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新经济学家“的诞生_所言有用,不做情感渲染和无病呻吟_不点名批评一些经济学家 _2019新年献词_经济学家圈_内涵段子_区块链神吐槽
区块链技术资源分享
追寻中本聪先生的脚步

期待“新经济学家“的诞生_所言有用,不做情感渲染和无病呻吟_不点名批评一些经济学家 _2019新年献词_经济学家圈

又是一年,每一年经济学家圈都会写新年献词,提出一点观点,供大家参考。我们希望所言有用,不做情感渲染和无病呻吟。

简单回顾一下,戊戌年过的尤其快,大事也多,变化也是前所未有。今年经济学家共发表了近700篇稿子,在大家的关注下,阅读量比去年提高了不少。

在700篇稿子中,《邓南巡讲话原汁原味一字不漏版“书记大人,你应该向广东学习而不是向北京学习!”》,阅读是最高的(阅读292万人次),体现出圈友们对改革话题的高度关注。

点击阅读《邓南巡讲话原汁原味一字不漏版“书记大人,你应该向广东学习而不是向北京学习!”》

关于贸易摩擦的文章阅读排名也非常靠前,比如胡鞍钢全面超越论、斯蒂格利茨谈中美之争、龙永图批专家过度解读等。贸易摩擦衍生出的相关文章也成为热点,比如高善文的几篇私下演讲,洛阳纸贵,瞬间洒遍朋友圈。针对“去杠杆”问题,由徐忠引发的央行财政部门大战,也是一大亮点,贾康回怼阅读量也在前列。“离场论”的文章,我们并没有刻意发,但是相关讲话的阅读量之高,也能体现出大家对这一问题的重视。

2018年新年献词中我们提出,经济学家群体不再提供新的思想,“经济学家正在偏离舞台中心”的观点,今年我们看到这一现象正在加剧,科学家已经成为第一刚需,文化学者的地位也在加速上升。

我们对此现象表示担忧,同时也对一些经济学家的行为表示失望。

2018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四十年前,经济学家的表现是那么的耀眼,bulingbuling闪闪亮,个人气质是那么的清新脱俗。四十年前,经济学和经济学家都非常稀缺,社会需求更是无比放大,以至于一些只有ABC概念的学者也可以一夜之间成为名人,那真是一个热血沸腾的年代啊。

随着经济发展,经济学教育的普及,经济学家的影响力也逃不脱边际递减效应。2008年金融危机是个坎,随着普遍的事前蒙圈表现,影响力递减斜率加大。在随后的移动互动联网时代,大众的兴趣转向了务实的商业领域,马云说“不要听经济学家的”,是一种非常现实的境况。

中国经济学家分为几代人。世纪初的那代学者,引进西方理论,甚至一时比肩世界,比如何廉等。

在改革前动荡中,坚持思考的那代人最为可贵,尽管目前看他们的观点是如此的基本,但是坚持常识更加可贵,也造就了那一代的人的丰碑,比如孙冶方、顾准等。

改革时候的那代人,目前已经成为了老人。他们接近90岁,最早的将西方经济学的思想引入国内,并坚持运用相关理论解释问题,当时的政策环境如同失水的土壤,稍微有点技术含量的建议都会拼命吸收,乃至于一些青年提了一些基本的问题,都能直达高层。

这代人里老人家们确实贡献较大,有时代的贡献,但是理论水平和现在的人相比,没有绝对优势。甚至翻阅价格闯关历史的时候,货币和物价的基本关系都说不清。

但是在今天,我们看到他们的作用在消失,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很悲哀的事实,但可能也是一个规律。

  • 首先,在理论上我们看到,没有新的提法出来,甚至重复一些已经成为常识的跨学科知识。
  • 其次,政策建议方面,始终是老思维,建议“肌无力”成为常态,但是看不到什么建设性的改变。甚至很多建议本身就是坑,比如改革设计等观点。他们的思维局限性非常之强,不能跳出问题看问题。
  • 令人担忧的是这些人的影响力如此之大,衍生出的徒子徒孙都是一类思考方式。我很诚心的建议他们多多关注经济学家圈发的文章。
  • 改革初期的那批年轻人在那个大时代里,出名速度飞快,享尽了改革红利,以至于抱残守缺,拿着通行的理论当成自己的原创,强调这个建议是他提出的,不是另外一个人提出的,提出我很早就看重某某理论,仿佛张爱玲笔下的乡下妇女。当然他们也有大批拥趸。
  • 这代人里还有一类人就是后来从事管理工作,对比改革初期和后期工作表现看,可以发现口号和实际行动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当年的那股精神,已经沦落为纸上谈兵,甚至在纸上都没有了锐气。

当年改革派的年轻人,现在已经成为社会主流人士,丧失的是当年那份意气风发的精神,绝大多数已经进入自己的舒适圈,自说自话,远见、新见稀少,只有私底下祥林嫂一样的抱怨。更有一部分,颠倒黑白,大放厥词,肆意享受着仅存的民众信赖。经济学家高于各职业水准的那种的侠气消失了。

还有一类学者是当下的青年学者,他们在移动时代更加如鱼得水,哪里有面包渣往哪里钻,曲意逢迎一切对他们有利的群体。这一类青年中还有一个群体,就是表现出来一种高度主人翁精神,来维护某些过时政策和过时的理论,腐朽之味强于老年人。

四十年后的今天,社会对经济学家的更进一步的需求与经济学家群体的局限性之间矛盾越来越深。所以,近年也有一个比较突出的群体跃进大众视野,就是那些贩卖知识者。本来是渠道商的他们,站在经济学家和普罗大众之中,通过贩卖知识满足大众需求。但是他们发现,经济学家越来越提供不了更多的增量信息了,干脆自己满足社会大众。

于是我们看到网红类经济学家的崛起,网红表演式经济学者们,忙于各种跨年演讲,风头比肩明星演唱会,也说明了社会对知识是多么的渴求。

但是,这些贩卖者只是过渡阶段的产物,我们急需更有担当,更有智慧,更加本土化的经济学家群体的出现。经济学家圈希望“新经济学家”的出现和崛起。

经济学家圈希望“新经济学家”群体起码具有以下几类特征。

具有侠之大者的情怀。

经济学家不仅仅是一个职业,经济学家和其他职业群体的区别体现在历史经济大转折时期的表现。自从亚当斯密开始,经济学家都高度关注社会发展,并提出建设性的建议,顶着巨大的压力,在社会进步中发挥着自己的作用。每一个诺奖得主的研究,都是这种大侠之气的注解。无论是哈耶克,还是凯恩斯,无论是何廉还是顾准,这个群体优良的品质,不能在我们这代,在这个地理范围内丢失。

我们要高度重视同社会大众的交流。

经济学家不能和社会失去联系。社会发展的新趋势,新思维,已经很难由经济学家提供新的思想了,经济学家的贡献让位于科学家、企业家和媒体人。经济学不是闭门造车,研究模型不是说要脱离大众,我们希望看到经济学家能够提供新的思想,多参与到新鲜的技术研究、商业模式研究、消费群体研究当中,提供更为新鲜的思想。经济学家圈始终相信,“新经济学家”们绝对具有这个实力。

高度警惕“没有新理论”的陈旧思维。

我们看到,一些经济学家对那互联网经济的研究范围的拓展,这是非常健康的,趋势性的研究,这类人非常值得人们尊敬。这里要特别杜绝那种,以为经济学理论已经没有了的人,要高度警惕陷入“没有新理论”的思维。有一类学者,总是以一种逃避的自大精神来看待这个世界,希望“新经济学家”们能跳跃这个陷阱。

重视媒体交流。

中国经济学家经常鄙视媒体,体现出这个群体的先天性不足。翻看西方经济学历史,媒体和经济学家是高度关联的,中国经济学家群体田园般的否定媒体,说明这个群体的先天性是不足的。媒体人有经济学家所不具有的敏锐性和质疑性,公民性。经济学家做媒体无论绝对优势和比较优势都不够,面对媒体,一些经济学家总是忘记比较优势。另外,经济学家不能找媒体当背锅侠,将狭隘的个人斗争,思想斗争、个人恩怨,演化成对媒体的怨恨。不重视媒体,说明经济学家现代化意识都不太及格,很好奇那些骂媒体的经济学家,内心是如何做到心如止水的。何况,经济学家群体都是得益于媒体的,经济学发展的历史上,每一次焦点都是由媒体引发的,美国有凯恩斯哈耶克大战,中国有产业政策之争。

鼓励多说话,多预测。

预测有风险,这是常识。我们不能因为结果有危险,就丧失了这一职业最闪光的地方——预测未来。经济学家群体的专业性正体现在逻辑的一致性上,我们要给社会提供多维的思考方式,对于未来的看法,要让观点更多的输出,我们鼓励百家争鸣,鼓励思想市场的交流。我尤其反感中华田园奥派的一些不让人说话的做法,我们欢迎“新经济学家”们的畅所欲言。

提升公众演讲的水平。

一些经济学家能说,一些经济学家能写。偷懒的说法叫不强求,现实的说法,是能力不够,毕竟不需要说话,只需要写文章只在梦里存在。公众演讲水平是一个人需要具备的基本能力,无论在学校、职场还是公开演讲。我们“新经济学家”们都要锻炼自己的说话能力,避免车轱辘话的浪费资源,勇于公开阐述自己的观点。这样对于让市场选择真正具有水平的经济学家,更为有利,驱逐一些胡说八道之徒。

远离油腻,提升个人形象。

经济学家群体,无论中年,青年,整体都邋遢,不修边幅,甚至充满异味,经济学家群体给人一种非常“宅”的感觉,外表形象都不如老一代经济学家。外表油腻,这是一种陋习。经济学家们有时间,有钱,就是不注意个人形象,这种坏习惯需要摒弃,远离油腻,注重自身。经济学家们无论是身材塑形,还是面部保养,还是衣服搭配,都需要重视,彻底改变油腻形象,闪亮登场。

重视结果。

2018年给人的感觉是,经济学家的无力感,呐喊变成了呻吟,稍不留意以为在享受。新经济学家们,必须重视结果,发声的后面是关注行为。当发现建议和研究同现实不符的时候,要以重视结果导向为指引,调整研究和建议。时代的使命,不会等待一个偷懒的群体。

经济学家圈对“新经济学家”群体,充满希望。未来充满希望。


本文作者:经济学家圈

订阅号:dalianpapapa


期待“新经济学家“的诞生_所言有用,不做情感渲染和无病呻吟_不点名批评一些经济学家 _2019新年献词_经济学家圈

分享到:更多 ()
区块链神吐槽

来评论吐槽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区块链资源分享

韭菜的自我进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