同事B:什么消费者研究报告?那你作为消费者你会购买一个主打拍照的手机吗?

半个小时过去了,两个人仍然在无休止的争论……然而两人却早早的忘记了这次讨论的共同目标是为了找到这款手机“消费者接受且买单的卖点”,而不是两个人的理论说服战。面对目标,真正有效的解决问题的办法,应该是双方建立在共同目标前提下而进行的对解决方案的探讨,而不是一味的为否定对方,说服对方的探讨。

在学习中也是,很多家长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学习成绩好,以后能考个好大学,毕业后能做个优秀的人,对社会有贡献的人,但有一些孩子成绩比较一般,父母就拼命的责骂自己的孩子不努力,不刻苦,不聪明,而孩子则认为家长根本不理解自己学习的痛苦,认为父母亲是强迫他在学习。

而真正解决问题的办法是,家长与孩子一起来针对学习“开战”,而不是家长对孩子责骂,孩子对家长抱怨。

父母和孩子应该坐在一起,讨论两个人的共同目标是什么?两个人的共识点点是什么?最后才是两个人的分歧是什么?针对两个人的共同目标,两个人的分歧分别能做什么妥协和调整。

例如,父母不再责骂孩子,而是倾听了孩子的真实想法后,针对两个人的共同目标“做个优秀的人,做个对社会有贡献的人”,同意孩子可以继续接受漫画学习,而孩子也妥协不再因为父母反对自己学习漫画,而故意厌学,逃课等。

家长与孩子对立

家长的传统思维中认为一定要学习成绩拔尖,考个好大学,选个理工学科,毕业后做个工程师才算是个优秀的人,对社会有贡献的人。但家长不知道的是漫画家同样可以做的很优秀,并且对社会有贡献。

为什么会出现对立思维?

我们本能的想让别人认同我们的理论

我们本能的想要别人认同我们的理论,因为只有得到别人的认同,才能得到心理上的“安全”和身体上的“安全”。心理层面上,得到别人的认同就意味着获得了与他人的联结感,不在孤身一人。不会被个体的孤独感与不确定感所淹没,同时令你对自身认知获得正向的反馈,别人的认同会让你确认自己是好的、对的,以及被需要的。

而在生理层面,身体深处传承下来的基因告诉我们,在远古时代,趋同性与观念上的凝聚力是令种群长久发展的保证,无法得到认同的个体可能会被种群抛弃,从而诱发生命危险。因此在这里,获得其他人的认同意味着可以获得种群的保护,大大降低了生存的危险程度。

但这种情况带来的后果就是,在无法确定我们自己的理论就是问题的解决方法时,别人的认同也是无意义的。例如一组侦察兵小队在执行侦察任务时遭到了不明数量的敌人的埋伏,你的想法是立刻反身撤退,你说服了所有人让所有人跟着你的指令反身撤退,结果因为你的命令,造成了巨大的伤亡。正确的做法是,用一切可以压制敌人的火力向有敌人的方向射击,在对射的过程中再寻找机会撤退。这种情况下因为你本身的理论是错误的,而你“说服其他人认同你”对于最终结果并没有什么帮助。

(当然军队中肯定是严格执行长官的命令,并不以民主的决策来发号命令,上文只为举例,同时决定战斗胜利的因素有很多,也并不一定会因为采取了这样的方式就一定会成功,还要考虑到敌我双方人数差距,地形,武器装备等)

我们都是自我视角思考问题

我们在日常生活学习过程中,几乎都是自我视角去看待世界,你每天说的最多是“我觉得”“我认为”“我相信”,你下班打车回家遇到了暴雨,你对朋友说:“今天真倒霉,被雨困在车站了”,而不会说“一个三十多岁的一个男士,下班回家被暴雨困在了附近的车站”。

我们几乎都是从自己的视角出发,描述自己的感受,而不会像客观的第三方一样去描述问题。再例如:“一个胖子,每天不运动,吃高碳水食物比较多,晚上比较喜欢吃烧烤等油腻的食物,而且还比较喜欢喝带糖的可乐”,一个客观的人一定知道这个人肯定没办法瘦下来,但如果这个人就是在自己,他一定认为自己可以减肥并且瘦下来。同样这也就是为什么大部分人认为自己的长相还是可以,但事实上客观的判断自己的照片,一定会与自己的认知有所差距。

而解决问题的办法一定是最客观的罗列出问题的所在,然后去找问题的解决办法,而不是站在自我视角上的“我认为”“我觉得”,要把协调双方争议变成第二考虑因素,而不是第一考虑因素。

在上文的例子中,如果我们一开始就认同别人的理论,那可能引起的问题就是打破了自我平衡,因为没有受过专业训练的人一般对观点的接受程度是单向且排他的,无法接受“多面共存思考”,例如上文例子中既可以打拍照,也可以打续航(Ps:暂且不说两种卖点是否可行,只为举例)。

因为我们一般对自己的认知是持认同态度的,我们和别人的观点是持相反态度,如果我们认同别人的观点,那就反向说明了自己的观点是不对的,这又与自己的原认知不符合,所以才会拼命证明对方是错的。

我们本能的想控制别人

实验证明,人们必须要觉得自己能够控制环境(人也属于环境组成的一部分)。当人们感到自己失去控制力时,譬如认为对周围所发生的好事或坏事无能为力时,将会导致许多重要的后果。

为了满足自己良好自我觉知的需要,一方面既要相信自己是对的,一方面又因为害怕失去掌控环境的控制,所以拼命想要去改变对方,以使对方对方能够是自己可控制范围内。(这也就是人为什么对未知的东西最害怕,因为未知的东西并不在自己的控制范围内。)

因此,我们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慢慢的我们往往忘记了目标,把目标当成了“对付其他人(改变其他人,控制其他人)”。而只有当我们先站到统一战线上首先承认问题,奔着共赢的目标,搁置争议,服从客观分析,然后我们才能真正的解决问题。


贺凯驹

www.zhihu.com/people/zhi-dao-shi-jie-jin-tou-81-29

二元对立思维_对立思维与合作思维_知乎@贺凯驹

分享到:更多 ()
区块链神吐槽

来评论吐槽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区块链资源分享

韭菜的自我进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