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技术资源分享
追寻中本聪先生的脚步

美国软件知识产权出口公司离岸公司避税案例行为_美国贸易赤字

美国的贸易赤字就一定是出口国的问题吗?Brad Setser认为不然,美国的企业的离岸避税行为实际上迫使美国“让渡”了很大一部分的贸易盈余。这是“中国制造”的故事的背面

微博@兰小欢

苹果离岸公司避税案例行为

关于“中国制造”的几个常识

“一部iPhone大几百美元,中国只能赚到个组装费2-3美元”,这样的话,我每年都要听到好些次,有时还出自经济专家之口,中国美国都有。正好今年世界银行的《世界发展报告》主题是“全球价值链”,借着这话头说几个我认为应该是常识的点。

2018年,一部iPhone X售价900多美元

这机器本身的硬件成本大概400多,其中大约70-80美元来自中国,包括组装,也包括采购中国(包括香港)厂商生产的硬件,比如外壳(伯恩光学,蓝思科技)、电池组(德赛电池、欣旺达)、声音单元(瑞声科技、歌尔声学)等,这根本不是什么2-3美元的买卖。

每年中美都有研究团队详细拆借iPhone的供应链,大家可以参考我国著名公众号“宁南山”,看看他每年更新的iPhone产业链情况。听新闻说从2020年开始,iPhone最贵的部件(屏幕中),也会采用京东方的产品。当然整个光电显示产业链巨大,中国早已深度参与,国产手机中早已大量使用京东方、华星光电、深天马等厂家的屏幕。

当然,这些中国厂商的产品本身也用到不少进口原材料和设备,所以挣得钱不能全算中国的。但其它外国产品里也有来自我国厂家的东西。目前产业链的专业化程度,早已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状态,按照现在的工业和海关的产品统计口径,如果想把iPhone的每个部件都一直往上游拆解到尽头,想精确的搞清楚谁到底贡献了多少,几乎不可能。

中国的硬件制造能力非常强大,是全球供应链的枢纽之一。

全球供应链的枢纽国家,大概有两类:一类国家是德美日,东西越拆越精细,越来越“碎”,一件成品要分好多国家去做;一类是中国,在其参与的部件和环节中,充分利用规模优势,规模做到极大,不管什么产品,总有某些部分或环节绕不开中国。图1中从下往上的就是越做越碎的国家,从左往右的就是越做越大的国家。当然中国本身也很“碎”,但主要是“大”。

从下往上的就是越做越碎的国家,从左往右的就是越做越大的国家。当然中国本身也很“碎”,但主要是“大”。

(图片来源:World Development Report 2020: Trading forDevelopment in the Age of Global Value Chains, World Bank)

一件产品,硬件只是其中一部分。

比如一部1000美元的iPhone,硬件也就400多,剩下大部分是“软”的东西,这既包括制造之前的设计和研发环节,也包括制造之后的零售环节。通常来说,这前后两端的环节,利润率高于中间的制造环节,这一现象有时被称为“微笑曲线”。但如图2所示,制造环节并不是天然利润率就低于前后的环节,比如在70-80年代,顶多算是“抿嘴曲线”。

实际上“微笑”是因为后来的全球化尤其是中国的参与,让制造环节的竞争变得激烈,成本低廉,拉低了利润率。当然这只是相对两端而言,从绝对量上而言,中国从制造环节受益巨大。

后来的全球化尤其是中国的参与,让制造环节的竞争变得激烈,成本低廉,拉低了利润率。当然这只是相对两端而言,从绝对量上而言,中国从制造环节受益巨大。

(图片来源:Baldwin, Richard (2016). The GreatConvergence: Information Technology and the New Globalization. BelknapPress of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这种“微笑曲线”,不仅适用于复杂产品比如iPhone, 也适用于简单的产品比如衣服。比如世界上最赚钱的服装品牌优衣库,虽然其中大量产品是中国生产的,但这是家日本公司,赚的大钱来自前端设计和后端销售。

因为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市场,所以一件产品在“销售”环节赚的钱,很多留在了中国。

比如线下门店的租金、雇员工资、线上平台佣金、仓储、物流、卖货主播的收入、广告等等。所以看iPhone的增加值,不仅不能只看硬件中“组装费的几美元”,也不能只看硬件本身。一件产品,从最初的创意到最终到达消费者手中,每一步都有钱赚,少了哪一步也不行。光看成品本身,是错误的思维。这也提醒我们,进口外国的产品来中国卖,也能创造很多销售和物流环节的工作,也有不少钱赚。

对发展中国家而言,从制造环节切入全球产业链是正确和高效的,因为制造环节学习效应强,生产率提高快。

制造业起始生产率越低的国家,效率提高也越快,会迅速向发达国家靠拢,这个“收敛”过程非常重要。

显示了制造业生产率的全球收敛过程,横轴是一国起初的制造业效率(人均增加值),纵轴是其效率的增长率。中国“CHN”在左上角,起步很低,进步很快。

显示了制造业生产率的全球收敛过程,横轴是一国起初的制造业效率(人均增加值),纵轴是其效率的增长率。中国“CHN”在左上角,起步很低,进步很快。

 

(图片来源:Rodrik, Dani (2013). "UnconditionalConvergence in Manufacturing".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中国制造有很多的问题,但首先应该把什么是问题搞清楚。


@Mikko朱尘

美国软件知识产权出口公司

美国目前大量的实际服务贸易是与世界低税收管辖区域(避税天堂)进行的,在这些低税收区的美国公司子公司,通常以远低于美国企业基本税率来簿记海外销售的利润。

美国软件最大的出口市场不是中国,或任何其他人口众多的国家,而是爱尔兰。对爱尔兰的软件出口远远超过对法国、德国、意大利和西班牙的软件出口总和。

苹果以“研发服务”的出口商进入美国服务贸易数据统计,而不是作为软件出口商。于是,苹果的出口将远远低于其全球总销售额。

美国商业咨询服务最大的出口市场是哪里?不出意料的是:爱尔兰(600亿美元总额中的90亿美元),第二大是瑞士(60亿美元)。

美国重要的“知识产权”出口之一是“与工业流程相关的知识产权”的出口。人们可能认为,与工业流程相关的知识产权出口的最大市场将是德国,或日本,或者中国。以上都不对,最大的市场是瑞士。

猜猜谁是美国最大的金融服务出口市场?当然是“英属加勒比地区”(开曼群岛和巴哈马群岛)。“英属加勒比地区”购买的美国金融服务是英国的两倍。

在一个又一个项目中,美国向以低税率著称的小岛出口的服务比向世界最大经济体出口的服务更多。几乎可以肯定,这并非偶然——许多服务贸易是在同一家公司的子公司之间进行的,而如今美国的大部分外国直接投资也是在世界低税收地区进行的。大部分我所分析的服务出口项目是一系列的全球税收链的第一步,它允许美国公司报告他们在少数低税收国家的大量收入。

从贸易数据看美国企业的避税问题wisburg.com/articles/729788

美国软件知识产权出口公司离岸公司避税案例行为_美国贸易赤字

分享到:更多 ()
0
区块链神吐槽
pi币注册流程教程图解中文版

来评论吐槽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区块链资源分享联系我

区块链资源分享联系我首页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