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技术资源分享
追寻中本聪先生的脚步

欧洲人审美 亚洲人审美- 艺术圈-意识形态的攻防战 时尚是一种话语权@政事堂2019@丁辰灵

近日,在上海展出的《迪奥与艺术》中,著名摄影师陈漫拍了一组丑化亚裔的作品,阴鸷的眼神,邪魅的笑容,令人不寒而栗。

这种丑化同胞的事情激起了民愤,就不用政事堂也来骂她了,今天聊一聊这种事件背后形成的原因。

首先别信那些时尚大佬亚洲人眯眯眼好看的鬼话,大眼睛可爱是整个人类社会的审美共识。

人类婴儿为了确保自己年幼时能得到大人的喜爱,都进化出了以大圆眼为代表的萌态.

甚至被人类驯化的动物,在一代代的基因筛选下,都是一色大眼睛。

以圆眼为代表的萌态特征可以大幅降低人类感受到的侵略性和竞争性,避免在事物不足的时候被视为竞争者。

甚至被父母遗弃了,眼泪汪汪的大眼睛也能被被其他部族领养。

别怀疑我们自己的审美,连大熊猫这种被视为萌代表的猛兽,抹去“黑眼袋”变成了小眯眯眼,看起来也都像范伟....

咱们亚洲人在时尚界普遍眯眯眼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以奢侈品服装、摄影艺术、电影等高端领域,霸权被少数欧洲人掌控着。

而为了持续的掌控这个霸权,这批老欧洲人无所不用其极。

这就像很多传统行业的老板会通过喝酒这个服从性测试,筛选出可以无脑衷心于自己的部下。

掌握着时尚界的欧洲人,也需要通过眯眯眼和丑化亚裔同胞,来筛选出他们在亚洲的忠诚走狗。

不信你看就业方向往游戏公司发展的美术人才,笔下都是水汪汪的大眼睛,没有谁愿意去画眯眯眼。

而那些需要恰欧洲时尚饭的,需要被主子盖上“9527”奴才印的,就不得不像几个月前清华美院的走秀那样,搞出一群眯眯眼。

咱们也别怪妹子们匍匐于欧洲佬的淫威之下,怪就怪咱们落后了,自鸦片战争以来失去了意识形态与精神层面的主导权。

人类对文化、艺术的“高端”诉求,往往是从上到下传播的。

通过工业革命富强起来的欧洲老爷们通过掌握的权力,对亚洲精英搞了一轮服从性测试,然后选出那些听话的精英来服务,用来帮助他们管理广袤的殖民地与黔首。

而这些因服从性测试被选出来的精英们,由于服从过程中带来的心理巨大扭曲,反而会迅速成为这种服从性测试的捍卫者。

甚至视那些摆脱了控制的同胞为异类,无限忠诚的帮助主子迫害自己的同胞。

因此,虽然我们会咒骂这些崇洋媚外的艺术界人士,但也要明白,可恨之人也必有可怜之处。

当一个国家处于弱势的阶段,无法掌握意识形态的主导权,那么这个族群的精英,就越是容易出现跪舔的行为。

而对于强势文明来说,征服一个民族,最佳的手段就是驯化这个民族的精英。

譬如美国近代投资回报最高的一笔收益,就是把庚子赔款中的一部分用来帮助中国建设教育与留学体系,使得以胡适为代表中国近代知识分子普遍呈现亲美的特征。

因此,这种事儿吧,想明白了,也没必要去骂战,咱祖上阔过的时候,套路也都是类似的。

马可波罗来了一趟中国,回去之后就成为了“精中”,把中国吹的一塌糊涂,欧洲的陶瓷丝绸茶叶等中式奢侈品的价格又被抄翻了好几倍。

过去一千多年,日韩越等邻居的高层上都是以使用汉字和学习中国文化为荣,一大批顶级艺术家都哭着喊着说“恨不生为中国人”;

甚至孙中山驱逐鞑虏光复中华的时候,更是无数的日籍爱华人士散尽家财舍生取义。

所以呢,如果不想欧洲人还那么用眯眯眼丑化亚裔和中国人,最好的做法就是少买国外的奢侈品,多支持品牌国货。

毕竟,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看看腾讯的王者荣耀和英雄联盟,这些拿着高薪的中国设计师,设计出来的亚裔妹子,一色都是大眼萌妹

随着中美近期达成全球统一税率、环保气候协议,以及成功的视频会晤,中美的交流必将重启,美国的意识形态渗透也必将全面展开。

大军未动粮草先行,文娱与意识形态的经济基础战,也拉开了帷幕。

今天的两则新闻,宸帆电商旗下的雪梨、林珊珊因偷逃税款被罚九千万,台湾远东集团在大陆投资的企业因环保等问题被罚3650万。

前者是中国最强大的网红经济公司,麾下汇聚着一大批千万流量的带货网红,后者是台湾政治现金第一的巨头,与刚颁布的“台独F4”的苏贞昌渊源极深。

处罚仅仅是开始,锤子会一个接一个的落下,通过一次次切香肠调整经济基础来改变上层的建筑。

早已开展的调查,今天同时落地,并非没有缘由。

50年后的今天,小球又一次转动了大球。
作者:顾子明
链接:https://xueqiu.com/7940113743/203870963
来源:雪球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风险提示:本文所提到的观点仅代表个人的意见,所涉及标的不作推荐,据此买卖,风险自负。

 

政事堂2019
微信号
zhengshitang2019
功能介绍
另一个维度看世界

https://mp.weixin.qq.com/s/cMNH3hMXWkLQvRhWQqcLHg


@丁辰灵

https://weibo.com/1717257814/L1Wht7y1P

摄影师陈漫最近的作品引起很大的争议,我为中国人终于开始觉醒西方定义的时尚是什么而高兴。时尚是一种话语权,是一种西方人定义的权力,这个权力的背后小则仅仅是品牌的商业利益,大则是是西方的意识形态霸权带来的更大的社会和商业利益。

美国大片中西方的英雄形象都是肌肉猛男,拯救人类。而日韩的娱乐圈则普遍是柔弱清秀的娘炮。这就是一种隐含的霸权,当白人认为是强者,那么强者占有更多资源则会被潜移默化的合理化,白人垃圾男性就可以在亚洲横行乱睡亚洲女性。

前些年,我总是有女性创业者朋友想做自己的高端品牌,我告诉她们做不了,因为品牌高端不高端,时尚不时尚,好看不好看,是巴黎纽约米兰伦敦那极少数的艺术圈,时尚圈的那几个人决定的。你不在那个核心圈子里,你就不可能获得“国际”的承认,而中国市场的富婆们普遍崇洋媚外,也不可能给你这个本土品牌多大的市场空间。

我在纽约有专门做艺术画廊的朋友,原来是上海人,她就告诉我这些年欧美的艺术圈喜欢的中国作品普遍都是表达中国如何落后,贫穷,越是这样的作品越能卖高价。但她觉得这是不对的,她就希望能扶持投资一批表达新一代中国面貌的艺术家的作品,但很难,需要一个漫长的时间。西方人心理上还很难接受中国不再仰视他们,而是和他们平视。

陈漫的那些作品是迎合过去西方话语权的存在,可以算是“艺术届”的公知,只不过今天年轻人都很爱国了,所以这些把审丑当审美当然也就不被大家接受了。她作品中表达的亚洲人眯眯眼是一种西方人的刻板印象,而不是网络上现在一群给陈漫洗地人说的中国人长的就是那样。

实际上中国人大眼睛,高鼻子的多的是,我们这里讨论的不是说眯眯眼是美还是丑,反对的是被西方人对眯眯眼的隐形歧视。这是由西方过去几百年的殖民霸权高高在上的心态带来的,我们这一代有资格终结这种歧视。

分享到:更多 ()
手机挖矿微信群联系方式

来评论吐槽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区块链资源分享联系我

联系我更多手机免费挖矿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