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数字币理性看待_加密数字货币不可能颠覆或取代法定货币_王永利_数字金融资产研究中心_区块链技术_区块链神吐槽
区块链技术资源分享
追寻中本聪先生的脚步

网络数字币理性看待_加密数字货币不可能颠覆或取代法定货币_王永利_数字金融资产研究中心

与数字资产密切相关的是现在争论非常大的网络数字币,当然后面也会连着区块链这些技术。从比特币出现后网络数字币逐步得到大家的认知,同时引起很大的争议。

一种观点认为,像比特币这样的去中心化的网络加密数字币,颠覆了传统由政府主控的法定货币体系,同时应用到区块链上,区块链将会成为信任的机器、价值的互联网,会重新再造生产关系、社会组织、运行模式等等。货币是金融的灵魂,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

所以,货币体系一旦被突破、被再造的话,整个金融运行将大大改观,整个经济社会的运行将会发生很大变化,所以数字币的意义怎么想象都不为过。

但是,同时也有很多人对这种网络数字加密货币表示严重的质问。

甚至在华尔街,即使是国际上最著名的金融学家、金融从业者对此也是充满争议。不久前末日博士鲁比尼先生列出七大问题,认为数字币纯属骗子

那么到底怎么看?

我觉得大家讨论问题没有处于同一个层次,因此得出的结论完全不同。今天借此机会,提醒大家理性看待数字币,因为我自己对比特币的认知也在变化。

最初我认为,现在用一个国家的主权货币作为全球的中心货币太不公平,2008、09年我也在研究有没有可能出现超主权的世界货币;2012、2013年忽然发现有比特币,不是国家主权的货币,那么它能不能成为真正的超主权货币?

网络数字币理性看待_加密数字货币不可能颠覆或取代法定货币_王永利_数字金融资产研究中心

我曾经非常的崇尚比特币,但是在研究过程中我还是放弃了,不再像很多人对它充满着崇尚。

首先,几千年来货币一直在变化,我们今天的货币也一直在变化,变化的逻辑是什么?货币的本质属性是什么?

如果讲不清这些问题,数字币是不是货币就无法讨论。所以,首先要梳理一下货币的本质和发展的逻辑。

货币在人类世界已有几千年历史,从最传统的实物货币到国家规制化的金属货币,再到金属本位制下的纸币,直至今天去金属本位的信用货币。

为什么这样一步一步发展?

其实在货币发展过程中,特别是当纸币出现后,人们发现货币越来越重要,货币的功能越来越多,但是货币最基本、最重要的功能是价值尺度,是为了社会交易、交换服务的;而价值尺度最重要的要求,就是币值要相对稳定。

如果作为价值尺度的货币其本身币值就剧烈波动,那么整个社会交换、交易一定会乱套。

怎么做到货币币值的基本稳定?

从理论上来说,要做到货币币值的基本稳定,就是让一个国家的货币总量要与这个国家主权范围内法律可以保护需要货币化的财富的规模对应,简单来说就是货币总量要与财富规模对应,才能保证币值相对稳定。

如何做到?

财富五花八门,不可能一对一地看每个东西价格的变化,而且每个东西的价格完全稳定也不是好事。

所以,首先要做的是要做出一个全社会物价总指数的概念,关注物价总指数的波动是不是在可控制的范围内,如果是,我们就认为它基本是稳定的。

要做到这一点有几个前提:

第一,货币一定要从社会财富里面脱离出来,成为社会财富的价值表征物或者对应物,而不能将货币直接就从财富里拿出一块来做货币,这样就无法完全对应。正因如此,原来使用实物来做货币的做法逐步被淘汰。黄金、白银这样的贵金属必然要退出,不退出它所标识的价格尺度就很难把握;黄金、白银这种贵金属必须回到社会财富里面,回归本原,要用货币标识其价值。

第二,因为财富有法律属性,货币要与财富对应,一定要讲清这是谁的财富,货币就要上升到主权货币或者法定货币,要有国家主权保护,法律要求这个国度必须使用这个货币,而且政府必须率先使用,使它有广泛的应用场景。这样一步一步过来,只要国家还存在, 货币的非国家化就很难实现。

即使是像哈耶克先生这么著名的经济学者,晚年在力推货币的非国家化也一直落不了地。再进一步,目前国家存在,世界治理结构也还是以国家为基本要素的治理结构,如果没有最强势国家的支持,要打造超主权的世界货币也是很难想象的。

当然货币总量一定有调控空间,因为没有调控空间就很难保持对应关系。而且今天所有国家货币的中间目标都没有追求绝对的通货膨胀为0的,基本都是在1%以上,主体国家是在1—3%之间。为什么这样?

第一,国家越大越难做到物价绝对的稳定。

第二,实际上保持一定的贬值的压力,会使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储蓄不划算。

最好的选择是扩大投资和扩大消费,所以容易刺激经济社会发展。

但是这里有个度,不能让货币贬值失控,一旦失控社会就会动荡,政府就会更替,经济金融危机就会爆发。这样货币政策的概念就出来了,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一起成为今天宏观调控两大政策工具之一。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今天依然在想用黄金做货币有可能吗?实际是不可能的。

但是,有一个问题是,在一个法定货币体系情况下,有没有在一定的特定范围内赋予了特定属性或者权益的社区币或者商圈币呢?

其实一直有。

比如在中国,法定货币是人民币,但是不代表清华大学没有自己的饭菜票或者饭菜卡,这些在这个圈里就可以替代货币。

为什么要替代?

因为这个食堂有很多公摊的费用由学校承担,价格比外面便宜,而且保质保量,如果允许用人民币直接买,除非加上身份验证,否则外面的人都会涌入,学校承受不了,所以干脆印饭菜票或者饭菜卡。这类东西能不能出这个圈像货币一样在大街上流通,这就要打个大问号。

所以在法定货币体系下,不代表我们没有一定范围的商圈币,比如各单位的饭菜票卡,商场的购物券卡,甚至电商平台的积分等。当确定某物是一个商圈币或者社区币时就一定要有使用的范围,不能随便拿出去自由流通。如果所有人都在造币且自由流通,就会影响到法定货币,一旦法定货币受到影响整个社会就会混乱,所以监管和法律一定会给予制裁。当数字币体量很小、不会造成影响的时候,比如2015年以前时比特币没有那么大影响力,在好多国家没有影响,所以监管基本上没有重视。

但随着它们的发展,特别是中国——数字币、区块链在中国的发展,可以说除了底层技术以外所有应用中国都走在世界前面。

比如区块链第一个涉及到的是挖矿机的生产和供应,比特大陆领先全球,甚至专用的芯片也是不错的。

第二个是矿池的投资和挖矿,在中国曾经也是非常厉害的。

去年全球ICO之前将近76%左右的币是由中国人挖出来的。

我们的交易因为有了币没有交易价值就会受到大大的影响。中国有很大的交易平台,很快催生出大量区块链自媒体。而支撑这个东西的是资本,所有金融活动当监管跟不上来时一定会出现极其恶劣的社会结果。

去年9月,监管一旦控制不住就只能叫停,我认为这是非常理性的选择。很多国家遇到这些问题也在研究,其实包括日本、新加坡、美国等很多国家,监管慢慢都会跟上,越来越严格的监管,保证能发挥好的作用,而避免出现严重的问题。

按照这个逻辑再来看网络数字币的这类东西。

比特币典型地模仿了黄金的原理——总量一定,容易挖出来的先挖出来,越往后每年新产的量越少,总有一天会没有。所以比特币总共2100万个,每10分钟的产量都会告知大家,没有任何可能的人为调控,最后到2140年可能就全部结束。

  • 量控制的话,对应的财富是什么?
  • 财富能不能被同时控制住?

如果只控制了货币的供应量,而财富的量无法控制,价格就会大幅度的波动,币值就难以稳定。

它有没有对应的财富,实际上大家设想的是它不用对应,那么对应全球的财富是可能的吗?

比特币其实也只是一个自己设定的互联网的商圈,这个商圈完全可以突破国家的边界。

这个商圈同样可以有它自己独有的身份信息和独有货币的流行,但是它的价值在哪里?

它的价值取决于商圈的覆盖面和渗透率,取决于人们对这个东西的追求,完全是一种供求关系,而不是这个币本身作为价值尺度的概念。所以只要大家认可就有价值,一旦大家不认可就可能没有价值。

这就需要深入探索。

我认为随着互联网发展,互联网一定是互联互通、跨接融合的,而且完全可能打破国家、行政地域的限制,形成新的网络世界、网络社区,在这里运用它独有的身份信息和独有的货币工具,我认为完全可以。

比如大家知道riple做全球的清算,一旦跨境清算就会涉及一个问题:身份的验证。

如果每一笔交易都要验证当事人原始的法定信息,全世界国家很多,存储的信息每笔都验证成本非常高。

另外也会涉及货币的问题,中国是人民币,美国是美元,如果每笔都核对这个成本也是很高的。那么完全有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线下按照法律的规定存储身份信息,但是对应一个线上的全球统一身份信息,同时可能通过挖矿也好赋分也好赋予统一的网络币,或者用法定货币兑换。

而当与法定货币兑换时就会有另一个问题:谁来做交换,或者谁来做兑换的做市商?网络平台敢不敢自己做全球的做市商?

我在中国银行工作很多年,做全球交易也有很多年,我深深知道任何一个企业自己想做一个做市商的风险极大,所以比较好的选择是把交易环节拿出去,完全在外部交易平台上,随时用市场交易,兑完了以后换成自己的币。

网络社区上日常所有的运行中只有唯一的身份,也只有唯一的一个币,但是监管部门需要查的时候可以找到这个人是谁,这是他的做法。我觉得这是比较现实的。

如果我们想把比特币或者以太坊这种过度强调去中心的区块链体系运用下来的话,正因为过度强调去中心,最后脱离了现实,变成了网络封闭的体系,解决不了现实问题。

不可能三角关系

今天大家研究区块链发现一个问题,就是区块链存在去中心、高效能和安全性几乎难以兼得的不可能三角关系,所以底层机制还需要不断探索怎么平衡这三者的关系。

作为币,如果完全是封闭体系的币,里面运行再好,不出来也解决不了现实问题,自身的价值都会大打折扣,比特币、以太坊如果不换成法定货币,价值有多大?

但是如果一旦换成法定货币, 就突破了原来的边界。

所以监管不在于必须穿透进入人家的网络圈里监管每笔交易,如果比特币仅仅是在里面挖矿,里面的人转来转去没有关系,甚至如果仅仅是发了新币募集老币,不换成法定货币的话,对现实世界影响都会大大减轻。

所以我去年以来一直提醒区块链监管方面:

  1. 不要不敢监管;
  2. 不要什么都管,就注重监管交易的环节,私下里交易无需监管。

但所有公开交易平台一定要管,管什么?

管法定货币——法定货币的反洗钱、反恐怖融资、反偷税漏税是全世界的共识,也越来越严格。我们国家刚刚开了新的会议,巴厘岛国际会议上也再次强调这些问题,不可能允许通过各种手段来洗钱、恐怖输入或者偷税漏税。数字币未来想完全越过这个东西,一定没有出路。

那么监管在哪?

当成立公开交易平台时,一定会要求法定货币建立一个电子钱包,把这一关要死死卡住,并实行实名制。

另外,进入平台买币后也要得到监控,需要定期申报。

用人民币买了比特币一直持有,可以不管,但这边用人民币买了比特币,那边换成美元进入美元帐户就会有问题,因为我们国家有外汇管制,而这种做法就是在逃避外汇管制。更重要的是,这边人民币帐户资金上去,那边进入另外一个人的帐户,这个更要管,要核查到底是什么交易,这也一定会有办法管,这些才是我们要真正关注的。

现在很多人在说无币的区块链,我认为币其实是自己商圈应用的东西,不能完全抹杀。

  • 完全用现实世界的规则、法律推导网络世界,去限制新的东西并不现实;
  • 但是做创新的人也得注意,一旦当你沉下来,要渗透到现实世界里面去的话,想完全越过现有法律规定也是不现实的。

所以,这些方面需要我们理性看待,我相信在很长一段时间,互联网的发展会形成一个现实世界和网络世界并存,相互交融,但又相互独立运行的格局。

这两边都需要理性地分析和看待这个问题。

最近由于比特币、数字币的价格大起大落,炒币的人本身意识到,数字币作为货币可能真的有问题,所以又出现一种与法定货币一对一对应的“稳定币”。

我觉得当有人意识到这个问题时,就表明原来做币已经有点问题,但不做货币就没有价值吗?

一定要注意,并不是。黄金退出货币的舞台就没有价值了吗?恰恰最近一年中,全球央行购买了很大的黄金做储备。其实当法定货币剧烈波动时黄金这类储备物保值功能更强,所以我们要理性看待这些问题,避免犯大的错误,否则真有可能被“忽悠”进去,因为这是新生事物。

总之,网络数字币,不会成为现实世界真正的货币,不可能颠覆或取代法定货币,但完全可以成为网络社区或商圈的专用币,并非没有存在的必要和价值,但由此也要得到相应的金融监管,不能越出社区或商圈随意流通使用。


编者按:原中国银行副行长王永利,在清华经管数字金融资产研究中心成立大会上发表了题为“理性看待网络数字币”主题的演讲,从货币本质属性的角度讨论了数字币是否属于货币,并就数字币如何定位与监管,及区块链如何达到去中心、高效能和安全性三者的有效平衡发表了看法。

分享到:更多 ()
区块链神吐槽

来评论吐槽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区块链资源分享

韭菜的自我进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