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技术资源分享
追寻中本聪先生的脚步

《邓选》淮海战役是我指挥的?淮海战役实际总指挥@姚尧

2020年4月17日 - 雨后复斜阳, 关山阵阵苍。

昨天的文章推送后,有读者留言,说知道姚尧熟读《毛选》,没想到姚尧连《邓选》也读。

你这话说的,毕竟人家也是并列二十世纪三大伟人的,我怎么能不读他的书呢?

不过,有件事似乎非常吊诡,世人纷传主席不懂经济,可偏偏那些搞经济的人喜欢读主席的书。

有些人被认为是很懂经济的,可搞经济的人却不太读他的书。其中的原因,或许,施密特的一段话可供参考:

施密特评价邓小平

所以,有四句诗非常形象准确地概括了他善于实践的一生,诗是这样写的:

茅台美酒夜光杯,欲打桥牌马上催,摸石过河君莫笑,淮海战役我指挥。

不过,对于施密特这样的政治家而言,可以只关注实践,而对于姚尧这样的历史学家而言,却不能如此随便。

政治家可以只关注问题是怎么解决的,而历史学家不仅关注问题是怎么解决的,还要关注问题是怎么产生的。

据说,爱因斯坦曾经有句名言,叫:“提出问题比解决问题更重要。”

譬如,上面那首诗的第四句,历来颇有争议。照理说,这个问题本不该成为问题,可它居然成为了问题,我们首先就要分析这个问题是怎么提出来的。

这个,就得靠历史学家翻书了。

《邓选》淮海战役我指挥

同样是在《邓选》的第三卷,有篇文章叫作《对二野历史的回顾》:

《邓选》第三卷《对二野历史的回顾》

我们看到,这是他在1989年11月20日会见编写第二野战军战史的老同志时的谈话。为什么是选择在这个时间点呢?

因为马上就要拍著名的《大决战》了,作为历史的参与者,他有必要对一些历史问题作亲自说明。

于是,我们在本篇文章中,找到了这样一段谈话:

淮海战役成立总前委

通过这段谈话,他已经非常明确地为我们指出了“淮海战役谁指挥”的问题。不过,依然有史学家对这段话的细枝末节部分提出质疑。我认为,这就属于吹毛求疵了。

  • 譬如有人说,从淮海战役爆发到淮海战役结束,主席就根本没见过他一面,又怎么可能对他说“我把指挥交给你”呢?
  • 更何况,淮海战役最初的构想只是个“小淮海”,打着打着就变成了“大淮海”,并非是最初就规划设计好的战役,主席又怎么可能提前交代呢?
  • 更更何况,推动“小淮海”变成“大淮海”的主要功臣也是粟裕,要交代那也是该交代给粟裕呀!

我觉得,这种观点就太狭隘了。谁规定的交代就必须当面亲口说?人家心里想着主席,就好像主席在当面跟他说一样,不可以吗?虽然人家是个实践家,那也不能否定人家的革命浪漫主义精神啊!

譬如又有人说:

  1. 总前委办公地点。
  2. 没有办公人员。
  3. 没有开过一次会。
  4. 没有以总前委名义向中央做过任何请示。
  5. 没有以总前委名义下达过任何指示和命令。
  6. 没有任何下属机构。

当了这么一个“六个没有”的单位的书记,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呢?

话不能这么说,我们得看看当初为什么要成立这个总前委:

这是《毛年谱》1948年11月16日的记载。

在这篇电文里,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成立总前委的目的,在于统筹解决连同俘虏在内的八十万人的吃饭问题。既然是解决吃饭问题,所以这个前委书记既不是由华东野战军的军事统帅粟裕担任,也不是由中原野战军的军事统帅刘伯承担任,而是交给一个常年当政委的人担任,这就顺理成章了。

因此,更严格的、更准确的说法是,淮海战役的后勤是他指挥的。

不过,大丈夫不拘小节,有时候概括省略一下,想来也是无可避免的了。

《邓选》淮海战役是我指挥的?淮海战役实际总指挥


姚尧
微信号:yaoyaostrategy
我是姚尧,一个追求青史留名的读书人。


推荐阅读:

主席真的不懂经济吗?毛不懂经济?

国民党为什么会败?国共内战共产党为什么赢?国共为什么要内战?国民党里面派系林立无法集中兵力_共产党善于化敌为我改造俘虏兵_1948背后的故事

 

分享到:更多 ()
靠谱免费最好的手机挖矿app推广 区块链神吐槽

来评论吐槽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区块链资源分享联系我

联系我更多手机免费挖矿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