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霁月_Tokenmania_构建底层数字资产_火星公开课第99期_区块链投资_区块链神吐槽
区块链技术资源分享
追寻中本聪先生的脚步

楼霁月_Tokenmania_构建底层数字资产_火星公开课第99期

孔华威:時間到,我先開場一下,今天的定場詩,我用一首現成的:

霁月
郭沫若

淡淡地,幽光
浸洗着海上的森林。
森林中寥寂深深,
还滴着黄昏时分的新雨。
云母面就了般的白杨行道
坦坦地在我面前导引,
引我向沉默的海边徐行。
一阵阵的暗香和我亲吻。
我身上觉着轻寒,
你偏那样地云衣重裹,
你团鸾无缺的明月哟,
请借件缟素的衣裳给我。
我眼中莫有睡眠,
你偏那样地雾帷深锁。
你渊默无声的银海哟,
请提起你幽渺的波音和我。

哈哈,楼霁月富有詩意的名字。配得上大文豪的現代詩。

楼霁月:宋史·周敦颐传有曰:胸怀洒落,如光风霁月。今天自当知无不言。

也没有做出什么成绩,跟各位大概讲讲在做的事情吧。

大家好,我是今天晚上的分享人楼霁月,Tokenmania数字资管集团的创始人,今天很荣幸能够跟大家来分享,今天我分享的主题是“构建数字货币二级市场底层资产的重要性”。

为什么构建数字货币二级市场底层资产重要?

  1. 越来越多的人把数字货币作为资产配置。
  2. 大机构入场,需要工具来对冲风险。比如,掉期合约、期权、期货、etf、etf反指等。
  3. 市场需要其他基础资产,来做为固定收益类的配置。

我本身在传统金融市场的券商中任职,券商的业务板块很多,包括经纪业务、承销与保荐、财务顾问、证券投资咨询、证券自营、证券资产管理、证券投资基金代销、融资融券等,能够有机会比较系统地接触到这些业务部门的工作经历,为后来进入数字货币市场做一个比较复杂的布局埋下了一些基础吧。

数字货币的二级市场和传统的二级市场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如果数字货币作为一种资产的配置形态,我觉得跟其他资产的二级市场是没有很大区别的。所有的传统金融二级市场有的业务形态,我们行业里都会有。

只不过现在太早期了,像经纪业务、托管业务、融资融币业务等等,都还没有系统性地被实施,但是雏形已经都是有的了。

去年年初我正式进入这个市场做交易的,那个时候,数字货币市场上的职业操盘手还不多,外部的资管团队想入场的也很少,我就想把数字货币资产管理做的流程化、专业化、产品化。大概在3月份,开始准备筹建数字资管公司Tokenmania。

最开始的时候只是想做资管公司而已,Tokenmania最开始的时候整个团队都是资深数字货币投资者,资管至今也是我们最擅长的领域之一。截止今天的话,我们一共有11个资管团队,其中5个是直接管理,带队的合伙人也是从Citadel(全球前三的对冲基金集团)、Google等公司挖来的顶级操盘手。另外的则是以松耦合的MOM(Manger of Manger)模式运行。

为什么会使用MOM模式?

这是我在这小一年时间,不断接触传统金融市场与数字货币市场的量化交易团队所得出的我认为最适合数字货币量化团队的方式。既能确保外部资管团队的独立运行、不受制于人、不暴露团队的交易策略,又可以扩大Tokenmania的资产管理规模。

以法币计收益还是币计收益?

楼霁月:好问题,以币结算的。但是募资币种有两种,一种是稳定币(USDT,BITCNY等),另一种是价格波动较大的(包括BTC、ETH和ICO币)

投资稳定币的投资者,实质上是看多法币的。投资其他币的投资者,则是看多crypto市场。这两种其实都可以满足,但不能同时满足。

资管团队多了之后就面临需要管理多个交易团队的账户中的多个客户的资产的问题,估值和清算都是比较复杂的,所以我们开发了针对内部的broker系统,用来管理公司内部的资管团队。

从去年年底开始,大量外部的资管团队陆续想要进入这个市场,我们就发现broker系统对外也是一个刚需,以此为流量入口,还衍生出很多其他的机构业务。

这两天看到一条新闻,除了coinbase,circle和bitgo之外,至少三家经营托管的华尔街巨头——纽约梅隆银行、摩根大通和Northern Trust都在研究加密货币托管服务。这意味着,数字货币将会突破监管桎梏,一旦突破,明年可能会流入200亿美金的机构型资金,到这个市场里。

机构型资金的特点和散户型资金的特点不一样,为什么华尔街这么迫切地需要把钱投入到这个市场呢?一来是因为数字货币市场竞争确实不充分,二来是因为,数字货币的价格和其他大宗资产的价格的相关性特别小。

牛市投资法币,熊市投资token

孔华威:200億美金,對傳統投資領域不大,但是對数字货币的是大大的利好消息。

楼霁月:作为一个对冲基金来说,hedge风险是最大的需求,数字货币作为一个配置标的,是可以跟其他的资产类别对标市值的,比如黄金、债券等等。孔总,数字货币可以达到的市值还远远不止这个数字呢。

罗玫:熊市以法币计利益容易亏损,交易策略是不是卖掉一级的转化成稳定币而不是持续保留?

楼霁月:熊市里投资法币就好了,现金为王。不过好像不应该这样,牛市投资法币,熊市投资token,这样才对。

熊彪Simon:熊市量化,把币做多怎么样?熊市不应该法币本位。

楼霁月:熊市肯定赚币的嘛,但是熊市交易量会特别低,基金的资金容量会很小,不管任何策略。

熊彪Simon:熊市目前的震荡也挺适合做量化,我们在这方面已经有很大收获了。

楼霁月:熊市也可以赚法币的,对冲都是一半一半的嘛。那熊市请投资我们,我们策略还可以的。

熊彪Simon:币市的熊市波动也是不小,量化的收益能跑过大部分人。

秦林勇:主要问题就是,交易量变小。

楼霁月:我们的策略大部分都是中性的,没有预判。

刚才说到数字货币宏观上可以作为一类资产标的来配置,那当大机构入场的时候,他们需要很多工具来对冲数字货币头存的风险。这就是我今天的主题—构建二级市场底层资产的重要性。

TAMC在做很多跟底层资产相关的工作,虽然现在资管还很赚钱,但是这个市场的布局已经占到我们公司整个工作量的三分之一。

在美国的对冲基金之间,交易量最大的其实是场外期权,单笔交易的金额在数百万美元的级别。这是没有暴露在大家所熟悉的交易所内的信息。

TAMC在做很多跟底层资产相关的工作,虽然现在资管还很赚钱,但是这个市场的布局已经占到我们公司整个工作量的三分之一。

在美国的对冲基金之间,交易量最大的其实是场外期权,单笔交易的金额在数百万美元的级别。这是没有暴露在大家所熟悉的交易所内的信息。

罗玫:这个领域听起来风险很大啊。

吕欣欣@enchain.asia:这个领域很多企业都在往里扎。

楼霁月:衍生品里面除了掉期、期权和期货等,还包括了etf、etf反指等等一系列的产品。

喵爷:币换法币风险很大,币换币的话应该好一些。

楼霁月:etf是一个非常好的投资标的,但是光做etf是不够的,业务之间都是联动的。

大家还是比较关注投资类的问题~但对于交易所来说,我个人觉得做这些衍生品的布局是非常有必要的,机构型投资者很需要这些。TAMC也已经为行业内的一些交易所了提供全套的设计、发行和做市方案。

关于期权期货定价的问题,交易期权的本质,是交易波动率。数字货币期权定价模型我们用很多模型试过,有一些模式是非常适用的,完全可以定价。

比特币价格是随机过程,回报服从正态分布;交易是连续进行的,无风险套利风险都被消除。这两个假设数字货币市场都比其他的市场符合太多了。

除了衍生品以外,数字货币市场还会需要一些其他的基础资产,来作为固收类的配置,类似传统市场的货币基金。再比如说,我们在做做市商业务的时候,会碰到不同国家的币/现交易对里的现金类别不一样。

我们自己的模型里面会有一些技巧,但是对于一般的投资者来说,也是需要一些工具的。

做这行要求流动性能力第一么?

很多二级市场业务里,流动性是最核心竞争力。所以个人觉得数字货币的二级市场一定会有巨头公司出现的,马太效应太明显了。

趋势类的基金和无风险的高频量化基金的衡量的指标都不同,不能这样来做比较。胜率、回测、成交率、beta等是高频团队的关键词。趋势类的又要看别的一套了,sharp,beta,alpha、回撤这些的。

这个领域只能说我也不知道了,ML策略我们是不涉及的,但是经常能看到这样的基金介绍。

楼霁月_Tokenmania

楼霁月/Tokenmania创始人

Tokenmania数字资管集团目前管理自营资金超过40,000BTC(约合3亿美元),旗下量化策略团队贡献了主流数字货币交易市场超过3%的交易量。Tokenmania目前具备对于超过150种主流数字货币的量化增值能力,提供私募产品、余币宝、工具及衍生品,以及面向机构或一定持币群体的一站式数字货币资管解决方案。

原文链接火星社区

6月19日晚9点,「3⃣️点钟火星财经创世学习群」轮值群主孔华威、副群主郭星路邀请Tokenmania创始人楼霁月做分享。
1)今日主题:
构建数字货币二级市场底层资产的重要性

2)分享时间:
2018.6.19晚21:00/北京时间

北纬31度老道消息

楼霁月的TAMC(Tokenmania)是一家数字资产管理公司,相当于币圈的余额宝。但TAMC不止提供数字资产管理,楼霁月在“3点钟火星财经创始学习群”的分享中,说漏了一嘴:

虽然不能100%确定是指市值管理服务,楼霁月的描述——“设计、发行和做市方案”,看起来仍相当暧昧。

市值管理,由于像是“操纵币价”的美化说法,一直以来在币圈是灰色地带,项目方不愿公开承认。

老猫解读:项目方除了被交易所收割,另一种被收割的方式是找市值管理团队。

找一个市值管理团队,相当于找了一个庄。后者可以低价大量买入、高价大量卖出,比如暴力拉升10倍,在韭菜追涨时砸盘,轻松割倒一大片韭菜。

“基本上有市值管理的团队,基本上都涨不高,但跌起来会特别狠。”

其实项目方并不需要第三方市值管理,正常的做法很简单,跌下来的时候接盘,涨上去的时候再平掉一些,保证供应量,都谈不上有什么技术含量。“而楼霁月搞得貌似很高大上。”

  大众关于楼霁月的认知,大多来自《时尚先生》杂志2017年10月题为《ICO江湖的疯狂与理性:金钱能否带来自由?》的特稿。

其中关于楼霁月的描写太有画面感,“穿着香奈儿”、“大学会看波段、做短线”、“在投行年薪百万”等细节,在后来的各类文章中被一再复用。

然而这篇文章中,有一个细节,让楼霁月大为恐惧。

她从投行辞职,抵押了家里的一套房子换取了1000多万的本金,全力以赴杀进币圈

在2017年12月,楼霁月在硬币资本高层群里,发出紧急求助,希望获得一些公关帮助,删掉这篇文章。原因就是出现了“抵押房产”这个细节。

后知后觉的楼霁月,意识到了这个细节的可怕。

据匿名线人爆料,楼霁月的父亲是浙江某家银行的行长,房产抵押是他利用职权之便进行的。房产抵押原本是给企业准备的经营贷款,楼父这样做属于严重违规,一套房抵1000万的金额也过高。

 “楼霁月能力比我强、智商比我高,是改变我一生的女人。”易理华不止一次对外如此说。

王峰对话易理华楼霁月

数字资产管理的门道

王峰:有很多人对资管业务是怎么做的感兴趣,我们在座的人可能是工科背景多一些,有的互联网出身的多一些,我想能不能给我们讲一讲数字货币的资管,包括量化交易里的一些门道?

楼霁月:我有自营和外部团队,自营有五个团队,我也是一个母基金,对外投资其他的量化团队,判断的标准就是以我自营资金的表现为基准,只要你高于我,我就留下你,在我的Portfolio里保留你,低于我你就被淘汰了。

王峰:你自营的那一部分回报到什么程度,有标尺吗?

楼霁月:其实是不太好说的,但可以透露一下。从策略上来说,策略有不同,单纯的现货套利,今年可能可以做到20%左右,如果加上期现,跨期可以做到更高。但这个不能够算上USDT新的一些波动,因为如果你算上它的话,它原先溢价高的时候好做,但是它如果低于USDT的价格,一些跨期套利一定是会浮亏的。

这是纯Arbitrage,如果算上Market Making,他们可以是同一个市场的Premium,就是一个此消彼长的过程。这两个肯定是叠加在一起的,如果你的团队够好的话,Market Making应该会比Arbitrage要高一点,但是它的市场容量非常有限,这种算是中高频策略。但是它市场容量是有限的,如果再加上CTA那就不一样,CTA是做多β,在极端环境之下就会有一个比较好的表现。

还有一些就是高频的,交易的原理就是我的交易比你价格变化的速度快。比如说,我赌你市场的高抛低吸,市场价格的变动可能是在2、3分钟级,高频可以做到比如说秒级,1分钟以下的我们默认定义成高频,它变化速度就比你的趋势上面的区间要短,所以它大概收入高于它的亏损率,就是赚钱的。

它的回报率很高,但是容量非常低,而且它对于交易手续费特别敏感。因为我们的自营团队做这个事情已经快两年了,我们与数十个交易所保持着良好的做市商合作关系,别人的手续费不像我这么有竞争力,他们高频也没办法做到我这么高。还有一些其他的策略,但是差不多这三种用的应该是最多的,这是从策略上来讲。

从管理角度来讲,国内一些传统市场和基金的leader或者是总经理,也都愿意以各种形式加入到TAMC中来。我每星期会办一个会去观察它的净值,我们有一套Private Broker的系统,接了每一个Fund的净值,当它低于它回撤的Limitation,我就会叫停。有异常或者表现不好我也会叫停,会有一些公共手段,我的Portfolio Manager全权代表我,但我有一票否决权。

王峰:有两个数字能不能给我们分享,一个是现在基金里一共多少合伙人?除了你自营当标尺的业务以外,你可以一起合作的partner,你估计中国现在有多少在做资管服务的这些team?

楼霁月:TAMC内部现有若干个合伙人,他们均在各自的领域有所建树,考虑到TAMC还在高速发展期,我们愿意接受更多的有能之士以合伙人的身份加入TAMC。我再说另外一个数字,我投过的外部资管团队超过40家,推过来材料的超过100家,中国现有的资管团队保守估计现在可能有2000家以上。

国内二级市场吹牛比例和ico泡沫差不多

王峰:现在国内做二级市场的大部分都是什么样的人?他们都是什么资质?

楼霁月:大家有时候说一级市场空气币很多,假设每个二级市场Fund都能发一个空气币,二级市场的空气币比例就跟一级市场差不多。只要是做工程的、能够做策略实现的,就可以说自己是一个量化团队。团队里面标配一个工程师,加上一个早期在市场里面搬砖的人,就可以说自己是一个具有多年交易背景或者哪个交易团队背景,而且年化300%的团队,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其实它在我们的分类上,是单纯主观交易的团队,拿着LP的钱去赌方向。

王峰:像你这么有经验,会不会曾经也遇到过一些问题?

楼霁月:我最近清掉了很多外部资管团队,因为7、8、9月出现了很多极端事件,比如说Okex分摊,还有大的下影线和上影线,只要风控没做好,都会出现巨额亏损。这种极端行情也检验了很多团队,只要对这个市场交易规则不熟悉,对风控没有任何经验,回撤做不好,没有Broker系统和风控程序的,都不值得投。

有些人曾经问过我,交易难道不是一个零和游戏,有人赚就有人亏?这件事情从整体100%交易者来说确实是这么一回事,但如果只做中性策略就不该如此,我做的是现货多角套利、期现套利、跨期套利、Market making策略,这些应该都是市场里面相对无风险的溢价。市场交易量在下降的过程中,能够投的团队肯定越来越少,所以缩小投资量是一定的,也应该是正确的一个做法。

分享到:更多 ()
区块链神吐槽

区块链资源分享

韭菜的自我进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