肝癌患者代购救命药_于情可敬,于法该拘!微博@D调的江医生_工作上班_区块链神吐槽
区块链技术资源分享
追寻中本聪先生的脚步

肝癌患者代购救命药_于情可敬,于法该拘!微博@D调的江医生

7月25日,罹患肝癌的翟一平被上海警方刑拘,罪名是销售假药。他从国外代购国内没有的抗癌药PD1回国,在原售价基础上加5%卖给了病友,病友通过注射治疗后发现的确非常有效。上月底,他因涉嫌销售假药罪被刑拘,截至8月9日,来自广东、福建、海南、江西等地的病友自发写了163封求情信,希望翟一平能早日出来。

还是那句话,于情可敬,于法该拘!

什么是PD-1?

PD-1/PD-L1 单克隆抗体药备受瞩目,是目前临床上研究和应用最广泛的免疫检查点抑制剂之一,阻断 PD-1 与 PD-L1 的结合,使 T 细胞恢复肿瘤杀伤活性,在多种肿瘤治疗过程中显示出卓越的疗效。

目前国外已上市5种,国内预计最快在2018年中下旬会有第一个PD-1抑制剂上市。PD-1抗体有两种:Nivolumab(O药)、Pembrolizumab(K药)。PD-L1抗体三种:Atezolizumab(T药)、Avelumab(B药)、Durvalumab(I药)。国内患者使用进口PD-1抑制剂的年花费在50-80万(港澳或者国外购买),无数患者“望药兴叹”,真的用不起”。

最近几年,肿瘤治疗领域最大的突破就是以PD-1/PD-L1抗体为代表的免疫治疗,已经有几十万恶性黑色素瘤、非小细胞肺癌等癌症患者获益。相比于传统治疗,PD-1/PD-L1抗体的有效率更高,副作用更小,而且一旦有效,不容易耐药。在肝癌治疗领域,PD-1/PD-L1抗体也以曙光初现,其中最值得关注的当属PD-L1抗体Tecentriq联合贝伐单抗:作为免疫治疗的代表,Tecentriq联合疗法带着有效率高+不容易耐药的光环已经向肝癌发起冲击,试图改变数十年来肝癌一线治疗“油盐未进”的尴尬境地,带来春天。

那么PD-1抑制剂有没有印度仿制药呢?

格列卫4万/月,印度版只需500块。

PD-1抑制剂4-5万/月,印度500块能买到不?

不能!

《我不是药神》把癌症患者们的真实生活呈现在了大家,也让“印度仿制药”站到了风口浪尖……今天,我们要给大家说的是:

印度没有500块/月的PD-1抑制剂的仿制药,全世界都没有!

PD-1抑制剂为什么没有仿药?

既然没有仿药,国外代购肯定也是真药,只不过价格要更高一些。

我们不得不承认的是:大量的进口抗癌药目前仍然是天价,年花费动辄三四十万。不少病友根本无力支付,为了活着,他们不得不冒着风险,寻找廉价药物。目前,PD-1抑制剂K药和O药刚刚在国内上市,定价未知。现在,癌友们依然只能通过各自途径购买PD-1抑制剂,价格一般是每个月4-6万。

这背后的原因要从靶向药和抗体药的区别说起了。“仿制”靶向药:如同盗版电影,成本极低。“仿制”抗体药:好比翻拍电影,投入巨大。因此,对于抗体药物,根本不存在靶向药里所谓的“仿制”,都得从头研发,百万里面挑一,整个流程,一个都不能少。举一个可能不恰当的例子:仿制完全一样的PD-1抗体Opdivo的难度,相当于一对夫妻第二胎生了跟第一胎完全一样的小孩?难度巨大

所以,基于目前的研发和生产成本,全世界都没有500/月的PD-1抑制剂,印度人民仿制能力再强也几乎不可能仿制O药和K药,这跟几个博士+瓶瓶罐罐就能倒腾出来格列卫完全不一样。印度现有的O药和K药,只要渠道正规,应该都是原厂生产的,不是什么“仿制药”。当然,印度药厂也可以跟国产药厂一样,从百万里面挑一个,从头研发。

虽然没有药神,但不管是科学家,制药公司和政府都在为此作出努力。也许短时间内PD-1药物还是没有办法降低到印度靶向药的水平,但随着更多PD-1药物上市,通过国家谈判和慈善政策,我们希望在不久的将来,癌友们能用上平价PD-1。翟一平也是在为大家提供购买途径,让肝癌患者早日用上PD-1抑制剂!

还是那句话,于情可敬,于法该拘!

微博@D调的江医生

微博@药侠陆勇

普通大众对“假药”的理解是和法律意义上的“假药”所不同的 对于患者来说只要能带来疗效控制病情进展的药就是“真药”,不能控制甚至还给身体带来损伤的就是假药。但是法律意义上的“真药”是经过中国药监局批准的药物。

2014年12月两高对销售假药罪做了一些司法解释 规定少量销售未经注册的境外进口药品 没有带来身体伤害的 不认作是犯罪。当然数量多了,就会认定为犯罪。

患者求生本能于法律发生了冲突,是件两难的事情。或许我们的法律该对假药的作出更符合大众理解的定义。

微博:肝癌患者代购救命药被拘 为什么能救命的药还被称之为假药?

肝癌患者代购救命药

分享到:更多 ()
区块链神吐槽

区块链资源分享

韭菜的自我进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