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国企垄断行业_全面改革深化_世界观察局_内涵段子_区块链神吐槽
区块链技术资源分享
追寻中本聪先生的脚步

开放国企垄断行业_全面改革深化_世界观察局

在开放四十周年之际,某大在广州呆了四天,发表了一些讲话,背后透露出非常深的隐喻。

在这里就为大家解释一下这些参观地点,以及背后的意义。

  1. 珠海横琴,港澳珠大桥的真正意义。
  2. 清远讲话背后,改革拉开,或将放开垄断领域。
  3. 信心树的背后,西对社会改革是一种什么样的态度。

今年是广东改革四十周年,也是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纪念日。四十年,中国从一穷二白的落后国家,到今年已经发展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大多数人民已经实现小康目标,中国用四十年走完了西方国家几百年的经济发展之路,这是一场经济史上的发展奇迹。

四十年后,邓在地图上画了一个圈,从此拉开了中国的经济改革,为改革开放确立了方向。当初选择广东作为改革开放的试点,是因为广东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背靠香港,南接东南亚,距离马六甲船运路线最近,方便于对外贸易。

以及自清代以来广东就作为中国对外贸易的窗口,即使在建国后,广交会的传统依然被保留,并成为当时最大的贸易窗口,有着历史经商传统。

自50年代后,大逃港事件屡禁不绝,是因为广东的人民更渴望改革开放,他们与一江之隔的香港距离太近了。因此把改革开放的第一战场设置在广东,几乎是顺应天时地利人和,老同志们认为,当下中国如果能有一个地方最容易经济改革成功,非广东莫属。
在那个时代,广东是全国唯一以广东和中国对立作为改革开放理论基础的。

用当时领导的话说,“搞点试验,探索一下中国未来的经济走向”。

而四十年后,西在广东呆了四天,发表了很多重要讲话,透露了中国下一个阶段的经济改革目标,释放了一些极其重要的信息,其踏足的每一个地点,说过的每一句话都有着深远的背后隐喻。

横琴的港澳珠大桥

珠海横琴是西最先去的地方,而2009年8月14日正式批复了《横琴总体发展规划》,试图让横琴成为探索粤港澳紧密合作新模式的新载体。

2009年12月16日,继天津滨海新区和上海浦东新区之后,中国第三个国家级新区在横琴挂牌成立。2015年3月24日,审议了通过广东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横琴被纳入广东自贸区范围。

首战选择横琴的意义,就在于其对港澳的经济连接作用,港澳珠大桥就是在这里破土动工建成的。建成之后的大桥,将极为有力的加强内地对香港和澳门的经济往来。之前港澳游就像出国一样,但从此以后港澳则因为一座大桥被逐渐连结为内地经济的一个部分,更是渐渐因为经济和人员更加便利的来往,为最后港澳的彻底融入内地做准备。

李嘉诚当时为什么反对港澳珠大桥呢?就是因为港澳珠大桥建成之后,将会影响香港的经济地位,这是香港逐渐失去经贸政治自主权的一步,毕竟回归协议只给了一百年期限。如何让香港和澳门融洽的回归内地,是领导人所必须考虑的。
香港发行港元,澳门经济也十分独立,而港澳珠将让香港和澳门融合于珠三角世界级城市群之中,作为经济互相补充的部分,到逐渐互相融合。

至于网上说的李嘉诚反对,是因为破坏了李嘉诚的港口生意,李嘉诚可是从国内捞了不少钱,一个港口生意不至于让他冒险拉上整个香港的富人圈,和上层闹这样大的矛盾,归根到底还是不愿失去经济和政治特权,愿部愿意彻底回归的问题。

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是大大亲自谋划、亲自部署、亲自推动的重大国家战略。

此次考察所去的珠海横琴、深圳前海,以及大大亲自宣布开通的港珠澳大桥,都是这一棋局的重要落子。

港珠澳大桥

清远谈话的背后,垄断领域或将放开

大大为何第二站去清远?一个很重要的背景是清远拉开了国企改革。1978年,清远的一些国营工厂到了连发工资都很困难的地步,有人就提出用“超产奖励”的办法提高工人积极性,县里在氮肥厂等4个厂试点获得成功,形成了“清远经验”。

在清远的讲话就是表明一个风向,将改革进行到底”;“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中国改革开放不停步”,简单的说就是要深化国企改革,并通过国企改革的体制改革释放经济增长的新动力。

国营企业自建国以来一直作为政府控制国民经济的杠杆,在中国,国有企业拥有着政府提供的最精良的资源与计划投资,也就是说国企占据了权利分配下经济运行蛋糕里的大头,垄断领域和容易挣钱的绝对领域都被国企占据了,民营企业只能去吃分配后剩下的一小块蛋糕,干的都是脏活苦活累活。

中国的经济改革,始终是在进行有选择的改革,而非全面放开市场,彻底自由化。改革开放初期,改革策略的重心在于维护计划经济核心要素——国营企业的生存,同时让民营企业这类边缘革命的产生,带活市场,但只是作为国营经济的补充。、

当时维护引入民营经济是为了扩大市场,并非为了彻底改变现状,开放初期对国有企业进行改革的目的是为了巩固和保护它们,而不是推行私有化。

相反,民营经济则是以完全的市场视角进行生产分配、以迎合市场为根本目的发展,它是作为国营经济改革的探路者,以及补充者

上世纪八十年代决定改革开放时,以邓为首的当权者在领略了西方发达国家的工业道路后,赞同的是扩大国营企业的自主权,国企改革成为了接下去的经济发展重点。四川最早进行的一批改革削弱了政府部门对国有企业的控制,将一部分权力交给企业本身。

之后的经济发展中,国企改革的方向并非是国退民进,而是通过市场淘汰竞争力不强的国企,因为当时各个地方都有大量的国有企业,不只是产能过剩,更在八十年代造成了同质化严重。

八十年代到2000年之前,经济改革的重点都是国企之间的相互合并壮大,就形成了现在的托拉斯垄断式国企,形成了九十年代的经济飞速增长。

至于中国民营经济则是在中国加入wto之后,对外全球化贸易中迅速壮大的,它并没有大肆动了国企的蛋糕,而是把需求对外,依托外贸壮大,国企依旧在国内市场处于垄断地位。

只是这一阶段由于民营企业依托海外市场的飞速壮大,造成了经济改革中民营企业占据重要地位的假象,但民营企业主都知道,他们还只是补充而已,在国内重要经济领域,民营经济什么都没有占据。只是这种矛盾被急速全球化的中国经济发展所掩盖了,直到现在的贸易战。

贸易战的发生是中国无法通过全球化,撸资本主义羊毛,各个国家兴起了贸易保护壁垒,防止本国产业被发达粉碎机的中国给压垮,更是为了打压中国发展,各国都开始了区域贸易和逆向全球化

这种情况下,靠海外市场发展的民营经济纷纷遭遇寒冬,前段时间突然冒出的国进民退,和民营企业退出经济市场,就是民企活不下去了,在喊屈,试图倒逼放开国企重要领域垄断,分一块蛋糕让民营企业活下去。

国内现在的各种现象,无论是国与民问题,还是其他问题,总结起来社会矛盾的主要是利益分配的问题。从根本上将,利益分配不均的根源在权力分配上,但是直击要害的风险非常大,在维持社会稳定的前提下,也不能直击要害。这不仅仅是经济改革,还会涉及到更深层的社会矛盾。

大大突然在这种环境下,在清远这么有历史意义的地方谈话,背后透露出的就是国企深化改革。

至于前几天各大银行给一汽授信一万亿,国家开始大力扶持国企,其实只是表明现象。

真要深化改革,就得放开国营垄断行业,减少对国营企业的支持,给民营企业更多的生存与发展空间,在贸易战的寒冬下,深化自我改革成了中国经济发展的唯一动力和方向。

而对一个重大利益集团进行改革,肯定不能采取革命式的粗暴改革,而是要温和引导。只能从经济上着手,让需要获得利益、或者说希望重新分配利益的人在权力分配上获得发言权,制衡既得利益集团,推进社会体制改革,最终实现利益与权力的再分配,让最多的人成为既得利益者。

深化经济改革,让更多的人获得利益,为保护利益积极争取权力。

我认为授信一万亿严重的表明了国家将在国企领域进行极其重大的改革,这些钱是促进企业转型和增强自身竞争力的一笔安家费

国家和他们交易,国家保证在改革中这些国企能活下来,所以给他们这么高的授信,是让国企通过技术和资金升级,保证自己在接下来的改革中活下来。国企利益集团拿到钱了,自然也就放心了,同意国家深化国企改革,放开垄断领域,让民营企业进入。

接下来的几年,民营企业将以非常快的速度杀入各个国企垄断领域,这一波放开垄断领域的改革,是为了保护民营企业的存活和壮大,释放改革红利,让中国经济在寒冬下,民营企业能得到利润活下来。

但改革只能一步一步的走,步子迈大了,受害的是平民百姓。今年一直在疯传民营企业凉了的消息,西备受委屈,也真是难为老人家了。他明明是一个改革派的,却被人误会成了专权派。

并且西在清远,还对这里的农村综合改革表示了肯定,这一点也是肯定中国既往农村经济改革的成功。

信心树说明了什么?一直以来的政治路线

在深圳,西参观了广东改革开放40周年展览,展馆就在莲花山下。6年前,他就是在莲花山上离邓同志铜像不远的地方种下了一棵高山榕,有人评价这是中国改革开放的“信心树”“希望树”。

这个举动是在表明,领导将坚定不移走小平的路线,深化改革不会变,在政治上延续改革路线不会变,遵守小平和民营经济当初的承诺。这是一次意义重大的政治宣示,文章中强调了领导说过的八个字“改革不停顿,开放不止步,将改革开放继续推向前进。”

西的父亲就是改革开放时的广东数记,西来到这棵树下,也是表明继承父亲和平同志的遗志,并且坚定不移的走下去,其实西和其父亲都是坚定的改革派。

在改革开放初期斗争最严重的时候,习老发表了一篇充满现代民主意识、毫无党腔党调的精辟见解的意见。

他说:“法治是现代政府管理社会的最好方式,也是我们走出困境、走向明天的最佳选择。 实际上,今天这个会就是在昨天和明天之间选择。我们面前摆着两条路,一是恢复和继续走';全能政府';即';人治';的老路,靠一位伟大领袖发号施令,用 计划经济甚至专营的办法去解决经济领域层层盘剥的问题,靠学习领导人讲话或思想政治工作和道德教育去解决以权谋私、腐败堕落的问题,用加强纪律去解决思 想、理论、文化界的是非问题,如果还是这样,就是活一百岁也解决不了我们的体制转变。”

习老措辞尖锐的指出:“防止封建专制披着革命的外衣顽固的盘踞在统治地位。......从现在起,我们应当坚持从人治向法治过渡,坚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坚持依法治国。为了改革,为了前进和发展,实行退休制,就会给我们的子孙後代又立一次大功。”

并且在保守派倒逼耀邦改革时,习老曾忍无可忍的跳起来,指着薄的父亲、彭正、王正说:“天啊!你们这是干什么?这不是重演《逼宫》这场戏吗?”习老拍着桌子怒吼 道:“这不正常!生活会上不能讨论党的总书记的去留问题,这是违反党的原则的。你们开了这样的头,只会给将来党和国家的安定团结埋下祸根。我坚决反对你们 这种干法!”

而西上来后,平西王的下台,可以说是两代人从父辈就开始政治路线斗争的延续,一派是走改革,一派是唱红歌走保守派路线。

之所以修仙法,是因为高层领导人认为现在中国到了最危机的时候,这个法案类似于美国总统可以在国家情况危机时持续连任,不受选举法的限制。大家应该注意到一个事实,现在世界上,只有中国一个社会主国家了,连朝鲜都开始与韩国言和,甚至未来合并。。。我们的处境的非常危险的。

贸易战的发生,更明确的标志着之前的单极格局瓦解,世界进入了一个动荡时期。在未来的一段时期内,也许几十年、也许上百年,冲突将成为全球局势的主旋律。

但既然中国已经迈上了富国强军的道路,就没有理由走回头路,也无法走回头路。

对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来说,永远也不可能指望通过别人的施舍变得强大,而四十年的经济改革成就,也说明了一点,我们的领导人是一群非常睿智和有担当的领导人,他们完成了当时给百姓的承诺,老百姓从一穷二白,到实现了初步的小康化。

而贸易战他们没有缴械投降,像日本签广场协议那样做主和派,付出中华民族的未来向美国低头买平安,就说明他们有决心也有勇气,和美国争夺金融领域规则权的领导制定权,为中国人民争夺千年气运,争夺一个更光辉而美好,像美国人民那样好日子的决心。

我觉得,能移民逃走的都是少数,绝大多数中国人只能和国家共进退,我们应该相信领导层,他们至少没有违背他们当时给全民建设小康社会的承诺,没有违背合法性的承诺。

中国的老百姓都是巨婴,习惯了有事找政府,政府解决不了,就会彻底质疑政府的能力。就像现在流行的P2P投资失败,投资人自己因为高额利益投资P2P,最后堵政府大门,要政府还钱。你自己投资赔了,要政府还钱是什么道理???

在这种巨婴式的心理下,部分民众对政府公信度降到最低,加之舆论传播,人民处于同情弱者的心态,天生认为政府是错的,以至于陷入了塔西佗陷阱。

“塔西佗陷阱”,得名于古罗马时代的历史学家塔西佗。

这一概念最初来自塔西佗所著的《塔西佗历史》,是塔西佗在评价一位罗马皇帝时所说的话:“一旦皇帝成了人们憎恨的对象,他做的好事和坏事就同样会引起人们对他的厌恶。”之后被中国学者引申成为一种现社会现象,指当政府部门或某一组织失去公信力时,无论说真话还是假话,做好事还是坏事,都会被认为是说假话、做坏事。

你们认为呢?

 

分享到:更多 ()
区块链神吐槽

区块链资源分享

韭菜的自我进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