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技术资源分享
追寻中本聪先生的脚步

消费侧改革是什么意思通俗解释?需求侧改革与内循环@政事堂2019

需求侧改革与内循环 - 马歇尔计划

开启今天的文章之前,先回顾一道高中的历史题。

“美国二战后的巨额贸易顺差以及由此导致的国外清偿力不足可能导致美国经济衰退,而该政策正是要通过增强西欧的出口能力使之获得美元从而增加从美国进口商品的能力。”为此,美国实施(或建立)了______?

答案,是马歇尔计划。

在今年的全球疫情冲击之下,率先走出来的我国,占全球市场出口份额预估将在16%左右(数据来源于李迅雷)。

这么高的份额,仅有二战期间隔岸观火的美国曾经达到过。

这背后,是在这疫情的冰火两重天之下,中国和西方的刺激政策也走了两个截然相反的路线,欧美敞开印钞机疯狂的印制货币,中国敞开产能疯狂的生产物资。

一个救灾的重点在于消费侧,一个救灾的重点在于供给侧

欧美在发钱的时候走向了绝对的平等,劳动效率低的也能够获得与劳动效率高的人同样的收入(正是特朗普吐槽的)。而我们在发钱的时候走向了相对的公平,劳动效率越高的群体获得的收益更高。

我们追求的结果,就是南北方的差距,城乡之间的差距,资本家和打工人的差距被迅速的拉大,而令我们直观感受的是一线城市千万级房产的疯狂抢购中国奢侈品行业的消费激增,各大品牌门口排起了长队。

甚至连最懂中国的苹果也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低端的IPhone12和mini迅速跌破发行价,但是高端的Pro和Max却长期供不应求。

在疫情期间发力供给侧并没有问题。

就像资本主义大撕逼的二战期间,美国也是开足了马力生产,紧紧的抓住了历史性的机遇,让一部分美国人率先实现了美国梦。

但问题是,随着疫苗将在明年大规模的量产,渡过疫情冲击的欧美必然会收紧其消费侧的刺激,重新开启供给侧的扩张和投资。

届时,中国今年强劲的出口必然就会像上半年的口罩那样,出现产能的过剩,如果找不到新的市场,就会出现大规模的停工停产。

因此我们必须要随着全球经济的变化而适时调整我们的产业结构,避免过剩的产能引发结构性的风险。

所以,我们就要像二战之后的美国那样,通过“马歇尔计划”维持产能的平稳过渡,避免需求的断崖式下跌。

只不过,随着欧美经济刺激计划的减弱,海外市场的增量必然停滞,我们更多只能把视野转向国内,优先完成内循环。

4万亿计划对中国的影响:必须承认中国是率先走经济低谷的国家,如果没有4万亿?经济就有可能崩溃

而经历过08年无序扩张的我们,也必然会吸取上一次的教训,伴随着内循环的启动,先是用三道红线限制死了地产巨头们的扩张,后用反垄断限制死了互联网巨头们的并购,让鸟儿们在笼子里面扑腾。

毕竟,对消费扼杀能力最强的,第一是掏空六个钱包的高房价,第二就是寅吃卯粮的消费信贷。

目前在疫情冲击之下,六亿低收入人口目前可谓是雪上加霜,他们的购买力出现了大幅的缩水,估计明年我们的低端消费总额的增速大概率还要继续下滑。

底层消费的崩溃不仅会严重的冲击产业链的问题,更会带来巨大的不稳定,所以从政治局的层面,就必须要进行调整。

而既要把生产的物资更多的卖出去,又要让买单的底层民众感受到幸福,最好的方法,那就是“带量采购”。

就像前段时间政府直接出面,把上万块钱的心脏支架直接打到了几百块钱,结果就是让有限的医保能否给更多的民众提供医疗服务,也让心脏支架的供应链通过大批量的生产降低成本,更具备市场的竞争力。

这过程中,只是苦了那些花费了巨大的时间和成本,辛辛苦苦晋升成为垄断级的心脑血管领域的专家和中间商,他们就跟互联网巨头一样,刚完成了垄断级的收益,被市场化改革和消费侧改革给反垄断了。

同样,还有正在上海搞鬼斧神工的特斯拉,上海市政府跟马斯克签订的条约就是逼着他要不断的把昂贵的新能源车打成白菜价,让更多的人买得起新能源车,并通过带量采购压缩产业链的成本。

成本有了,销量有了,新的市场和新的玩家自然也就有了。

就像这几天的新闻,就在特斯拉的隔壁,上汽拉着阿里和宁德时代也搞起了新能源汽车。跟特斯拉都是同样的供应链,都是同样的成本,按照我们的鬼斧神工速度,估计明年就能看到在道上跑了。

如果说十三五的供给侧改革的一个标志是涨价去库存,那么十四五的消费侧改革的显著标志就是降价去库存,以反垄断、带量采购等一系列措施,通过降低价格带动广大民众的消费力。

所以单纯模仿08年大水漫灌式的家电和汽车下乡可以告别了。

我们未来刺激的时间点会选择欧美经济刺激的终结,完成接力赛,而方式大概率也是跟医药的带量采购类似,狠狠的杀一波价,让更多的困难群众买得起,也让我们的供应链拥有世界最低的生产成本。

到了那个时候,一个个在消费端带量搏杀出来的国内大小巨头们,凭借着国内供应链的优势,也将拥有无可匹敌的市场竞争力。

而完成这一波内循环的祖国,也将开启新一波的外循环,启动对海外援建的新时代马歇尔计划,届时,市场化搏杀出来的巨头们也将迎来属于自己的星辰大海。

历史的有趣之处,就是告诉我们,过河的时候可以假装摸石头,但别忘了摸一把先过河的白头鹰。

订阅号评论:

同 Joe Zhang
供给侧改革是要形成寡头垄断,防止完全竞争。需求侧改革是要借着培育出来的寡头垄断,搞垄断竞争。四种竞争格局,完全竞争和一家垄断都被抛弃了。要规模不要垄断力,这个点赞。
作者
总结的很赞

枪枪
怎么说的特斯拉平价策略好像是被迫似的。
作者
算是一种共识吧,特斯拉如果不能兑现对赌协议,上海工厂就要还给上海政府。

消费侧改革释放的机会

1960年12月24日至1961年1月13日,中共中央在北京召开工作会议,讨论1961年国民经济计划。

1961年1月14日至18日,中共八届九中全会在北京举行,会议听取和讨论了《关于1960年国民经济计划执行情况和1961年国民经济计划主要指标的报告》。

1961年1月19日,在中央工作会议上,陈云同志发表了著名讲话《安排市场要网开一面》。

这场讲话很通俗易懂,基本就两点。

  1. 针对于底层民众所需要的粮食等最基础的物资,要进行“带量采购”,把价格大幅降下来,让底层民众能够幸福的吃得饱饭。
  2. 针对富裕群体所需要的高档消费品,要进行“涨价去库存”,通过把高档消费品以高价提升敞开销售,让富有的群体能够体面的花得出钱。

熟悉么?

陈云红色《安排市场要网开一面》

对于2020年12月的政治局会议中提出的消费侧改革,前天的文章讲的是前者,昨天的文章讲的是后者。

只不过前者是适用于少数的企业级,而且是存量的激烈搏杀,只有后者带来的是增量和相应的财富。

前者讲得很多了,但是从后台留言以及群友反馈来看,对于跟大家利益密切相关的后者,似乎很多人还是不明白,问题也是五花八门,因此,再补充一篇文章,最后为这个系列收个尾。

对于后者,当年陈云同志的思路很简单,就是模拟市场的手段,投放大量价格高的离谱的产品来回收货币。

譬如,把高档糖果的价格提升四五倍。

推出高价糖果后,他还亲自到百货大楼看销售情况,在家里,他每天打电话问姚同志,今天卖出多少糖果呀?收回了多少货币?

在涨价促销费的大战略之下,由于价格的迅速提升,迅速扭转了供给侧与需求侧之间的不平衡,同时,富人的满足感迅速填补了其多巴胺的需求,最后,他们的高额消费实现了对穷人的转移支付。

而对于政府来说,之前因为救灾而超额发出的货币,此次仅以以五分之一的成本进行了回收,极大的降低了通货膨胀对市场的冲击,也有利于其回归货币政策的正常化。

就像陈云同志在1990年回顾时说的:“1962年货币流通量达到130亿元,而社会必须流通量只要70亿元,就是搞了几种高价商品,一下子收回60亿元,市场物价就稳定了。”

而回顾历史就会发现,如今我们对疫情期间释放大量货币回收的最好方式,就是让有钱的人心甘情愿的把钱消费出来,而不是通过激烈的手段引发市场的震荡。

尤其是盲目回收货币往往最受伤的还是底层群众。

所以,考虑到在当年“安排市场要网开一面”的灵活性主张之下。尼龙袜(黄)、自行车(赌)、糖果烟酒(毒)等一系列时髦商品的销售迅速占据了整个社会流动性的一半。很有可能在未来几年,我们也出现对巨大的高端市场消费预期。

让有钱人心甘情愿的去缴纳各类智商税,把钱消费给穷人,解决超发的货币。

在政策的延续性方面,我们是拥有悠久历史和传统的。

所以,对于普通人来说,未来五年市场最好的机会,就是赚取新贵阶层身上的钱,他们玩的很多东西和领域,都会如这一波的比特币和泡泡玛特(赌)那样涨得不讲道理。

从政府的层面,参考到必须加速推进转移支付,今年被搁置的房产税,也会在需求侧改革启动后重新回到日程。

而对于普通人来说,具体到领域,除了新式教育健康等门槛较高的领域之外,参考历史,需求侧的机会主要来源于新时代的尼龙袜、自行车以及糖果烟酒........


订阅号留言:

苟住等我出帽子
两年前,我看你文章末尾广告是p2p。去年到今年,房地产广告居多。现在的是轩尼诗。春江水暖鸭先知

桃花源中人
在消费主义和花呗的今天,肯定有很多狗血。
作者
现在就是要避免底层借款消费,鼓励有钱人消费,所以消费金融是要被控制的。

Mio
新贵不是傻子,想割就割?
作者
是人就有弱点,上一代企业家中最杰出的王石一样被高学历和贵族范割了,不是每个上海名媛都能成功上位的,要有脑子。


政事堂2019
微信号:zhengshitang2019
另一个维度看世界

分享到:更多 ()
区块链神吐槽 靠谱免费最好的手机挖矿app推广

来评论吐槽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区块链资源分享联系我

联系我更多手机免费挖矿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