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是什么力量能够让用户创造价值呢?金岩石:王石是民营企业的罪人_无金融不富_风险是财富之母,思想是财富之父_第27届中外管理官产学恳谈会_经济学家圈_区块链投资_区块链神吐槽
区块链技术资源分享
追寻中本聪先生的脚步

那么是什么力量能够让用户创造价值呢?金岩石:王石是民营企业的罪人_无金融不富_风险是财富之母,思想是财富之父_第27届中外管理官产学恳谈会_经济学家圈

那么是什么力量能够让用户创造价值呢?金岩石:王石是民营企业的罪人_无金融不富_风险是财富之母,思想是财富之父_第27届中外管理官产学恳谈会

这次的题目也是本月专栏的题目,就是让大家明确两个毫不动摇

那么为什么这个问题1999年似乎都解决了,十六大更加明确了,现在突然又变成了热点,关键在于我们处在一个制度变革的转折点。

中国的民营经济发展到今天,我们回头看,四十年几乎从零开始,现在在很多指标上似乎都超越了公有经济。

在这样一个背景下,我们以为这个趋势可以长期下去,但是当诸多指标,民营经济都已经过半了,那么你想走到哪儿呢?

如果经济总体上是要收缩了,在收缩的过程中,你必须做出选择,你们家有一个亲儿子,有一个养子,丢一个,丢哪个呢?

所以民营经济只有把你丢掉了,你依然能活,这才是我们当前的选择。

那么这个选择就发生在过去这几年间,很少有人真正注意到。原来民营经济一路高歌,但是我们走到了这个转折点,转折点发生在2015年到2016年间,如果我们看一看中国的市场经济,因为政府没有离场,国有企业走进了市场,现在已经不是当年的国企了,是市场化的国企。

那么非公经济从1999年法律上确认了这个词,两大非公集团就形成了,一个是本土民营,一个是外资入境。

我们把这三大类企业,给大家做一个简单的对比,我们就会看到转折点发生在哪里?

这三类规模以上的企业,按利润占比看在2015年发生了一个转折点,也就是民营经济利润占比由35%下降到了26%。外企的份额没有大的变化,而就在民营经济利润占比从35%下降到26%的同时,是国有企业的利润占比从18.9%上升到33%,这就是我们现在争论问题的焦点。

那么我们再看一个指标,我们会看到三类企业赚了钱再投资的比重是多少呢?

你们也会看到,民营经济过去一段时间再投资比重一直是在上升的,到了2014年之后不投资了,今年以来负投资了,外企也负投资了。市场上还继续把赚来的钱投回去的,投入市场的,就只剩下国有企业了。这就是第二个指标。

那么第三个指标,我们看一下三类企业的盈利状况,就是资本收益率。

我们没有看到收益率发生多大变化,也就是民营经济一直是收益率最高的,然后外企居中,国企居末位。为什么赚钱少的这类企业再投资的比例反而高呢?为什么赚钱多的民营经济过去几年不投资了呢?这就是我今天给大家讲的超越理论的争论,我们面对现实,我们要看到一个十字路口已经出现了。

大家都知道,现在上市公司中民营经济跌破发行价了,超过了80%。股票跌破了质押线的超过15%,于是跌破了质押线面临停仓,现在中国很多民营企业开始求包养,能包养这类民营企业的几乎都是国企,所以民营企业在求包养,这是我们看到的第一个十字路口,也就是你再往前走,你到底是民营还是国企?

过去几十年,我们都在讲国企民营化或者用一个词叫国退民进,其实并没有所谓进退的问题,都是选择。

过去多年,民营企业求包养的事情不是很多,这个转折点从哪儿开的呢?

其实是从万科开始的,所以我为什么总说王石是民营企业的罪人,因为他开启了大型民营企业回归地方国企的先河

现在我们从宝万之争到今天,现在求包养的已经越来越多了,这是一个转折点。

未来姓国还是姓民?

每个人都可能有这样的选择,这是第一个选择。

第二个十字路口,是新经济还是旧经济?

很多人接受了一个错误的观念,以为我们是U型增长,我告诉大家,中国经济增长的转折点是2007年,2007年13.5%,此后两三年下降两三个点,两三年下降两三个点,把政策的因素完全抛开,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典型的台阶式下降。

我们看不到U型,我们更看不到所谓的新周期,我们只能看来两三年还是要下降一两个点。

这样台阶式的下降带来什么结果呢?

我们说产业结构优化,而优化的标准是两条:第一条是第三产业占比逐年上升,现在在51%-52%;第二条是新经济占比逐年上升,现在占到了经济增长贡献度的40%以上,而在2007年不到15%。

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如果第三产业占比持续上升,伴随着中国城市化的完成,第三产业占比将达到60%以上,这是我提醒大家,全球所有国家第三产业占比在60%以上的阶段,没有经济增长速度超过5%的,中国能例外吗?

所以我们依然在继续着台阶式的下降。但是我们却看到新经济的占比在逐年上升,2005年-2007年新经济的占比在经济增长中的贡献度是10%-到15%区间,但是今天我们看到的是,如果没有新经济的贡献,我们的经济增长速度在2016年就是4.1%了,现在已经跌破了4%。

这时候在新经济、旧经济的选择中何去何从?

人生不能同时踏进两条河流,这时候如果你继续按照过去的路径,所谓坚守实体经济,你还是过去这十年。

2009年我们4万亿实际投了13.5万亿(23),不都投在实体经济了吗?而今天我们过剩产能有很大的比例就是2009年投的那些实体经济,这时候我们要面对一个非常残酷的事实,新实体经济来了,新实体经济正在挑战着旧实体经济,都叫实体经济,但是两种实体经济冰火分明,新经济遍地黄金,旧经济尸横遍野。

那么在这个选择中,许多行业会全行业归零的。当我们看到一个新经济的时候,我们就假设一百个人中,你看到了第一个人,零到一,你会说他是异类,但是他赚了大钱的时候,就会有一到五去追随,然后五到二十,趋势形成了,当所有人都跟上这个趋势的时候,我们就看到从第二十一到一百理论归零,这就是最简单的趋势。在趋势的进程当中,你现在是在二十一到一百,还是在五到二十?当然,零到一那是天才。

我们不期待所有人都能成为天才,但至少我们要争取成为一到五,或者退而求其次,五到二十。新经济、旧经济。

新经济新在哪里?

很多人到今天依然弄不明白,什么新零售,新金融,其实经济就是经济。

但是每一个经济发展阶段都离不开生态圈的基础资源,在农业文明的时代,我们重复着“土地是财富之母,劳动是财富之父”。到了工业革命的时期,我们穿透了土地,发现了石油煤炭矿产,至今我们仍在重复着基辛格当年的名言,谁控制了石油,谁就控制了所有国家。

然而今天我们面对的是什么呢?就在过去这几十年间,我们改革开放的四十年,恰恰是全球财富爆发性增长的四十年。全球财富在这四十年间增长了十倍,中国远远超过这个平均值。

于是我们看这四十年,对比一下,四十年前没有的东西,现在有了,是什么呢?

四十年前没有互联网,四十年前没有股权投资产业,其实就是这两个东西,一个是互联网,一个是股权投资,把我们带进了一个新的时代,我称之为实体金融化。

实体金融化的时代,我们不再依赖土地加劳动,我们更不是主要依赖于资源,我们越来越多的新经济,在创造的财富中是和数据、平台、信用,和用户相连的。

每一次我到深圳机场的出口,我都会抬头看到阿里云的广告:为了无法计算的价值。

这时候你看到了什么?我们公司财务报表上记载的所有资产,无一例外都是贬值资产。

而我们没有贬值的,我们也要通过折旧把它贬值了。可是,哪家企业的张本上有平台资产、用户资产、信用资产、数据资产?

没有,也就是新经济赖以生存的基础资源在我们财务报表中几乎不出现。

于是我们就看到表内越来越多的资产是贬值资产,重资产必然贬值,不贬值我们也把它算成贬值。

但是每个企业去看一看,你表外有没有升值资产?

表外的升值资产,追到源头那就是互联网两大基本定律,第一定律是摩尔定律,人脑不够用了,需要个芯片,芯片一旦植入人脑,跟我们身体相融合,18到24个月成本减半,功能提升,这时候我们就碰到了新实体经济的第二个特征。

  • 第一个特征是实体金融化
  • 第二个特征是成本递减

那么摩尔定律创造了成本递减的趋势,所以我们在座每个人一两年都要换一部手机,我们觉得占了便宜,其实我们并不知道这就是摩尔定律。

那么是什么力量能够让用户创造价值呢?

是平台,平台链接数据,于是数据成为资源,平台链接用户,于是用户创造价值,于是,一个平台分两端,一边把数据变成资源,成本递减;

一边把用户变成价值创造者,价值倍增。

这就叫平台扩张。

所以新实体经济四大基本特征:

  1. 实体金融化;
  2. 成本递减;
  3. 价值倍增;
  4. 平台扩张。

如果在座的人跟这四条一条都不沾,我就给你三个字,洗洗睡,早死早好,这就是转折点。

新旧经济这是第二个十字路口。

第三个,你让我洗洗睡,我干啥啊?投股票股票赔,买房子房子赔,这时候你才发现,中国的民营经济未来在哪里?

真正的民营经济并不是马云他们,他们代表的是高大上,他们代表的是龙头企业,企业开门四条路:做小、做死、收别人、被别人收。

所以最后活下来的只有两种企业:

  • 龙头企业,用别人的钱赚别人的钱;
  • 长寿企业,用自己的钱赚别人的钱。

日本是全球长寿企业最多的国家,1.27亿人口,1100多万个商业主体,算平均值十几个人就是一个商业主体。而真正运营的企业480万,480万中有多少大企业呢?

0.3%,每一个大企业后面都有几千家店,而这几千家店是几代人做同样的事情。我们跟日本吹高铁,日本人说我不给你你螺丝母,你的高铁马上就停,就这么一个十几人的企业,做的是永不松动的螺母。

我们每个人都说苹果手机好,但是苹果手机中的细微零件2/3都是日本人生产的。

我们天天说日本衰退了多少年,我们超越了日本,但日本怎么说呢?你那儿GDP,你拿GNT跟我比比,日本国民海外资产全球第一,而这些资产每年的收入是本土企业之和,这就是两个日本。两个日本就在我们天天讲他们衰退的这些年中,你们看到的什么?

你们看到了18个诺贝尔奖,4个航母,然后细微制造业全球第一,没有日本的细微制造业,没有中国的高铁,也没有美国的苹果手机。

这样,我们就看到了,当你在过去民营经济发展的路径上,在追求做大做强,人人都想当龙头企业的时候,发展到今天我们面对的现实是,龙头企业活不长,而且龙头企业永远是少数。

当我们看不到未来的时候,这时我们心里又有梦想,这时候我希望大家能够记住一首现代诗,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这时候我们会看到越来越多的民营企业不是心有猛虎,而是要细嗅蔷薇,去发展,你能够传下三代、四代、五代的企业,这时候在大与小的选择当中,越来越多的民营企业如果你跟不上这场科技革命的浪潮,我真诚地劝你把公司做小。

现在的本事不是把公司做大,而是要把大公司做小,把小公司做没有,这时候政府应该鼓励这样一些中小微企业的发展,因为他们创业一人就减少一个待业,一个创业者找两个帮手又减少两个待业,未来就业机会必然逐年减少,这时候只能靠成千上万的创业者,才能真正解决中国社会的平和和稳定,这才是民营企业经济未来发展的主流。

每一个创业者,创业时都认为我是马云第二,但是马云是唯一的。

每个人都喜欢讲我的成功,我告诉你成功永远不可复制,但是能够复制的就是家财万贯不如一个烂店,记住店

一个店就是一个中产家庭,有职业收入,有资产收入,两条现金流支撑着未来的中产阶层。

所以这才是未来中国民营企业的生存之道。如果你能够当龙头企业我恭喜你,但是我可以告诉你,99%的人没有这个天分,因为心不够大,财不够深。

这个就是我们经常讲的话,叫德不配内。

当德不配内,而你又想做大做强的时候,我们就肯定了今天的民营企业花不完的钱,还不完的债,讲不完的故事,算不清的家财。

一说倒突然间就没了,花钱不知道是谁的?花不完的钱,还不完的债,讲不完的故事,算不清的家财,这就是一个十字路口。大多数人要知道,你有没有这份财运?这是很现实的选择,这就是未来做大还是做小?

  • 于是,姓国还是姓民?
  • 做新还是做旧?
  • 做大还是做小?
  • 最后就是是活着还是死?

这就是我希望今天你们能记住的十二个字,国与民、新与旧、大与小、生与死

中国经济发展到今天,我们已经不知不觉地走进了一个新的模式,我们可以把它归结为我们的制度变革和领导的英明,但是所有国家发展到这个阶段,都不例外,并不是某一个人或者某一届政府能够改变趋势。

我们在投资圈永远会记住,当年道琼斯创始人道先生给我们留下的名言:

他告诉我们人生就是经营周期,但是周期有多种形态,趋势如潮汐,周期如海湾,而人的努力不过就是一些转身即逝的浪花。

当我们能理解这句话,我们赚的钱直接的或者间接的,并不是因为我们聪明,而是因为我们傻,而是因为我们踩对了趋势,然后走对了门,就这么简单。

但是当我们趋势的时候,

  • 在一个国家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的过程当中,我们在分享着制度变革的红利;
  • 当一个国家80%的村里人一半以上已经进入城市,这时候我们分享了城市化红利;
  • 当一个国家人口在流动中,能够给工业和服务业带来廉价劳工,这时候我们在分享着人口红利。

所以过去几十年,无论你做什么行业,直接间接的你无非就是赚的这个钱,赚的是三大趋势:

制度变革的趋势,城市化的趋势和人口红利,这三大红利现在几乎都消失了。

而等待我们的是什么呢?

如果你真要做大做强,你要知道中国的新经济几乎无一例外,原始投资都是外资,大部分都在境外上市,新经济不是我们土生土长的,而且也不是我们政府所谓什么产业政策扶植的,新经济是全球化红利给我们带来的一个新的生态。

这时候我们才会看到中国真正的四十年是开放的四十年,我们开放的四十年中,我们融入了全球财富的爆发性增长,平均十倍,我们涨了几十倍。过去二十年我们又融入了新经济的全球化,所以基础资源的转换给我们带来了一个新的生态。

在这样的竞争中,本土民营和全球民营,这也是我们要面对的竞争。

一个阿里巴巴灭掉了多少企业?

马云那是天才,他能够学金庸,他能够说是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

可惜啊,做生意不难,但是活下去可非常之难,他没说让你活。

于是马云创造了一个平台,然后让所有有梦想的人在这个平台上去追逐自己的梦想,告诉你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

然后再告诉你,天下倒闭也很容易。

新经济平台扩张,数据成为资源,信用成为资产,用户创造价值。

在这个过程中,新经济面临的挑战就从价值定律开始,我们很多人到今天还在重复着一句谎言,劳动致富,天下没有这个东西,劳动是谋生的手段,人们靠土地、劳动没有给我们今天留下什么东西。

我们要看到财富的增长有两条路径:

一个是人赚钱,有限,算术级数增长,一个是钱生钱无数几何基数增长,于是久而久之我们就走进了全球化市场,而在这个全球化市场共同的价值观是什么?

五个字,无金融不富

这才是当今世界真正的核心价值观。

在这样的核心价值观中,我们才会看到实体金融化,我们才会看到产业创新成为趋势,我们才会看到世界很大,全球很小。

在全球很小的空间中,却集聚了90%以上的财富。而全球很大的空间,我们却没有看到财富在增长。不到10%,其中还有一部分是从量增的地方结余而来。

所以只要简单地从卫星上看一看地球,我们基本上就可以知道,我们的财富越来越高的比例是来源于城市,城市的财富越来越高的比例是来源于虚拟经济,虚拟经济中的财富越来越高的比例是来源于思想,这就是一个时代,思想创造财富的时代。

于是在这样一个空间中,我们就看到了一个财富的阶梯,如果你万事不求人,你生活在一维空间,这时候有限的财富,有限的欲望,有限的人生,寿命也不过就平均四五十岁。

当你走进城市,依赖他人,商品,商品化,二维空间,于是我们的寿命在延长,我们的欲望在提升,然后以商品为起点,我们再往前行,我们就看到了产业化,企业家是在这个时代崛起,企业家沿着商品的上下游纵横,就形成了产业化无限扩张,于是富人就变成了负债的人,企业家的身后就出现的金融家,而金融的最高阶段让我们走进了证券金融,这就是证券化的空间,财富的四维空间。

而在证券化的空间当中,企业没有国界,货币没有祖国。

这时候我们看了什么?

比特币来了,它把我们带进了一个更高的维度,数字经济。

每个人想想你在哪里?

你是在一维产品,二维商品,三维产业,四维证券,五维数字。

当数字经济开始敲响我们门的时候,我们如何面对?

这样,我们让大家能够考虑,我给大家提了一个新的理论,在实体经济中劳动创造价值,在虚拟经济中交易创造价值,在数字经济中用户创造价值

当我们把经济学的价值定律重新改写,我们才会知道我们正在告别着旧经济,旧经济的共性就是有限性资源,无论是土地、劳动、石油、煤炭、矿产都是有限性资源。而且都是再生着污染的资源。

这样我们就知道新经济新在哪里?

就新在一个环节上,基础资源变了,我们在开发的资源是无限性资源,是没有污染的资源,是可再生的资源。

  • 这时候你来看思想是有限的还是无限的?
  • 信用是有限的还是无限的?
  • 数据是有限的还是无限的?
  • 用户是有限的还是无限的?

当我们能够面对新资源、新生态、新经济的时候,我们或者融入新经济,或者主动倒下吧。

也许我可以给大家一个预言,也就是未来我们所有的生活必需品都将免费,这样让全社会衣食无忧,这时我们才会看到越来越多的财富是来源于无限性资源,是来源于思想、数据、信用,这才是新经济的本质。

当我们把资源放在这里,我们说这个东西就这么多了,你无论投多少钱,它也只有这么多了。

这时候,我们问大家一个最简单的常识,这个资源的价格是涨还是跌?

当你说涨的时候,你想的是中国的一句话,物以希为贵,但是你错了,因为你以为这个世界只有资源的使用者,如果你换一个身份,把你自己换成资源的开发者,你明明知道就这么多了,你要花钱,无论花多少钱开发利用这个资源,它也只有这么多,你还会去开发吗?

你不会,你一定会寻找和这个资源不一样的新资源。

这时候你就会发现,我们正在大踏步地走进一个新的生态圈,这个生态圈的基础资源不是土地、劳动、石油、煤炭、矿产,这个生态圈的资源的源头就是我们的思想,我们前人的思想和我们站在前人肩膀上共同创造的新的思想,这就是现代社会,风险是财富之母,思想是财富之父

当我们理解这样一种新生态、新经济的时候,我们要看到,我们正在告别着物以稀为贵,我们正在拥抱着天以人为尊,这才是我们民营经济未来的无限空间。

我再讲点悲观的话,如果我们承认,我们正在告别物以稀为贵,走向天以人为尊,我们在座的人,你们真要认真地去想:

  • 我是真的要做马云第二吗?
  • 我真的要把企业做大吗?
  • 这个社会真的需要这么多大企业吗?

不需要,那是国家名片。

新生态、新经济

但是真正代表这个社会的是成千上亿的百年老店,是成千上亿能够每天工作,但是想休息就在门上贴个条,这个世界很大,我想出去走走。然后回来了再贴个条,我回来了,够了。

这样我们才会看到,日本、德国这两个国家,他们是百年老店最集中的国家,尤其是日本,不仅有两万两千多家百年老店,还有七家千年老店。

千年老店一直做的就是寺庙装修和佛龛,我专门去过这个公司,在大阪。

从我站的位置到中间,就这么个宽度六层,进门第一匾金刚组始建于哪年,进门进去第二块匾有祖先的牌位,上面一句话不要追求赚太多的钱。这时候你才会看到,长寿企业的秘诀,一小二专。

龙头企业的秘诀是做大做强,但是做大做强的龙头企业,一定会伴随着技术的变革、社会的变迁,而一批一批地倒下。但是让一个国家能够保持平和、稳定、发展的恰恰不是这些企业,而这些企业大了强了就会离开这个国家,而留在这里的就是我们看到许多不起眼的街边小店,传上两代、三代、四代。

当我们能够真正形成这样一种民营生态,我相信这个社会就不会像今天这样,无论是有钱的没钱的都在抱怨,这时候我们看到,无论是体制内还是体制外,有钱的没钱的,赚钱的赔钱的都在抱怨,你们抱怨什么?

你不是要在这儿生存吗?

在这儿生存就去寻找我们自己的路,在十字路口上,静下来想一想,原来姓民能不能姓国呢?

可以,原来是做旧经济,能不能做新经济呢?更可以,原来想做大,现在不想做大了,行不行呢?

当然可以,这时候我们才会看到,每个人都会做自己愿意做的事情,而每个人都在做自己快乐的事情,我们这个社会就会减少很多抱怨。

我们也许在一个不适当的场合,让大家该死的快死,让大家不要追求做大做强,我们面对现实,因为我们已经正在走向一个成熟社会,而成熟社会的标志是什么呢?

那改变经济增长速度是54321,这是正常的,而当经济增长速度在54321的时候,货币量的增长就不会疯狂一年印27.6%,然后生产出这么多贪官。

这时我们会看到货币量的增长也会从两位数到一位数,然后也会降到54321,这样才是我们梦中的和谐社会。

我今天就讲到这儿,谢谢大家。

来源:新浪财经

https://finance.sina.com.cn/meeting/2018-11-05/doc-ihnknmqx0260356.shtml

“第27届中外管理官产学恳谈会”于2018年11月初在北京举行。金岩石出席并演讲。

分享到:更多 ()
区块链神吐槽

来评论吐槽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区块链资源分享

韭菜的自我进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