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技术资源分享
追寻中本聪先生的脚步

币安交易所 官网下载_币安矿池业务产品生态发展@律动 BlockBeats

原文标题:对话赵长鹏何一:未来人们不需要知道币安

而还有一个月,币安也将迎来他三周年的生日。

如今,币安已是业内交易量最大的平台,单 2019 年第二季度净利润就达到了大约在 1.2 亿美金的水平*,如今币安的平台币 BNB 总价值也超过 24 亿美元。(*按照平台币回购销毁的比例)

和其他行业破坏者一样,币安在 3 年内也构建起了自己的生态版图,10 笔全资收购,20 余次的投资,投资收购总金额预计超过 5 亿美金,仅今年 4 月收购数据集合平台 CoinMarketCap 被曝出的金额就有 4 亿美金。

而 2020 年第一季度区块链行业投融资总金额大约才有 8 亿美金,币安的一笔收购就占了一季度行业投融资总量的一半。

与此同时,币安的争议也越来越多。在海外一向走 High Level 路线的币安也玩起了外表光鲜的小姐姐战略,联合创始人何一也几乎每天都在社交平台上和「友商们」对骂。

更大的争议是在业务层面,币安在去年也做起了自己曾经「Diss」的杠杆,再加上刚才提到上半年收购行业流量最大的行情平台 CoinMarketCap,这种运动员收购裁判员的行为,让更多人开始声讨币安。

而更让我们疑惑的是,原本应该平淡度过的比特币熊市里,币安大张旗鼓地营销、收购,疯狂地和友商对线,真的值得么?是钱多到为所欲为了,还是在下一盘大棋?

律动 BlockBeats 在今年 4 月专访了币安两位创始人赵长鹏(下文中以 CZ 代称)与何一,与他们针对币安的未来和整个区块链的未来进行了深入的探讨。

币安生态发展

币安是非常成功的出海公司,但现在国内要说最成功的出海公司应该是今日头条了,今天整个字节跳动系的估值已经超过了 1500 亿美金。我发现无论是张一鸣还是王兴这些国内顶级的互联网企业家,都很遵循「无限游戏」的打法,没有边界,不断扩张到各行各业。但今天币安的发展是不是太受限于加密货币的总市值了?如果在另外一个行业,币安会不会发展得更大?您有没有一种行业天花板被比特币钉死的感觉?

币安网binance赵长鹏

币安网binance赵长鹏

CZ:我觉得是反过来的,币安的成功需要感谢比特币和数字货币的快速发展。我很佩服今日头条,并不觉得我比他们还厉害。我是觉得币安在不到三年的时间里这么快得发展,完全依赖数字货币行业的发展。比特币没有限制我们成长,而是帮助了我们成长。

何一:腾讯起步于社交,却不止于社交,如今的腾讯,打造了一个以金融、游戏、娱乐、电商等多生态于一身的商业帝国;小米公司能够跻身手机市场的前列,靠的也不单单是手机业务本身,「软件+硬件+互联网服务」的生态体系才是推动小米快速发展的内在动力。

这在互联网领域有一个说法,叫做「应用型公司值十亿,平台型公司值百亿,生态型公司值千亿」。一家企业想要强大,靠的不是自适应力,而是扩张力。让自有业务从单薄到健全,才能立于不败之地。对于传统互联网企业如此,区块链行业亦是。

币安更多的是放眼全球,构建一个区块链的生态系统,真正成为区块链领域的基础架构提供者。

围绕交易业务本身,我们补齐了交易的产品线,推出合约、C2C、大宗交易等业务范畴,包括马上上线(现在已经上线)的期权矿池业务;我们也完成了几个较大平台的投资并购,比如印度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 WazirX。我们在全球积极拓展法币渠道,已经开通全球 180 多个国家和地区。

  • 基于区块链生态打造的远景,我们过去两年推出了首个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公益组织币安慈善基金会,在年初武汉抗疫中做出了我们的贡献;
  • 上线了币安学院,这是提供了全球 17 个语种的免费的区块链和区块链资产教育资源中心;
  • 币安链在去年上线,并基于币安链开发了去中心化交易所。

币安产品

顶级互联网公司除了通过收购来完成生态搭建外,还依靠团队内部创新来实现自身价值迭代,比如头条内部会同时组建多个产品组,很有可能隔壁的团队就在做一个已经百万日货的产品。币安也有内部的赛马机制,目前效果如何?

何一:币安是一个比较特殊的管理结构,我们其实不太希望给员工边界,我举个例子,很多公司会说各自为政,这个地盘是我的,你们谁碰了就是踩脚背。但在币安,我们希望每个人能价值最大化,你觉得什么活儿没有人做,或者别人做得不如你好,你就冲上去做,一旦做好了就独立成军。

这点在中文互联网行业里,腾讯是这样,头条也是这样,在赛马机制里,做得更好的那个或获得更多的资源,在合约的竞争中,我们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去观察用户的留存和反馈,最终来自传统金融的团队获得了更多的扶持,但还有很多其他赛场可以驰骋,失败的经验也很重要。

收购了 数据集合平台 CoinMarketCap(CMC)

之前有一件轰动行业的事件,就是币安被曝出以 4 亿美金的价格收购了 数据集合平台 CoinMarketCap(CMC),虽然 CMC 的流量非常大,但是 4 亿美金会不会有点太贵了?

CZ:我不能评论这个价格,但是这个数字其实不准确。我能说的是,我们只报了一次价,既然是我主动报的价格,我肯定不会觉得贵。我一直很欣赏 CMC,所以报了一个让对方不会拒绝的数字。每个人看事物的方式不太一样,CMC 的流量是全行业最高的,没有之一,只是变现能力比较低。

CMC 能为币安带来什么?

我们都知道,纳斯达克除了交易所之外,还有传媒公司的业务,帮助上市公司做信息服务,其中就包括那块全世界都认识的广告屏。币安收购 CMC,是不是也希望 CMC 作为币安未来传媒业务的一部分,或者说,您认为 CMC 能为币安带来什么?

CZ:不一定说 CMC 为币安带来什么,我们考虑的是 CMC 有什么价值?可以为行业带来什么价值?我们能不能把它变得更有价值?

纳斯达克本身交易手续费已经非常低了,他们赚钱的地方是卖数据,彭博社的数据业务也非常赚钱。我们行业还比较新,一些延伸的数据业务或者是内容服务并不成熟,所以我认为他们未来的价值应该是很大的,内容数据应该还有很大的空间。

按照目前报出来的 4 亿美金,这已经算是今年互联网行业最大的一笔收购了。这次收购后,CMC 的创始人 Bradon Chez 就宣布离开,这样的收购风格会让人联想到 BAT 的一些做法,单纯是为了不让竞争对手得到,而不太在乎公司本身的发展。

CZ:CMC 团队除了 Bradon 外,其他都留下了,只有他自己走了。他用 7 年时间把 CMC 带到这个规模,也想休息一下,我们没有赶他走,我其实非常希望他留下来。

我们没有一定按照阿里或者腾讯的收购风格,我的想法是我们要帮助别人成长。一个平台到了币安的生态圈中比原来的方式成长得更快,就有意义。

币安其实也不太需要 CMC 牺牲自己的价值为币安导流。币安在行业内的竞争能力已经被验证过了。币安的每一个子业务应该都是独立成长的,我们不会为了一个业务的成长去牺牲另一业务的成长。

CMC 去年被曝出在卖交易所排名,国内很多小交易平台都买了,2018 年的时候 FCoin 在 CMC 上排名第一,后来 FCoin 暴雷了,这必然会对很多从 CMC 导流进 FCoin 的用户产生影响。币安收购后,还会让 CMC 有这样的盈利行为吗?

CZ:据我所知,CMC 是不卖排名的,我理解他们是非常中立的,是交易平台报给他们交易量然后他们去排名。所以像 FCoin 应该不是付给 CMC 一笔钱,而是 FCoin 因为用户刷量后,报告的交易量就很高。

这些导流是 CMC 的问题吗?从价值观来看,我认为这种事情与 CMC 无关。就像媒体报道了一个项目但是有用户投资后赔钱,然后要指责媒体一样。不能说完全没有保护社区的责任,但是要有权衡。

从我的角度,我希望团队自己解决他们的问题,我的建议是每季度做一次用户采访,让用户告诉他们希望解决哪些问题,如果排名的模式是用户抱怨最多的问题,那团队就有责任解决。我的管理方式不是说我告诉你你有什么问题,告诉你解决方式,或者直接帮你解决,不是的。我一直是用户优先,让用户告诉你问题是什么。我比较关注市场份额和用户量,这些指标是可以衡量一个团队能力的。

币安矿池业务

币安最近也做了矿池的业务,其实有很多交易平台早已推出了矿池业务,今天币安才推出矿业业务(现在已经上线超过 1 个月)。是因为币安的其他业务已经没有增量,所以才做这些产品吗?

CZ:我觉得数字货币未来还有很多增量的,多数有些规模的交易平台,有些在 2013、2014 年就成立了。币安刚开始的时候,人手不够,也做不了其他东西,只能先把一个产品做好,再开始第二个,依次扩大。并不是一个业务增长不动了再去做下一个业务,每个业务都有独立团队。

币安和 Coinbase

您之前说过币安和 Coinbase 的打法不同,Coinbase 先合规再增长,而币安是先增长再合规。而今天看确实币安的打法更加合适,Coinbase 的故事点在于机构只在合规交易平台交易,但是其实有很多机构交易者在 BitMEX 上交易了。您现在如何看待合规这件事?

CZ:首先我需要澄清一下,币安从来不是先增长再合规,币安一直在合规地发展。我们的打法的确不一样,Coinbase 在美国很大,美国占全球 GDP 的 20%,Coinbase 只盯着美国市场。

币安是全世界都可以,但是在监管非常强、合规要求非常多的地区,币安在发展初期会避一避,因为合规的成本太高了,准备的过程可能需要一年,律师费要上千万美金。Coinbase 从 2011 年就开始了,把合规时间拉长了。

币安最开始是币币交易起家,不碰法币,所以就不太受国家限制。使用币币交易的用户在每个国家都只有一小部分人,但我们可以把 180 个国家合起来一起发展。这个策略也不是我特别选择的,而是在当时对币安来说,是最好的策略。

机构用户只在合规交易所交易,是一个伪命题。机构与个人不一样,机构去交易股票,可以去注册一个股票公司;机构去交易数字货币,完全可以注册一个新的公司就可以了。公司是无限的。

有牌照的交易所很少,费用也很高,比如 Bakkt。真正想交易数字货币的机构,可以在任何地区注册一个公司,机构非常聪明,他们会选择最有利的交易平台。

之前吴忌寒在比特大陆最巅峰的时候,曾经提过一个愿景:未来比特大陆会投资 20-30 家运用区块链技术发行货币的私有中央银行,这也是我在币圈听到过的最宏大的故事,您觉得币安的最终愿景是什么?

CZ:我觉得币安的愿景是为整个数字货币行业提供流动性和基础架构服务,但是别人不需要知道是币安提供的。

就像你开车在路上,你不需要知道这条路是哪个公司建的;打开水龙头,也不需要知道自来水是哪个公司提供的。我希望币安能做到的是在整个行业内提供一些基础底层的服务,成为其他人的工具。

以后你想用数字货币,你可能可以去任何一个网站购买,但这些网站的底层流动性使用的是币安的服务,你可能都不知道。

比特币与美股

312 暴跌应该没有人会忘记,这场二级市场灾难让市场开始反思,在市场的观念里,比特币的属性已经发生了改变。

从点对点支付到价值存储,再到数字黄金,现在的比特币已经被市场归属于大宗商品。在 3 月至 6 月间,比特币的价格波动现在几乎完美跟随美股,属于全球二级市场中的其中一个版块。

而当将比特币看作大宗商品,其劣势也更加明显,圈子内资金量、游资的关注度等方面远不能与传统二级市场相比,最直观的感受是,亚马逊、Facebook、Tesla 的股票已经创了历史新高,而加密货币的行业龙头比特币和以太坊近一个月极度稳定,存量不得以在 Defi 领域博弈。

您一直在推特上喊单比特币,现在比特币在您眼里是什么属性?信仰还是一种大宗商品?

CZ:如果在这二者之间选,我认为是种信仰,我相信比特币的长期发展能力。用传统定义去定义比特币是非常局限的,就好像我们看到一辆汽车,然后去讨论它究竟是哪种马,虽然汽车有马匹的功能,但它不是马。

您最近有关注其他资产吗?比如最近特别火的原油或者美股?

CZ:我可能比较特殊,我 99.9% 的资产都在数字货币中,而且我的情况不太一样,就算现在数字货币跌 90%,我剩下的数字资产变现的话,还是可以活的。我的运气比较好,我可以扛得起波动。

m所以币安后面也不会考虑去竞争其他商品市场吗?

CZ:这个倒不一定,我们不太碰这些,但是更多的可能是传统金融资产的通证化。直接交易原油黄金我们可能搞不清楚,但是用 token 去代表还是有可能的。

前一段时间,吴忌寒曾经在一次谈话中表示他对比特币没有以前那么狂热了,我没有和吴忌寒交流过,但我猜可能是他觉得比特币的赔率没有以前那么大了,您怎么看吴忌寒的观点?

CZ:他肯定有他自己的数据去做这个判断,每个人观点不太一样,我觉得比特币还有很大升值空间。首先是全球持有数字货币的人数只占千分之一,这里面的多数人还是只有一点点资产在数字货币上,从这方面看,数字货币的发展空间还很大。

其次,我们不能用传统资产去估值创新的产品,就像不能用出租车市场去估滴滴的潜在市场一样,滴滴可以挖掘到出租车市场外的需求。

所以我觉得数字货币市场的空间还很大,但是不是比特币,这是另外一个话题,不过目前还看不到可以替代比特币的产品。

币安交易所营销策略

今年以来,币安在中文互联网内的风评并不好,经历了几次危机公关。在中文互联网的营销上,币安的做法与国外并不一样,在国外以「高大上」示人的币安,在国内走起了所谓「下沉」的路线:何一经常在社群中与竞品发生争执,同时招聘了一群外表光鲜的女孩做社群客服。此举也引发了行业内的舆论抨击,认为币安在污名化行业。

您如何看到交易所与流量的关系,币安在国内外画风越来越不同了,国外币安依旧强势且专业,您之前接受彭博的采访,再到投资收购,都可以看作获取流量的操作,但在国内,币安也开始走起了社群小姐姐的路线,记得去年币安也招过一批 G5 常青藤的大客户经理,是不是 high level 的打法在国内就是行不通?

何一:无论在任何行业市场,想要成功都要了解你的用户,所以过去我自诩」币安首席客服「,但随着币安的业务线越来越长,团队越来越壮大,时间越来越不够用,尽管我还是会凌晨抽一点时间去看社区在聊什么,大家的关注点是什么,但确实和早期已经相去甚远。我们甚至在中文社群一度失语,人手最紧张的时候,我们市场和运营加上大客户部门只有一个员工在和中文币圈媒体沟通。

去年年底我们增加了几个大客户经理,因为币安用户遍及全球 180 个以上国家,双语或者多语就是基本要求,名校毕业至少英语过关,也要求在金融领域有一定的工作经验,但总体来讲机构用户和社群之间关注点完全不同,他们更多关注下单频次、金融产品、费率,目前币安的大客户团队遍及全球,我经常收到用户对她们的感谢反馈信息,我很喜欢「万物皆数」,大客户和机构用户的增长就是最好的证明。

社群用户关注点完全不一样,我们都知道所有的事情里谣言传播最快,社群和社交媒体的失语带来的就是持续的黑稿攻击和污名化,很多流言其实经不起推敲,比如:币安做空,有一定用户规模的交易平台都会希望看到币价上涨熊市来临,手续费不香吗?行业壮大十倍,用户多十倍收入多 10 倍,谁想砸自己的饭碗?

币安新媒体营销团队的小姐姐们

我们招聘新媒体营销团队的小姐姐们,一方面是因为今年线上营销会成为全球商业史的一个拐点,线上社群会成为主流,微博、微信、直播的高频互动会成为常态,我们只是预见未来,另外一方面,币安过去在中文社区里面显得很「高冷」,因为我们没有人手,开放招聘后收到了很多简历和同行推荐,同样的待遇可以找到这些又美又拼又靠谱的小姐姐,我为什么要找个抠脚大汉冒充小姐姐?当然才华横溢的抠脚大汉我们也欢迎,对人才我们永远持开放态度。

今年以来币安遭遇了不少次公关危机,我们也看到了币安方面的澄清,其中有不少恶意攻击,尤其是在中文互联网领域,之前的市场公关策略是否有一定的失误。

何一:我觉得我们在中文互联网圈子里,已经不能用失误来形容,是完全没有做,倒不是因为我们重视,就是没有人,也没给预算,我们国际也不太在 PR 上花钱,我们全球都在这种一群理想主义往极致做,一方面又缺人的状态里,举个极致的例子;去年我们整个拉丁美洲只有一个人负责。

何一 币安客服

中文互联网市场更像是一个「江湖」,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就有纷争,而所有的纷争都是基于利益,屁股决定脑袋。我们过去没有合约产品,没有场外出入金,大部分用户在海外,你可以理解为划江而治,互不干扰,但在去年我们开始涉足合约产品开始,也开了场外,舆论和负面评价和我们的业务呈正比发展,业务越来越好, 舆论也就越凶猛,我们合约交易量登顶,舆论站的战况也到了急赤白脸的在群里散播谣言的程度,对于经历过千播大战的我来说,也开了眼界。

币圈真的很奇怪,很少见到其他行业 co-founder 要整天在各种用户群里和竞品互怼,大家都是几十上百亿估值的创始人和联合创始人,这种行为其实挺不体面的,您感到过厌烦么?

何一:这个世界,有人住高楼,有人在深沟,要看清这个世界的不平等,知道自己是谁,想要什么才能酣畅淋漓地过自己的一生。

我从不觉得自己是什么「大佬」,或者觉得币安有多成功,在一个群里说话的时候,无论对方是谁,我在一个追求相对平等的对话氛围,所以对于每一个无论批评还是赞扬币安的建议,我都会在意。因为在意,所以我愿意花时间听一个可能初出茅庐,身无分文的人的建议,也希望花时间去普及一些常识。在这点上,在十年前我们也很难想象美国总统会在社交媒体上「推特治国」,这是世界发展的趋势,我们要先是一个人,才是那些附属的身份地位和财富。

我觉得在心态和生活方式上,我这几年并没有什么变化,包括这种对世界的态度,但随着社群里出现越来越多小马甲,水军系统性的操控舆论后,我会觉得时间成本有点高,社群从传播学上来说是一个「热媒介」,所有人都可以快速获得一些信息,但其中传播最快和有效的往往是一些怂人听闻的谣言,相比其他行业,区块链圈子又小众很多,如果市场下行存量之争冲突往往就更激烈。

如果我还在社群活跃,这些沟通变成别人「走红」的惯性路径和操纵的舆论场,我就会觉得这个沟通已经相对无效,这个时候我才会觉得,其实我招完全可以招聘一打的人去做社群的沟通和服务,她们都可以比我做得更好,因为我的沟通方式太直接,看不惯我就是会直接说。

币安何一

何一:原旅游卫视主持人,曾任OKCOIN副总裁,后离职。 http://weibo.com/lilithhe 王奇君:blockchain首席美女,后不知所踪。http://weibo.com/qijunw

--更多区块链行业信息,欢迎扫码访问官网--

区块律动 BlockBeats 提示各位投资者防范追高风险,本文所提观点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微信号:BlockBeats
功能介绍:区块律动BlockBeats专注于区块链领域科技创业分析,提供最新鲜,最具深度,最有价值的区块链行


币安注册邀请链接

分享到:更多 ()
0
区块链神吐槽
pi币注册流程教程图解中文版

来评论吐槽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区块链资源分享联系我

区块链资源分享联系我首页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