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技术资源分享
追寻中本聪先生的脚步

与女人相处-伊阿宋的奇幻漂流 阳刚之气 希腊传说故事@南郭刘勃

伊阿宋的奇幻漂流
说到阳刚之气,突然想起这篇旧文……

​​

伊阿宋将前往黑海东岸寻找过金羊毛的新闻,正在越来越广的传播。伊俄尔科斯地方的少女,很多为此伤心哭泣,因为可能从此再也见不到这位情人了。也有不少女人,不知道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便打算一伺这位王子的帆影消失在天边,便宣称他是孩子的父亲。

阿耳戈船的远征,是希腊人第一次敢于漂洋过海。但对这一壮举的发起人伊阿宋而言,这次冒险还是逃亡避难的意味更多一些。伊阿宋是伊俄尔科斯王国的合法继承人,留在这个国家,他就不得不时刻提防他的叔叔,窃据王位的珀利阿斯的谋杀。现在伊阿宋选择离开,对谁都是一个舒心的选择。

相比叔父可能的加害,更迫在眉睫的危险是女人。根据希腊的习惯法,玩几个异邦的女子不算罪过,但为了桑梓的和谐,和本乡本土的女人搞一夜情却会受到严惩。在伊俄尔科斯,为了他,有太多少女抛弃了父亲,妇人背叛了丈夫。不管怀孕还是没有怀孕,她们都强烈要求成为他的合法妻子。

众所周知,天后赫拉是伊阿宋的保护神,但这位众神之母,却把自己嫉妒的性情赐给了这些女子。想到她们可能的报复,伊阿宋就恨不得能够如无比的巧匠代达罗斯一样,给自己安上翅膀,飞离伊俄尔科斯的土地。

和所有时髦的年轻人一样,伊阿宋爱好盛大排场,所以早早把寻找金羊毛的消息传播了出去。事实上,这次行动的规模远比他设想的还要大很多。希腊是贫瘠的半岛,北风神埃俄洛斯用九千年的风,把它吹得只剩下一个骨架。这里耕地有限,而且被不高但崎岖的山脉切割得支离破碎。从事农垦的话,希腊人便永远只能仰望的东方的奢华。驾船出海,到远方去经商或者抢劫,所有人心中模模糊糊都有这样的冲动。现在,伊阿宋无意中唤醒了各路英雄心底骚动的欲望,他们都奔赴伊俄尔科斯共襄盛举。如果要为阿耳戈船开具一张船员名单,那么辉煌的名字将写满整卷莎草纸。当然,这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宙斯的宠儿,人类中最伟大的英雄赫拉克勒斯。

英雄们抵达的第一个岛屿是楞诺斯岛。显而易见,这是一个物产丰裕的岛屿,所以岛上的王宫比英雄们家乡的要高贵华丽得多,就连民居也显得气派。阿耳戈船的英雄们拿起武器,决定宣布这里的国王是邪恶的,然后征服这里。但侦查和外交试探之后他们发现,这岛上不见一个男子,只有美女和资深美女。以女王许普西皮勒为首,美女们对英雄们表示了热烈的欢迎,给他们提供饮食,并邀请他们就此留在这里。

如果阿耳戈英雄们看过两千多年后东方的名著《西游记》,对这种待遇就不会感到过于惊奇。问题是,现在他们对女人国的印象完全来自关于亚马逊的传闻,那是凶猛的女战士,憎恶男人,为了更好的拉弓射箭而割掉一边乳房。眼前的一切,不能不使大家惊疑,以为这是海上的女妖制造的幻境。

但是甜酒、美食和姑娘们很快让大家打消了疑虑。伊阿宋是一位俊美的青年,很多人说,他的一头金发,即使与太阳神阿波罗本人相比,也毫不逊色。他的眼眸如同爱琴海一般湛蓝。他总是一身戎装,随身携带装饰华贵的盾牌和长矛,英武的身姿,就如同战神阿瑞斯。许普西皮勒女王是这岛上唯一的处女,她对伊阿宋一见钟情。对这种处女的追求,伊阿宋并不陌生,而且他从来也不觉得自己有拒绝此类追求的理由,所以他率先住进了皇宫。

其他英雄也被女人簇拥着,她们邀请他到自己家去。这时,威严的赫拉克勒斯挺身而出。“你们这些可耻的家伙,”他呵斥他们说,“你们在自己的家乡缺少女人们吗?你们是因为需要结婚才到这里来的吗?难道你们愿意在这里做一个农夫?难道我们什么都不用做,神就会为我们取来金羊毛放在我们的脚边?我们还是散伙回家吧,留下那个伊阿宋娶许普西皮勒为妻,住在这个岛上生儿育女,去看别人创造英雄的伟绩吧!”

少年时在人生的十字路口,赫拉克勒斯就拒绝过不劳而获的堕落享受的诱惑,现在他仍然坚持这样做。其余众家英雄一边对他的选择表示敬意,一边慌不迭的爬上女人的床榻。

但是很快,英雄们就发现岛上的生活并不如想象的那么美好。这里的女人善于梳妆打扮,这使她们总是显得美丽而多情,但是也有许多英雄们始料不及的麻烦。比如说,如果她们刚刚精心做好一个发型,而这时英雄却恰好迫切需要来上一回,就一定会遭到拒绝。而且她们随时会发生莫名其妙的情绪波动,这时除了伊阿宋,谁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们。

女人的许多需求也是英雄们无法理解的。希腊人的饮食是简单的,不过一个鱼头加上几枚橄榄,就让人觉得满足。至于穿着,——谁都知道希腊人更爱裸体。然而楞诺斯岛的女人却把这些视为粗鄙。

很快,她们不再像刚开始那样讨好英雄们,反而今天要求美索不达米亚的珍宝,明天又热衷埃及的风格,这一切都要英雄们去张罗。英雄们越来越觉得和她们无话可说。当然,伊阿宋仍是例外,其余的英雄都不明白伊阿宋为什么就能够发现妇人们繁冗的衣饰上一点最细微的变化,因为即使是阿耳戈船的舵手,鹰眼的提费斯——他能从最细微的风云变幻中,看出天空和海洋的奥秘——也注意不到这些。当然,他们更不明白妇人们为什么会为这种洞察力流露出夸张的惊喜。

最初几天,海滩上只见赫拉克勒斯孤独的身影。他拒绝住进女人的城里,独自留下来看守着阿耳戈船。后来,就有越来越多的英雄跑出城来,一边吃喝着从女人家里偷出来的酒食,一边坐在船舷上听他谈论英雄的业绩与梦想。

这一天,许普西皮勒忽然说到遥远的东方,有一种黄皮肤的人类,拥有一种出奇轻薄和光滑的纺织物,叫做丝绸。立刻又有妇人异想天开的要英雄们把丝绸树的种子弄来,——她们坚信,这种明亮的丝线,是一种奇怪的树上长出来的。

英雄们都觉得忍无可忍,有人愤愤不平的说,这还不如去找金羊毛呢!于是大家都忽然想起了自己此行的初衷,便重新选择立场,团结到了赫拉克勒斯的周围,策划着选择一个顺风的日子离开。

这些天里,伊阿宋被许普西皮勒看得很紧。初尝滋味的处女总有这样的占有欲,但一般说来她们很快就会明白不该奢望独占一个男人。伊阿宋很了解这一点,所以也并不心急。他一边继续用巧妙的笑话(大多在伊俄尔科斯已经说过很多次,好在这里没人听过)和潇洒的姿态把少女迷得神魂颠倒,一边偷偷用眼神打量身边来来去去的女郎,盘算着最先对哪一个下手。

许普西皮勒对此毫无觉察,倒是因为听说了英雄们准备离岛而去的消息,让她哭得梨花带雨。她急切的问伊阿宋是不是也要走。这些天伊阿宋在女人中受到的欢迎,损害了他和其他英雄的关系,所以他反而是才知道这项计划。他愣了愣,一时有点被遗弃的感觉,但这种失落感转瞬即逝,他想自己本不必非和他们一道不可,于是回答说,自己当然会留下。这倒是他对女王说的一句难得的真心话。

打消了担忧,这个晚上许普西皮勒格外兴奋。激情过后,伊阿宋很困倦,感受到一切神祇中最有威力的睡眠神急切的召唤。但是睡神却遗忘了许普西皮勒,她仍然纠缠着伊阿宋,要他和她讨论各种枝枝蔓蔓的话题。伊阿宋含含糊糊的应对着,一直到许普西皮勒忽然说起岛上为什么没有男人的原因。

一年前,这个岛的男人从特剌刻带来了小妾,爱神阿佛洛狄忒使她们压不住心头的怒火,她们把岛上的男人都杀死了。但这之后,楞诺斯岛上的女人陷入了困境。没有男人,谁来为牛驾轭犁田?夏天过去以后,谁来收割庄稼?她们是无论如何不肯牺牲自己娇嫩的手脚去做这些的。现在岛上的储备丰富,但总有坐吃山空的那一天。所以,她们每天守在海边,期待着再有男人到来。

岛上的女人都把把阿耳戈船看作农神得墨忒耳(而不是爱神阿佛洛狄忒)赐给的礼物,现在这份礼物的绝大部分又要丧失了,女人们都感到恐慌。只有少女情怀的许普西皮勒想不那么长远,只要伊阿宋还在身边,她就心满意足。

“这是这个岛上的秘密,”许普西皮勒说,“她们都叮嘱我绝对不要透露。但你是我最心爱的人,我想我对你是不必有任何隐瞒的。”

这时伊阿宋完全清醒过来,许普西皮勒紧紧拥抱住他,他给以强有力的回应,一边却抬头望着屋顶。伊阿宋回忆了一下,但实在无法记清从十四岁开始,自己已经有过多少女人。再联系这个岛上女人强烈的报复心理,他觉得自己落在她们手里真是万死莫赎了。更糟糕的是,其他英雄离开,就意味着岛上的农活要落到他这个唯一的男人肩头。想到这里,伊阿宋赶紧把许普西皮勒哄入睡乡,然后翻过王宫的墙垣,追赶自己的伙伴去了。

回到船上,伊阿宋立刻感到伙伴们对自己的态度已经发生了变化。虽然他名义上还是这次行动的首领,但实际上没有人会听他的。他们不喜欢他,把他在女人中的魅力当作笑柄,——反正现在已经只剩下男人了。

伊阿宋开始担忧,同伴们会不会瞅个机会,把自己丢在某个荒无人烟的小岛上,然后扬帆而去。实际上他完全多虑了,每个英雄都可以对自己的保护神祇发誓,他们绝没有动过这样的念头。没有谁会介意船上多一个增加笑料的人。和伊阿宋预计的恰恰相反,第一个遭到遗弃的,恰恰是最伟大的赫拉克勒斯。

阿耳戈船已经又经历了许多风浪险阻,包括与六臂巨人的恶战,与多利俄涅人莫名其妙的混战,和未开化的柏布律希亚人的国王进行致命的拳击赛,还有与腥臭不堪的鹰身女妖的追逐。英雄们还不得不缩身在青铜的盾牌底下,以抵御一种会将羽毛像箭一样射出的怪鸟雨点般的攻击。最可怕的,还有达尔达尼亚海峡的撞岩,两个巨大的岩石岛屿漂浮在海上,不停的彼此撞击,阿耳戈船从撞岩之间穿过,险些被夹得粉碎。

每一次磨难,都让一些英雄又觉得那些女人也并非不可忍受,楞诺斯岛还是个不错的地方。只是当怀念那个岛的人已经足够多的时候,阿耳戈船离开已经实在太远了。没人还能指望返回,只不过怀念之情却逐渐转化为对最早倡议离开的人的怨气。

不满赫拉克勒斯还有其他很多理由。他总是那么伟大光荣正确,也就总是给人巨大的精神压力。还有人回想起了赫拉克勒斯的往事,这一天英雄们在一个岛上小憩,赫拉克勒斯独自去进行自虐式的身体训练,而其余的英雄则都围坐在篝火旁。这时歌手俄耳甫斯一边弹起他的竖琴,一边用他那足以打动冥王哈迪斯的歌喉唱道:

赫拉克勒斯大英雄谁不尊仰,

有几件伤心事且听我细说端详。

想当年他还是孩童模样,

举手间利诺斯一命身亡。

初建功救忒拜生父命丧,

疯病发三娇儿皆被他亲手杀伤。

十二桩大功劳人人赞赏,

有谁知这其中斑斑的血泪藏。

使酒性发毒箭全不思量,

高加索老喀戎献出了肝肠。

降公牛反使那马拉松祸从天降,

最可叹阿布得洛斯无有下场。

为宝带奋神勇亚马逊去往,

可怜那美娇娘化作了黄粱。

为英雄有多少生灵供在了祭坛上,

且不论是敌是友挨着就死碰着亡。

这都是当年事绝无虚诳,

想前程不由人好不惨伤。

俄耳甫斯用一种非常陌生的旋律歌唱着赫大英雄的往事。所有人都沉默了。既然接近赫拉克勒斯的人一定会倒霉,那么为了阿耳戈船的伟大目标,英雄们显然应该做出选择。终于,大家都一言不发的站起身来,向泊在海湾里的阿耳戈船走去。伊阿宋犹豫了一下,也跟在后面。总之,谁也没有去通知那位孤独的英雄。

这以后,阿耳戈船仍然不断靠岸,发现岸边的部族,便常常要烧杀劫掠一番以保持物资供应和士气,强奸几个女人当然也是家常便饭。

这一路蛮荒之地让伊阿宋格外痛苦。多数地方的女人都很清楚,强奸是无法抗拒的(这年头,从小到大,谁没被强奸过几次呢),接受则不但可以避免毒打,也许还能得到一些食物。所以一见英雄们过来,她们就主动躺下,老练但僵硬的摆好造型。多数英雄对此并不介意,但卖弄风情的本事没了用武之地,却让伊阿宋大为失落。更糟糕的是,尽管面对的是粗鄙的蛮族女人,他仍然无法放弃自己前戏充分的习惯,所以往往他刚刚进入,那边忒拉蒙等人却已经完事,高叫回船启航。为了避免像赫拉克勒斯一样被丢下,伊阿宋只能慌手忙脚的站起来,一手抓起衣物,一手抓一面盾牌掩住裆部,便向阿耳戈船狂奔。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681620224606272

假王怀雨:英雄故事,本身就是出去抢劫打完故事,抢劫和经商差别也没有那么大。没有洗头的女生是约不出来的,刚做完头发的女人是不会做的。在一个群体中显得异类总是会出问题的。

分享到:更多 ()
靠谱免费最好的手机挖矿app推广 手机挖矿微信群联系方式

来评论吐槽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区块链资源分享联系我

联系我更多手机免费挖矿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