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技术资源分享
追寻中本聪先生的脚步

印度不加入rcep的原因:RCEP协议主要内容是什么意思?@丁辰灵

原文标题:   丁辰灵:RCEP签署,等待了200年的复兴,中央帝国回归历史常态

1792年9月26日,英国政府正式任命马戛尔尼为使者,以庆祝乾隆帝80大寿为名带领175名成员出使中国。

乾隆皇帝在避暑山庄接见英国使臣马戛尔尼,说了一句“天朝物产丰盈,无所不有,原不藉外夷货物以通有无。”

马戛尔尼的所有的和贸易相关的请求都被乾隆皇帝拒绝,不得不离开北京,1794年,马戛尔尼的随员安德逊离开澳门时说:“我们的整个故事只有三句话:我们进入北京时像乞丐,在那里居留时像囚犯,离开时像小偷。

这个故事很多人都听过,这是很长时间被当做中国闭关锁国带来近代史落后的故事,是嘲笑乾隆皇帝自命天朝上国看不到世界的变化的故事。

真相真的是这样吗?刚刚过去的周日15国签署了RCEP协议,很多人不明白中国在亚洲乃至全球的贸易地位是如何一步步被西方人寄生和窃取的,当然也就不明白这一次RCEP签署对中国两百年重新复兴,重回世界中心的划时代意义。

朝贡贸易VS自由贸易

乾隆皇帝拒绝马戛尔尼不是83岁的他傲慢或者糊涂,而是马戛尔尼提出的各类符合大英帝国“自由贸易”规则的请求,根本是和大清的“朝贡贸易”体系彻底抵触。

朝贡贸易是明清两代和藩属国进行的一种厚往薄来的贸易制度,贸易从来不单单是贸易,也是地缘关系和国家安全。作为明清这样的大帝国,边境作乱所付出的平乱成本过于昂贵,想想一个军队从帝国各省集结,然后开到边境作战,无论输赢,这中间的军事消耗和后勤补给远远大过于边境的叛乱部落。

所以西方人把朝贡贸易称之为世界各国向北京磕头并不为错,只不过明清两代通过册封藩属国的地方土豪成为地方统治者,来北京磕几个头,然后就可以换得大批皇帝封赏回去赚钱,这头实在磕的值得。

朝贡贸易不仅仅是贸易,还是一种中央帝国对边境的羁縻机制。

而大英帝国的所谓“自由贸易”,在贸易上根本就是重商主义和贸易保护,背后是军事和地缘渗透,从而能全球殖民掠夺财富。

英国要求大清把舟山群岛划出一岛,广州城附近划出一块地方,给英国居留地,还要开放宁波、舟山、天津直接进行贸易,在北京建立代表处,允许英国人在中国传教。这些实际上是地缘渗透危害国家安全的要求当然是被十全老人断然拒绝。

英国人的自由贸易其实是一种有利于自己打开市场,在中国这样的巨兽身上吸血占便宜的体系,名字叫自由贸易其实并不自由,相反中国古代才是真正追求贸易公平。

明朝后期和清朝鸦片战争之前,纯粹从贸易层面,可以说是扶持鼓励,关税低廉,经常给外国商人减税免税。这种盛况曾经让苏州盛泽丝绸纺织业极其发达,大量出口,换取西班牙人从美洲运过来的白银。无论从贸易自由度,还是关税,中国都比同时代的欧美国家自由的多,便利的多。

根据李晓鹏博士的研究:鸦片战争开始前的1836年,英国商人办的《广州周报》发表了一篇题为《对华自由贸易》的文章,作者认为即使没有英国政府官员的保护,“自由商人”也可以很好的照料自己,阻碍只有两个,一是英国政府对进口货品(主要是茶叶)征收的重税,一是东印度公司代理人继续插手广州贸易。

同时期,英国下议院曾经组织过一次各国商人的调研,其中经营中印贸易的商人阿肯的作证如下。

问:在广州做生意,方不方便?

答:极为方便。

问:你认为在广州做生意和你在你所熟悉的任何其他商埠同样的方便吗?

答:我认为广州更加方便。

问:和在印度一样方便吗?

答:这比印度方便得多。

问:在广州也和在英国同样的方便吗?

答:是的,并且更加方便的多。

英国下议院的专项调研小组最后的结论是:绝大多数在广州住过的作证人都一致声称广州的生意几乎比世界一切其他地方都更方便。

明清在贸易上的差别是,明朝沿海的对外贸易是全面开放,不仅是货物往来,外国人也可以自由进出。而清朝的政策是货物可以往来,外国人就不能自由和中国商人接洽,而是通过政府授权的牙行统一进行进出口贸易,牙行再和其他的中国商人打交道。贸易口岸各国也有所限制,比如欧美国家从广州入口,日本从宁波入口等。

其中差别的原因主要因为是明朝是汉人当家,对自己的政权稳固比较有自信。而满清是少数民族入关,对汉人不放心,满族统治阶级怕西洋商人和汉人勾连在一起,威胁满清的统治。

但就贸易层面,清政府授权的广州牙行制度,同时有20多家牙行在竞争,而英国东印度公司却是唯一垄断专营的军事贸易综合体。到底谁的贸易比较自由,还不清楚吗?

中国衰退和美国西进

到底中国在近代史为什么会落后于西方国家,美国享誉全球的政治学家亨廷顿在他著作《文明的冲突》里面写的很坦白:

“西方的兴起”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使用武力...第一批全球帝国的要诀,恰恰在于改善了发动战争的能力,它一直被称为“军事革命”。“西方军队的组织、纪律和训练方面的优势,以及随后因工业革命而获得的武器、交通、后勤和医疗服务方面的优势,也促成了西方的扩张。西方赢得世界不是通过其思想,价值观或者宗教的优越,而是通过它运用有组织的暴力方面的优势。西方人常常忘记这一事实;非西方人从未忘记。

中国并不是因为封闭而落后的,恰恰是因为作为世界最富裕最强盛的古典帝国,是因为太开放而落后的。

西方人的第一桶金都是从中国人身上赚来的,西班牙人在美洲开采白银然后卖到大明,英国人那时候在负责到非洲运黑奴到美洲。西班牙人把换来的中国茶叶丝绸瓷器卖到欧洲,赚了钱研发军事技术,组建军队,占领殖民地,然后继续扩大奴隶贸易,在美洲开采更多白银,再运到中国,这就是那个年代的外循环。

所以读者们不要觉得特朗普荒谬,特朗普说中国人拿我们的钱重建了自己的国家,发展军力,这些话肯定不是他想出来的,这些都是西方人的真实的历史记忆,他们知道他们是怎么发家的。

他们就是寄生在中国这头怪兽上通过贸易吸血,公平竞争不过就开始贩卖鸦片,赚了钱投资军事技术,雇佣士兵,然后逐渐在军事组织能力和武器上超过了大清王朝,最后再通过鸦片战争给大清王朝重击,获得战争赔款,到了19世纪70年代后,欧美国家拿到足够黄金之后,全面转为金本位,中国白银大幅贬值,中国财富进一步被洗劫。

蚂蚁吸血,吸了上百年,终于把中国吸成了一穷二白。

美国作为西方国家的后起之秀,在争夺殖民地方面落在后手,美国往东是已发展起来的帝国主义欧洲,所以美国只有一路向西。从北美十三州开始,通过了18世纪末开始的长达一个世纪残酷的西进运动,屠杀驱离了无数印第安人,终于把疆土推到了太平洋沿岸。再通过铁路线路连接,形成了自己庞大的内需市场。有了一个世纪培养的内需市场,才有美国在1900年本土GDP超过英国成为全球GDP第一大国。

当美国成为一个跨两洋的国家后,美国的孤立派越来越喜欢太平洋,1918年的美国大多数人鄙视他们的欧洲盟友,因为他们赖账不还,尤其讨厌英国,只有东部沿海地区和南方一代,亲英派才多一些。

这也是二战开始时,美国对日本绥靖的原因,甚至连1937年美国在中国长江的帕奈号战列舰被日本人两架战斗机俯冲轰炸扫射炸沉也没有宣战,接受了日本人误炸的解释和道歉。

美国人享受在远东跟日本人做生意赚钱,而不是去跟日本打仗。日本相当于是美国自己本土西进策略之后的继续西进,只有这样才能占领更广阔的市场。

美国崛起之后,欧洲就只能内卷东进,因为西进被美国给打断了。欧洲一直到两德合并整合后撞上了苏联这个怪兽东进才戛然而止,而英国是两边受阻,东边是德国崛起,西边被美国独立拿走果实,所以大英帝国就不可避免衰退了。

在欧洲方向,美国有强有力的对手,东进就没有成功过,那当然就只能一路向西,欺负那些不如自己的国家,一直到韩战打完,美国终于遇到一个无法跨越的硬茬,新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

美国 中国

CHIAMERICA

无法西进的美国在韩战和越战两场战争中迅速内卷,社会动荡,债务高昂,戴高乐不相信美国人,把美元全部换成了黄金运回法国。到了70年代,全世界经济低迷,美国陷入巨大的困境。

真正解决美国困境的不是1973年美元和黄金脱钩,然后重新挂钩了石油,真正解决问题的是1972年,尼克松访华,中美和解。

这是个显而易见但容易被忽略的事实,如果东亚东南亚的上空总是导弹乱飞的话,总是发生类似马航17,或者伊朗误击乌克兰客机这样的事件,东亚哪里有可能发展以无锚美元为结算单位的分工协作国际贸易?要知道动乱的年代,黄金才是硬通货。

美帝国又一次因为“西进”而被挽救,美国找到了新的市场,资本找到了更高回报率的去处。用灵哥一直来跟大家描述的话,在系统中,美国和中国的和解,降低了美国这个系统的熵值,从而避免了崩溃的命运。

从地缘政治角度,中美国(ChiAmerica)这个词应该更早发明才对。自从1972年开始,世界就实质性进入了ChiAmerica的时代。只不过那时候美国的经济体量远比中国强大,所以很容易会忽略中国的角色。

美国市场的扩大从18世纪末经过一个世纪的西进,形成全球最大的单一国家市场,然后到二战后美国先是扶持日本,把日本拉入了美国的共同市场。

之后是四小龙和后来的四小虎,最终通过扶持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完成了美国对西太平洋的市场整合。有如此大的市场,这使得美国产品相对于全球任何竞争对手都具有强大的竞争力。

表面上看起来,美国在世界经济版图中的GDP份额一路下跌,从上世纪60年代的40%左右一直下滑到最近十年的24%左右。可如果把中美国(chiamerica)放在一起考虑,2019年中美的GDP相加占世界GDP的比例仍然是40%左右,其中美国是24%,中国是16%。美国拥有美元霸权和科技优势,中国拥有全产业链的制造体系。

但问题在于,我们不能仅仅是看今天的市场份额,而是要看未来的竞争力。ChiAmerica过去几十年捆绑的代价是美国国民竞争力是变弱的,中国竞争力变强了。

奥巴马上台后想找胡主席谈G2,即美国永远做高端,中国永远做制造加工被胡主席拒绝后,美国人很快就意识到自己的麻烦真来了。

规则反转

对于美国来讲,这是一个非常难以抉择的囧境。

美国既不肯放弃中国继续扩大的内需市场,也不愿意放弃中美国(Chiamerica)连体在全球给美国资本家带来的巨大好处,但游戏的主导权正在往中方倾斜。

这种情形对美国并不陌生,美国记忆中经历过两次,一次是英国把北美殖民地当做市场倾销对象,把东印度公司积压的茶叶拉到美国倾销,结果引起了北美殖民地的不满最终通过独立战争赶走了英国人,从此美洲诞生了新的国家,美洲成为了美国的美洲。

第二次是日本在三十年的高速发展后,在八十年代如日中天,在世界范围内攻城略地,引发了美国国内“日本第一”的大反思和大讨论。结果美国通过广场协议轻松的扳倒了日本。

美国痛苦的发现,如果要在中美国这盘游戏继续玩下去的话,那最终美国会变成当初的英国,而中国不是曾经的日本。

这中间的麻烦在于,中国牢牢吸附在西方人制定的“自由贸易”规则上,西方人建立的WTO框架中,然后与此同时在制定新的规则,而这些新的规则对于西方人的未来是釜底抽薪的。

所以奥巴马政府在贸易上的出招就是TPP,TPP提供的所谓高标准的自由贸易协定,在服务业,知识产权,独立工会和环境保护方面都有广泛的高标准规定。TPP还要求限制国家对产业的补贴。

也就是奥巴马政府的出招是,在不离开中美国(ChiAmerica)框架下继续占中国市场便宜的同时,建立一个高标准的新群。

离开TPP对美国来说是对的,因为在低端产品对于美国来讲没有影响,没有TPP中的越南还有孟加拉国,但是中高端产品就没必要让人家来占便宜了。

TPP的本质实际上是日美自贸协定,因为日美在参与国中的GDP占到了80%。日美在高端科技产品,在汽车,在农产品准入方面都是有竞争和争端的,所以美国中西部白人当然不干。

特朗普政府放弃TPP,抛出的是美国吃亏论,通过提高关税的方式,直接鼓动供应链迁移。

美国依赖的就是我前面提的,全世界单一最大市场,通过制造贸易壁垒来操纵供应链转移。

但问题在于2019年,中国已经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零售市场,

所以RCEP签署后,11月17日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接受彭博社总编辑米思伟专访中希望下任美国领导人处理好美国与中国的关系,并且指出“没有多少国家愿意加入一个没有中国的联盟”,各国也不会加入“冷战式的联盟”。

我们从利益角度分析下两种打法:

  • 奥巴马的TPP,可以打压中国,但得罪了自己的国内人民;
  • 特朗普的关税壁垒,可以打压中国,但得罪了贸易体系中的各小国。

两个人都想从中美国(ChiAmerica)的困境中解脱,都想打压中国重新定义规则的权力,但注定都要失败,因为这两个方案都是零和方案。

但中国像极了当年脱离了英国的北美十三州,在东部接受了工业转移之后,还有西部的广大腹地可以西进,可以发展。问题是新一波的西进是中国主导的,而不是美国为首的国际资本主导的。

所以美国的西进战略历史性的结束了,无法西进的美国就如当年的英国一样,最终就会衰落下去。那亚洲各国就需要紧紧抱住中国这个新大腿。

新冠疫情推动RCEP

新冠疫情堪比三战,全球打赢要两年,全球经济完全恢复还要两年,等这四年过去离中国2025也就不远了。

与所谓脱钩论相反的是,疫情后世界只会更加依赖中国。由于世界经济的大倒退,一方面世界各国更加依赖中国快速恢复的国内市场,另外一方面跨国企业在衰退下首要做的就是减少资本开支。

而后疫情时代,亚洲各国都非常需要投资来拉动经济复苏。马来西亚东方日报在RCEP签署后发表文章扩大投资推动经济复苏。

在全球价值链贸易中,RCEP的签署带来的关税降低将让资本会倾向于把价值链留在本区域,也就是通俗的说,肉烂也烂在自己锅里面。

在全球五大产业中,电子机械,石油化工,金属,纺织服装,和交通工具,占了RCEP15国价值链贸易的60%,在电子业中,RCEP国家占了35%的价值链贸易的全球出口增加净值。

三星47%的供应商工厂在RCEP,占了整个产能的80%。苹果超过200个供应商差不多800个工厂,80%在RCEP区域(主要是中日韩)。这个区域还有40%尼桑和丰田的生产工厂,超过四分之一的大众和福特的全球产能。

所以价值链贸易和外商直接投资(FDI)紧密关联,RCEP国家内部之间的投资会增加,外部对RCEP国家的投资也会增加,最终全球价值链将进一步向东亚集中。

这就是网上有人举的例子,新西兰免税进口羊毛到中国,织成优质布料,布料免税运到越南,再做成服装,然后再卖到日本韩国或者世界其他国家。如果是域外国家如秘鲁想发展服装产业,就玩不过越南。

这种基于未来统一的多边共赢的愿景,当然有利于15个亚太国家放下在政治和外交上的摩擦,抵御住美国的挑拨离间和制造地缘紧张,一起携手为新冠疫情之后的经济恢复努力。

即便是拜登上台之后依旧鼓吹中美脱钩,不取消已加征的关税,RCEP签署降低域内贸易壁垒的做法,也可以鼓励不得不迁出中国的跨国公司将工作岗位留在亚洲,而不是转移回北美。

所以这绝对不是简单只有贸易上的意义。德国N-TV电视台讲的很直白,(RCEP)它标志着全球权力转移的又一步,亚洲正在夺取美国的权力,而特朗普在打高尔夫球。美国和欧洲不仅仅放弃了贸易份额,还放弃了对环境保护和人权的影响。因为这份协议不仅仅排除了美国和欧洲,也没有确定环境和人权标准。

为什么要在乎环境和人权标准呢?新冠疫情下,很多国家很多家庭都吃不上饭了,还在谈环境和人权是不是何不食肉糜的感觉。

在贸易协定中叠加环境和人权的标准实际上是一种贸易壁垒,那些还在初级发展阶段的穷国就永远无法加入发达国家俱乐部。

这也是为什么当RCEP签署后,日本国内也有很多反对声,反对者认为日本政府卖国,在RCEP下,将更有利于日本企业进行域外投资,从而损害日本的高端产业长远的竞争力。

但在日本政府来看,新冠疫情带来的经济大倒退,必须要靠RCEP来解决当下的问题。至少RCEP一签,中韩将取消日本巧克力点心的关税,日本酒,烧酒,葡萄酒的关税。印尼取消日本牛肉的关税,中韩将逐步取消汽车零部件的关税。

但同时日本在RCEP中保护了自己的农产品底线,大米,小麦,牛猪肉,乳制品,糖等。

至于未来的高端价值链是否进一步往中国集中,这就不是日本政府能考虑的问题了。当中日的GDP拉到接近3倍时,日本已经逐渐在心理上接受了中国重新崛起的现实。

借壳亚洲

Newpoliticalthing.com发文:RCEP给了中国在亚洲司机的位子,并把世界人口最多的大陆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整合起来。我们可以说我们真正进入了亚洲世纪。

中国和韩国,新西兰,澳大利亚都有自贸协定,但中韩和韩日之间的FTA过去在美国的干扰之下一直谈不成。所以RCEP实际上最大的意义是中日韩三国间首次互相开放市场,即东北亚市场的整合。

中国日本东盟在RCEP的表述方式各有不同,比如东盟的标准论述是由东盟最早倡议的,而中国的媒体和自媒体都认为这是中国主导的区域自贸协定,至于日本有日本的傲娇,日本一方面有美欧贸易协定,又构建了RCEP这样的包括中韩在内的大型自贸协定,日本方面认为他们才是RCEP的重要角色,因为他们是世界自由贸易的引领者。

从中国人的角度,会主观认为中国崛起复兴了,世界各国应该争相来朝贡来投资。但实际上各国都有各自的一些优势,还是要发挥他们的优势,尽量吸引域外的资本,并把域内的市场做大,也就是灵哥一直在提的肉要烂在“亚洲”这口锅里。

各个国家都有自己的独特之处,应该发挥他们独特的区域节点作用。

比如新加坡是多元种族多元文化的世界性大都市,以高效的精英政府为著称,英语国家,自由港税率低,有利于吸引美国欧洲这些域外投资和移民。Facebook联合创始人,还有投资大亨罗杰斯都把美国国籍更换为新加坡籍移民到新加坡。

马来西亚是穆斯林国家,我曾经帮国内的一家第三方支付公司找巴林在美国的皇室代表处询问有没有兴趣就巴林的赌场进行第三方支付合作,结果得到的回应是巴林希望跟马来西亚的公司来进行深入的技术合作,而不是中国公司。后来我才明白过来,马来西亚实际上是穆斯林国家的一个重要的金融中心。

区块链跨境支付解决方案_SEAAPS汇兑支付系统案例_东南亚一带一路

日本是一边CPTPP,一边RCEP,是联系太平洋的中间桥梁,日本就非常希望美国重新回来加入TPP,让日本可以左右逢源。

RCEP对于中国意义并不是直接给中国带来多大的经济增长,更多是中国隐在身后,以亚洲这个壳去在全世界“西进”和“东进”。就好像打架,之前只是中国自己出去打,现在带了一群小兄弟出去打群架,一起去抢盎格鲁撒克逊人的饭碗。中国只要有肉吃,小兄弟也就有汤喝,进行深度的利益绑定。

有些事情中国不方便做的,就可以让小兄弟去做。比如美国对中国在科技升级上的打压,有很多过去能做的,现在很多交流都断了,那就假道伐虢,让小兄弟去做。拿到关键核心资源之后,带小兄弟一起分一杯羹就好。

因为如果光靠域内资源,RCEP协定在短期对东盟各国的中小企业和底层打工者不见得有利,RCEP清除了之前的东盟的原产地规则,即过去一个在马来西亚的摩托车在越南合规销售的,但是到泰国就需要符合泰国的标准。

这种贸易壁垒的消除意味着外国商品可以被倾销,本地中小企业受影响,劳工缺少了保护可能在竞争中不得不接受更低的工资,更差的工作环境,而受益的少数城市精英会增加进口,扩大贸易逆差。

所以RCEP各国真正看重的实际上是应该和中国进行分工合作,更多是作为一个整体从域外去获取新的资源,客气点说就是增加和美国和欧洲抗衡的实力,不客气讲就是抱团扩张,从盎格鲁撒克逊人手上虎口夺食。

RCEP协议一签署,65%的产品关税就会降到零,未来的10年,80%的关税会取消,再过二三十年,除了缅甸柬埔寨老挝三个受保护的国家,其他各国关税都会削减为零。

当下的RCEP15国是30%世界人口,30%的世界GDP,32%的全球投资,28%的世界贸易,再过20年,在这样削减关税形成完全的统一市场下,除了第一个数字30%恐怕基本保持不变外,后面三个数字都会变成50%。

印度不加入rcep的原因

把上面看明白了,就知道印度回归RCEP的希望很小,印度一半以上人口是农民,随着关税降低,新西兰等国的低价乳制品就会倾销印度市场。而印度的工业竞争力远远无法和中国竞争,削减关税只会让中国产品倾销,而在印度2019年的贸易收支的逆差中,对华贸易逆差已经占3成。

至于抱团出去抢盎格鲁撒克逊人的饭碗,印度没有这个能力,印度国家也太大人口也太多,即使抢到一点也是杯水车薪。

印度本来就是一个被欧美精英媒体为了吹出来的,为的是延缓中国的崛起的自给自足的经济体,但实际上是封建主义的邦国,内部没有经过革命,对于土地主来讲,打开国门参与竞争不是什么好事情,世世代代在那个土地上做贵族才是好事。而顶层的精英的追求就是移民到英美发达国家,所以才有1亿精英和12亿牲口的说法,印度形成不了合力,上层的需求和中下层的需求是分离的。

印度已经没有机会再威胁中国了,差距只会越来越大,越穷越投不起基础设施,越投不起基础设施就越穷,全世界的财富只会往最富裕最有效率的地方去集中。

东盟十国在过去20年一直指望龙象共舞从而能让印度平衡中国,这种想法是小国的幼稚,当下必然在实利面前做出选择,回到历史的真正常态。

历史回归

彭博社的专家David Fickling撰文批评说,RCEP更像19世纪末新帝国主义的强权即公理的产物(might is right) ,只是这次变成了中国主导。

他写道就算RCEP最早由东盟提出,现在也成了在自由贸易借口下,成为中国伟大复兴的帝国主义垫脚石,就像19世纪新帝国主义欧洲一样,对内倾销产品到自己殖民地,然后整个帝国对外实行贸易壁垒,造成殖民地的贫困。

David Fickling把本质看的很清楚,但标签贴的不合适。这只是历史的常态回归,历史的常态就是五百年前中国是全世界最富裕,商品流通最发达,贸易最自由的强国,中国周边的国家如日本泰国越南等都是朝贡国,也就是次发达区域,欧洲很落后很贫困,东南亚岛国美洲澳洲都是不开化的土著。

西方的崛起是建立一边寄生在中国这个母体上,一边发展军事,然后殖民那些中国古代王朝无力也无心的区域,给工业革命提供了资本和廉价劳动力,并且通过军事对抗推动技术进步,最终洗劫走了大量财富。

的的确确从战略上,中国采取的是当初西方吸血中国一样的模式,即通过“寄生”西方市场完成蜕变。但是中国的崛起并不是通过殖民,而是通过10几亿人几十年的苦干,资本原始积累是商业上赚来的,不是血与火抢来的。

中国也好,这个区域也好,并不会故意选择对外进行贸易壁垒,但价值链最终是根据运营效率而集中的,这将变相对域外国家形成“贸易壁垒”。

而不在这个体系中的区域必然也会回到历史的常态,离中央帝国越远当然财富创造能力就越低,离中央帝国近的国家自然能近水楼台先得月享受到财富的涓滴效应。

世界贸易体系200年绕了一圈,终于重新回到了中国为中心的历史常态。

后记:关于当今世界个人如何争夺财富节点,推荐大家阅读灵哥之前另外一篇文章延展阅读:丁辰灵:高盛不会教你的,改变限制条件

想阅读RCEP中文版全文249页pdf版本,请在公众号聊天窗口回复关键字:rcep

新朋友欢迎扫码以下二维码并星标置顶。

丁辰灵
微信号:ding_chenling
投资人,科技财经作者

分享到:更多 ()
区块链神吐槽
pi币注册流程教程图解中文版

来评论吐槽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区块链资源分享联系我

区块链资源分享联系我首页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