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技术资源分享
追寻中本聪先生的脚步

RNDR币渲染网络光线帝国 OTOY CEO Jules Urbach 精彩访谈

2019 年初,OTOY 及 RNDR 渲染网络创始人及 CEO Jules Urbach 接受海外知名新媒体 Thrive Global 的采访,谈到 OTOY 及 RNDR 的创立历程、他对于全息技术和元宇宙的愿景以及他在创业过程中的反思等。

Jules 强大的科技直觉和精彩的论述,让他的观点在两年后的今天依然具有惊心动魄的感染力。让我们一起跟随记者 Fotis Georgiadis 走入 Jules 和他的光线帝国。以下是采访全文翻译。

未来已来:RNDR、OTOY CEO Jules Urbach 精彩访谈

我非常有幸采访到 OTOY 及 RNDR 渲染网络(Render Token)的创始人和 CEOJules Urbach。他是图形行业的领军人物,引领着高级电脑制图(CG)和全息媒体领域的尖端捕捉、渲染和流媒体技术的发展。

2017 年,Jules 发起 RNDR 渲染网络,成为全球首个 P2P 的 GPU 渲染和 3D 内容市场网络,旨在推动下一代全息媒体的创作和变现。

未来已来:RNDR、OTOY CEO Jules Urbach 精彩访谈

Q1: 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能跟我们讲讲您是如何进入目前的职业领域的吗?

我一直非常向往看到电影与游戏的融合。我感到这两种艺术形态所散发的魔力最终都会来自同样一些工具,而这些工具会都在一个平台上,整个体验将是顺畅无比和沉浸式的——就像是《星际迷航》中的全息甲板(Holodeck)一样。

今天,使用我们(译者注:OTOY)的工具制作的电影 CG (电脑制图)看起来非常逼真,并且艺术家从自己的工作室就可以实时使用 GPU 渲染。下一步我们将会把这一技术带入游戏领域(我们正在与游戏引擎 Unity 和 Unreal 进行集成),并且利用 RNDR 渲染网络让我们的平台强大到足以为未来将会出现的全息显示屏渲染全息内容。

Q2: 能分享一下您从事这一领域以来最有趣的经历吗?

10 年前我创办 OTOY 的时候,有一场早期会议是与 SpaceX 的埃隆·马斯克(Elon Musk)进行的。我向马斯克展示了我们的渲染和流媒体技术的早期版本。他说他需要问问他的朋友 John Carmack (现在是 Oculus 首席技术官)(译者注:Oculus 是美国领先的虚拟现实科技公司,脸书科技公司前身(Facebook Technologies, LLC)),进一步验证一下。

这次的接触后来让我们与 John Carmack 开始了非常有意义的持续合作。而我 10 多年前向马斯克展示的技术也在 2016 年成为 Octulus Social (译者注:Octulus 的 VR 社交平台)的一部分,并在最近为脸书 360 度全视角视频所使用。

未来已来:RNDR、OTOY CEO Jules Urbach 精彩访谈

译者注:Manifold 全景虚拟现实相机

这些新形式的媒体有望带来非常强大的赋能,让艺术家、科学家、设计师能够有新的工具将理念视觉化,提高理解度,并最终实现他们的想象。屏幕已经不再能够局限他们。他们将能把想法变成鲜活的完全沉浸式的互动体验。

我想这也会带来全新的学习模式,比如 3D 医疗视觉化、直觉基因建模,以及全新形式的模拟,比如针对原子颗粒碰撞和星系形成等。这也会带来全新的沉浸式叙事,让受众可以更贴近主题,消弥文化差异,并且通过直接让受众亲身一种经历或想法(真实意义上的“设身处地”),增加共鸣 / 同理心。

Q3: 您认为这将给世界带来怎样的改变?

我们正在快速进入后手机时代的沉浸式计算世界。这将改变我们创造、消费和分享媒体内容的方式。可以说,智能手机让计算无处不在,让强大的计算机走入上亿人的口袋,但是虚拟和混合现实媒体将会带来沉浸的新高度,让人们不再受限于屏幕。

试想一下,如果人们可以轻松地与数字全息物体互动,而这些数字全息物体也自然地成为人们生活的一部分,这将催生多少可能的创意?我认为我们正在朝着这一方向迈进,我们的沟通和信息交换方式可能迎来翻天覆地的改变。

Q4: 想想英剧《黑镜》的警示,您认为这种技术是否有什么我们需要给予更多思考的弊端?

所有从事推进这一技术的人必须尊重和严格保护用户的数据隐私,因为这一技术将会越来越深层次的融入我们的生活。我希望我们能够实现这一点,因为人们已经在做出一些努力认真地解决这个问题(比如在欧盟)。

Q5: 有没有一个“转折点”促成您们实现这些技术突破?能给我们讲讲背后的故事吗?

我们一直在探索尖端的物理准确的基于 GPU 的媒体。GPU 性能的大幅提升和区块链技术的普及加速了我们的探索。十多年来,我们持续致力于基于 GPU 的技术,认为这能够带来 40-100 倍的速度和效率提升。

过去一年,以太坊区块链变得日益主流,上百万 GPU 在一个 P2P 的网络中相互连接起来。我们希望能够运用这些计算资源渲染下一代的全息和光场媒体,因为这些媒体将需要指数级增加的 GPU 渲染规模。

此外,随着今年全新的光线追踪 GPU 的推出,用于好莱坞特效的影片级 GPU 渲染也将可以走入游戏领域,为玩家带来实时的互动性游戏体验。在这样的规模和速度的不断提升下,我们将会快速达到一种临界点——以往只能在科幻中看到的全息媒体将会成为现实。

Q6: 要引领这一技术走向大规模应用需要什么?

当前,只有资源非常强大的大型工作室才可能制作全息媒体。要实现大规模应用,需要让这一技术普及到更小的艺术家、学生、研究者和设计师。我们需要降低成本、扩大规模,让全息媒体触达更广的人群,最终实现大众化。

这正是我们通过 RNDR 区块链网络正在做的事情。我们将世界各地的 GPU 资源汇聚在一起,增加渲染算力,最终降低成本。这将能够让任何怀有创意的人更轻松、高效地实现他们的想象。

未来已来:RNDR、OTOY CEO Jules Urbach 精彩访谈

译者注:使用 OTOY 的 OctaneRender 渲染器渲染的图像

Q7: 您们做了哪些努力推广这一想法?是否有使用什么创新的营销策略?

我们依赖原生社群扩散消息和分享知识。大家可以在电报、推特、RocketChat (译者注:该渠道后期撤销)等渠道找到 RNDR 渲染网络(RenderToken),以及加入 OctaneRender 在 Facebook 上的群组,那里有用户持续分享他们最新的 3D 作品和给出创作建议。

我们做市场推广的时候,也往往会与我们的社群相结合。例如,我们与 Oculus 合作,向我们的用户群体推出了 Render the Metaverse(渲染元宇宙)比赛,为艺术家提供免费的渲染积分,让他们使用 OctaneRender 创作 18K 虚拟现实场景。这次比赛产出的作品让我们惊艳,展现了我们的技术,如果交付到全球创意设计者手中,能够创造出的叹为观止的全新沉浸式体验的巨大潜力。

Q8: 任何人都无法不依靠任何帮助实现成功。有没有您实现今天的成就特别想要感谢的人?您能分享下您们的故事吗?

过去十五年中,奋进公司(Endeavor)的 CEO Ari Emanuel 一直是我的朋友、导师和商业伙伴(译者注:Ari Emanuel 是好莱坞传奇经纪人,他开创的奋进公司已经在最近登陆美国纽交所)。他从最开始就愿意相信我的愿景,而那时很多人是不相信的。如果不是 Ari, 今天的 OTOY 就不会存在,我也不会有这样出色的一家公司和团队。

Q9: 您是如何用自己的成功回馈世界的?

我每天起来都能看到成千上万的创作者在网上分享他们使用 OctaneRender 创作的私人或是商业艺术作品——这既是他们的谋生手段也是他们所热爱的事情。Octane 已经向 Unity 的数百万用户免费提供,我们还在通过 RNDR 渲染网络进一步将几乎没有上限的低廉算力和渲染能力提供给所有人。

Q10: 如果要你说“5 件我希望别人在我开始前告诉我的事”会是什么,以及为什么。(请您每件事分享一个小故事或例子。)

1) 在很多年的时间中我都是作为编程人员在努力实现公司的愿景,扩大公司的开发人员团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即便有很多资源。委任与你的长期愿景相一致的人,并且只委任这个人,是很重要的。

2) 到 2020 年,全息的商业显示屏将成为现实。我原本以为这将是很久以后的事情,而当我知道它们就要来了的时候(我们与 Light Field Lab 的合作将致力于在明年实现规模化生产),我们的很多产品和开发优先级都发生了改变。

3) 如果你计划开创一家拥有长期战略愿景但可能无法达到一些人的短期预期的公司,一定要确保引入能够认同这一哲学的投资者和合伙人。在 90 年代创办第一家公司的时候(当时我是联合创始人但不是 CEO),我没能做到这一点。我们缺少长期规划,侧重在短期盈利性上,这让这家公司没能到达原本想去的地方。这段经历让更加理解和信任自己的商业直觉,也是我决定构建 OTOY 的基础。

4) 在公共云(AWS、谷歌)上扩展 GPU 算力将会是一个非常缓慢的过程,也会有瓶颈。这一点我在 2013 年与亚马逊合作的时候并没有认识到,当时我们帮助亚马逊设计和推出了 EC2 上的 G2 GPU 实例。我以为随着我们业务的增长,我们能够获得所需要的 GPU 算力,但是公共云上添加 GPU 的速度是有硬上限的。我最初的计划,在 2013 年以前,是在必要时使用去中心化的 GPU 算力,而在去年我们又回到了这个想法,启动了 RNDR 渲染网络。现在我们网络上拥有的 GPU 渲染算力已经超过了 AWS 和谷歌计算引擎(GCE),并且在我们结束 Beta 版后(译者注:2020 年 4 月 RNDR 渲染网络正式推出),算力增长速度还会更快。如果我知道这一点我可能会更早走向这个方向。

5) 到我们进入 RNDR 开发的第四阶段(明年)之前,以太坊没有可能实现我们需要的扩展能力。交易时间非常缓慢,很明显我们在长期需要考虑迁移到不同的区块链上(译者注:RNDR 目前实施了第二层付款解决方案,解决以太坊扩展问题)。

Q11: 您非常有影响力。如果您可能启发一场运动,给最广大的人群带来最大的福祉,您认为可能是什么运动?您永远不知道您的想法能够触发什么~

尽管自动化和人工智能飞速发展,但我们永远不要低估人类精神的力量和重要性,人类的巧思和创造力永远是社会的核心。正是因为如此,孕育和反映人类创造力的赋能性和解放性技术才至关重要。今天社会中越来越多的投资、人力和工作开始离开需要直接人事监管的领域,流入到自治化的系统中。

Q12: 能给我们分享下您最喜欢的“人生哲学格言”吗?它与您的生活有怎样的关系?

我妈妈想让我上哈佛大学,在高中时这对于我是非常重要的事。我以为这会成为我未来人生道路的价值衡量指标。我被录取了,原因是我向哈佛大学的招生办公室发送了一些我早期(高中时)在视频压缩和渲染方面的研究(他们对于这种技术的可能性表示怀疑,因此我的大学报考指导老师建议我给他们发点证据,我就照做了,发了一些源代码)。

我被录取后认识到,之所以我的申请取得了好的结果是因为我做了让人吃惊的创新的事情,超出了学校的预期。因此,我在那个夏天决定不去哈佛就读,而是跟随我的直觉和想象,继续探索我所能创造的,并且努力让其成为现实。过去的 25 年,我的生活都是遵循这一点,我从未后悔。

Q13:一些知名的风险投资(VC)机构也在阅读我们的专栏,如果您有 60 秒钟向一家 VC 做介绍,您会说什么?

现实是经过渲染的光子在宇宙中来回反射,连接着时空中的每个点,是我们理解信息,思考人生、我们在世界中的位置以及彼此的基础。RNDR 就是这种体系的体现。它变现了一种长期价值远超过信息、能源或法币的东西——一束虚拟的光,一束路径反映人类意愿、在区块链上得到记录的光。

如果我们认为现有的技术将不断演变,超出旧有互联网、移动手机和 APP 的范畴,朝向全景、环绕和去中心化网状网络和服务发展,那么就需要像 RNDR 这样的系统来支持。而我认为这一发展是必然的。

Q14: 我们的读者如何在社交媒体上找到您?

Jules Urbach 推特:@JulesUrbach

OTOY 推特:@OTOY

RNDR 推特:@RenderToken

(译者注:RNDR 微信社区:Admin-Volunteer)

https://www.chainnews.com/articles/311925635797.htm

分享到:更多 ()
手机挖矿微信群联系方式

来评论吐槽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区块链资源分享联系我

联系我更多手机免费挖矿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