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技术资源分享
追寻中本聪先生的脚步

古文为什么没有标点符号?文言文《越女论剑》解@萝卜酒

古文为什么没有标点符号?

这里面的关键是中国古文的一个文风特点。 中文,基本是没有语法的,而西方语言,语法森严。西方语言的语法严格,有两个原因:

  1. 西方语言成熟年代晚,基本上也就几百年,是由某个文豪,人工定义的,不是在长期的使用中自然产生的。
  2. 也是因为西方语言的产生年代晚,书写条件好,可以浪费空间来编码各种语法属性。

中国文字成熟于钟鼓文,金文时代,最多字的毛公鼎,不过四百多,不可能浪费宝贵的空间在“的地得”这样的虚字上。

所以,中文的语法非常宽松。

这个是优点,也是缺点,缺点就是不严密,容易有歧义。 不怕,我们的古代先贤有独特有效的方法来避免语法宽松的模糊。这个反而成为了中文传播思想的一个独一无二的优势。

古代先贤避免”歧义“的主要手段就是”对比和重复“。

就是说,一句话,后面一定会用另一种表达方式,重复一遍。而且,这种重复,一定有”对比“的关系,不仅不会显得累赘,而且更加深刻!

今天我们所喜爱的”对联“就是这么来的。对联,讲究的是,字字相反,但是意思相同。

西文严密的语法,可以非常清晰的描述事实。但是,英文的文章,除了科技文献,我常觉得空洞无物,不知所云,就是因为西文的语法严密,所以,水平低的作者,脑子里面迷迷糊糊,依然可以大段大段地说车轱辘话。

中国古文,如果脑子不是非常清晰了,根本是无法下笔的。

原文标题:《越女论剑》解

《越女论剑》是有史记的最早的中国功夫理论记述,短短几句而已:

其道甚微而易,其意甚幽而深。道有门户,亦有阴阳。开门闭户,阴衰阳兴。凡手战之道,内实精神,外示安仪,见之似好妇,夺之似惧虎,布形候气,与神俱往,杳之若日,偏如滕兔,追形逐影,光若佛仿,呼吸往来,不及法禁,纵横逆顺,直复不闻。斯道者,一人当百,百人当万。王欲试之,其验即见。

关键是这几句:

凡手战之道,内实精神,外示安仪,见之似好妇,夺之似惧虎,布形候气,与神俱往,杳之若日,偏如滕兔,追形逐影,光若佛仿,呼吸往来,不及法禁,纵横逆顺,直复不闻。

不容易理解的是:

布形候气,与神俱往,杳之若日,偏如滕兔,追形逐影,光若佛仿,呼吸往来,不及法禁,纵横逆顺,直复不闻。

我用自己的体会来解释上述文字。

《越女论剑》一文中有些“古代科技专用词”,我们现在已经完全没有了线索,不过,按照中国古文的文风,可以猜测一下大概是什么。

“布形候气,与神俱往”。

这句里面,“布形”和“侯气”是两个结构相同的动宾词组。

布形,我可以比较准确地知道是什么,“侯气”的“侯”不知道是什么。不过,显然,“布形”和“侯气”是重复地描述同一个动作。

“与神俱往”,欠缺主语,主语显然不是“形”就是“气”。

“杳之若日,偏如滕兔”

也是没有主语,这个主语显然是那个“与神俱往”的主语。同样的,这两句是说的一个东西,如果知道了“偏如腾兔”,就知道了“杳之若日”。

“追形逐影,光若佛仿”

这两句不是重复,因为两句的结构不同。但是,“追形”和“逐影”是一个东西,所以,我知道了是什么,这句是说“追形就是逐影”。形意拳有句话“练时眼前如有人,打时眼前如无人”。这句话是说,“追形”,不要指望看清楚人,要追“影子”。也就是说,全凭感觉,不“看”。“光若仿佛”,就是在补充这个。这句,我解得最拿手,因为我练到了。

以前,别人向我扔网球,我不看不想,就抓住了,那种感觉就是“光若仿佛”。高速运动的时候,千万不要想看清楚,看清楚,就动不了腿。

“呼吸往来,不及法禁,纵横逆顺,直复不闻”这四句是一个对联。

前8个字和后8个字,结构相同。“呼吸往来”的句型是教科书中必讲的“秦砖汉瓦”手法。“呼吸往来”是“呼往吸来”,也就是 “呼打,吸化”,前面几句里面的那个主语,“劲”,呼的时候,打出去,吸的时候,回来。“不及法禁”,是“法禁不及”,“法禁"是什么,不知道。不过,这句是讲效果,显然没有疑问。

“纵横逆顺”也是“秦砖汉瓦”,应该是“纵逆”“横顺”,也是两个身体动作,两个技击手段。“纵横”是两个动作,“逆顺”是两个打法。或者反过来。我大概知道说的什么。

“直复不闻”是“不闻直复”。“不闻”,这个懂。“直复”不懂。反正是讲效果,猜个大概没问题。

经过上面的分析,我基本可以把《越女论剑》和现有的拳谱对应起来。

原文:

越王又问相国范蠡曰:“孤有报复之谋,水战则乘舟,陆行则乘舆,舆舟之利,顿于兵弩。今子为寡人谋事,莫不谬者乎?”范蠡对曰:“臣闻古之圣君,莫不习战用兵,然行阵队伍军鼓之事,吉凶决在其工。今闻越有处女,出于南林,国人称善。愿王请之,立可见。”越王乃使使聘之,问以剑戟之术。处女将北见于王,道逢一翁,自称曰袁公。问于处女:“吾闻子善剑,愿一见之。”女曰:“妾不敢有所隐,惟公试之。”于是袁公即拔箖箊竹,竹枝上枯槁,未折堕地,女即捷末。袁公操其本而刺处女。
处女应即入之,三入,因举杖击袁公。袁公则飞上树,变为白猿。遂别去。

见越王,越王问曰:“夫剑之道则如之何?”女曰:“妾生深林之中,长于无人之野,无道不习,不达诸侯。窃好击之道,诵之不休。妾非受于人也,而忽自有之。”越王曰:“其道如何?”女曰:“其道甚微而易,其意甚幽而深。道有门户,亦有阴阳。开门闭户,阴衰阳兴。凡手战之道,内实精神,外示安仪,见之似好妇,夺之似惧虎,布形候气,与神俱往,杳之若日,偏如滕兔,追形逐影,光若佛仿,呼吸往来,不及法禁,纵横逆顺,直复不闻。斯道者,一人当百,百人当万。王欲试之,其验即见。”越王大悦,即加女号,号曰“越女。”乃命五校之队长、高才习之,以教军士。当此之时皆称越女之剑。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92f9fe50100kyjw.html

分享到:更多 ()
区块链神吐槽
pi币注册流程教程图解中文版

来评论吐槽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区块链资源分享联系我

区块链资源分享联系我首页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