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二爷币chandler币二宝币_老猫评价宝二爷发币郭二宝_区块链投资_区块链神吐槽
区块链技术资源分享
追寻中本聪先生的脚步

宝二爷币chandler币二宝币_老猫评价宝二爷发币郭二宝

去掉交智商税的人

这两天圈子里又躁动起来了,爱思发币,洪门发币,作为热点必蹭的某宝,也毫不迟疑的发币了,而且还用起了朋友圈转发送币的病毒营销方式。

然鹅,本猫是有朋友圈洁癖的,本来因为微信好友人数满而苦恼,每天在找发各种不喜欢内容的人删除,哪里受得了一群啥事都没想明白的人刷屏。

于是,第一时间发布了谁转删谁的内容,经过一轮千辛万苦的筛查删人工作,几十个微信好友拜拜了,尽管可能有漏网之鱼,但微信好友满 5000 人的压力顿时缓解很多,感谢某宝,给了我一次批量清理不适合做朋友的人的机会。

宝二爷币

个人形象数字化

借这个话题我们来聊聊:人人发币,真的有意义吗?

作为圈内第一个时间有标价的人,我的秒啊时间的标价,可能也算是变相发币的一种,所以,我算是个人发币的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我用我自己的真实经历和感受,和大家分享下,这个过程中,我到底经历了什么,认知了什么。

我在秒啊一共发行了 24 小时的时间,其中 60% 的秒以极低价格(我记不清具体价格了)在线竞购,最后根据参与竞购的TNB的数量按比例分配,剩余的 40% 在6个月后交给我本人(目前我还木有收到),理论上我收到后可以在市场上卖出套现。

当时参加这个活动的时候,最主要是想尝试这个新的时间价值计算方式,另外,项目方的诚意以及赵东的推荐,也让我最终决定去尝试这个项目,所以,我几乎是在 “没有充分理解条款” 的大马哈状态参与了这个实践,而后来的种种意料之外,才是这个实践最有价值的部分。

说句实在话,秒啊的项目方靠谱而厚道,由于在合同签署执行过程出现了问题,项目方将错就错保障了参与者的利益,自己承担了损失,并且和我轻松的找到了解决问题的方法,最终让我的时间交易如期上线了。

秒啊的规则是这样的

用户可以在秒啊的平台上购买我的时间,而我也会设定出我时间的行权方案,用户如果购买了我的时间,可以按照我公开的行权方案来行权,而 4 月份我在东京游轮上的私享会就有部分用户用秒啊的时间来参与的,另外也有客户用秒啊的时间来寻求我对项目的建议。

意料之外的事情是:尽管看起来目前我每秒的价格要超过 10 块钱,但实际上与我来说,这竟然有可能从经济账角度来算根本不划算的。

如果我每秒 10 元,一小时 36000 元,如果你支付我相对应的人民币或者比特币,我实际上有了真实的收入。

但是,如果我只接受了秒啊,实际上,有可能我是没有收入的,或者是只有极少的收入,因为,秒啊行权的模式是“销毁”用户提交的我的时间,用户的秒啊是从市场上买入的,除了那个极低的发行价是我的,其余部分的差价是炒作过程中被瓜分拿走了。

那如果我拿到的 40% 属于我的部分我卖出套现,是不是就能一次性拿到很多收入呢?

  1. 也不尽然,第一,并不是有足够的深度承接这个数量的抛出,所以,这 40% 的部分可能很难卖出一个和现在均价一致的价格。
  2. 其次,由于之前 60% 的存在,即使我按照当前的价格全部卖出,按照当前的价格全部行权完毕,我也相当于收了 40% 的钱,却做了 100% 的事情,我的真实价格其实已经折扣为 4 块每秒,相当于 每小时 14400 元。
  3. 听着似乎还不错是么?然鹅,由于我觉得这个行权价格严重的低于了我的实际价值。
  4. 所以,除非价格高到我在乎的程度,否则我根本不会将我的 40% 抛出套现,不排除自己销毁这部分的可能,而这样的结果就是,整个的秒啊项目参与,我基本上是做了一场“公益”形态的实践,发行价格那部分的收入是少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

一方面,我感觉我在做公益,因为没有什么收益,而另一方面,买入秒行权者却掏出了真金白银,这显然是哪里出了问题了,而我研究的结果是,价格的炒作不仅没有降低居间成本,反而形成了新的不对称,造成了价值的外溢。

那么,这个实验对我而言,难道全是负面的么?

当然不是,由于市场有了流动性,我时间的价格被相对合理的表现出来了,我相信我每小时 36000 元的价格是有合理性的.

于是,我按照这个价格,来计算我每天的价值,按照我一天满负荷工作 8 小时计算,我每天可购买的时间价值为 28.8万,尽管这个数字事实上和我个人资产每天的波动相去甚远,但作为一个市场认可的价格,我也能接受这个价格对我时间的购买。

事实上,参加我东京私享会的人,有相当一部分参与者是按照这个价格计算出比特币来付款的。

啰啰嗦嗦说了以上这些,我其实想说的是以下几点:

  • 我自己对我发币的社会实践评价并不高,如果重新来一次,我可能不会参加。
  • 如果我认真的对待这个事情,即使我的币是有发行价格的,我如果不以这个对价收部分比特币办活动的话,我肯定是亏损的,这意味着,如果一个币一开始是送的,不管涨多高,其收益只属于炒作盈利者,不属于发行者。
  • 如果通过市场炒作到一定价格,然后再把自己手里的大量的币卖出去套现,那其实和增发货币掠夺财产的手段没有差异,这也是大量空投币的主要玩法。
  • 免费发币不是什么新鲜事,本质上是一种 ICO,没有一个发币的人是雷锋蜀黍。
  • 免费送币一定程度上是劣币驱逐良币,其代价将由整个行业承担。
  • 如果发币的人本身是负资产并且信用也是破产的,哪怕短期被炒出了价格,实际上白送你的币也是隐形的负债。
  • 在一个虚假繁荣的市场,所有冲击眼球刺激神经的东西,都是过眼云烟,请学会分析本质。
  • 事实上,通过送币割韭菜的方法远不止于此,最好的解决方法是不理睬,或者白捡了就砸掉,指望白送的币涨的和 BCH 一样高是不现实的,毕竟不是每个送币的都是财阀。
  • 社群发币不靠谱,个人发币不靠谱,至于社团发币么,不敢说,哼哼哼。

打赏老猫

郭宏才推广宝二爷币chandler币

分享到:更多 ()
区块链神吐槽

区块链资源分享

韭菜的自我进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