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民主人权_歧视同性恋是自由的吗? 微博@布尔费墨_内涵段子_区块链神吐槽
区块链技术资源分享
追寻中本聪先生的脚步

美国的民主人权_歧视同性恋是自由的吗? 微博@布尔费墨

​​​1、歧视是人权。《反歧视法》表面上是保护人权,实际上是践踏人权的恶法。

2、美国的民主不是庶民的胜利,而是政客、财阀和知识分子的胜利。

3、白左脱胎于基督教,却处处针对基督教。它以基督教的瓶子,装了反基督教的酒,是一种新的宗教信仰。​

美国的自由已经病入膏肓

美国科罗拉多州的同性恋蛋糕案最近得到了最高法院的宣判。拒绝给同性恋情侣制作婚礼蛋糕的蛋糕店老板胜诉。表面上这是一场正义的胜利。可实际上我们仔细研究最高法院的判决,就会发现这是一个鸡贼而愚蠢的判决。美国的自由已经病入膏肓。

美国的民主人权

这场闹剧可以从很多的角度去分析。

首先就是同性恋情侣仰仗的美国《反歧视法》的角度。这部恶法规定,任何商业机构都不得因为种族、性别、宗教信仰和性取向等理由而拒绝给客户提供服务。这明显是对商业机构财产权的粗暴侵犯。

商业机构的财产是私有财产。私有财产意味着它的所有者对它拥有绝对的权利。也就是说,私有财产的拥有者有权以任何理由禁止任何人使用他的财产,或者给任何人提供服务。这也就引申出了一条很重要的原则:

歧视是人权

任何人都有权歧视任何人,任何人都有权禁止任何人使用他的私有财产,任何人都有权通过自己的财产发表歧视的言论。

歧视是人权。发表歧视言论是基于财产权的言论自由,这是私有财产权的必然推论。

在这样的原则下,异性恋可以歧视同性恋。同性恋照样可以歧视异性恋。男人可以歧视女人,女人照样可以歧视男人。白人、黑人、亚洲人,任何人之间都可以自由地歧视,并且自由地发表关于歧视的言论。每个人为自己的歧视和言论承担责任,又有什么不好呢?

所谓承担责任,无非是:歧视同性恋的店主,他的收入可能会少于另一个不歧视同性恋的店主,他也可能去一名同性恋牙医那里拔牙的时候,因为自己的宗教信仰和性取向被歧视,被拒绝服务。只要一个人愿意承担这些后果,那又如何呢?难道只允许顾客挑选商家,不允许商家挑选顾客吗?

而《反歧视法》则是这样的一部法律。它禁止人歧视他人,禁止人发表歧视性言论,也就是剥夺了人们使用自己的财产的权利,及发表言论的权利。《反歧视法》表面上说是保护人权,实际上是践踏人权的恶法。

第二个角度,是言论自由的角度。蛋糕店主人上诉的原因,基于一个非常奇怪的“言论自由”的原则。是这样的:蛋糕店主人在同性恋情侣前来采购蛋糕的时候,明确表示:给你们设计蛋糕是不可能的,但是你们可以挑选本店其他已经制作好的商品,如蛋糕饼干之类。

那么这个“设计蛋糕”就被美国法律界单独拿出来,作为“艺术创作的言论自由”,引用了第一修正案,来为蛋糕店主人辩护。这是美国法律的另外一个诡异之处。就是它给“艺术创作”赋予了更高级别的优先权。我们刚才说了,言论自由被反歧视法律粗暴践踏,但是“艺术创作”却可以拥有更高级别的言论自由。这又是为什么呢?

美国民主

美国的民主表面上是庶民的胜利,实际上普通人仍然是被愚弄被宰割的对象。

美国的民主是政客、财阀和知识分子的胜利,这三种吸血鬼通过几种不同的方式来寄生在财富创造者的血汗上。

政客没有钱

美国的政客通过设立繁复的法律,庞杂的政府部门,和监视的天罗地网而获利。他们表面上拥有巨大的权力,但他们的软肋在于他们没有钱。就连总统退休后都需要靠写书、演讲来赚点小钱。

财阀名声不好

财阀们就抓住了这个软肋,用政治献金捆住他们,用旋转门(指的是这样一个潜规则:大公司的高级雇员出任政府要职,政府官员退役后可以在大公司或游说公司拿高薪)来诱惑他们,让他们通过有利于自己垄断地位的法律法规。但是财阀也有软肋。他们的名声不好

知识分子知识产权法

知识分子就是利用了这一点,通过批判资本主义,牢牢地吸附在财阀-政客联合体上面,让他们出钱,出政策,保护自己的利益。知识分子的大本营有两个。一个是教育科技界,一个是媒体娱乐界。

他们通过这两个行业控制了人的信息和思想。除了从国家获得教育、科研的各种经费和补贴,还促使国家订立了很多有利于知识分子赚钱的法律。知识产权法就是其中最典型的,为知识分子,特别是其中的既得利益团体量身定做的法律。

大家现在大概可以明白了,在美国政治的语境下,“艺术创作的言论自由”这几个字意味着什么,就是想搭上知识分子的特权的便车。但是这招实在是不好使,因为这只是律师的牵强附会。一个蛋糕店店主,又不是什么知识分子,说自己拥有“艺术创作的言论自由”,连法官都不会相信的。

宗教信仰自由

第三个角度,是人们普遍关心的“宗教信仰自由”的角度。美国是一个基督教立国的政权。这是美国政治的常识。另外一个常识,就是美国不仅是一个基督教徒比例非常高的西方国家,更是全球基督徒绝对数量第一大国。全球23亿基督徒,美国占了接近10%。在美元上印着“In God We Trust”,美国总统宣誓就职时也是手按着基督教《圣经》宣誓的。

这个案子,表面上是一个言论自由案,实际上不能回避的,是里面的宗教问题。美国人在美国到底还有没有宗教信仰的自由?答案是:没有。有人问:不是最高法院支持了蛋糕店店主吗?不是的。最高法院的判决,是说科罗拉多州地方政府的程序有问题,对有宗教信仰的个人态度并非中立而是存在敌意偏见。注意,并没有说,蛋糕店店主有根据自己的宗教信仰拒绝为同性恋客户服务的权利

白左(liberalism)

为什么呢?不是说美国以基督教立国吗?是这样的。但是基督教的宗教信仰,在20世纪逐渐让位于新的宗教信仰:白左(liberalism)。白左是这样的一种宗教:它脱胎于基督教,却处处针对基督教。它以基督教的瓶子,装了反基督教的酒,用基督教的方式来反对基督教。所以只好说它是一种新的宗教信仰。

刚到美国,或者刚开始接触美国政治的中国人,大多数都搞不明白:为啥美国人对某些话题这么敏感?啥话题?种族、性别、性取向、动物、环境、弱势群体。整天就叨叨这些事情。一会儿黑人被警察虐待了,一会儿好莱坞导演性侵了,一会同性恋被歧视了,要么就是禁止动物实验,减少碳排放之类。成天就是这些东西。这些话题都是哪儿来的?

如果我们不了解基督教,我们就完全无法搞懂美国政治的实质。

白左之所以用这些话题作为主要的斗争工具,就是因为要与基督教,及信仰基督教的保守主义为敌。保守主义是白种人的政治文化,那么白左就要反对白种人,抬高黑人。保守主义和基督教提倡男人地位比女人高,白左就要认为女人地位比男人高。保守主义因为宗教原因反对同性恋,白左就要拥护同性恋。保守主义认为人类至上,白左就要认为动物和环境至上。总而言之,保守主义和基督教提倡啥,白左就反对啥

白左可以说是基督教的反宗教,保守主义的反哲学。白左打着自由、平等、正义、公平、包容、多样化,等等一切美好的旗号,通过媒体和教育界,占领了人们的思想意识。所以大家明白了美国宗教问题的实质吗?在美国,现在越来越变成只有信仰白左教的自由。

蛋糕店店主表面上是赢得了这一场官司的胜利,但是这场事件却标志了自由的一个重要的失败。那就是:白左中的流氓无赖惊喜地发现,他们仗着自己的宗教信仰,专门找基督徒找茬碰瓷,最坏的结果不过是碰瓷失败而已。如果这场官司不打到最高法院,他们很可能就碰瓷成功了。风险没有,收益无限,这么好的事情,谁不愿意做呢?于是在未来,碰瓷会不会成为一项生财之道呢?根据我对美国法律实践,那些律师讼棍道德水准的认识,很可能是这样的。

最高法院的大多数大法官们,明明知道蛋糕店店主有权根据自己的宗教信仰拒绝为同性恋服务,但是他们却不敢公开支持店主,也不敢枉法裁判,就找了一个程序上的愚蠢的借口,给自己一个机会顺坡下驴罢了。那些穿着黑袍的道貌岸然的九个人,有一个敢为正义挺身而出吗?没有。每一个都是明哲保身,鸡贼的要死。

因为他们明白:任何的政府和法律,都不可能和社会主流思想相抗衡。

如果政府敢于公开反对社会主流思想,那么失败的一定是政府,而不是思想。

如果说这件事情又给了我们什么启示?那就是:如果想改变社会,我们应该从哪里入手?从人的思想入手。改变了人的思想,就会改变社会的制度。改变了社会的制度,就会改变社会的形态。武力、法律、金钱,这些都敌不过人的思想。

所以我要更加努力做我现在做的事情。希望你能帮助我。谢谢。

微博@布尔费墨

分享到:更多 ()
区块链神吐槽

区块链资源分享

韭菜的自我进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