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敏强讲解_怎么参与公信宝节点竞选?如何避免节点贿选的情况发生?GXChain的海外应用市场推广_区块链投资_区块链神吐槽
区块链技术资源分享
追寻中本聪先生的脚步

黄敏强讲解_怎么参与公信宝节点竞选?如何避免节点贿选的情况发生?GXChain的海外应用市场推广

怎么参与节点竞选?

现在就可以报名参与,打开blockcity.mikecrm.com/5ZZ6uKD,根据页面指示填写相关内容即可。

目前有哪些机构报名进行节点竞选了?

我可以先公布其中一部分决定参选的节点:

  1. 国内方面,有分布式资本、火币矿池、万向区块链旗下的万向云、BitZ等;
  2. 合作项目方中,有预言家、达摩、币得和Lucia等;
  3. 国外方面,有哈佛大学肯尼迪政治学院、石溪大学,以及公信宝校园大使组织的海外节点。
  4. 此外,通证派提出者和代表人物元道老师也会参与。

节点竞选投票时间是?如何进行投票呢?

目前定于12月3日开始投票,到时候主要可以在公信链钱包(PC端、手机端)和布洛克城内的钱包进行投票。

如何避免节点贿选的情况发生?

维护自身利益

我认为,节点它自己本身更多的是为了利益,但他们不会想把整个网络给包了,变成他的自己的网络,这样的话参与公信节点竞选本身就没有任何意义。

比特币为例,如果你作为矿工的算力超过全网的51%,甚至还没到51%,自己可能自己就会退出,因为你不想自己的节点算力占比过大,给整个社区造成太大压力和风险,导致大家对这个事情变得恐慌。

因为这样的话,你即使挖了BTC,它的价值也在下降。所以从这一点来看,社区的共识本身就会推动节点参与方不会去做很多损害生态公共利益的事情。

即使你短期得到了很多票,你失去的是更多的价值。

理事会节点

我们现在有21个节点,21名节点排名前11是理事会节点。

理事会节点有更多链上治理的权利。所以即使是21个节点,内部还会有一个竞争,这是节点之间的博弈

节点无通盟

我们现在节点与节点之间没有流通的币是不参与到去投票的,只有流通的60%GXC里面各家自己去争取。现在也没有人知道自己能够争取多少。所以现在还没有到说结成同盟、贿选的程度。(我没看懂这句话)

给的钱少

现在市场比较冷,节点收益并没有大到节点参与方足够去做一些去颠覆或者破坏网络的事,其作恶的收益还没那么高。

但是,节点基本维护的收益是可以保证的。我相信,参与我们节点并不是为了赚大钱来的,大部分节点都是对我们项目认可,想为生态做贡献。所以我觉得这个贿选的意义就不是很大。

但是,随着网络力量未来越来越健壮、价值越来越高、我们的币价越来越高,节点的竞争压力也会越来越大。你要去做贿选,别人也要,变成一个市场行为,这个成本会越来越高,各节点直接就会形成平衡。这就是我对这个问题的看法。所以,这是我们能够做到的尽量去中心化。

因为,完全的去中心化是不存在的。我们只能做到尽量的去中心化,或者说多中心、分布式的中心分散。完全的去中心化这个事,即使比特币目前也没有做到。

公信资本会参与节点竞选吗?

不会,公信资本中的GXC是信任我们的LP所投的,我们只是代为保管。我们不会用公信资本里的资金去投任何一个公信节点,用了是对其他的公信节点来说不公平。

怎么样的节点才是一个公链生态真正需要的节点?

是影响力?财力?技术?还是信仰呢?

核心是信仰和技术。

首先信仰是相信生态是能持续发展以及能落地的,然后就是能对社区有一定的贡献,比如开发应用、维护节点和当好社区的意见领袖,领导社区。

做节点我觉得最重要是你相信什么和初心是什么。你相信的是这个事情能够推广起来,这个事情未来能够落地,这份初心是摆在第一位的。

同时,也要对GXChain社区做贡献,这方面来说的话,技术就很关键了。你得有技术、去开发、去维护节点以及开发应用,所以这个就很重要。资金我觉得是最其次的,因为成为我们的节点成本不高。一年几万块钱的服务器和维护费用就可以,足以支撑我们当前的TPS了。

运营一个节点不需要太多钱,人也不需要太多,所以我觉得想做好、想帮我们GXChain做好,信仰和技术是目前最重要的。

节点是如何获取收益的?

我们现在公信节点是21个节点,备选节点会有很多。每个节点按照出块量有奖励。

我们一年一个节点平均有几万个GXC的奖励,这个是出块的奖励。还有交易手续费,现在我们每天的链上交易大概十万多笔,每笔交易的手续费都是我们节点的出块值,这是做节点的两部分收入。

我觉得是额外的,因为节点应该要为社区做贡献,要为GXChain生态做贡献。

什么样的节点会受到更多人支持?

  1. 更有影响力的节点,能去做社区推广、品牌推广、海外推广、国内推广和线下推广。
  2. 能在技术上面能够帮助其他不了解项目的,或者说不了解技术的用户了解GXChain社区的,他可以去整理出文档在技术社区论坛推动技术讨论,这个由社区代表来做是非常合理的。
  3. 我们代码都开源了,协议也都开源了,社区和节点可以拿过来自己改造做一个新的应用,就可以上一些dApp,把这些dApp上到自己的应用里面去,就会产生第三笔的收入,也就是导流的收入。

节点在为社区做贡献的同时,社区也会注意和敬重他的贡献,他在社区就会有更大的影响力,他自己可以去做一些应用,比如说区块浏览器,因为现在有我们自己开发的区块链浏览器,我们的社区自己也可以开发,节点也可以开发,节点也可以做像我们的钱包、布洛克城这样的一个应用。

所以我觉得节点收入有三份,一个是出块奖励,一年有两三万个GXC,然后还有手续费的奖励,现在每天交易有十万多笔,未来肯定会更多,第三个就是做应用和流量的收入。

当然,这是收入的一部分,我觉得做事不能只看钱,我相信很多节点不是为了赚钱来做这个事情,更多是来认同你做的这个事情。

我今天就接待了一个竞选团队,他是我们的社区爱好者,有很多我们的币,他做这个事情就是出于自己的一个爱好,想把GXChain推广起来,原来一个人的力量很单薄,以节点的方式去推,就能在技术、业务、线下活动上、在线上,有很多的发力点。那这就是一个因为认同你的事情,然后参与进来的例子,所以我觉得做节点不一定是钱,钱只是一部分,认同社区共识是更大的一部分。

GXChain在熊市里,为何依旧新动作频频?

其实我们没有刻意选择在熊市做事情,因为小秘书你在公司也知道我们是一天到晚都在做事情,全年无休的都在做。

我们CTO经常穿着睡衣在公司里,我的办公室里有一间房间是累了就休息躺下,然后我还在公司装了洗浴间,大家可以困了累了去洗个澡,这就是工作状态,包括公司还有一个办公室摆满了健身设备。

我们工作状态一直是全年保持的,只是我们的时间点刚好在进展最为密集的时候遇上了熊市,但是熊市也有熊市好的地方,就是什么都很便宜。

我们现在招人也便宜,做推广也便宜,甚至上交易所也更便宜,有的还不用花钱。

我们去海外参加任何会议也更便宜,反正我觉得熊市挺好的

当然,我是从业务推广上的角度来挺好的,对币价来说不是很好。我觉得在熊市的时候,我们要有更多的进展。很多团队的工作实际已经停滞,我们依旧在前进,而且进展越来越多,这也是在积累我们的品牌认知、社区的共识。大家退潮之后能看见谁在裸泳,别人是裸泳,我们是穿了裤子的。然后等到市场牛市来了以后我们的竞争力就更加明显了。因为新的一轮肯定会有周期,有熊市就会有牛市。我相信牛市一定会来,因为,在这个圈子里赚了钱的人,他的资金并没有永远离开这个圈子。他可能换成了法币或者换成了稳定币,他在等待合适的机会再进来。所以,只要这个情况还在,那么牛市一定会来。等到真的来了以后大家就会发现我们竞争力又变更有优势、更强,我们在这个低谷的市场里上了更多的交易所,上线了很多产品,又推了很多的用户,这个就是我觉得我们最突出的一点。

目前GXChain海外市场推广进度?

我们原来没法完全走出全球化是主要和我们的币GXS有关系。

我们发现老外念GXS很难念,G-X-S,他们舌头都卷了还念不顺,而且S有share的意思,会造成security token的嫌疑,导致上海外交易所审核比较严的时候,我们就很难提交,需要更多的解释。

所以我们把名字改了,叫GXC

这样就是GXChain的三个字母。然后,它又有GXCoin,是一个utility coin,这样就是一个应用型,或者工具型的token。

那这样我们去上海外交易所就不需要去做什么监管审查的事情。之前我们的公链合约,没有做到2.0,现在,我们把智能合约做到2.0后,我们已经可以向全世界的开发者开放了。

布洛克城已经把国际化版本,韩国版、全球版,都已经做好了,马上就要发布。我们把这些工作全部做完以后就开始往外走。

节点去中心化

我们做了几个事情,第一个是先把节点全部去中心化掉,因为这个是国际化非常重要的前提,就是你的节点是不是已经分散了。如果你是全在自己手里,那么他们会担心你是公司币,公司币可能会随着公司的解散,这个项目就死了。

如果我节点是分散的,那么是社区的人共同推动的,那么这就好比理解BTS当时是BM离开了社区以后,离开了这个项目,但是这个项目依然有BTS社区来推动,所以我们先做了节点竞选。

上交易所

第二个,我们也在逐渐的上更多的海外交易所。

上次我去了一趟印度尼西亚,然后我们做了一次演讲,然后也上了INDODAX的交易所,现在每天有不少成交量,我们这个月27号会去韩国,在韩国有一场演讲,我们也在推进韩国的交易所。在欧洲的话我们落地了一个面向医疗跟金融的一个去中心化数据交易所Tuple,团队的实施是基于我们GXChain来开发,当地的业务推广就由他们去做,这是欧洲市场。

在美国我们合作了非常多的高校,像肯尼迪政治学院、还有石溪大学,然后也跟一些高校的学生跟教授建立一些合作。这次也会有这些教授参与到我们这次节点的一些建立。

我们在美国推了很多校园大使,在美国我们也设了一个北美的办公室,当地已经有同事在那边开展工作了,叫Alex,也会有很多的这种线下的一些meetup跟峰会都由他去在那边操作,他是我们现在国际事务总监。所以通过这些种种方式,大家都已经能看到我们在业务推广、产品业务推广、上交易所、社群推广然后以及合作方节点企业这一块我们都在大规模的往外走。

另外,我自己在训练我自己的英文,因为我现在口语还不够好,所以以前很少能看到我去海外去演讲,我最近一直在训练,我希望我半年之后可以到海外去做全英文的演讲。

面向开发者的公链,面向个人的布洛克城,面向企业的去中心化数据交易所,我们三方都准备好了,我们的团队也准备好了。我自己也在努力,我们的海外根基也在逐步坚实,所以我觉得我们的项目推到全球是非常有竞争力的,因为我们有拿的出手的东西。这个,我是非常有信心的。我现在没有自信的就是我自己的英文。英文更好一点,我就可以讲的更好。

目前基于GXChain的海外应用有哪些?

我们在欧洲有个叫Tuple的项目,做医疗跟金融方面数据,跟我们基础链的定位非常合适。在北美也有几个高校的教授,带了学生在我们链上做开发,这次也会参与到我们这次节点的竞选。

我们这次去印尼,也对接了几个团队,他们原来就是做游戏。他们也希望在我们链上做游戏,甚至也有兴趣参与节点,当然,这个完全看竞争了。在日本我们有一个项目,他们是做信用房地产方面,在日本的话比较在意租房,或者说交易的信用数据,这些数据并没有合理的进行交换起来,都在各家的中介公司,那么这个数据就有交换的必要,因为他们要打通这样的信用的一个通道。

所以他们也打算用去中心化的方式来做数据的交换,这个项目也是在我们链上面做开发。 就是日本本地的一个做房地产的一家公司。 他本身也是一个做证券出身的人,所以他是跨行业,币圈的爱好者。然后这次去韩国我们也会去见几个原来我们社区认识的几个团队。

因为我们的公链有它的优点,大部分公链就是公链,只能提供合约和账户,那我们的公链除了能提供合约和账户,和这个币之外,我们还能提供我们公链的数据。

我们的链上有数据组建,一整套数据组件,可信数据交换、可信数据上链、可信数据身份、可信数据计算、可信数据的应用跟可信数据的存储。

这些数据组件是我们公链的特色,所以这个是能为开发者赋能的,再加上,他们的应用做完了我们布洛克城还能给他们提供用户,所以这还蛮吸引那些希望在区块链这个小圈子里能做出一些产品的开发者。所有的开发者其实都面临着风险,他自己花时间去开发一个应用,肯定要投入。

要投入时间、投入金钱买服务器。那么如果说他投入了几万,或者说十几万,如果在别的地方想要推,可能要花费几十万,但在我们这里开发者们把应用开发起来,我们给他流量,我们给他技术支持是不收他费用的,是你能开发和开放我们就支持你能启动。

这个就是减少了他创业的、开发的难度和门槛,有这个优势,我们到全世界都走得通

我们现在也在筹备全球的推广,期待每个国家我们都会有开发者跟节点会参与到GXChain来,而且我们的项目,我们GXChain的基金会以及开发团队、创始团队的话,会非常偏向于做协议层、底层的一些东西,做技术上面的东西,我们希望让更多做推广的,做社区知识的,做应用的,都让我们的社区的人来做。

那么这样的话,其实是就会散的很开。因为光靠我们一张嘴巴能说多少个人,但是我们的社区的人多,他们一去传、他们去说、他们去做的话,而且,还有奖励的话,那会吸引到非常非常多的人。这个,我们也是这么想的。

公信节点竞选时间线

后续我们将针对公信节点竞选提供更丰富的内容,目前已确定的时间线如下:

11月6日,我们发布了公信节点竞选章程详解《公信节点竞选正式启动,2个重点更新和4个热点须知》。

11月12日(昨日),公信宝CEO兼创始人黄敏强在TokenClub以《公链的治理实践,每一票都算数》为主题进行直播。点击文章下方【阅读原文】即可重复观看直播内容。

11月20日,我们将展示已报名的参与机构名单,部分竞选节点会在社区进行分享拉票。

12月3日,公信节点竞选投票开始,主网的首批节点将被选出。

下面为直播中的热点问题回顾:tokenclub.com/#/room_video/10284

公信宝小秘书长的非常好看

11月12日晚8点,公信宝创始人兼CEO黄敏强携公信宝小秘书再次做客TokenClub,向GXChain社区爱好者们讲解公信节点竞选,并针对社区一些常见问题做解答。据统计,当日直播观看人数高达12.8万人次,创出近日视频直播的新高。

黄敏强讲解_怎么参与公信宝节点竞选?如何避免节点贿选的情况发生?GXChain的海外应用市场推广

分享到:更多 ()
区块链神吐槽

来评论吐槽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区块链资源分享

韭菜的自我进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