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技术资源分享
追寻中本聪先生的脚步

社区经济与社区发展:小区智能经济 时间货币@沛文沛语

如今,经济复苏仍被视为一个大型机构为了使新的增长资本化,而借一大笔钱给其他机构的行为。

当一座城市没有了钱,失业率又很高的时候,州长或者总统就得刺激银行借钱给一家公司,让它建一个工厂来创造就业,从而推动经济继续发展。尽管最后资本链上所有人都必须得到回报,但参与这场借贷游戏的金融顾问以及其他利益相关者还是能得到一笔分成,而市政府最终只能万事都靠这家外来公司。

尽管这家公司在本地区提取的价值比它创造的还要多,它还是可以通过耍弄手段来要求更好的税务待遇。等这家公司离开后,循环又开始了。

社区经济发展

循环经济在社会层面的运行

这却被认为是一个成功案例,因为这就是循环型经济的大前提。

有更加简单、更具可持续性,不用花很多钱的方法能让这个地区的经济在不必负债,也不必接受某个遥远实体的服务的情况下恢复运转。无须开发产业,政府能用更简单的方式为这些地区提供发展价值交换方法所需的设备和信息。

毕竟,如果人们有了技能和需求,就具备了发展某种经济的基础。这时他们唯一需要的就是互相交换价值的途径。

  • 如果乔(Joe)会修理冰箱;
  • 玛丽(Mary)会烤面包;
  • 皮特(Pete)会种小麦;
  • 西尔维娅(Sylvia)会看孩子;

他们就可以互相帮助,但是物物交换没办法实现这种互助。西尔维娅需要修冰箱,但是乔没有孩子给她照顾。乔需要面包,但是西尔维娅无法帮玛丽看孩子,因为玛丽的孩子已经上大学了。西尔维娅可以为皮特看孩子,但这又有什么用呢?

如果每个人手里都有美元,事情就简单了。

  • 皮特花钱请西尔维娅为他看孩子;
  • 西尔维娅花钱请乔为他修冰箱;
  • 乔花钱从玛丽那里买面包;
  • 玛丽花钱从皮特那里买小麦来做面包;

如果只有皮特有现金,他就能雇用西尔维娅。所以,他就会投票支持一位承诺开展新型资本投资、建新工厂、创造新就业、赚取新美元的政客。银行最开始借出去的那笔钱最终会以一系列新的贷款形式归还给银行。

但是,如果皮特和社区里的其他人学会了直接交易呢?如果不用免税的新创业区来贿赂外地公司,那位政客只是提供一个PDF(便携式文档格式)文件,上面简单说明如何建立“恩惠银行”或创造本地货币,又会怎么样呢?或者他派一名顾问花几周时间到当地商会去建立一套交易系统或一种新型社区货币呢?

小区智能经济

社区货币

与伯克币这样的本地折扣货币不同,合作社区货币完全不需要同美元挂钩。它们不是因为被购买而产生,而是被用于流通,这有点像中世纪晚期的市场货币。

最好把它们当成汇票而不是货币。

合作社区货币最简单的形式就是恩惠银行。在欧元危机时期,希腊和欧洲南部的一些地区就采用这种货币。找不到工作,赚不到欧元,很多地区的人们都无法进行交易。即使他们所需的绝大部分商品都可以在本地生产,他们也没有用来交易的现金。所以,他们建立了一些简单、安全的交易网站,就像迷你的eBay一样。他们利用这些网站为别人提供自己的商品和服务,并从别人那里得到自己所需的商品和服务。[20]

网站不记录价值总额,只记录谁为社区提供了什么产品和服务,并且协调促进交易公平进行。这种临时的透明解决方案在人与人都互相认识的社区内非常有用,那些总是不劳而获的人也不得不去为社区做贡献。

一些大型社区曾经使用过时间货币,这种货币系统记录的是人们之间彼此贡献过多少小时的时间。这种简单交易再一次被应用到网上,人们在网上列出自己需要的东西,以及自己能贡献的东西。社区越大,匿名性越高,对于安全和审核的要求就越高。幸运的是,数十家初创企业和非营利性组织已经开发出多种手机应用程序和网站工具,利用这些程序和工具,本地社区以及外地社区都能建立并经营自己的货币。[21]

时间美元(time dollars)甚至能够在区块链上运营。在区块链上,供应商和采购商都能对交易进行审核。

当每个人都以同样的方式衡量时间或者提供相同服务的时候,时间交易似乎就成了最有效的交易方式。

日本的经济衰退促成了最成功的时间交易案例之一。

日本的时间货币被称作亲睦券

经济衰退时期,人们没有足够的钱来支付父母或者祖父母的看护费用,但是如果他们要找工作,就不能住在家里,也不能亲自照顾家里的老人。亲睦券交易使人们能够通过在自己居住的社区内照顾别的老人来积攒老年服务时间,然后用这些时间请别人照顾远方自己家的老人。所以,一个女孩大概花一个小时为社区内的老人提供洗澡服务,以此来换取别人为自己在另一个城市的祖父提供的做饭服务。亲睦券逐渐成为有价值的东西而得到普遍接受,于是人们开始用亲睦券进行其他服务的交易。[22]

此外,日本经济复苏之后,人们已经能够负担得起传统营利性机构提供的医疗服务,但大部分人仍选择继续使用这种亲睦券系统。

对于年轻人来说,这种直接用时间来支付的方式更加便宜,对于老年人来说,这些照料他们的业余服务人员联系起来更加方便,而且这些人更有同情心。[23]

不同货币系统会在使用它们的社区塑造出不同的行为和态度。利用亲睦券,这些护理人员找到一些老人作为替代,向他们提供本来希望能为自己的祖父母提供的服务。他们和老人之间可以建立联系,直接沟通相关安排,而不必担心公司的收益、工作安排、账单、保险或所有项目的花销。人们的工作量减少了,收益却增加了。只有那些希望从交易中提取价值的人,才会对这个系统产生异议。

时间美元系统以及其他类似系统不会通过提取价值获得暴利,因为这种系统对人与人之间互相交换劳动和服务起着有益的作用。

社区币

时间货币

与银行发行的货币不同,时间货币不是因为借贷而产生的,时间货币也不会根据时间的长短来收取利息。

时间货币实际上无法累积,每个人的账户都从零开始。当西尔维娅给乔看孩子的时候,她的账户就会入账3个小时,乔的账户则扣除3个小时。由于他们都是从零开始的,西尔维娅的账户现在有3个小时,而乔现在欠下了价值3小时工作量的债务。他会一直欠着系统也就是社区3个小时,直到玛丽请他去修冰箱。

这种交换的最终结果是均衡的,系统总额的净值仍然是零。这不属于增长型经济,而属于交易型经济。

尽管为了获得大量服务,一个人可以积攒大量的劳动时间,但大多数时间交易都给一个人能积累的工作时间设定了限额,同时一个人能欠下的时间债务也被设定了限额。

这样,系统就能把那些只占便宜的人剔除出去,整个社区就能很轻松地承担那些因为有人不劳而获所造成的时间成本。

一些进步社区,如纽约州的伊萨卡以及卡罗拉多州的博尔德拥有现存的最有名的时间银行。但是在世界各地的经济萧条地区,时间银行也开始不断涌现。这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时间银行可以进行便捷的在线管理。

例如,在整个西班牙,各种规模和各种形式的时间银行为人们提供了一种工作和贸易的途径,这种途径完全独立于紧急时期的货币政策之外,普通西班牙人根本无法参与货币政策的制定。仅在巴塞罗那就有100多家时间银行,会员数量从50到几千人不等。有些时间银行有人工进行日常管理(这些管理人员的报酬也是用时间货币来支付),而其他时间银行则完全是数字化和自动化管理。很多大一些的时间银行甚至能提供校验、审计和网上银行服务。[24]

时间美元是非常平等的,所有人劳动时间的估值方式完全一样。“1小时”就值1小时的工作量,不管这1小时的工作来自水管工还是心理治疗师。直到玛丽请他去修冰箱。

这种交换的最终结果是均衡的,系统总额的净值仍然是零。这不属于增长型经济,而属于交易型经济。

尽管为了获得大量服务,一个人可以积攒大量的劳动时间,但大多数时间交易都给一个人能积累的工作时间设定了限额,同时一个人能欠下的时间债务也被设定了限额。这样,系统就能把那些只占便宜的人剔除出去,整个社区就能很轻松地承担那些因为有人不劳而获所造成的时间成本。

一些进步社区,如纽约州的伊萨卡以及卡罗拉多州的博尔德拥有现存的最有名的时间银行。但是在世界各地的经济萧条地区,时间银行也开始不断涌现。这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时间银行可以进行便捷的在线管理。

例如,在整个西班牙,各种规模和各种形式的时间银行为人们提供了一种工作和贸易的途径,这种途径完全独立于紧急时期的货币政策之外,普通西班牙人根本无法参与货币政策的制定。仅在巴塞罗那就有100多家时间银行,会员数量从50到几千人不等。有些时间银行有人工进行日常管理(这些管理人员的报酬也是用时间货币来支付),而其他时间银行则完全是数字化和自动化管理。很多大一些的时间银行甚至能提供校验、审计和网上银行服务。[24]

时间美元是非常平等的,所有人劳动时间的估值方式完全一样。“1小时”就值1小时的工作量,不管这1小时的工作来自水管工还是心理治疗师。时间美元的另一个版本叫作LETS(地区交换与贸易系统),LETS能够使人们就自己的时间和服务进行协商。LETS的优势在于它能计算商品成本,甚至计算某种服务培训所需的资本投资。在一个纯粹的时间系统中,汽车修理工可以根据他修车所花费的时间收取时间费用,但是汽车零件的费用必须收取标准货币。使用LETS,他就能为他买的零件设定一个本地价值。

但是,汽车修理工如果想继续做生意,还需要一些常规美元。汽车零件生产商可不接受当地的临时票据。这就是为什么最好认为时间系统和LETS是辅助性货币系统,不能完全替代中央货币。在中央货币过于稀缺或者过于昂贵的时候,时间货币作为中央货币的补充,可以为人们提供一种开展本地商业活动的良好途径。此外,时间货币可以提高交易速度,提高商业信誉,避免货币囤积和牟取暴利,并使越来越多的人为他人提供更多帮助。

本地货币不必非得为了成功而实现所有经济目标。

LETS无法让人们在短时间内买上新苹果手机、吹雪机或者铁矿石。辅助性货币的作用通常都是推动本地经济发展,或者降低本地交易的货币成本负担,使本地企业相对于外地公司、连锁店以及大型零售商来说更有竞争力。如果一家本地农场和一家本地生物柴油公司成为LETS的会员,即使没有任何货币,这个社区继续发展下去的可能性也是非常大的。

LETS更为灵活的结构使它非常适合作为促进经济复苏和可持续发展的、更具复合性的策略。把LETS美元和现实世界中的某些实物捆绑在一起,用户就能更容易取得信任,并进行交易。

例如,巴西的库里蒂巴市市长杰米·勒纳(Jaime Lerner)就是用一个改进版的LETS来解决当地的经济和环境危机的。该市贫民的卫生问题和污染问题曾经一度失控,勒纳对于把世界银行等机构作为资金来源而向其申请巨额贷款的做法持非常怀疑的态度,他知道这样做就会陷入长期的巨额国债之中。[25]

于是,库里蒂巴市采取了一项温和的计划,目标在于改善卫生问题,这个计划最终发展成了最成功、运营时间最长的LETS。一开始,政府让孩子们捡垃圾来换取公交车券。很多孩子都很贫穷,有些甚至上不起学,他们帮忙清理了棚户区,这样就帮助负担过重的卫生部门完成了工作。孩子们把公交车券带回家,他们的父母拿着这些车券进城找工作。很快,商人们就开始把这些公交车券当作由LETS管理的正常货币来使用。

一旦商人接受了LETS,勒纳就能进一步扩展他的计划,使用以公共汽车券为基础的LETS货币来支付公共项目工程,例如房屋建造和基础设施建设。有了LETS,勒纳就可以为这座城市及其未来进行投资,而不仅仅是缓解库里蒂巴的贫困。[26]

的确,这会让进入流通的车券多于实际交通所需的数量。车券最初的功能就是坐车,但是LETS可以使车券不只用来坐车。25年后,库里蒂巴的某些生活质量指数居全球首位。约70%的家庭仍在参与捡垃圾换车户就能更容易取得信任,并进行交易。

的确,这会让进入流通的车券多于实际交通所需的数量。车券最初的功能就是坐车,但是LETS可以使车券不只用来坐车。25年后,库里蒂巴的某些生活质量指数居全球首位。约70%的家庭仍在参与捡垃圾换车券的活动,而且库里蒂巴本地60%—70%的垃圾都能够得到回收利用。如今,联合国认为库里蒂巴已经成为城市可持续发展的杰出代表。[27]

库里蒂巴的车券表明LETS是可扩展的,不一定局限在小型社区内使用。一旦某个地区就某种交易媒介达成一致,它就能够享受货币刺激带来的流动性,而且无须推算何时中央银行来收款。这个地区的发展不是为了偿还利息,它依靠自己就能恢复并实现可持续发展。

当经济发展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的时候,这种辅助型货币就可以使社区免遭通货紧缩、通货膨胀或经济波动等打击。扰乱经济和政治权力中心的金融危机通常也会波及货币供应链最底端的小型社区。本地货币、时间货币以及LETS都是非提取性的、有利于促进交易的无息货币系统。《理解增长》道格拉斯.洛西科夫

也许公司不是我们的客户,国家也不是而社区才是我们的客户。但新的问题是如何构造社区,运营社区?这是一个新的问题

作者:沛文沛语

链接:https://www.jianshu.com/p/5dec08a5f39d

分享到:更多 ()
区块链神吐槽
pi币注册流程教程图解中文版

来评论吐槽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区块链资源分享联系我

区块链资源分享联系我首页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