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技术资源分享
追寻中本聪先生的脚步

彼尔德伯格(Bilderberg)俱乐部-瓦伦堡家族-蚂蚁金服@丁辰灵

丁辰灵:从禁华为的瑞典瓦伦堡家族到蚂蚁金服

全世界最让阴谋论者着迷的一个组织是彼尔德伯格(Bilderberg)俱乐部。有趣的是无论意识形态是左翼还是右翼,他们在批评彼尔德伯格俱乐部却有着难得的共识,区别只是左翼的人骂彼尔德伯格是在努力把世界变成一群追求利润的资本家永远统治,而右翼指责的是他们要搞世界政府。

彼尔德伯格之所以广受阴谋论者青睐是因为其聚会方式的私密性。自从1954年开始,全球每一年都有120到130个领袖被邀请在欧洲或者北美的一个风景如画的度假村聚会,会议不会发表公告,媒体记者不允许参与,甚至你连会议在哪办都不知道。

都是哪些人参加呢?德意志银行总裁,高盛总裁,世界经济论坛的总裁,经济学人的主编,Google的前CEO,某些国家的高级政府官员,和世界三大豪族,洛克菲勒,罗斯柴尔德和今天的主角瓦伦堡家族。

阴谋论者对于彼尔德伯格控制世界的控诉并不完全是空穴来风,因为他们的确有邀请那些他们看好的青年才俊参加的习惯。比如撒切尔夫人在没有当首相之前被邀请参加了三天的会议,在前两天她让与会人士失望,因为她前两天都不发言,结果到了第三天她开始发言,技惊四座。不久之后她就成为了英国首相。

克林顿年轻的时候也被邀请参加过,至于希拉里参加时已经是参议员的身份,获得了嘉宾列队鼓掌的待遇。另外一位总统小布什曾经在欧洲访问的时候,突然跟访问国告假,溜到正在举办会议的小城市参加会议,以至于小城市警察局长接到上级电话美国总统正在你的辖区时一头雾水。

当然阴谋猜测是被否认的,彼尔德伯格通过他们的专家学者放出来的信息是会议只是领袖们的各种讨论,但不是什么世界政府的决策。即使如此,这位斯德哥尔摩大学的教授也不否认彼尔德伯格俱乐部在欧盟的成立上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欧元的产生也是最早在彼尔德伯格会议上拿出来讨论的。

没有人能否认的是,彼尔德伯格是一个盎格鲁撒克逊人的商业和政治统治的全球网络,这是显而易见的,而过去的全球化毫无疑问就是盎格鲁撒克逊人主导下的全球化。

瓦伦堡家族

六代豪族

10月20日瑞典5G频谱正式拍卖,令人想不到的是,瑞典邮电管理局在开拍前出台新规,但凡竞拍的电信企业,都不准使用华为中兴等中国设备,正在使用的,必须在2025年初之前更换。

这项规定堪称是瑞典针对华为的直接禁令,环球时报也不客气,直接点名了控制了瑞典三分之一产业的世界幕后顶级财团:瓦伦堡家族。

瓦伦堡家族有多厉害?灵哥就说一点吧,瓦伦堡家族旗下有一家世界级的电气工程巨头叫ABB。按照中国法律规定,任何外国公司在中国注册都应该翻译为中文名,比如Google就取了个名字叫谷歌进行注册。ABB居然是个例外,直接用英文在中国注册。

瓦伦堡其他的产业包括了电信巨头爱立信、世界第三大制药集团阿斯利康、全球家电产销售第二的伊莱克斯(Electrolux)飞机,全球最大园林机械设备制造商富世华(Husqvarna),北欧最大航空公司北欧航空,重型汽车公司斯堪尼亚(Scania)、欧洲最大造纸公司STORA、汽车和战斗机制造商萨博(SAAB)等。瓦伦堡家族控股的产业此外还有上市的金控集团银瑞达、瑞典北欧斯安银行SEB两家金融巨鳄。

这些公司的市值占了瑞典股市1/3,瑞典所有的工业技术员工,瓦伦堡家族旗下公司雇佣了40%。

相比于美国的洛克菲勒、欧洲的罗斯柴尔德家族瓦伦堡有三点很大的不同,第一瓦伦堡家族非常低调,他们恪守“Esse nonVideri”(拉丁文:存在,但不可见)信条,财富榜上从来都看不到他们的名字,但财富500的诸多企业背后却无处不有他们的身影。

第二点就是瓦伦堡家族对瑞典政府的影响和控制无人能比,洛克菲勒罗斯柴尔德没法比,科赫对于美国的影响和控制也远远比不上。

这是因为这个经历了六代的家族,横跨商界,政界,外交界。能数得出名字的外交官瓦伦堡,差不多有10多个,不夸张的说他们比瑞典王室还有影响力。瑞典人常常这么说这家人:“如果你想与瑞典政府建立联系,那么首先要与瑞典瓦伦堡家族建立联系。”

家族第一代创始人安德烈瓦伦堡本是议员,成立了瑞典首家私人的银行斯德哥尔摩私人银行。

家族第三代在二战的时候创办了瑞典飞机公司SAAB,进军军工产业,生产战斗机、轰炸机、侦察机等等。然后家族第三代的两个兄弟,一边闹着不和,一边就两面做生意,一个兄弟和盟军做生意,一个兄弟和德国纳粹做生意。他们不仅仅把飞机两边卖,甚至连专打飞机的防空炮也两边卖。

所以也不知道是真不和还是假不和,反正盟军最后赢了,本来跟纳粹做生意的掌门人就把位子让给跟盟军做生意的兄弟,所以这家人和赢家的关系一点都没有影响,只有更好。

这中间的多面下注还有一个关键人物,两位掌门人的堂侄劳尔·瓦伦堡,被称为“瑞典的辛德勒”。当时他在布达佩斯,通过威逼利诱纳粹军官,直接给犹太人瑞典护照。发了几万个护照,拯救了几万名犹太人。苏联人占领布达佩斯后就把他抓了,从此没了消息,苏联后来承认他死在了苏联的监狱中。

他成为了犹太人的英雄,每年的1月17日,西方国家都会举办瓦伦堡纪念活动。

第四代掌门人彼得把瓦伦堡家族产业从70年代的困境中解救出来,第五代掌门又是一对堂兄弟轮流,他们当然一边控制着家族产业,一边两人都在彼尔德伯格俱乐部中,和洛克菲勒,罗斯柴尔德家族们一起全球捭阖纵横,为瑞典牟利,为家族牟利。

第三点和其他家族不同的是,瓦伦堡家族不分家。他们通过多达16个非营利性质基金会来控制家族产业。这其中的核心是把股权继承权与财产继承权分离,避免因为继承权造成的内讧,以形成家族合力。

而基金会的掌门人必须通过历练和选拔产生,所有的家族成员都需要认真工作得到家族成员认可才有可能继承。而家族掌门人基本都是活到老干到老。

瓦伦堡家族从不放弃他们旗下的产业,2002年,爱立信在两年内累计亏损超过50亿美元,股价跌破了1美元,几乎要破产。媒体纷纷猜测瓦伦堡家族要抛弃爱立信,但瓦伦堡家族出手增持了更多的股票,熬过艰难的岁月后,爱立信终于业绩回升。

而这个业绩回升是离不开中国市场的快速发展,说真的,中国对瓦伦堡家族,对爱立信仁至义尽。爱立信在中国赚的钱是华为在瑞典赚的50倍。今年,爱立信在中国市场收入比去年同期增长44%,其中在5G核心网的建设中占近30%的份额。

但是华为还是深刻的威胁到了爱立信的未来,因为从2G,3G,4G,爱立信都是靠专利授权赚了好多钱,但是在5G时代,华为是世界专利最多的电信公司,这无疑将动到了爱立信的蛋糕,动到了瓦伦堡的蛋糕。

谁更需要全球主义

瑞典是一个左翼进步派控制的国家。女性充分就业,推崇企业透明,官员不腐败,崇尚全球性思考。政府追求发展科技,斯德哥尔摩也是世界知名的游戏,音乐和金融科技的创业中心。在政治上瑞典是一个讲究平等,通过高税收财富重新分配的国家。

所以瓦伦堡家族在瑞典这样一个讲究平权的国家成为顶端一样的存在是非常罕见,也是非常有趣的。要知道一直掌控瑞典政治的社民党可是把消灭阶级写入党纲的左翼政党。

其实如果你们跟随灵哥抽丝剥缕的仔细分析却也不难理解。

全球主义对谁有利?当然是有工业能力的小国更有利,比如亚洲的韩国新加坡,欧洲的瑞典。瑞典有一半的GDP都是出口。

而全球主义推行的就是类似普世价值这样的左派价值观,这种左派价值观以人权为核心,本质的想法是统一市场,然后再往深去推进就是消灭国界,人口自由流动,淡化种族色彩,最好是未来没有种族,都是跨种族婚姻,这样顶层的金融资本才可以永远吸血。

所以瑞典是全球最白左的国家也就不奇怪了,你看哪一次针对中国的人权叫嚣背后瑞典总是冲在最前面。

但是你要到全球做生意就需要有全球的商业网络的往来和控制能力,在瑞典谁能比的上瓦伦堡家族呢?所以实际上瓦伦堡家族和瑞典执政党达到的是一个微妙的平衡,瓦伦堡家族通过全球化下的高效市场经济给瑞典搞钱搞就业,有了钱政府才能用高税收发高福利,树立所谓的北欧模式。

所以当一个朋友的在美国上学的女儿在一个饭局中跟我说他们现在美国的年轻人觉得美国应该走北欧模式,我差点笑掉大牙。

瑞典能发高福利就是靠全球市场,靠欧盟,美国,中国这样的大市场,要换成特朗普的大白话就是瑞典在占我们的便宜。

本质就是这么回事,撇除中国这个奇葩不谈,全球主义就是小国家占大市场的便宜。

所以瓦伦堡家族的正确选择就是支持全球主义,反对保护主义,反对英国脱欧,支持希拉里。

他们的确就是这么干,也是这么说的,这方面媒体有很多报道,我就不多说了。

希拉里在2016年宣布落败的那一天,瓦伦堡家族的一位顶级成员被发现在纽约机场痛哭流涕,被人拍到发到了推特上。

特朗普上台之后,重启保护主义,美国政府开打贸易战,全球供应链受影响,很多国家的经济也都受到影响。

这些都是瓦伦堡家族感受到的全球性的风险,一方面他们反对特朗普政府,另外一方面又需要虚与委蛇的跟特朗普政府打交道。

特朗普不是曾经提议为了西方国家继续保持5G世界第一的位置,让思科去收购爱立信和诺基亚吗?爱立信第一时间就表示没有兴趣。当然啦,爱立信在中国的5G网络能占30%的份额,谁会响应特朗普的号召呢?

但是在华为问题上,瓦伦堡家族不可能不响应美国打压华为的诉求,一方面对爱立信有利,另外一方面瓦伦堡家族旗下的军工行业可以跟美国军方继续做生意,萨博公司与美国陆军刚刚达成一项8700万美元的交易,为美国陆军生产古斯塔夫无后坐力炮。

但是马库斯瓦伦堡本人很清楚知道他不能支持保护主义,他曾经在特朗普开打贸易战的时候,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过:保护主义正在把世界引到一个错误的方向。

为此,他也很担心在关键技术上,在世界民族主义崛起的今天,某一天世界真的完全分裂了,有关键技术中国和美国都不卖给你,那欧洲就麻烦了。

这种情况不是天方夜谭,除了英国脱欧和特朗普上台,欧洲的选举也在右翼化,2014年9月,极右的瑞典民主党(Sverige-demokraterna)成为唯一大赢家,得票率从2010年的5.7%大升到13%,到了2018年9月,得票率升到了18%,以至于瑞典第一次社民党差点拿不到政权,无法组阁。

马库斯瓦伦堡在为全球主义可能的大溃败做多方对冲风险,一方面瓦伦堡家族在欧洲自己花巨资投资AI等产业,另外一方面他们必须适应新的形式,美国那边要勾兑,中国这边也要加强联系。

2019年5月30日,马库斯瓦伦堡正式加入香港交易所的国际专家顾问团,成为五位国际顾问中的一员,知道另外五位中还有谁吗?阿里巴巴的联合创始人蔡崇信。

阿里巴巴 - 蚂蚁金服

马已经服

中国人民耳熟能详的马云背后的男人——蔡崇信,在当初抛弃近百万美元年薪,以600美元一年的工资加盟草根民营企业阿里巴巴前,就担任银瑞达亚洲高管,负责私募股权投资。

没错,当初蔡崇信就是给马库斯瓦伦堡打工的,中间估计差了好几个层级。

蔡崇信加入阿里后,最终银瑞达还是出手了,1999年,银瑞达曾经投资拥有6%的阿里巴巴公司股票,可惜的是2004年银瑞达把股票售出,这些股票要是不卖,那至少是1000亿瑞典克朗。

不过蔡崇信和背后瓦伦堡家族的全球主义网络对Jack Ma的帮助是巨大的,想想当初的西湖论剑,克林顿应召而来,阿里的发展从此风生水起。

之后双方还是有很多合作的,2015年的6月1日,银瑞达的总裁Börje Ekholm加入阿里董事会成为独立董事。

刚刚在疫情中倒闭的出境游服务公司佰程旅行网,是2008年3月由银瑞达投的A轮,2014年阿里投的B轮,2015年飞猪投的C轮。

这些都没有任何问题,在过去的几十年,全世界,尤其是中国受益于全球化,Globalist今天在美国被特朗普支持者变成了一个贬义词,至少在中国还不是。

中国的经济,中国的企业,中国像马云这样的企业家受益于全球主义,受益于全球资本和精英网络,从而能把外国的优秀的经验技术人才带到中国,帮助中国的发展,帮助有才华的年轻人就业,获得很好的薪水,然后继续创业创造出更多的经济奇迹。

我对Jack Ma有很高的尊敬。

马云外滩金融峰会演讲是啥?马云支付宝蚂蚁利润靠放贷_马云外滩金融评论

但是现在时代和世界都不同了,全球的民族主义都在崛起,蛋糕不够分的时候,如中国和美国这样的大市场都在想这么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要给小国家占便宜?为什么我们不多支持一些自己国家的产品。

特朗普说我要美国第一,特丽莎梅说要做个英国人不是世界公民,中国人说此生无悔入华夏,生是中国人,死是中国鬼,中国要崛起。

对于那些主要靠中国市场赚钱的企业,中国老百姓自然要提出更高的标准和要求。企业家已经很赚钱了,Jack Ma你不能仅仅考虑你的富豪朋友们,考虑你的全球资本精英的网络。你要考虑的是很多年轻人,一边在拼命给老板996,一边做不到你呼吁的回家669,今天的年轻人和能忍耐的70后80后不一样,他们会自称社畜,他们会骂一切他们觉得不公平不平等的事。

在蚂蚁金服的天才般的商业模式中,Jack Ma难道不知道有很多年轻人是被消费主义洗脑和诱惑进行消费,有很多没有还贷能力的年轻人被引诱从而陷入还款困境的。甚至有一些年轻人不得不要出卖自己身体来还债,因为他们怕蚂蚁信用的积分差了他们就没法买东西了。

其他的关于蚂蚁金服的模式问题很多人都讨论过了,我这里就不多说了。

就是一句话,风险不能全扔给社会扔给国家,利润留给自己。

结语:

斯德哥尔摩行政法院在11月9日临时发布禁止令,暂停了瑞典邮政电信管理局关于在首批5G频谱拍卖设备中排除华为的命令。可能是瓦伦堡家族新一波走钢丝的开始。

听说蚂蚁之江的地要退了,钢丝走不下去了。

新时代是这样的年代。

共同富裕-新闻联播

后记:

关于控制世界的彼尔德伯格俱乐部的一些更详细介绍,有一个英文视频不错,想观看的朋友回复关键字:bil

新朋友欢迎扫码以下二维码并星标置顶。

分享到:更多 ()
区块链神吐槽
pi币注册流程教程图解中文版

来评论吐槽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区块链资源分享联系我

区块链资源分享联系我首页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