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圈推广外包_数字货币代替工资_区块链存证的法律效力如何?空气币骗局_ICO发币法律层面解读9.4规范性文件_肖飒专访_执笔秦晓峰_核财经_区块链投资_区块链神吐槽
区块链技术资源分享
追寻中本聪先生的脚步

币圈推广外包_数字货币代替工资_区块链存证的法律效力如何?空气币骗局_ICO发币法律层面解读9.4规范性文件_肖飒专访_执笔秦晓峰_核财经

从去年的七部委联合发布“九四公告”,到今年8月24日五部委联合发布“风险提示”,监管逐步收严,区块链从业者对于政策应该如何把握,核财经APP专访肖飒律师,解析区块链行业法律问题。

肖飒认为,无论是“九四公告”还是“风险提示”,既不属于行政法规,也不是法律,其仅是各主管部门联合发布的规范性文件,具有规范效力,但并不是真正的法律文本。但市场主体需注意的是,在上层法律规范没有对币圈作出明确表态的情况下,该类规则实质上决定着市场走向,规范着社会公众的在该领域的各项所做所为。

使用数字货币代替工资,存在逃税漏税的嫌疑。但在追责上,应分各种情况进行讨论。违法犯罪行为建构在数字货币的匿名性、密码学应用之上,使得事实认定成为该类案件的追责难点。

(交易所)拔网线使得用户不能及时交易,剥夺他人交易机会,从而使得客户蒙受损失,此处并没有使他人产生错误的意思表示,因此不构成诈骗。但我们注意到,拔网线的行为使得交易所不能正常运作,破坏交易所基础设施建设,阻挠正常交易进行,涉嫌构成破坏生产经营罪。

目前,我们并没有出台专门的法律以规制发币行为,但发币的行为逻辑背后确实违反了我国现有法律法规。

涉嫌的罪名包括但不限于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非法集资、金融诈骗、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等。

肖飒 中国银行法学研究会理事

肖飒 中国银行法学研究会理事

五部门风险提示

今年8月24日,银保监会等五部门联合发布了“风险提示”,相比去年的“九四公告”,从法律层面如何解读?

两份文件有相同之处,两份文件层级相同,且层级均较低。《关于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和《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均为规范性文件,层级较低。

尽管两份文件规制内容相同,但《关于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有探索、有发现、有进步。《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通过代币发行本质属性界定、日常运营、平台管理、监督检查等对代币发行的最初市场状态下的情形予以呈现,《关于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则总结出了新近市场上,类似非法活动的新的特点,打击力度加大,涵盖范围拓展。可操作性与可识别性增强。

九四公告

“九四公告”与近期的“风险提示”属于行政法规还是法律?其执行力及威慑力又有多大?

今年8月24日发布银保监会、中央网信办、公安部、人民银行以及市场监管总局发布的《关于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和中国人民银行、中央网信办、工业和信息化部、工商总局、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既不属于行政法规,也不是法律,其仅是各主管部门联合发布的规范性文件,具有规范效力,但并不是真正的法律文本。但市场主体需注意的是,在上层法律规范没有对币圈作出明确表态的情况下,该类规则实质上决定着市场走向,规范着社会公众的在该领域的各项所做所为。

针对数字货币,目前是否出台专门的法律?未来出台的可能性又有多大?

目前,针对数字货币,我国并没有出台专门的法律或行政法规,规范市场的各类文件层级较低,效力不足,科学性还需要在实践摸索中进一步提升。国家法律的制定出台多要统筹特定事项的轻重缓急、国家立法任务、立法计划、市场成熟程度等决定。不过,面对世界虚拟货币的迅猛发展势头,我相信未来较高层级规则的出台势在必行。

ICO发币是否会触犯中国现有的法律法规?具体违反哪些法律法规?

目前,我们并没有出台专门的法律以规制发币行为,但发币的行为逻辑背后确实违反了我国现有法律法规。依据《中国人民银行、中央网信办、工业和信息化部、工商总局、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代币发行融资是指融资主体通过代币的违规发售、流通,向投资者筹集比特币、以太币等所谓“虚拟货币”,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其违反的具体规则包括但不限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银行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条例》、《非法金融机构和非法金融业务活动取缔办法》。

涉嫌的罪名包括但不限于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非法集资、金融诈骗、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等。

如果所发的通证不进入交易所交易,是否会被追责?

首先您的问题是假设,我也以假设的前提作答。区块链项目如果发起功能性token内部流动,而不到交易所上市交易(或严禁持有人到交易所交易),则我国境内法律可以容忍。

目前的实际情况多为,区块链项目设立新加坡基金会,搭建海外架构,在发币问题上,采取了首次售卖批发给“私募机构”,再由私募机构售卖给不同的C端客户,在一些省市出现了二级、三级分销商,有重大法律纠纷隐患。

同时,我们必须清醒的知道,token一旦被以故意或放任地形式进入海外交易所,则token不再是所谓的“功能性”通证,而质变为:金融产品,供大众炒作。既然是供炒作的金融产品,价格的跌宕起伏在所难免,一旦出现价值大幅度缩水,目前有些币已缩水90%+,易引发用户情绪崩溃,从而带来各类风险。

即便是项目方完全不管市值,这种放任自家币被炒作的行为,也很难被法律容忍。更何况上交易所后,几乎没有项目方不在乎币值,大家的手似乎都伸得很长。

最后,2017年9月4日代币发行公告,已经明确代币发行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即便是做种种掩饰,我国“穿透式”的金融监管和法律的实质考察,也会把事情的本质看清楚。

发币的项目方创始人如果不是中国人,发币后跑回国外,是否会被追责?

当然会。

我国刑法中的属地管辖原则指的是,凡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犯罪的,除法律有特别规定的以外,都适用本法。凡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船舶或者航空器内犯罪的,也适用本法。犯罪的行为或者结果有一项发生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的,就认为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犯罪。外国人在中国犯罪后跑回国外的,当然会被追究法律责任。

币圈代投

在币圈整个交易链条上,代投是否会触犯法律法规?

发币项目方为了规避法律,在境内采取了“私募方式”,读者可以理解为批发商,从某区块链项目中,由N个公司或有实力的自然人先行低价购入部分代币,然后,等代币进入交易所流通,这些公司和自然人再把币卖给国内普通炒家(或美化成“代为投资”)。

为了拓展销路,一些公司和自然人常常夸大项目情况,甚至把一些“空气币”描绘成“天使币”,在项目白皮书并没有承诺某些成果的时候,杜撰阶段性成果诱骗更多投资人进场。这就也可能触犯我国刑法第266条诈骗罪、第225条非法经营罪。

但是,司法实践中“民事欺诈”与“刑事诈骗”的界分并不清晰。因此,这些协助出口转内销,又从中移花接木,口若悬河的人或公司是否构成犯罪,要结合客观证据,谨慎认定。

而在国内进行分销coins的过程,也需要费一番思量,为了尽快打开销路,获得更多投资人,不少企业通过QQ群、微信群进行广泛传播,采取的是“人传人”的思路。也就是说,制定一个传递激励机制,让A作为公司员工销售给B消费者,则A获得提成若干,如果B再销售给C消费者,A与B都能获得提成若干。根据我国法律规定,这涉嫌传销,系非法。

如果在传销组织中,是组织者、领导者,甚至是其中的讲师,那么,可能会面临刑法第224条之一组织领导传销罪。这个罪名适用比较广泛,多用于打击新型涉众型案件等。

为什么那么多人发币,还没有被批捕?

很简单,时候未到。

掩耳盗铃也好,螳臂当车也罢,法律已经清清楚楚写在那里了,为了暴富故事,人们堆积着对“百倍币”的畸形渴望。前赴后继的人们,涌向了区块链技术,发现自己根本不是这块料(有些甚至就是扶不上墙的“阿斗”),不甘心,还想奋力一搏,于是乎发币的事情就是顺理成章的了。

一旦发了币,项目方实际上被币价绑架了,表面繁荣之下,谁不是“锁仓”、“托市”,经验不足或财力不足的项目方,很快会败下阵来;就是想好好做事的项目方,也不得不想尽办法找“大神护驾”,老板脑子里全是资本市场的套路(别不承认,去挖一挖币圈新锐的底,证券经验是王牌)。

从上半年的实际案例看,涉嫌刑法第266条诈骗罪和涉嫌刑法第224条之一的组织领导传销罪,率先亮起红灯。发行空气币,实际上就是诈骗行为。但如何证明自己和小伙伴不是在发空气币,可真真是个技术活。你以为:白皮书+50个程序猿+大神站台就不是空气币了么?从成文法的解释学来看,项目虚假的认定标准是假到什么程度,区块链技术并未在侦查机关普及,他们也只能摸着石头过河,按照传统办案思维募集资金(或折合资金)8个亿,如果仅使用不到1000万到产品研发,可能会认为比例严重失调,而蒙上“骗”的黑纱。

至于“上不了台面”,但真的很有效的“直销团队”(其实就是传销,因为直销牌照甚为珍贵,传统领域就已经赚翻了,不用冒险进新领域),在一些案子里,我们发现这些拥有客户的团队很牛,他们采取了传统的会议营销(洋气称谓:路演)、微信群聊等方式,进行私募份额的饥饿销售。

如今,我国北方地区已经出现黑吃黑的涉众纠纷,也有不同层级的人想要到公安举报相对方“黑了币”,后因其募集币种不是比特币,很难做司法鉴定而作罢。

承揽币圈外包服务,有法律风险吗?

可能有,取决于你的行为是否明知对方违法犯罪还为项目方提供“帮助”(94文件已出,不要以自己是法盲为借口,无效。)。其罪过依附于项目方,如果点背,项目方是一堆骗子,那么,为骗子提供帮助就是“共犯”;如果项目可行性不高,枉顾事实,为其出具会计、法律意见书并公示,则可承担民事欺诈赔偿责任。

解套的办法,也有。作为一个铁匠,你制作的西瓜刀被用于杀人还是杀西瓜,事前是无法悉知的。如果你的服务是中立、客观、标准化的,那么,在真实案例中会被放一马,最多当个证人录1-2次笔录,不用怕。还有一种,那就是苦口婆心劝人向善的,例如曾经有个金融犯罪的嫌疑人藏匿于海外,律师进行劝返、与经侦沟通返还老百姓资产等工作,虽然也是帮助“坏人”,但是帮坏人弃暗投明,这种行为没有风险。

怕就怕一些人,瞎出主意。把资本市场怎么玩K线的套路换个说法,在币圈继续玩,还指导年轻的项目方“拉锯齿”,逐步放量,反复割韭菜。这就是教人犯罪,着实可恶。

国内的项目,是否会受法律管辖?

肖飒:看得出,其实大家怕的还是刀把子(刑法红线);对于行政处罚和取缔已经免疫了(经济基础太雄厚,随意来个90后币圈小哥都是过亿身家)。

如果从红线角度讲,我国法律的管辖权来自:属地管辖、属人管辖、保护管辖、普遍管辖。

  • 属地管辖:凡是在我国境内犯罪的,中国法律管。包括悬挂中国国旗的航空器、船舶等。
  • 属人管辖:我国公民在国外犯中国刑法,中国法律原则上管辖,但是,刑法规定最高刑期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可以不追究。
  • 保护管辖:外国人在国外对中国人犯罪,按照中国法律最低刑期三年以上的,中国法律管,但犯罪地法律不受处罚的除外。脑补:开赌场、组织卖淫等行为。
  • 普遍管辖:我国缔结条约所规定的罪行,我们在条约义务内行使管辖权。脑补:国际诈骗案件、恐怖融资、跨境洗钱等。

如果以上您觉得太术语,请记住实务里的真理,那就是:只要中国老百姓被欺负了,中国法律都能亮剑,不管你在国内国外,也不管你的假洋鬼子还是外国护照。

无币区块链

政府目前倡导“无币区块链”,未来发币会被中国政府认可吗?

美国、日本的对币利好政策,对于我们并没有直接的作用。

请放下侥幸心理,2017年9月4日对ICO的否定态度,可能会延续很长时间。我们预计,除非出现重大情势变更,五年内应该不会全面放开发币。

有人跟我们讲,发币和发tokens不同,我们承认技术实现上确实不同,有的人愿意自己建设一个公链,有的人就像从以太坊上发币,发tokens某宝官方价格从2K--8K不一,最快“立等可取”。

但是,我们9月4号的文,将“发币”的定义给的很宽泛,无论币圈朋友创造出什么样的新词汇,从coins到tokens,再到通证,只要实质功能是为项目融资,那么,我国法律对其定性就已“一目了然”,无需再争。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在我国持有虚拟财产是违法的,2017年10月1日《民法总则》第127条实际上已经表明民法项下对于普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