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6交易所兴衰_朱荣_决胜千里_订阅号Blocklike超爱区块链_区块链投资_区块链神吐槽
区块链技术资源分享
追寻中本聪先生的脚步

796交易所兴衰_朱荣_决胜千里_订阅号Blocklike超爱区块链

5 年多以前,热衷操盘的朱荣第一次在微博上写下了他对比特币行情的分析,彼时比特币在中国迎来了它跳脱极客化后的首波浪潮,但依旧囿于小圈子。

那曾是这个圈子靠微博攒人气的草莽年代。因对行情判断有较强的前瞻性,一直以来朱荣身旁并不缺拥趸,累积至今的微博粉丝已逾 7 万,甚至还一度出现了用其名号对外「开馆」的山寨。未曾料想,之后的他却因一家交易所震动圈内,一家在比特币国内萌芽时即首家推出期货交易的交易所— 796。

朱荣曾希望发挥 796 更多的行业功效,让数字货币市场上诞生做空机制,使投资者有更多的手段参与这个市场。殊不知,其后伴随着这场实验酝酿而起的不仅有迎合市场的成功,更有尾随而至的质疑和争议。

时隔多年,尘烟弥散后的 796 事件 已成了很多币圈老人的共同回忆,朱荣也一度淡出大众视野。再议往事,他向超爱区块链Blocklike坦言,「开 796 交易所犯过错,踩过坑,亏过钱,但我很珍惜这段经历。」

今天,我们尝试还原 796 发展的来龙去脉,以此窥测数字货币交易所的变革与未来。它的兴衰变迁,其背后蕴含的意味或许应该更加深远。

796交易所_朱荣_决胜千里

796交易所

朱荣 18 岁开始炒股,炒外汇,对操盘有浓厚的兴趣。早年在飞机上看杂志了解到比特币,后来,他发现了从 Mt.Gox 搬砖到 BTCC 的无风险套利方式,搬砖 10 天净利润竟达 200 多万。比特币,那时便深深印在他的心里。

2013 年 4 月,看到市场空白后,他决定要做一家比特币期货交易所,交易所的顶层规则架构思路源于他 20 多年操盘经验。为了避免政策风险,他和香港的合伙人把公司注册在香港,并避开法币交易。

经过 2 个多月研发,2013 年 6 月 1 日 796 交易所正式上线。为迅速打开市场,朱荣当时采取「交易送股」方式,即在交易所交易可以获得具有分红权益的虚拟股票。按照他的设计,用户交易 100 个比特币将获得 1 股虚拟股票。他设想,分红会刺激更多人参与交易,交易量越大虚拟股票分红越多,并助推虚拟股票的价格上涨,整个交易所平台将走上正循环的道路。

不得不说,这种模式与当下流行的「交易挖矿」异曲同工。「不管是交易送股还是所谓交易挖矿,都可以让交易所迅速获得用户和流量,完成从 0 到 1 的过程。」在这里,朱荣肯定了「交易挖矿」的积极作用。

据朱荣回忆,「交易送股」推出 2-3 月时间就用户量爆棚,此后 796 便在期货交易所第一的交椅上盘踞了相当长的时间,巅峰时期交易所的股票市值也接近 1 个亿港币。

后来,朱荣计划继续拓展市场交易品种,随后开创了比特币股票交易区,上线了当时大火的烤猫股票、796 虚拟股票以及其他相关比特币股票。同时,还开通了比特币借贷业务,抵押虚拟股票就可以借币。

至此,朱荣完成了他设想下的交易所架构,数字货币期货交易、抵押借贷、虚拟股票交易,他试图打破数字货币现货交易的局限性,盘活当时数字货币市场流动性。

正当整个团队都沉浸在成功的喜悦中时,朱荣没想到的是这些让他引以为傲的创新举措最终却将 796 交易所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甚至还在一定程度上葬送了 796 得来不易的用户基础。

表面繁荣之下,朱荣团队发现了一些隐患。交易送股模式让用户疯狂刷取交易量,送出的虚拟股票价格被越炒越高,继续送股将可能拖死交易所,半途终止送股又害怕导致交易所业务大幅波动。

两难境地之下,他们最终决定停止送虚拟股票并直接众筹募币尝试收购相关法币金融牌照,原有的虚拟股票按照三比一缩成一股正式股。朱荣介绍,「这次众筹我们共募得 12000 多个比特币,当时市值约 800万港币。」

而此后比特币币价的疯涨则对交易所造成了灾难性打击。据历史数据,比特币自 2013 年 10 月开始即开启单边上涨行情,仅仅不到 2 个月便从 133 美元一路暴涨至 12 月峰值 1127 美元。由于虚拟股票与比特币挂钩,这导致 796 平台虚拟股票价格一泄千里。

他的创新产品受到牵连。烤猫股票一落千丈,烤猫失踪后留下一个烂摊子,币价上涨后抵押股票借币的违约越来越多,坏帐率越来越高。

流量暴增也成了 796 交易所的另一隐形杀手。大量用户持续涌入带来的负面作用是交易所访问不畅、系统持续宕机、资产被盗等事件,不少玩家因交易系统卡顿被爆仓,有人被盗币,甚至还有人利用平台交易规则漏洞操纵市场翻云覆雨。

一时怨声四起。时至今日,网上关于 796、关于朱荣的很多言论都带着极强怨气。有人说他做黑庄、有人说他故意割韭菜、有人质疑他的分摊规则,有人说他交易规则朝令夕改…...

朱荣自述当时已被各种事故搅的焦头烂额,天天在用户群当客服。他开始怀疑自己为什么要做期货交易所,为什么让自己承受这么大压力。「不管怎么修改规则,怎么修补漏洞,796 始终都改不好。

某日,他突然意识到问题的关键所在,最初交易规则设置不够完善,技术架构太简单,莽撞上路的代价就是他们无法对交易所进行大手术,只能局部修修补补。稍有不慎,新规则还有可能把已经千疮百孔的 796 推向另外的漩涡。

2014 年 1 月,796 交易所公布了前一年的业务数据,最初众筹的 12000 多个比特币最终只剩下 5 个币,而且还搭上了此前累积的 2000 个比特币利润。朱荣提到,那半年时间不仅没赚钱,还耗费了大量精力,承受了巨大的压力。

「不可能有更多了。」当有人质疑数据的真实性时,朱荣这样回答,「后面出现盗币事件,公司资金不够了是我自己主动承担的。」同时,他还把完整的数据报表贴出来在自己博客上。

报表数据显示,众筹后朱荣卖出了约 300万港币等值的比特币用于公司日常运营,另外的币除了用于支付系统分摊亏损、796 虚拟股票分红和用户违约高价接盘烤猫股票的亏损外,剩下的都用于回购 796 虚拟股票和烤猫股票。

当聊起这部分争议时,朱荣反复强调「能承担的我肯定承担,但任何交易所都不可能保证完全不出任何问题,曾经因交易所系统原因导致用户被盗的,我们都自己出资补偿了用户,我们只能尽最大能力去保障用户的利益」。

多事之秋过后,朱荣的 796 帝国走下了历史舞台。那些与之相关的光荣与纠葛逐渐被岁月抹平,沉淀下的是对过去的反思,对未来的期待。

「如果再来一次,我更愿意将精力投入到系统底层的架构和交易规则的完善上面」。朱荣承认了 796 的历史局限性,几个程序员两三个月时间开发,交易规则都是基于他这个「没怎么读过书的草根」制定的,那时候没有现成的规则,一切都是根据经验摸索着干。

而今时不同往日,朱荣认为几年下来币圈的基础设施更加完善,BitMEX 这样的期货交易所都是华尔街顶尖的操盘手制定下的规则,这些规则被庄家操纵的概率很低;而且现在交易所技术实力和程序员能力也大幅提升;平台币的出现和交易挖矿模式的完善扩展了交易所的营销手段。

后来,朱荣将 796 转让给了一家台湾公司,从那以后,他一直在币圈外围做事,并持续观察着行业变化,寻求自身再次入场的机会。

就在不日前,他以投资人身份回归,先后投资了两家交易所,其中一家现货和一家期货。

朱荣认为,如今市面上的期货交易所少之又少,目前数字货币做空机制仍不完善,需要提升的地方很多。比如,某一线交易所每个月会公布持仓大户,这种做法很容易让一些人摸清这些人的操作手法和市场走势并操纵市场,看似是公开透明,实际则有更多副作用。

访谈当日,朱荣昔日老友们,提出了诸多看法。建议市场新设期货交易所应开放现有主流交易所平台币交易对,并指出其间缘由:

  1. 为项目方去交易所上币 需要大量锁仓平台币,锁仓期间只能任由币价波动,如果有平台币期货合约 则可以对冲期间币价波动产生的持仓风险;
  2. 交易所超级节点同一些大户也持仓大量平台币,即便持仓数量多 但对交易所规则制定话语权有限,目前没有做空方式 制约交易所依靠操纵平台币价格衍生风险的途径;
  3. 认为多数平台币本身存在大量泡沫,市场上存有做空需求以使平台币价格围绕交易所估值波动,而不应大幅偏离。

「现在平台币太火了,但是却只能做多不能做空,大家却只能成为交易所的接盘侠,这本身并不公平。」一位老友对超爱区块链Blocklike说到。

根据他过往对交易所平台币的行情分析,他认为眼下因交易挖矿模式火爆的平台币 FT 币价尚有经历四轮腰斩的空间。(访谈当日FT市价 2.3 左右)「而当各大平台币都有了期货交易,这个游戏就更加好玩了。」说完,他抿着嘴巴笑了笑。

在整个围绕平台币话题的交谈期间朱荣并未表态,经历了 796 又经历了连续多年的行情动荡,在朱荣身上我们感受到更多的是某种克制与谨慎。

为什么现在现货交易所挤破头,期货交易所无人问津?「难度差距起码 10 倍,如果是新手入场做期货交易所,将会栽一个又一个跟头。但是我本人喜欢挑战别人做不了的事情,要做就做第一。」朱荣认为,做期货交易所需要靠经验打磨,更需要对交易的各个关节仔细推敲,任何一个细节都不能怠慢。

作为区块链行业底层基建的重要一环,中国的虚拟货币交易所进入 2018年后,板块利益发生了深刻变化,以 3 个月为一轮的行业更替周期下,呈现出了冷热不均两极分化竞争态势。交易所是全球虚拟货币市场交易需求的集中出口,也是区块链行业发展的信标性建筑,没人能预测 3 个月后国内交易所格局到底会迎来如何变化,潮头澎湃更有汹涌于下的暗流,或许一切才刚刚开始。

主编/冯巧婕

选题策划/孟云

分享到:更多 ()
区块链神吐槽

区块链资源分享

韭菜的自我进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