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资本投资运作?有的人活得越来越像神,而有的人活得越来越像动物_微博@布尔费墨_区块链投资_区块链神吐槽
区块链技术资源分享
追寻中本聪先生的脚步

什么是资本投资运作?有的人活得越来越像神,而有的人活得越来越像动物_微博@布尔费墨

世界是一个金字塔,未来世界的金字塔是比今天更加陡峭的。

这意味着在未来的世界,人与人之间在社会地位和财富上的差距会越来越大,大到我们现在的普通人无法想象。

今天的文章,就来解释一下为什么会出现这个现象,以及我们该如何应对。

观察历史,我们会发现,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始终处于一个扩大的过程中,整个人类社会正在向着两极化发展。说的不客气一点,说起来都是人类,但是有的人活得越来越像神,而有的人活得越来越像动物

这个过程有两个方向上的驱动力。

精英人群的行为成果,被不断累积的资本和越发庞大精密的组织放大

人通过控制资本来改变世界。

所谓资本,就是用来生产财富的财富。可以简单地说,资本就是个人能力的放大器

财产是对人身体的延伸

例如机械设备,如汽车,或起重机等,放大了人的力量,让人不需要使用自己的身体力量,而是用自然的力量去改造自然。

信息是对人精神的延伸

例如信息技术,如文字、纸笔、电脑、软件、网络,放大了人的信息沟通能力,让人不需要当面交流,就能顺畅沟通信息。

资本在财产和信息,也就是物质和精神两个维度上放大、扩展、延伸了人的能力。

个人能够控制的资本越多,他的能力也就越大,他影响世界,改变世界的能力也就越大。

在现实中,我们可以很明显地感受到,无论是财产,还是信息,在资本的维度上,不同社会阶层,不同国家、种族、地域,个人之间的差异是越来越大。而且这种差距的扩大,并没有要停止的趋势。

可能有的人会说这是资本的剥削所致。

但实际上这是对资本的误解。

资本不剥削人,只有主动侵犯他人财产的暴力才会剥削人

资本扩张的结果,虽然可以使普通人的绝对生活水平越来越好,但是也会扩大个人能力的差距。本文无意探讨普通人的绝对生活水平,只是想要讨论人际差距这个问题。

人通过控制资本来改变世界,但是一个人独立操纵资本的能力是有限的。能够强大到改变世界的,往往是社会组织,而不是个人。

事实上,组织是一个一个的个人共同协作的结果。可以说组织也是个人能力的放大器

那些对社会,对行业拥有巨大话语权的组织,往往有两个特点。

  1. 人数众多,动辄上万人,人数最多的单一组织有几百万人。
  2. 这些组织里往往具有高度严格精密的组织制度,以保证组织功能运转。

这些庞大而精密的组织是个人能力的放大器,能够保证由很多的人齐心协力,来实现少数决策者的意志

组织的规模和严密程度,由很多因素决定,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决策机制、激励机制和信息传递机制。这些技术在近些年越来越发达,导致了组织对于个人能力的放大作用越来越明显。

普通人放弃个人责任,追求安逸,霸占舆论,干预政治,谋取福利的能力越来越强

整个现代化的过程,是普通人不断放弃个人责任的过程。

几乎每个文明曾经都崇尚个人责任:每个人为自己负责,为家庭负责,推崇勤劳、节约、守信、克制等美德。

但是现代化国家持续膨胀的权力,无休止的税收、战争、管制、通货膨胀,威胁普通人的生存,并不断地从人们手中夺取财产,逐渐承担起以前的个人、家庭、社区需要承担的责任。

教育

教育本来是每家每户自己的事情,鲁迅小时候读书的“三味书屋”,就是由家长聘请老师来教课的家庭私塾。

教育反映了家庭的需要,并且是被每个家庭的财务状况决定的。但是现在的世界,教育变成了国家的责任。任何人得不到好的教育,都要去怪罪国家。国家因此而花费了大量的金钱,把一大批本来应该去开店修车炒菜做家务的孩子送进大学,教育出了一大批毕业就失业的“人才”。

普通人的生存

再例如,普通人的生存,本来也是应该由自己和家庭来负责的。住不起房,吃不起饭,看不起病,没钱养老,这本来是个人的事情。

但是因为普通人从思想上放弃了个人责任,开始追求安逸,所以他们霸占舆论,通过民意干预政治,通过政治来谋取个人福利。

这就在全世界各国造成了非常奇怪的现象:本来应该由个人承担的住房、吃饭、看病和养老,变成了国家的责任。

政治

传统的政治,是少数人通过武力和宗教,控制和剥削大多数人。

因为在生产落后的时代,剥削者只能是少数人,大多数人剥削少数人的社会,很快就会因违背经济规律而崩溃。

但是现在的世界越来越如前面所说,少数人通过大量的资本和信息技术,加上庞大而复杂的组织,拥有巨大的创造财富能力。

这就造成了在未来的世界,会有一个可怕的后果出现:大多数人通过民意和舆论控制政府,控制和剥削少数人

贫富差距

大多数人是剥削者,少数人是被剥削者的社会将成为可能。

但是精英非常聪明,他们并不甘于被剥削。于是整个世界逐渐会形成一种新的贫富差距模式。

旧的贫富差距模式是什么样子?

就像美国“了不起的盖茨比”的年代,富人身着锦衣华服,住着市中心的高楼大厦,驾着香车宝马,搂着绝世美人,在闹市中呼啸而过,车道两旁满是衣着穷酸,羡慕嫉妒的贫困人口。这种野蛮的暴发户炫富模式目前在中国、非洲、阿联酋等暴发户社会还是存在的,但是在欧美日等富了很久的国家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新的贫富差距模式表现在:富人从衣着打扮,甚至是配偶伴侣身上,你完全看不出这是富人。例如这位小伙子,身上穿的衣服,还有老婆的长相,怎么看都不像一个富人:

新的富人,他们也想花钱,也想炫富,但是他们往往会把钱花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例如股权投资,例如学区房,例如出国旅行,例如长生不老。

长生不老

长生不老并不是一个神话。在我们的有生之年,生物科技将会取得质的突破。有钱的人将会利用他们的金钱买到永生。长生不老也不再是江湖骗子的领域。很多耳熟能详的科技界富人,创业者,科学家,正在这个领域辛勤钻研,并且已经有了一定的成果。以下摘录自新浪科技:

网络支付服务PayPal联合创始人彼得·泰尔投入350万美元研究长寿技术。谷歌联合创始人塞奇·布林希望有朝一日能够“治愈死亡”。谷歌风投掌门人比尔·马里斯便认为人类的寿命可以达到500岁。他说:“我们拥有一系列生命科学工具,能够做到你所能想到的任何事情。我只是希望能够活得足够长,不想早早离开人世。”

重写DNA

加利福尼亚生命公司是谷歌旗下的一家秘密延寿研究机构,招募的科学家包括辛西娅·凯尼恩。凯尼恩曾成功对蛔虫进行基因工程学改造,让它们的寿命达到普通蛔虫的10倍。科学家也希望破解裸鼹鼠的基因秘密,进而揭开人类衰老的谜团。裸鼹鼠对癌症免疫,寿命超过30岁,是普通鼹鼠的10倍。

干细胞

加拿大亿万富翁彼得·尼加德把自己的大部分财富都用 于研究干细胞的用途。干细胞能够发育成很多不同的人体组织,也就是说,它们可以作为人体的“备用零件”,修复受损的细胞或者器官。现在,科学家已成功从血 液、牙齿、骨髓和体脂肪中提取干细胞。

克隆器官和人造器官

石黑一雄的反乌托邦小说《别让我走》为我们描绘了这样一个未来:一群年轻人逐渐发现自己居然是富人们的克隆,他们的健康器官不过是主人的“备用零件”,需要的时候便将他们杀死,取下“备用零件”而后给主人安上。 实际上,替换损伤器官无需这么残忍血腥。而且也不需要活人来贡献。科学家已成功利用3D打印机打印出活肾脏和活肝脏。

人与机器融合

俄罗斯亿万富翁和媒体大亨德米特里·伊茨科夫投资数百万美元展开一项研究,试图通过将大脑,连同大脑的意识植入机器化身的方式实现永生。伊茨科夫希望这种技术能够让他拥有万年“不死之身”。谷歌未来学家库兹韦尔预测,到了2045年,电脑的智商将超越人类,人类可以通过与技术融合超越生物学限制,将自己的意识上传 给电脑,实现永生。

在古代,富人和穷人的差别,是生与死的差别。在医疗普及的今天,人和人的寿命差别并不大,但这只是暂时的现象。在未来的世界,人和人之间会出现分化:有的人活得越来越像神,而有的人活得越来越像动物。

从进化论上来说,没有理由认为,人这个物种就永远是一个物种,永远不会进化成两个,甚至是多个物种。人类产生分化,一部分人变成神,在永不朽坏的身体,或者网络空间中永生。另一部分人可能会变成依赖低级人工智能取乐的福利宠物,朝生暮死的浮萍。这中间的分化,就像人和黑猩猩一样,也许是不可逆的。

所以我们应该做什么?要意识到我们正站在人类物种的十字路口,我们和后代的幸福,都取决于我们的选择本身。

我们应该放弃对国家的依赖,重新意识到个人的责任,意识到只有自己才是自己命运的拯救者,和最终的决定力量。

我们应该去拥抱新事物,从情感上拥抱财富,并且学会创造财富。总而言之,做自己的主人,实现认知和财富的跨越,我们才会在未来的进化中胜出。


微博@布尔费墨

分享到:更多 ()
区块链神吐槽

来评论吐槽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区块链资源分享

联系我一起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