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中本聪CSW:BTC 已经不是原来的样子_法用于交易(not tradable),也没法做到合法(illegal)_分叉BCH_所有人都说我是骗子,但我就是有钱_Odaily星球日报_区块链投资_区块链神吐槽
区块链技术资源分享
追寻中本聪先生的脚步

澳洲中本聪CSW:BTC 已经不是原来的样子_法用于交易(not tradable),也没法做到合法(illegal)_分叉BCH_所有人都说我是骗子,但我就是有钱_Odaily星球日报

“所有人都说我是一个骗子,但是我让你看看,我是亿万富翁。”

“我们准备把 ABC 碾压成渣,也准备把比特大陆碾压成渣。”

若 Craig Steven Wright 所言不虚,11 月 15 日,BCH 将迎来一场算力大战。

Craig Steven Wright,正是近几年来一直自称为比特币的创造者——“中本聪”的澳大利亚计算机学者兼商人 Craig Steven Wright(以下简称:CSW)。

由于一直没有拿出比特币创始区块的私钥证实自身身份,他是不是真的中本聪仍各执一词,因此他也被称为“澳本聪”。

可是如今,他的时间和精力并没有集中在比特币(BTC)上,而是集中在去年 8 月从 BTC 分叉出来的比特币现金(BCH)。

BCH 起于比特币扩容之争。2017 年 8 月 1 日,由比特大陆带领 Bitcoin-ABC、ViaBTC、BU 开发组等原比特币核心开发团队,对比特币进行硬分叉,这是解决比特币扩容问题的方案之一,BCH 由此诞生。

之后,BCH 陆续获得比特币耶稣 Roger Ver、CSW 等人的支持。按照线路图,BCH 社区每隔 6 个月就对 BCH 进行一次硬分叉。其在今年 5 月完成了第一次硬分叉,彼时各开发团队在分叉时达成了共识,没有产生新的分叉币,将区块的大小从 8M 提升到了 32M。

BCH 开发团队成员姜家志曾透露, BCH 诞生之后,当初发生在 BTC 社区的争论局面并没有停止,“微信群、推特、论坛,在很多地方都在争论。”目前,围绕BCH 的发展大致分为三个阵营:

  1. 以比特大陆为首的“激进派”;
  2. 以“澳洲假中本聪” CSW 为首的、以维护比特币原旨教义为名的保守派;
  3. 和以 BU、Cobra 为首的中立派。

今年 8 月 ,CSW 曾提出将发布一个与开发团队不兼容的版本,并展开一场算力大战,令 BCH 变回真正的比特币,以及将以此战消灭与其意见不合的 Bitcoin ABC,这让他争议缠身。

反对者眼中,他是大话连篇的“嘴炮聪”、动机不明的疯子。在吴忌寒近期的推特中,CSW 甚至被指是邪教、间谍、V 神眼中的“假中本聪”。但也有支持者,“他是不会说话但极为真诚的技术狂热者。”支持者这么说。

不管如何,此次 BCH 硬分叉已经因 CSW 的搅局面临分裂。

11 月 7 日,星球日报独家采访到了身在英国伦敦的 CSW,问他当初为什么不支持 BTC 转而支持 BCH、为什么要发动这场算力大战、是否在购买算力备战、怎么看待别人眼中“他是一个疯子”。

CSW澳洲中本聪

比特大陆是个笑话,我准备把它碾压成渣

星球日报:对于本次比特币现金硬分叉,你的团队技术提案是什么?

CSW:我们想要维护“原生比特币”的想法,我们想要让运行代码发挥作用,让每个人都能从中收益,我们希望将中本聪的愿景维持下去。但是其他人却在改变中本聪的愿景,他们总是想要在比特币身上加各种各样的东西,甚至会被犯罪份子利用。

星球日报:但是完全保持原来的版本是很难的,比如我听说 BSV 也修复了一些原版的 bug?

CSW:是的,我们只是修复了一些漏洞,而没有改变协议。比特币协议就是发送点对点电子现金。每个人都在修复错误,这就好比我有一辆开了很长时间的车,虽然这辆车已经不是最初的那辆汽车了,但是我可以在车上做改动,比如优化引擎,给它获得和最初那辆汽车一样的动力。

星球日报:所以你反对 ABC 的原因是他们开始改变了“原生比特币”吗?

CSW:是的,你得看看具体原因。

Odaily星球日报:但是现在社区里,ABC 已经获得了一些支持,包括比特大陆的吴忌寒。你担心这个问题吗?

CSW(突然爆笑):哈哈哈哈,告诉他我超难过的。告诉吴忌寒,实际上我手头上正在做的事情远比担心这个问题要重要得多。比特大陆的矿机设备让挖矿效率提高了50%,但是比特大陆现在可能马上就要完蛋了,因为这家公司可能马上就会破产。比特大陆就是个笑话。

星球日报:所以,你完全不担心他们的算力吗?

CSW:我觉得他们有算力,但比特大陆是个**。

Odaily星球日报:有人认为 BSV 拥有的算力无法和 ABC 抗衡,毕竟你需要算力才能赢得大战。

CSW:我们很好啊。我们准备把 ABC 碾压成渣,也准备把比特大陆碾压成渣(We grind Bitmain into nothing)。我这两年根本就没有在乎过这事。我不关心这些破事。我也不关心吴忌寒会不会因为还不了债而进监狱。但是如果他进监狱的话,我会庆祝一下。我就会静静地坐在那儿,手上拿着 100 万美金看着他进监狱。

所有人都说我是骗子,但我就是有钱

星球日报:那么,你准备怎么做才能实现这些呢?因为有人说你的竞争对手已经开始准备算力了,你准备如何应对?

CSW:我们就是有钱。吴忌寒以为他能够控制算力,而我们——有的只是钱。我们还会让加密货币交易所无法交易比特币现金,直到吴忌寒认败。

比特大陆持有 100 万比特币现金,我们准备让他们全部归零。他们有支持者,但我们动动手指头就能让他们破产。我们还会起诉吴忌寒,基本上,吴忌寒会在全世界的法院收到传票,当他完成了所有诉讼,估计已经 85 岁而且彻底破产了。那我会放过他。

星球日报:你怎么才能做到呢?

CSW:所有人都说我是一个骗子,但我让你看看。(他拿起笔记本电脑,走到床边,让我们看看他楼下的三台豪车,这里应该是高层。然后他又把笔记本转过去,让我们看他所在之处,他告诉我这是他家。这是一座四层、超过 6000 平方英尺的别墅。作者注:6000 平方英尺约 560 平方米)

我是一个亿万富翁,我有很多钱,我不需要依靠挖矿赚钱。吴忌寒依靠挖矿赚钱,他没有其他收入来源,他需要卖矿机,他只能做这个。我不需要……我很高兴看到他们引火自焚直到进监狱。

星球日报:所以你有足够的钱去摧毁比特大陆,是吗?

CSW:是的,我是亿万富豪,Calvin 也是(Calvin 应该是 BCH 最大矿池、区块链公司 Coingeek 创始人 Calvin Ayre,他在算力大战中支持 CSW 的方案)。

基本上我们不需要靠挖矿赚钱,也根本不在乎挖矿,我们付得起钱,也能够生存下去。吴忌寒需要挖矿,还需要支付电费,然后还要在设备和其他很多地方花钱。我们现在不仅在赚钱,而且还在继续运营一家公司。我很乐意看看比特大陆破产。我也不在乎是不是赢了,而是想看到吴忌寒彻底消失,我不想看到吴忌寒重新进入到加密货币行业,我想让他完全离开。

星球日报:我能问问你的钱从哪里来吗?

CSW:比特币啊!我有很多比特币。

星球日报:你准备投入多少钱呢?你有没有预算?

CSW:直到我赢,直到他们放弃。我的钱够烧,直到他们没有办法攻击我们,直到所有人没有办法攻击我们。我并不在乎有多少钱,我会在离开的时候卖掉所有的一切。我不在乎这一切,我无法忍受吴忌寒,比特大陆是垃圾。这就是我的战略。

星球日报:有没有其他人支持你,比如提供资金,还是你只用自有资金?

CSW:我们有人支持。亲爱的,我不会为了钱而去找钱,好吗?你能获得支持,是因为你值得获得支持。

星球日报:你想从这场战斗中获得什么呢?

CSW:胜利。最终,原生比特币。没有其他妥协,也不会有任何妥协,我这里没有妥协。

根本没什么民主,我们只谈钱

星球日报:有人认为你和吴忌寒之间的斗争对社区不利,你怎么看?

CSW:去他的社区(Screw the community)。

我要的是货币,我要的是全球货币(I want money. I want the global money)。我想比特币成为全球通用货币。地球上的每个人都能把比特币当钱用。我不想要任何社会主义者(socialist)。我们现在谈钱,有点无聊,有点冷漠,你可能不喜欢这样。

星球日报:你觉得比特币现金社区里的绝大多数人都是社会主义者吗?

CSW:是的。这是资本主义。我想要竞争,想要资本主义。

星球日报:还有人觉得你所做的事情正在伤害社区民主。

CSW:根本没什么民主,我们只谈钱。我只想要比特币变成世界货币。你的投票有改变过什么吗?没有,所以根本没什么民主可言,还是谈谈钱吧。你的投票,最后不过是改变了一些钱。

星球日报:你难道不担心社区里的一些开发人员对抗你吗?

CSW:我觉得不会。真的开发人员只关注如何为人们开发真正有用的应用,剩下的都是一群社会主义者。我根本不想和他们交流,也不会接受他们。他们应该离开这个社区,也不要回来了。如果他们是替补的话,就永远不要上场了,ABC 也不会有任何对比特币现金贡献的地方。

星球日报:如果一些开发人员真的为社会开发应用,那么他们是很重要的,你在意这些人吗?

CSW:不是为了社会。没有人会为社会做任何事,所有人都是为了做生意(for business)。只要你生意做成了,就会有人给你钱。你所做的事情也不是为了社会。所有说自己是为了社会做事的,都是骗子。我们希望他们被烧死(I want them burned.)

星球日报:那么,如果有些人真的希望在区块链上获得真正的应用程序……

CSW:比特币上就可以做开发,你可以在比特币上做任何事情,而且完全不需要改变比特币。我不会阻止任何人基于比特币做开发,但是会阻止人们改变比特币。现在的问题是,有些人要去改变协议。

举个例子,如果你没有一个稳定的互联网,就无法构建一个网页。

我不会买算力,不需要

星球日报:你现在具体在做什么?也许你每天都在工作,尝试赢得这场战争。

CSW:现在我正在编写一些专利、写论文。(他后来告诉我他正在写一个轻钱包)。

星球日报:我听说你正尝试从矿工那购买算力?

CSW:我们会关注不同的选择,比特大陆只是暂时拥有算力,但是我们不想和他们玩这种游戏,我们看得更加长远。

星球日报:你准备购买算力吗?

CSW:不会,我们有足够的算力,不需要另外向矿工买。但是如果有矿工支持我们,我觉得我们也不会为这些“雇佣兵”买单。

星球日报:所以你现在并没有在买算力?

CSW:没有,我们自己的就够了。

星球日报:你现在的算力从哪儿来?

CSW:全世界。

星球日报:你有自己的矿场吗?

CSW:是的,我们确实有。

星球日报:能告诉我你有多少算力吗?

CSW:足够赢得这场战斗了。

星球日报:矿工和开发人员,你更关心谁?

CSW:我更关心用户,我关心的是如何让这个世界拥有更好的货币,我们想要让 50 亿人使用比特币。只想赚钱是无法实现这个目标的,就像吴忌寒那样。

星球日报:有很多人认为,nChain 和 BSV 的开发人员没有太多开发经验,因此在技术上,你们没有太多优势。

CSW:ABC 就是个该死的笑话。我们有更好的开发者。你给我钱我都不会请他们。不过,我会请他们来给我倒垃圾。我不在乎他们说的这个差异、那个差异。我们不需要刻意去招人,因为我们的钱足够多,开发人员也足够好。

我不需要说服任何人

星球日报:有些人说你是骗子,你是疯子,你怎么看?

CSW:我不在乎。让他们失望了。吴忌寒就是个小孩,他还需要学习如何面对大场面。

星球日报:我看过一些攻击你的文章,说你疯了,你担心吗?

CSW:我有什么好担心的?,我记得小时候看到比尔·盖茨在大会上发言,还有人朝他扔了一个派。现在,你能说人们不喜欢比尔·盖茨吗?

星球日报:你觉得用户会怎么看待你领导的比特币现金?

CSW:我可没有领导什么,我是在构建一个全世界都能使用的货币。这都是社交媒体上对我的看法,我不想让人们崇拜我。我们谈的都是钱,我并不在乎人们是不是关注我,甚至把我当做是一种信仰。我想让人们能够使用一种全球性的货币。

星球日报:去年你还支持比特币现金硬分叉?

CSW:我没有。

星球日报:你没有?

CSW:我希望比特币扩容,我想要保持“原生比特币”,去年我准备建设一个矿池,然后挖矿。但不幸,吴忌寒在背后作祟,他不值得信赖。他是个骗子。本来比特币和比特币现金是不会分开的。就是因为他比特币现金才会分叉。因为他是一个贪婪的人。

星球日报:去年比特币现金从比特币中分叉出来,你不支持吗?

CSW:我一直支持“原生比特币”,比特币现金分叉出来也是无奈之举。当我说比特币的时候,就觉得我心里只有那唯一的比特币,不过现在已是比特币现金了。

星球日报:报道说你曾经支持 ABC 的硬分叉,后来又反对,这是真的吗?为什么?

CSW:他们后来已经不支持原生的比特币了。我们没有支持过 ABC,我们只支持原生比特币的想法。 我们从来没有想过对比特币分叉,吴忌寒想要分叉,我们一直希望保留一个比特币。吴忌寒想要分叉,因为他想要交易很多加密货币,他想要钱,想要赌博。

星球日报:还有人说,如果你统一了比特币现金网络,就会攻击比特币网络,是真的吗?

CSW:噢,这个消息已经传了几年了,让他们自己瞎猜去吧。

星球日报:所以你不会去攻击比特币?

CSW:我不需要。比特币根本没什么可攻击的。

星球日报:要赢得这场战争,你有什么秘密武器?

CSW:我对比特币的理解比任何人更深。我觉得现在还是低调一些。不过,我觉得吴忌寒需要人们支持,他一直在社交媒体上很活跃,他还有矿池。我们有自己的算力和矿机。人们不喜欢我,但我不需要去说服任何人,我们也不需要媒体支持。我们能赢是因为我们有很多投资。吴忌寒需要人们的支持,但其实也没什么效果。

星球日报:还有人说,你正在开发自己的矿机?

CSW:是的,我们有新的矿机。

星球日报:是为了这场大战才设计新矿机吗?

CSW:不是,我们设计这个矿机其实更多地是长期发展需要,而且想要取代比特大陆。比特大陆在广告上说他们的设备是最好的,但其实已经开始变得速度又慢,又过时了。

“无政府主义”不是比特币本身

星球日报:能否用一句话概括你期待比特币现金发展成什么样子?

CSW:“原生比特币(The Original Bitcoin)”,全球货币。

星球日报:既然你那么希望让比特币现金变成“原生比特币”,为什么你不直接选择 BTC,而是要选择 BCH?

CSW:BTC 已经不是原来的样子。

它现在是一个“Big Coin”,既没法用于交易(not tradable),也没法做到合法(illegal),而且它的交易费用太高了。我并不会关注人们会如何称呼它,它可以被看做是是一种数字签名链,他们删除了数字签名意味着问题出现。

比特币是保护隐私的(private),但不代表它是匿名(anonymous)。

我们需要确保加密货币交易能够被追踪,而且能够在真正的合约中被应用。如果你希望比特币能够像现金一样被使用,就必须要遵循现行现金市场的“游戏规则”。

比特币应该在全球范围内都是合法的,但是现在人们让比特币变得更加“无政府主义”、变得不合法,这不是比特币本身。

星球日报:涉及到法律比较复杂, 或者从技术角度来看,你想要的方案是怎么样的?现在你的方案似乎主要是希望 BCH 的区块上限加大到 128M。

CSW:我不想要区块上限,我就想维持原始的比特币。原始的比特币是没有区块上限。


原创文章,转载/内容合作/寻求报道请联系 report@odaily.com;未经授权严禁转载,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文 | 卢晓明

73%的BCH区块是BSV派挖出的,是比特大陆支持的ABC派的3倍

分享到:更多 ()
区块链神吐槽

来评论吐槽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区块链资源分享

韭菜的自我进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