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税社保新规新政策_中国进入临时工社会_日本社保危机警示_劳务派遣人员_订阅号刘备教授_内涵段子_区块链神吐槽
区块链技术资源分享
追寻中本聪先生的脚步

个税社保新规新政策_中国进入临时工社会_日本社保危机警示_劳务派遣人员_订阅号刘备教授

日本和英国因为较高的社保关系,他们的劳动人口有很大一部分人是三和大神(临时工、日结),未来这个将会是主流。

临时工社会

目前整个日本社会大概有6000万劳动者,其中2000万临时工所以日本被称为临时工社会

我在英国的时候,也发现企业喜欢用临时工。ARM 、苹果、华为等大公司都有不少合同半年一签的员工,也有很多每天上半天班的员工,拿大天朝的标准来说都是临时工。

临时工横行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正式工社保比例太高,企业承受不了。

日本的社保分两部分。第一部分是每人每月1.3万日元,第二部分是工资的13.8%。假设日本人平均月收入是30万日元,那么社保部分就相当于工资的18%左右。而为一个企业工作每周少于20小时,就算临时工,不用交后面这个13.8%。

英国的复杂一点,按当地人均月收入2200多英镑来算,企业和个人合计要交400英镑左右,也差不多是18%。社保方面临时工肯定也有减免,具体政策没查到。

以上说的都是日英两国社保的养老部分。其它比较重要的医保英国是免费、日本是每月几千日元,都可以忽略不计。

大天朝的社保相比日本和英国就吓人了。这里只算养老保险,企业要交20%,个人交8%,合计28%。

但天朝有个特殊的公积金制度,公司和个人各缴纳12%。公积金虽然上交,但实际上应该是员工的收入。假如一个人月薪1万元,加上企业缴纳的1200元公积金,实际收入就应该是11200元。

从这个角度来说,考虑公积金因素,大天朝的养老保险的实际比例大约是25%左右,比日本和英国高7%左右。

既然大天朝的社保负担比日英都高的多,为何没有沦为临时工社会呢?

个税社保新规新政策

原因就在于过去社保和个税缴纳是两条线,无论员工的实际工资到底多高,在大部分地区都可以按照月薪1800元的最低收入来缴纳社保。这就是下图的来源:

个税社保新规新政策

当然,不同企业对于社保态度不同,过去大致如下:

  • 外资企业全额交;
  • 国企和事业单位按工资交,但奖金不交;
  • 私企通常贴地飞行按照最低交,当然BAT这种财大气粗的肯定全额交。
  • 军人、公务员、义务制阶段公办教师(后面简称军公教)不交。

官方的说法是军公教退休金由政府直接拨给,所以也不用交养老社保,但实际问题要远远复杂。

所以在不考虑军公教的情况下,过去其它三类企业综合来看真实的缴纳率估计要打个对折,也就是28%的一半14%,这就和全世界大部分国家差不多了。

了解中国社会的都知道,目前公务员单位、事业单位、国企里面都有大量的临时工之类,或者又叫做劳务派遣工。原因就是这些单位待遇好、足额或者基本足额缴纳社保,为了节约成本只好实行双轨制,正式工以外再用临时工。

广大私企则没有这个问题,反正待遇都按照贡献给,社保按照最低的1800交,这样就没有太多搞临时工的动力。

考虑到私企就业目前占大天朝的2/3左右,只要私企没有广泛用临时工,大天朝就不至于变成临时工社会

但社保新规实施后,情况就变了。假设缴纳比例不变,整个养老社保缴纳总量基本会翻倍。造成的情况是:

  • 外企基本无影响,反正本来也是全额交。
  • 国企和事业单位有一定影响,负担加重。
  • 私企有翻天覆地的影响,80%以上的私企根本不可能交得起这笔钱。

传统企业工资占营业额比例大概是10%,多交的社保相当于营业额的2%,高科技企业工资占营业额比例大概不会少于30%,多交的社保相当于营业额的6%。

大A股的上市公司算是天朝比较优秀的公司,通过市销率和市盈率两个指标可以计算其利润率。这里直接给结论:

  • 最赚钱的房地产公司的利润大概相当于销售额的10%。
  • 家电行业利润大概相当于销售额的7%。
  • 制造业企业利润相当于销售额的2%。
  • IT企业利润情况比较复杂,总体不高于销售额的5%。

注意,这些是大天朝最优秀的企业,没上市企业的利润率肯定还远远不如。

如果要全额补交社保的话,结论就是:私企中的IT企业和制造业企业基本都破产,房地产和家电企业则是利润率大大下降。

政府再想收税,也不可能让大部分企业活不下去。因此这件事儿大概有宏观和微观两个结果。

宏观上社保缴纳比例迟早会下降,个人估计就是最后降到日本和英国的那个18%差不多。结果就是:

  • 外企得利,相当于少交了一笔钱;
  • 国企和事业单位持平,和原来差不多;
  • 私企还是要多交,但总比28%强很多。

前几天夏之城女神统计过一个数据很有意思。就2018年中报来说,所有上市公司中外企利润增长比例最高,国企其次,私企最低。原因就是营改增后,外企本来就足额缴纳增值税,所以享受到了减税优惠;国企享受了一部分增值税减税优惠,但又多交了一部分营改增税,所以持平;私企都被营改增了,所以惨惨惨。

相信社保缴纳的结果最后也差不多。A股中利好外企,利空私企,国企持平。

微观上肯定是私企想尽各种办法来少交社保。

临时工劳务派遣人员

最简单的就是学习日本,多用临时工,少用正式工。更具体说就是学习事业单位和国企,大量雇佣劳务派遣人员,劳务派遣人员待遇由两部分组成。

  1. 劳务公司给的基本工资,每月按1800左右最低的算,这部分要交社保;
  2. 实际雇佣公司给的劳务费,这部分要交个税,但不用交社保。

更有意思的是,最新《个人所得税法》还规定劳务费可扣除20%后再计入个人收入征税。

两项BUG叠加,未来私企中一定会有茫茫多的临时工——也就是劳务派遣人员,只有少数不可或缺的人员才会是正式工。

仍然考虑到私企员工占大天朝劳动者的2/3以上,临时工社会想必不会离我们太远。

至于临时工社会是好是坏,请大家自行脑补。原因都懂,不说了。

订阅号刘备教授

微信号:jiucaiheart
功能介绍:努力进化,为的就是在这个市场里站着把钱赚了。


一面镜子:日本社保危机的警示

近日,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国税地税征管体制改革方案》,方案包括从2019年1月1日起,社会保险金由税务局统一征收。这一改革,基本杜绝了企业和个人低标准交付社保的现象。

我在2015年的时候就写过文章,当时我国经济有三个短期、中期、长期的定时炸弹:分别是短期的股市和互联网泡沫、中期的地方债危机、长期的社保危机:

这其中短期的股市与互联网泡沫已经释放,不知道现在还有多少人记得2015年的大股灾;随即2016年大范围互联网创业公司倒闭,互联网行业迎来融资寒冬,我当时也专门有文章分析过——这个定时炸弹是最早炸的。地方债的问题通过几年的操作,一部分地方政府的金融风险已经通过种种方式转嫁到民间,再加上从去年到今年的金融去杠杆等政策,民间的定时炸弹已经炸了不少,上半年一些民间金融机构普遍崩溃也是基于这个大背景,某种程度上也相当于我们替国家扛了个雷。但是地方债问题还没有完全解决,同时社保危机的魅影已经在不远处浮现了。

根据公开的新闻报道,全国社保账户尚有盈余,但地方情况不容乐观。广西、江西、海南、内蒙古、湖北、陕西、天津、河北、辽宁、吉林、青海、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和黑龙江等13个地区可支付月数已不足1年,而去年的报告只有8个省份——一年内新增5个省市。预计明年,以上13个省市的养老金将无钱可发。而去年垫底的黑龙江省累计结余已为负数,开始出现亏空,数额为232亿元。上个月黑龙江已经来了一拨预警和危机公关:

虽然按照官方公布的信息,全国社保账户尚有盈余,但是其连年亏损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2014年社保基金整体亏损2156亿,2015年亏损3523亿,2016年亏损5041亿,亏损规模年增幅超过50%。根据经济管理出版社2011-2014年出版的《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13年年底大陆个人养老金账户〝空账〞高达30955亿元,超过了当年城镇职工养老保险基金的累计结余。根据中国社科院金融所教授李扬的测算,到2023年,城镇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就将出现〝收不抵支〞,2029年累计结余将消耗殆尽,2050年累计缺口将达802万亿元。面对这样严峻的形式,舆论放出下图这样的风向也是情理之中。正所谓“咱工人要为国家想,我不下刚谁下岗”。

面对严峻的社保形式,我们普通人的未来将何去何从,隔壁的日本可以给我们一些参考。

日本在1961年就建立起了全民社保,其覆盖范围之广、福利待遇之高在当时世界都是数一数二的。但日本人引以为傲的社保体系仅仅维系了三十多年就已经分崩离析。NHK的纪录片《日本社保危机》就给我们全面展现了这一危机下日本人民生活的图景。

日本的社会保险分为四种,其中年金就是养老金,生活保护就是失业保险、最低生活保障,大致相当于我们的五险一金。

日本的社保号称是全民覆盖、全民免费医疗,但是仅在2008年就有475人因为没有保险、无法承担医疗费用而死亡,纪录片的摄制组跟踪了这些案例,发现没有交付社保的唯一理由就是——穷。

日本经济从五十年代末期开始,经历了近四十年的高速增长,所以全民高福利社保还是可以从人口红利、经济发展红利来维系的。但是随着经济泡沫破裂,尤其是老龄化的加剧,日本社保体系显得不堪重负。老龄化的负担主要体现在医疗保险上(因为他们的养老金都是自己独立的账户,相当于国家帮他们存着帮他们理财,所以昭和时代的老人如果不生大病,普遍过得很富有)——看病的人多了,交钱的人相对少了。那么国家做的只能提高社保缴纳金额。

在社保加码之后,一方面劳动者的生活出现了困境,纪录片中就记录了一个受访者,为了交齐社保被迫租更小的房子;另一方面,对于企业的压力也大大增加。据调查,有83%的企业认为日本社保负担过重:

纪录片中也展示了一个因为拖欠社保金而面临破产的企业。但是,企业面对国家是弱势群体,劳动者面对企业是弱势群体。企业的负担,还是通过种种方式转嫁到了劳动者身上。

日本企业的做法就是通过雇佣大量“临时工”的方式避免交付社保。纪录片中就展示了,许多劳动者干得好好的就被莫名解雇,再以临时工的方式雇佣,企业还利用法律的空子避免解雇赔偿金。近十年来,日本非正规雇佣员工数量飞速增长,与之相对应的是正规雇佣逐年下滑。

在1995年的日本经济白皮书中,更是赤裸裸地给企业提出建议:只给中层管理人员交社保,其余的工作全部雇佣临时工。这就相当于企业把国家甩给它的锅又甩在了劳动者身上。而劳动者们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找不到工作,要么就只能成为临时工——不享受社保。所以说弱势群体为什么叫弱势群体,就在于很多时候他们没得选。纪录片中也展示了很多人间惨剧:许多“临时工”因为负担不起医疗费用而无法得到有效医治,甚至连工伤也不能得到应有的保障。前一阵上映的日本电影《小偷家族》中,就有正式员工被解雇、临时工工伤问题的情节。

对于日本劳动者面临的现状,纪录片中采访的这位教授基本都在喷企业。说企业这种中层管理人员交社保、体力劳动工人没社保,仿佛让日本回到了封建等级制的年代,还要搞出一个贵族武士阶层。

这位教授不但头发往左梳,立场也挺左的,比众多微博上的精神资本家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其实了解一下全世界就可以发现,专家、学者、政策像我们这么“右”的其实挺少见的。

危机的影响是全方位的,一方面劳动者被高额保险压得不堪重负;一方面企业也担上了沉重的负担,经济愈发丧失活力;另一方面国家也不好办,巨额的账户亏空只能让国家选择削减社保开支。

于是,本来能报销的费用、能提供的服务,都随之削减。这样一来,依靠社保的老人、病人、失业者的生活都受到了灾难性地影响。纪录片中就有一位脑溢血的老人,本来在正常的康复疗程中,但因为服务内容的削减,只能依靠自己康复,健康状况瞬间恶化;还有一位单亲妈妈,因为失业保险的削减,大儿子被迫退学打工;而二儿子因为每天无法带午饭去学校而开始厌学。

相比于日本,我们的社保问题还是有自身特殊性的:一来我们没有像日本一样有着全民覆盖的高标准医保——在经济景气的年代基本可以达到全民免费医疗的水平,只不过近几年有所削弱——而用过医保的朋友就会发现我们能报销的其实没多少;此外,我国的老龄化程度还原比不上日本,大约三十年后我们的老龄化才跟日本当前的老龄化水平持平。那么为什么我们在这样早的时期就面临如此严峻的社保形式呢?对于我们国家独特的社保问题,我在《人口雪崩,说啥都晚了》这篇文章里说过:

为什么国家急着催生,从独生子女政策到生育基金180°大转弯,不是因为人太少,最关键的一点是劳动力变少,社保缺口堵不上了。

我们国家的社保模式是现收现付制,就是现在退休人员的养老金,是现在工作人交的社保发下来了;我们老了之后,就是那时候工作的人给我们发钱。所以说劳动力少了,社保缺口就补不上。别说以后真的全面老龄化了,就现在社保都很吃力,所以去年的时候社保金进入股市;今年又出政策,社保税务部门收,企业不许少交。要知道,这只是补的现在的缺口,我们老了以后还不知道怎么样呢。稍有经济学常识的人,只要算一算我们每年社保上的这个账,就不难发现……反正我已经做好了养老靠自己的打算了,我交的这个五险不打算要回来了,就当为国家做贡献了吧。

我们的社保金问题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1997年建立社保保险制度的时候,大量已经退休或接近退休的人从来没有缴纳过养老金、医保金等社保费,这时无论是企业还是个人都无法补缴以前并未缴纳的费用。但因为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已经退休和正要退休的职工,必须立即纳入社保体系,享受相应的权利,领取真金白银。由于退休的老人数量庞大,资金需求量非常大。为了使现收的钱够用于现付,社保费率被设计得非常高,而领取养老金的替代率则相对低,也就是征收的高费率和支付的低保障。但是即使这样,钱仍然不够,又将职工个人账户积累的基金挪用于当前的发放,成为典型的寅吃卯粮,形成所谓“个人账户空转”。这就是说,当时设计的“统账结合”变成一句空话,个人账户是空的,只是一个名词。

这就相当于国家甩了个锅,本来应该国家发放的退休金,用现在交上来的社保金弥补。这么大的包袱一甩,经济不腾飞才怪。

九十年代的新自由主义改革主要三件事:一,三千万工人大下岗;二,取消福利分房,为中国楼市二十年“繁荣”埋下伏笔;三,建立新社保体系,完全抛弃了计划经济时代“国家给养老”的理念。不得不说,这些政策带来了中国经济腾飞,然而毕竟“肉食者谋之,肉食者肥之”,某些领导满腔热血的说要去趟地雷阵,其实最后发现被地雷炸的血肉横飞的还是我们这些平头老百姓。

再比如房价问题,我说过这个事。高额的房价榨干了上一代一辈子的储蓄(父母掏钱首付),同时预支了下一代一辈子的预期收益(还一辈子房贷)。这样的一股经济力量释放出来,经济不繁荣才怪,但是短暂繁荣没有后劲,不健康的房价早晚要反噬经济。

我的祖辈,完全是为国家奉献了一辈子,他们享有的只有荣誉,没有经济利益。他们也被剥削了剩余价值,然而在当时的语境下这是全民所有,国家代替你们积累,国家包你们一辈子的所需所求,他们只为奉献,他们无所求。但是我们祖辈三十年积累下来的国有资产,有多少被白菜价卖掉了,有多少官商勾结下的美其名曰“带来有竞争性的先进模式”事实上就是抢劫。

很多人说我们现在的社保缺口是因为“老年人欠了年轻人的社保金”,但事实上那一代人从来不欠谁,他们的社保在国有资产里,已经被贱卖了。九十年代末的诸多政策用一句话来形容就是“敲骨吸髓”,其遗留问题至今都有很严重的负面影响。

日本社保危机是一面镜子,其中国家、企业、普通劳动者、病人、失业者所面临的种种困境,都是我们可预见的,让我们不能不有所警醒。但有朋友一定会问,日本社保崩了,我们也面临风险,是不是社保体系一定就不成呢?

其实并不如此,《日本社保危机》纪录片里也为我们树立了典型,就是欧洲的社保制度。当然,因为欧洲独特的历史和国际地位,这种模式并不好复制,但是其出色的理念、平等博爱的思想、优秀的资金管理模式,还是有非常多可以借鉴的地方,这我们会在日后的文章中分析。


个税社保新规新政策

微博@老道消息

不要过度炒作那张中国式减税,月薪5000的图。首先,省会以上城市最低社保基数早就不止1880这个数字,现在基本上3000到3500的样子,所以不会产生这么大的差距。

其次,未来三个月时间相信人保部会出台一些措施,允许社保个税并轨后社保费率继续下调,切实降低企业负担,下调空间按照过去的规律,一个点左右,公司和个人少负担几十块钱的样子。中西部地区还有一些面向中小企业的社保减免,一个省一般能减免个十亿八亿的。

最后,如果你还不满意,请仔细学习领会近期媒体文章的标题,包括但不限于:

工资到手降低了不是坏事,咸菜泡面畅销不是消费降级,企业负担减轻造成盲目投资,中产阶级轻松了国家没有未来…

微博@路意Louis

五月份的一个报道中有2017年社保征缴和支出的情况,看起来的确是入不敷出了,拿最主要的养老保险看,每年征缴3.42万亿,但是却要支出4.04万亿,医疗保险好一些,但是其征缴率已经达到了恐怖的11.7亿人,估计是把少儿医疗保险也计算在内了。

如此看来,可能除了提升社保征缴率之外,也需要打开看看支出部分是怎么构成的,如果是过高的,超过当地生活平均工资的支出,其实真的可能有点在透支....

去年社保基金收入超6.7万亿 同比增速创六年来...

分享到:更多 ()
区块链神吐槽

区块链资源分享

韭菜的自我进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