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哥_爱思社群_订阅号哔哔News_区块链投资_区块链神吐槽
区块链技术资源分享
追寻中本聪先生的脚步

虫哥_爱思社群_订阅号哔哔News

虫哥_爱思社群

纺易网

在接触数字货币以前,虫哥是一枚妥妥的互联网老兵。

因为家里主营纺织业务,1998年毕业之后,虫哥就在绍兴做了一个纺织品的黄页网站“纺易网”。派地推人员搜罗当地企业的信息,然后向每家企业收5000元把它们的中英文信息发布到网上,面向全球推广。

因为虫哥当时的女朋友和他合伙人的亲戚搞得乱七八糟,一怒为红颜,虫哥一分钱没拿就离开了公司。

当时虫哥有一个表兄是开漂染厂的,他们的染缸都是通过电脑控制的。这套系统是表兄花了60万找一个台湾人做的,但表兄只付了台湾人预付款,之后的钱没付。

后来电脑系统坏了,台湾人不给他修,于是就去找虫哥帮忙。

虫哥花了一万块买了一些软硬件帮他修好了。结果表兄一分钱都不愿给虫哥,不仅白帮忙,还倒贴一万元,虫哥非常生气。

于是,虫哥就想到一个办法,在他的电脑控制系统里种木马,时间设定为三个月以后发作。

三个月后,电脑系统里的病毒发作了。表兄无奈,又来找虫哥帮忙。

这次虫哥学聪明了,先和表兄谈条件,让他先给两万。表兄果然预付给虫哥一万,修完之后虫哥拿着一万就走了。剩下的一万,其实虫哥不指望他会给。

你把这笔钱借给这个败家子,钱亏了以后不要来找我,我不认这个儿子!

后来,虫哥离开了绍兴,准备去上海闯。

到了上海之后,虫哥买了新手机和一台二手IBM笔记本电脑,把仅有的一万块钱花完了。

从中,虫哥发现笔记本的利润非常高,而且当时国产电脑又笨又重性能差,各方面都比不上IBM,而IBM在国内只能买到二手的。虫哥觉得这是一个商机。

经多方打探摸清路子之后,虫哥立马找大嫂借了20万准备创业,虫爸知道后把大嫂痛骂了一顿,“你把这笔钱借给这个败家子,钱亏了以后不要来找我,我不认这个儿子!”

虫哥拿着二十万去深圳进了一麻袋的笔记本电脑背回上海。

回到上海之后,虫哥就开始思考怎么卖。他觉得在电脑城开个店卖电脑不是未来的方向,未来肯定是在互联网卖东西。

上海有一个网站非常出名——电脑之家,网站上有很多论坛。

虫哥进了一个笔记本论坛,最开始里边都没人说话,虫哥就在里面做了一个月的免费客服,回复各种软硬件问题,论坛上从第一页到最后一页满屏都是虫哥的名字——小虫。

虫哥开始有了名气,也积攒了自己的粉丝,大家都很喜欢虫哥。然后,虫哥开始推广电脑,卖得很顺利。

但没过多久,版主觉得虫哥抢了他的风头,就把虫哥移除了论坛。

错过了移动互联网时代

离开电脑之家后,虫哥就在戴志康的Discuz之上做自己的论坛。有了根据地之后,虫哥就把之前在电脑之家的粉丝带回到Discuz。

当时,虫哥的口号是“做人性化服务”,承包三年内所有软硬件的所有问题,无论凌晨几点,顾客都能得到及时的回复和互动。别人一台电脑赚600,他赚1200,就算贵几百元,顾客仍然问他买。

当时刚创办盛大网络的陈天桥,九城朱俊都向他拿电脑。做到第二年,虫哥就做到了200万收益。

2003年,虫哥从论坛转向商城,商城的代码都写好了。可是后来因为被工商局查出没有开发票,虫哥一夜之间就倾家荡产,一分钱都没有了。

同期,虫哥用赚的钱做了一个阳光数码评测网站——移动新人类。

他把电脑和其他数码产品拆得干干净净,用相机拍产品的每个小细节,然后进行专业有料的分析。

虫哥说,他做的评测绝对比任何一家网站都专业。

只不过,当时太年轻了,只有二十多岁,不知道怎么融资,都是烧自己的钱来做事,很快就把钱烧完了。

虫哥还做过域名,请了几个小伙子专门帮他注册。由于没坚持下来,那几个小伙子后来就去了蔡文胜的公司。

没坚持下去的原因有很多。最主要的原因是虫哥做的是家族企业,他把父母接过来,随后父母把财政大权接过去了,后期很多事情,虫哥就有些有心无力了。

他总结,创业一定要独立,千万不要让家人参与公司管理。

经历了电脑生意破产,阳光评测网站烧钱,虫哥是真的什么也没有了,只能从头开始了。

后来,虫哥开过餐饮店,给政府做过绿化,还有一段时间沉迷于魔兽世界,荒废了不少时间,也因此错过了移动互联网时代。

挖矿失败

2013年5月,虫哥在网上无意中看到比特币,一下就动了心。

二话不说,虫哥立马就去国内唯一的比特币论坛——比特人,搜索了所有关于比特币的信息,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把几万条帖子都看完了。

虫哥喜欢比特币的理由很简单。拿钱去买比特币,然后把私钥握在手里,虫爸就管不到他了。自己的财富自己做主之后,虫哥就可以随心所欲、为所欲为了。

在大致了解了这个行业以后,虫哥觉得有两件事可以做,第一是挖矿,第二是买币,而挖矿是新手最好的入门方式。

当时,虫哥面临两个选择,挖比特币或者莱特币。

当时南瓜张第一代阿瓦隆矿机已经面市了,卖30万一台,私募的时候是8千元。虫哥刚入行,让他花30万接盘人家8千元钱的东西,对虫哥来说是不可接受的。

那时候南瓜张在淘宝卖矿机,挂的头像是曹操杀杨修的剧照,上面有一句话:汝妻子我养之,汝勿虑也,下面还有一大堆霸王条款。其实南瓜张的意思是,你买了我的矿机,你的下半辈子就我养了,你尽管放心。但很多人没看懂。

而莱特币可以用ATI显卡挖。虫哥正好换了一张7850显卡,当晚就试了一下,果然都挖出来了。第二天,虫哥就决定做这件事。

通过联系朋友,虫哥知道龙岩市因为政府拆迁有免费的电。于是,虫哥就在那里租了房子,准备开干。虫哥付给房东每月6000元房租,这6000元其实是电费。

虫哥投入了一百多万,买了三百多张显卡,刚准备开挖,币价就从十几块跌到9块。虫哥就觉得这玩意太不靠谱了,才刚开始做就开始跌,好像庄家把虫哥吃定了一样。

在宾馆纠结了一个星期,虫哥想币价下跌,无非回本周期变长,而且显卡也可以卖给网吧。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做。

当时挖矿和现在不一样,那时候用显卡挖矿,每张显卡就可能会像吊死鬼一样吊在那里。一有风吹草动,电脑就会经常死机。300张显卡快把虫哥折腾死了。

由于回本挺快,虫哥也有了更大的野心。虫哥想投入三千万来做这件事,但由于找不到合适的电力渠道,这件事并没有实施。

虫哥在比特人论坛上很活跃,他有见贴回帖的优良素质,不懂也要充胖子装懂。Alex见虫哥特别活跃,就把虫哥拉到中国最早期的矿工群。

壹比特银鱼矿机

壹比特

当时是由我们一个兄弟发起,我在文章里叫他老大,也不太方便透露他的真名。在他的组织下,几个圈内的朋友聚在一起,凑了将近五位数的币,去操做二级市场,也是想为了把手里的币,通过操作的二级市场,赚更多币。

后来牛市来了,我们做二级市场的时候感觉很无聊,就做了一个门户。基于门户我们融资了,其实也不多,就几百万。有了门户平台以后我们就做了矿机和交易所等。这些所有的情况都有写在我那篇文章里,大家有兴趣可以去了解一下。【壹比特】倒闭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当时摊子铺得太大,熊市来的实在让人防不胜防,比如莱特币当初三百八十跌到五块钱,我们的电费都收不回来。我们的交易所当时还因为人为故障,被黑客盯上,一夜之间币被盗光了,所以就轰然倒塌了。如果【壹比特】活到现在,我认为应该是一个非常好的企业,毕竟现在整个区块链行业,包括交易所、矿机、资讯平台,都是在这个行业里能真正落地的一些项目。

这些兄弟们天天在群里讨论挖矿,折腾了一两个月之后,大家觉得挖矿太苦逼了,应该去操盘做庄家。

当时比特币500元,大家总共募了12500个比特币。大家的算力加起来可以搅动这个市场了,却只满足于炒一个山寨币,现在回想起来其实挺失败的。

那时候炒币,大伙儿既不认识项目团队,也不认识交易所的人,只知道不停地买进。外边的矿工一看,一天价格涨了好几倍就开始拼命地砸盘,拉得越高砸的越凶。大家抄了33个月的盘,亏了30%的比特币。

由于操盘两三个人做就可以,当时其他人没什么事干,大家都挺无聊的。

森林人就建议做个门户网站,虫哥想了个名字叫壹比特,寓意希望每个人都持有一枚比特币,同时花了1000元买了壹比特的域名。

筹备壹比特时,比特币就从500涨到8000,迎来了疯狂的牛市。

光速创投的曹大容说要投资壹比特一个亿。由于李钧说要两个亿,事情就一直在谈。

但没过几天,五部委的通知就下来了,币价跌到2000多,壹比特的融资就陷入困境。

后来大家拉了个土豪投了500万,于是大家就开始给网页改版。当时媒体很少,比较知名的就是巴比特、深圳的比特帮,巴比特规模小但是文章很有深度。

壹比特发行过杂志,被称为史上最贵的杂志。到第三期的时候,莱特币暴涨到380元,大家就在那一期杂志上印上了比特币私钥,并附注:持币五年有惊喜,其中最贵的一本杂志含有一个比特币。

可是,熊市来的时候根本撑不下来。

刚开始研发银鱼矿机的时候,莱特币380元,等机器做出来币价跌到5元,这意味着电费都挖不回来,18000一台的矿机只能处理为200元一台。虽然矿机的各项指标都非常好,但还是死掉了。

同期,壹比特还做了一家交易所51btc,最开始的时候,交易非常火爆。

可是,熊市来临,收益减少,CTO主张裁员。董事会强烈反对裁员,裁员意味着安全性不可控。后来吵了一个晚上,还是裁员了。

之后,有个程序员发了一个明文密码给新客服,导致大家的邮箱系统被盗。黑客拿了密码入侵了壹比特的系统。

在交接的几个星期内,服务器上热钱包里的币都没有提到冷钱包,币一夜之间被盗了,股东们赔得很惨,这也是壹比特解散的一个重要原因。

但行业周期的趋势是最关键的。壹比特当年在行业泡沫期发展太快,摊子铺的很大,有资讯门户、交易所、矿机,这些赛道每个到今天都是一个巨无霸的产业。

爱思社群

2013年的时候,微信刚出来。虫哥和宋欢平、森林人、巨蟹、蓝领、七彩神仙鱼、Alex等几个人呢在一个叫爱思咖啡馆的地方聚会,顺手就建立了一个线上的社群,取名就叫爱思。

爱思社群其实经历过多次重组,最早的爱思群主是巨蟹,之后是宋欢平,宋欢平离开以后是宫剑辉。

宫剑辉是一个很传奇的小家伙,他十四岁就开始做网站生意,赚了钱以后就买了比特币,最多的时候拥有一千多个比特币。

但是小家伙不怎么管理爱思群,爱思社群汇聚了中国最老的韭菜,他们经常撕逼,这个群也被戏称为“爱撕逼”群。

9.4以后,他就想把群解散掉。虫哥和他说,“别解散,可以把群主给我。”他最终还是解散了,虫哥后来花了两个月的时间,把原来爱思群的群友又全部添加回来。

虫哥做了群主以后,主要是以社区运营的方式来做。回顾传统互联网的发展,很多人都是做社区起家的,魅族的黄章、小米的雷军都是如此。

作为群主,要学会把自己的身份降下去,虫哥做爱思社群就是把它当作社区来做,自己在其中主要起引导作用。

虫哥一直把爱思群当做一个家庭来经营,社群里的人都是兄弟姐妹,大家在这里什么都可以讨论。兄弟姐妹们要是在外边创业累了,可以来爱思群吐槽,互相安慰。

爱思社群也不再只是撕逼的群,它是一个后花园,币圈老人的栖息地、心灵的港湾。

域名圈的戴跃很活跃,整天在各个社群发广告,也包括爱思。要知道爱思是不容许发广告的,很多人建议虫哥把他踢掉,但是虫哥却把他留住了。

虫哥觉得,首先戴跃是个很努力的人,他做的任何事情都和域名相关,他欣赏戴跃身上的拼劲。其次,戴跃性格好,他曾编了个段子嘲讽戴跃,但戴跃不生气,还给爱思群带来了欢快的气氛。

前一段时间,虫哥们给社群成员每人发了一个爱思令牌,这只是源于一个玩笑。

5月30日币小白创始人柏坤,连续两次在爱思群内推送广告,引起了森林人的反对。爱思群的一众元老均表示,爱思群不能发布广告,发广告将会毁了爱思群。

森林人就临时提出发爱思令牌,本群共500个,人手一枚,发广告就收回一枚,大伙一致达成了共识,马上就有人基于ERC20合约做了500个 AISI令牌。

最后爱思令牌被爆炒到几百万,这是虫哥没想到的。一百万对外界人可能觉得很贵,但是爱思社群里很多人都是好朋友,大家都很看重这份友情。

很多优质项目方都很看重爱思社群的价值,不断地给爱思令牌持有者空投,目前每位爱思令牌持有者每月获得的空投糖果的价值就有8万左右。

爱思社群都是行业的早期布道者,每次几百人传播就能够覆盖100多万用户,这可能比媒体投放效果还精准。

只有老韭菜 没有真大佬

投资

我说点投资的事情吧。其实那时候,我们是第一时间去投了BM大神的BTS,用CPU也挖到了非常多币。但是后来,BM因为一些自己的原因,把这件事情给搞砸了,然后去社区圈钱增发,最后破发了。我们当时也挺伤心的,所以说,那时候沈总跟Vitalik过来的时候,我们觉得这个毛头小子,还是一个老外,也不太认识,跑过来开口就要我们投将近两块钱一个的以太币,所以我就没投。
至于交易所,我本身自己有个交易所,所以也没有去投火币跟OK。

基本上我们投的项目都是以老熟人的为主,最怕的就是没见过钱的年轻人,现在“跑路”的都是九零后。年轻人没见过钱,拿到钱就开始乱折腾。起码圈内老人做的一些项目,大家都是要脸的,不存在“跑路”这个问题。所以他们的很多项目基本上我都会投。这个怎么说呢,就像是朋友结婚了,管他妻子漂不漂亮,随份子总要随的嘛。

四年前,虫哥因为在比特人社区很活跃,Alex就把他拉进最早的矿工群,随后结识了森林人、暴走恭亲王、七彩神仙鱼、Alex、蔡总、胖仔等人 ,他们的故事也从此开始。

四年前的这个时候,大家聚在一起看世界杯。当时大家的梦想,再过几年楼下要停满劳斯莱斯。四年过去了,这个目标早已实现了。但是,曾经的兄弟也已经四分五裂。

比特币在四年里几回暴涨暴跌,有的人永远离开了这个行业,有的人完成了华丽的逆袭。

宋欢平因为痛恶这个行业的乱象,失去信仰永远地离开了。如今他在经营面包的生意,做得很好,融资融了几个亿。

壹比特有一个不卖自萌VV酱的作家,笔名很少人,但本人是个高个大叔,以写文章犀利著称。他当时的持币成本是3000元,2014年比特币跌破3000,他的信仰崩塌了永远地离开了。

有些人的信仰是靠钱来维持的,这其实是“伪信仰”。

后来坚持下来的人,森林人、暴走恭亲王、七彩神仙鱼,他们完成了华丽的逆袭。

壹比特解散后,森林人抵押房子,借了2000万投资了阿瓦隆,三年时间赚了几十亿。暴走恭亲王回到上海后和沈波做起了区块链铅笔媒体和ICOAGE。七彩神仙鱼的鱼池也发展得越来越好。

这个行业在发生巨大的变化。四年前,大家只敢偷偷地布道,不敢和别人提自己是做数字货币的,怕被别人说是传销。四年后的今天,大家看到,很多正规机构都进来了,很多人也开始了解这个行业。

虫哥从不认为自己是大佬,出去开会坐飞机,一直坐经济舱。

直到有一次看到新韭菜坐头等舱,让虫哥觉得很尴尬,逼得虫哥以后每次出行也只能选头等舱。

虫哥认为,在这个圈子里,大家财富来得太快,丧失了一些原本的东西。大家变得喜欢炫富,风气其实挺差的。

区块链域名被爆炒。有的项目号称是花了几千个BTC买的,人民币价值一亿,将近融资金额的一半。

虫哥觉得,这些项目太浮夸了,PR做得太过了,太过了就属于虚假宣传,把人当傻子忽悠。

域名的价格大家都清楚,他曾帮大头收了一个国际的域名,只花了160个比特币。虫哥认为类似高价哄抬域名的现象实在不妥!

前段时间,李老师和陈伟星互怼。李老师的录音门事件,虫哥认为他说的很多话,话糙但是理不糙,这的确是行业过去几年存在的乱象,相信经过这次事件之后,行业会得到极大地改善。

虫哥有一个段子可以很好地反映这种现象,“熊市出名,春暖花开。牛市一到,韭菜自来。”

中国有一句古话,花花轿子,人抬人。虫哥很谦虚,他现在几乎把大部分时间用在和圈子里的人的互动。

他说,这个圈子只有老韭菜,没有什么大佬。

本文整理自虫哥上周在哔哔直播间做的分享。

分享到:更多 ()
区块链神吐槽

区块链资源分享

韭菜的自我进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