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技术资源分享
追寻中本聪先生的脚步

汉文帝宠臣邓通_史记佞幸列传《姚尧有话说》第2集

学而不思则罔

这些年来,许多朋友都会问我同样一个问题,就是:“历史上那么多人名和地名,你是怎么记住的?为什么我就记不住?为什么我看完就很快都全部忘记了?”于是,我就经常给他们打个比方,假设我今天给你六十张照片,照片上写了每个人的名字。请问,你需要多久才能把这些照片和名字都背下来,一个不错的对应上。

我想,很多人会觉得很难,你让我记其中几个还行,要想六十个都不记错,完全对上,这很难,需要很长时间,甚至这辈子都做不到。但是,每次我们进到新的学校,譬如去读小学的时候,小学升中学的时候,班上有六十位同学,这些人都是你不认识的。

可是,大概用不着一个月的时间吧?你就都能把每个人谁是谁记得非常清楚。你说,你有刻意地去背人名吗?也没有吧?那这些你是怎么记住的呢?就是你整天都处在那个环境当中观察思考。

今天听老师点名叫“张三”,他站起来回答问题,于是你就有了个初步印象;明天听同学打招呼叫“张三”,他答应了,于是你又有了个印象。再到后来,甚至你直接找他有事,可你又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直接上去说“哎”,好像也不太合适。

于是你就问那个跟你很熟的同学,说:“那个人叫什么名字啊?”同学说:“他叫张三”。于是,你走过去说:“张三,能不能把你的书借给我看一下?”那印象就更深了。

学历史,就是这样学的呀。那些历史人物就像你的同学一样,没事就看看,没事就想想,看看他们的功过得失,想想有哪些是可以作为借鉴的,然后你就会有心得体会。至于记忆,那都是副产品。

给大家讲个故事。汉文帝时期有个宠臣叫邓通。宠到什么程度呢?有一天,汉文帝让相面的人给邓通看相。相面的人说:“他日后要因为贫穷而饿死。”汉文帝心里觉得好笑,想着说:“天下人富贵不富贵,那都是由我说了算。我要让邓通富贵,他又怎么可能会贫穷呢?”

于是汉文帝下令将蜀郡严道(今四川荥经县)的铜山赏赐给邓通,让他可以自行铸钱。结果,“邓氏钱”遍布天下,邓通之富可想而知。

后来,汉文帝得了一种长脓疮的病,邓通就经常用嘴将汉文帝的脓毒吮吸出来。

  • 有一天,汉文帝心情不是很好,就随口问邓通,说:“世界上谁最爱我啊?”
  • 邓通回答说:“应该是太子,没有人比得上太子。”

过了一会,太子进来探问病情,汉文帝就让太子吮吸脓疮。太子心里不情愿,脸上很为难,但也还是照办了。之后太子听说邓通经常给汉文帝吸脓,于是内心感到很惭愧,由此也就恨上了邓通。

汉文帝去世后,太子即位,也就是汉景帝。汉景帝刚一上任,就免了邓通的官职。没过多久,就有人告发邓通在国境之外铸钱,于是汉景帝就派人彻查邓通,抄没了他的家产。不仅如此,邓通还倒欠国家一大笔钱,被关起来了。

汉景帝的姐姐长公主不忍心,曾派人给邓通送去一些钱财、衣服和食物,但这些都被看管邓通的官吏没收了,一点都没到邓通手里。于是,邓通就这样在贫困中饿死了。

故事讲完了,大家有什么想法?邓通的事,《史记》是记载在《佞幸列传》里的,也就是记载皇帝身边的弄臣的。可是,根据《佞幸列传》里的记载,邓通这辈子没有做什么坏事,他对汉文帝忠心耿耿,为人谨慎老实,也不跟外面的人交往,每天就在汉文帝身边鞍前马后、小心谨慎地服侍。

如果说邓通犯了什么错,好像就是无意中说了那么一句话,遭了太子的忌恨。可他的本意,原本是要夸太子的啊!或许你会感叹,邓通真是好人难做啊!或许你会感叹,太子真是心胸狭窄啊!你说的都对,可问题是,中国社会这几千年来的人情世故,本质上没有发生太大的改变。

现在依然是好人难做,你也经常会遇到心胸狭窄之人。那么,我的问题是,假设你就是当时的邓通。当然,我不是说你要去给人吮吸脓疮,只是做个类比。假设你处在类似当时邓通的位置,当汉文帝问你“谁对我最好?”时,你当时该怎么回答?又或者,事先是不是要做什么预防措施,事后是不是要做什么补救措施?

请大家都思考一下,因为这是个很现实的问题,你一定会遇到的。而当你经过认真思考之后,这个故事,大概你这辈子也忘不掉了。这,才叫学历史,才叫以史为鉴。

我是姚尧,一个追求青史留名的读书人。


姚尧
微信号:yaoyaostrategy
我是姚尧,一个追求青史留名的读书人。


订阅号留言:

暖被子与高枕头:
算命先生是邓叫来的,他熟悉文帝脾性,对症下药,只是没想道获得那么大财富;想向新帝效忠,却并没有主动把那么大的利益出让,新帝上位会重新洗牌,惨遭不测是必然趋势,并不一定是史书上记载的新帝忌恨,仅是利益驱使;换言之知道了你说为我,但是我登基了你却不在实质上效忠我(把钱交出来),那必然会被干掉。如果文帝在位时,获得巨利,在新帝即位后就该主动上交手中权利,或可幸免。


《姚尧有话说》 第3集 - 展眼乞丐人皆谤

我们提出了一个问题,就是当汉文帝问邓通:“天下谁最爱我者乎”时,邓通应该怎样回答?大家留言非常踊跃,许多留言的水平也非常高。我个人的观点,比较认同这样的三类留言:

  1. 不能给出具体的答案。
  2. 要说也只能说是父母。
  3. 邓通被杀是迟早的事。

下面,我们就来一一解析。

第一,为什么邓通不能说出具体的答案呢?这不是圆滑世故,而是邓通原本就不具备给出具体答案的资格。俗话说:“站得高,看得远。”那么,邓通站得高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邓通是什么人?说白了,他无非就是个在内廷侍奉汉文帝、陪他开心玩乐的宠臣而已,而且还不是时时贴身侍奉。所以,汉文帝与父母的互动,与妻妾的互动,与子女的互动,与朝臣的互动,邓通都参与了吗?没有啊!

作为一个下级,在没有掌握足够充分信息的情况下,却要对领导的家事品头论足,邓通这样做,合适吗?答案是当然不合适,这是犯大忌的。因此,无论邓通给出的答案是谁,只要说出具体的人名,这个回答都是不太恰当的。

如果我处在邓通那个位置,我觉得比较恰当的答复是这样的,供大家参考。汉文帝问:“天下谁最爱我者乎?”邓通答:“孟子曰:‘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今陛下爱民如子,则天下人莫不爱陛下。至于谁为第一,则非臣之所知也。”

第二,刚才我们说了,以邓通的身份,是不能给出具体答案的。如果邓通没有意识到这一点,非得要给出个具体人名,那这个人,也只能汉文帝的母亲薄太后。

首先,我们要明白一个道理,就是自然科学和人际关系的不同。在自然科学里,标准答案只有一个,就是它客观上的答案。二加三,就等于五,不会因为某人嫌多就等于四,也不会因为某人嫌少就等于六。

可在人际关系里就不一样,答案可能会有很多种,包括客观上的答案、你心里认定的答案、对方心里认定的答案、群众心里认定的答案。在人际交往中,客观上的答案和你心里认定的答案,往往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对方心里认定的答案和群众心里认定的答案,妥善地回应后两者才能让你更加安全,不至于得罪人。

所以,当汉文帝问“天下谁最爱我”时,这个答案只能在他的亲人里选,否则就是打他亲人的脸。因为你作为家人,竟然还没有外人更爱他,那你算什么家人,对吧?其次,这个亲人不可以在子女中选,因为子女即便心里很爱,也没有多少爱的能力。汉文帝比汉景帝大十五岁,汉文帝去世时,汉景帝才三十一岁。因此,一位年龄还不到三十岁的太子,就算他心里很爱父皇,可是你又能指望他会有什么突出表现,以至于在所有人中脱颖而出,排名第一呢?这是不现实的。

所以,当邓通说出太子时,我想,汉文帝心里肯定也是狐疑的,怎么会是他呢?那你既然这么说,我就检验一下,让他也来吸脓疮,看他愿不愿意?就这样,太子莫名其妙地掉到了邓通挖的坑里,也难怪日后会那么恨他,这都是邓通自找的啊!

因此,在当时的情境下,符合汉文帝心理预期的备选名单只会有三个:一是汉文帝的母亲薄太后,二是汉文帝的皇后窦皇后,三是汉文帝的宠妃慎夫人。请问,可以说是窦皇后吗?答案当然是不行,因为薄太后心里肯定会不乐意:“哦,你现在年纪大了,翅膀硬了,当皇帝了,就只想着你老婆对你好了,那我生你养你那么多年,算什么?我为你吃了那么多苦,又算什么?那都不叫爱吗?”所以,你一旦说窦皇后,就肯定会刺激薄太后和窦皇后之间的矛盾。你说慎夫人呢?那更惨,那会让薄太后和窦皇后都有兴趣整她,等于是把她往死路上逼。

因此,且不论客观事实究竟为何,在当时的情境下,如果邓通非要说一个人的话,那就只能说薄太后。至少,别人听到后就算不以为然,也不会因此心生嫉恨,进而采取报复手段。至于邓通为什么最终说的是太子,我想,他的本意可能是要讨好献媚,以便将来文帝去世了,还能继续获得荣宠,没想到拍马屁竟然拍到了马腿上。

第三,邓通德不配位,只是一个陪皇帝玩耍的弄臣,却拥有富可敌国的钱财,被清算是迟早的事。因此,如果邓通足够聪明的话,当初汉文帝赏他铜山时就应该坚辞不受。

如果推辞不掉,等到文帝去世,景帝登基,邓通就必须在第一时间将家财全部捐出来,说这是先帝厚恩,赏赐给我的,但我心里一直就没觉得自己配拥有这么庞大的财富,只是替陛下代为保管而已。现在陛下登基,我就可以把这笔财富上交跟您了。

汉景帝听到他这样说,心里当然会很高兴。除了会给邓通极高的荣誉外,也必定不会没收邓通的全部家财,多少会给他留一点,而这一点,就已经足够邓通几代享用不尽了。可惜的是,邓通完全没有这方面的意识。堂堂大汉帝国的首富,竟然落得个贫困饿死的下场。

好,这就是今天要说的内容,谢谢大家收看!

我是姚尧,一个追求青史留名的读书人。

分享到:更多 ()
区块链神吐槽
pi币注册流程教程图解中文版

来评论吐槽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区块链资源分享联系我

区块链资源分享联系我首页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