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技术资源分享
追寻中本聪先生的脚步

比特币的硬分叉BCH往事@币信矿池@王一石Yishi@委拉斯凯兹@江卓尔_莱比特矿池

原文标题:比特币分叉往事补遗

比特币的硬分叉BCH往事

互联网是有记忆的。

最近比特币屡创新高,华尔街机构纷纷入场囤币,连马斯克都忍不住公开喊单,得到了主流媒体和金融机构的认可,大家都对比特币系统的安全性没有任何质疑。

不过,很多人可能想象不到,就在三年前,比特币还面临过诞生以来最大的一次危机——差点被 BCH 集团夺权篡位,甚至连“比特币”这个名字都差点不保。

比特币分叉都是上一个牛市的陈年旧事了,本来不想多说,但是最近又有一些无聊的人,抹黑中伤币信,我们不说话,让一些不明真相的朋友还真以为币信十恶不赦,成了反派的代名词,还是简单说一说当年的币信为保护比特币网络做的一些事情吧。这些事情都已经过去好多年,这些年来一直没对外提,也不求什么名利,只求大家知晓真相,去伪存真,同时也在茶余饭后,多一些谈资。

BCH 分叉党为什么仇视币信?

很多人觉得当年“比特币分叉”这件事并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这种现象现在在加密数字货币社区很常见,可能一个程序员用不了几天就能成功将一个币种分叉。

但是在当年,分叉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牵扯到方方面面的人和事,牵扯到诸多信仰和利益,简直和“佛道之争”不遑多让,简直已经达到你死我活,兵戎相见的地步。这并不夸张说辞,而是事实。现实中很多关系非常好的朋友,合作伙伴,因为比特币分叉这件事而反目成仇,老死不相往来。很多人无法理解,为什么 BCH 分叉集团对比特币支持者、对币信恨之入骨?天天怼天怼地各种造谣?而且有时候为了让自己的谣言看上去逻辑完备,往往不惜花大量时间去搜集各种资料,然后移花接木,张冠李戴,让众多不明群众看了觉得“资料详实”,大呼过瘾。

原因就在于,币信断了 BCH 分叉集团的财路。

正所谓“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币信在瓦解 BCH 集团分叉s行动的过程中,做了许多工作,甚至在关键时期守护了比特币两周时间,成功瓦解了BCH(之前叫 BCC ) 篡权夺位的阴谋。不得不说,BCH 集团真的是知行合一,他们也有信仰,他们真的相信 BCH 肯定会成功,能够打败比特币,所以他们把手头的比特币基本上都换成了 BCH ,要是被他们篡权成功,其回报之丰厚绝对难以想象。结果这一切都被币信在关键时刻给毁了,你说他们恨不恨?

币信和比特大陆的恩怨

有关比特币分叉的文章有很多,我这里就不再多说,感兴趣的朋友看一下虎扑的文章《比特币分叉往事》或者搜索其他文章了解。这里主要说说在分叉大战整个过程中,币信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因为这个事情遭受了怎样的损失。

可能很多朋友在 2018 年的时候,看到过比特大陆因专利的事情状告币信矿业公司的新闻,其中的被告还有深圳比特微(神马矿机)和新特能源股份有限公司(矿场方)。当时很多人看到这个新闻其实挺震惊的,因为币信星空和比特大陆吴忌寒两人的关系其实一向都非常好,私底下经常一起约饭。

他们怎么突然就对簿公堂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在那个官司中,涉及到的专利叫做串联供电技术。说起串联供电技术,就不得不提到一个技术宅男——瓦西里。

瓦西里早年是俄罗斯的 Bitfury 公司(2013 年就已经开始做比特币矿机公司)的工程师。从 Bitfury 出来之后,2014 年,瓦西里被一个名叫 Yuri 的俄罗斯人忽悠到了中国,因为 Yuri 跟他说他联系到了中国的烤猫,能够拿到他们的芯片做矿机,可以发大财。

那个时候,烤猫公司刚刚宣布,他们不再自己做矿机,而是直接转型成为芯片提供商,欢迎大家采购芯片。

Yuri 是个典型的商人,由于当时烤猫最新芯片矿机方案不成熟,在尝试几次做矿机方案不成功之后,他转而向烤猫兜售他的“串联供电”技术。

这项技术早就存在,但是瓦西里受其启发,第一次成果将其用在矿机主板上。有了这项技术,矿机可以不用昂贵的电源控制芯片,直接对挖矿芯片供电,这样不但可以节省大量成本,还可以不受电源芯片货源的制约。(当时比特大陆将市场上的电源芯片一扫而空,不但没货还抬升了价格)

这项技术说起来简单,实现也简单,但研发却非常困难,因为没有电源芯片控制,电流无法稳定输出,很容易造成电流均衡而烧毁芯片。烤猫对这项技术非常感兴趣,于是和 Yuri 谈了很多次,但是 Yuri 的条件太苛刻,后来烤猫得知这项技术的实际拥有者并不是 Yuri 而是瓦西里,于是直接找到瓦西里,购买了他的技术,并且还将瓦西里招到了公司当硬件开发工程师。

后来,杨作兴从 RockMiner 离开,加入了烤猫矿机( ASICMiner )研发团队,和瓦西里成为同事,一起研发矿机和芯片。

2015 年,烤猫突然人间蒸发,烤猫公司也原地解散,所有技术封存。后来道杨作兴在比特大陆兼职了一段时间,顺便将串联电源技术带到了比特大陆。

到了 2016 年 ,杨作兴有了创业的想法,首先是找吴忌寒聊,得到了吴忌寒的单方面的支持,然后吴让他去找詹聊一下,却遭到了詹克团的当面否决,甚至詹还当面将杨作兴的商业计划书直接用碎纸机碎成碎片。

杨作兴和比特大陆恩怨_全定制方法学_比特微_神马矿机@碳链价值

于是,杨作兴创办了神马矿机,从此和比特大陆打擂台。自然,神马矿机也顺理成章地用上了串联电源技术。

值得说一下的是,杨作兴创业之前曾多次找到星空聊创业的事情,在詹之后,杨再次找到星空,确认杨下决心要做矿机芯片后,星空联合其他几位朋友一起投了,成为了神马矿机的大股东之一。

星空投资神马矿机的逻辑很简单——由于烤猫失踪,烤猫矿机彻底退出历史舞台,当时比特大陆的蚂蚁矿机一家独大,基本处于垄断地位,这对比特币网络并不好,很容易出大问题。(事实证明这个判断是非常正确的)当时一起投资神马矿机的,还有鱼池的神鱼和王纯,大家的想法都非常一致,不能让比特大陆再这样搞下去。

要知道,为了能够成功分叉比特币,比特大陆很早就开始布局,他们在那段时间,将大量矿机优先卖给支持分叉的人,支持比特币的人反而很难拿到货。并且,大区块的支持者甚至只需要支付 10% 的货款,这相当于是给他们做了一个五倍杠杆,只需要支付一份算力的钱,就能获得五份算力。很多人因此而发家致富,因此也对比特大陆更加忠心耿耿,在支持分叉的岐途上一路走到黑。

幸运地是,神马矿机研发顺利,并且迅速成长成为能够和比特大陆一较高下的矿机厂商。币信矿业当时是比特大陆的超级客户,为了支持神马矿机的发展,也采购了大量的神马矿机。在分叉大战期间,当 BCH 集团意识到是币信在暗中保护比特币网络的时候,他们采用了围魏救赵的方式,将神马公司和币信矿业公司,以侵犯专利为由,一起告上了法庭。虽然最终这个官司比特大陆输了,但是他们却达到了预期目的——矿场场地方为了避免风险,要求币信的矿机限时从矿场中搬离,币信算力因此暂时消失,这场较量才告一段落。

经此一战,币信损失惨重。

一方面,币信用自有算力去阻止 BCH 算力暴击(后文有解释),每天就有将近 100 个比特币的损失(持续了一个难度周期,即 14 日)。另外一方面,因为矿场被迫搬离,这其中又耽误了很长时间无法挖矿,中间也有不小的损耗,币信也遭受了巨大亏损。不过,这个时候,BCH 集团针对比特币精心策划地采用的紧急难度调整算法(EDA)已经失去了最佳作用时间,他们原本想用这个方式来偷袭比特币网络的阴谋也彻底破产。如果当时没有币信算力的狙击,BCH 真的有可能已经成功篡位,不但算力超过比特币,可能连比特币这个名字都被其抢走,比特币可能成长到今天的规模和地位。因为这件事情,星空和吴忌寒这两个原来的好兄弟,也因此反目成仇,断了往来。币信从此也成为了 BCH 利益相关者的肉中刺,眼中钉,欲处之而后快。

币信为什么不支持 BCH ?

众所周知,其实无论是币信也好,还是鱼池也好,当年和比特大陆的关系其实都不错,包括香港共识和纽约共识大会,大家都坐在一起谈,一起讨论。目的当然是共赢,希望比特币发展得更好。

但是,这一切在 2017 年之后事情开始有了变化,吴忌寒逐渐有了要分叉的想法,并且他在 2017 年 8 月将这个想法付诸实践。在这个过程中,BCH 阵营的做法一直相当具有攻击性,一副我就要干死你的架势。其实分叉就分叉吧,各自好好做自己的事情就好,但是 BCH 从一开始就打算好了,要踩比特币上位。其实说来很讽刺,原来的比特币布道者,却摇身一变成为了比特币最坚定的反对力量,攻讦比特币也最卖力。

他们说“BCH 才是真正的比特币”,号召大家把比特币卖了买 BCH。不知道多少人信了他们的谎言,将自己幸苦囤的比特币换成了 BCH,因此而损失惨重,最终不得不彻底离开了这个行业。请问,这种行为和诈骗有什么区别?他们说比特币区块小,无法处理太多交易,链上非常堵。结果大家发现比特币没他们说的那么堵,于是他们就发起“粉尘攻击”,短时间内发送大量的小额垃圾交易,造成比特币网络拥堵的假象。然后他们鼓吹大区块,造谣说比特币最终会因拥堵而消亡。(事实上,比特币至今还活得很好,并且越来越健壮。)

记得当年杀毒软件是如何作恶的吗?为了卖出他们的软件,有些无良公司会自己炮制病毒,等用户中毒之后,再去兜售产品。他们的行为简直如出一辙。

当时澳本聪站出来支持分叉,于是他们与其一拍即合,请来了澳本聪为 BCH 站台,写文章,开发布会,一顿骚操作猛如虎,风光得不可一世。

当时他们万万没想到,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澳本聪这个诈骗犯可不是易与之辈。仅仅是三个月之后,澳本聪就反手给了 BCH 致命 一刀,掀起了差点将 BCH 彻底毁灭的分叉大战。没错,BCH 分叉比特币,澳本聪又来分叉 BCH,另外分出个 BSV,真是一出好戏!

币信一直都是比特币的信徒,或许 BCH 的初衷是好的,但是在后续的推进过程中,币信自然非常不认可他们所采取的各种作恶手段。

也许这些手段在政治斗争中非常常见,摸黑陷害竞争对手都是常用伎俩,但这是比特币社区,寄托了无数人的期望和信仰,最初的信仰者就是一小撮理想主义者,变成这个样子,肯定是大家所不愿看到的。并且,BCH 背后主要推手是比特大陆,无论是开发人员,还是社区中的意见领袖,大部分都是比特大陆资助的,BCH 俨然就是一个公司币,过于中心化,想要取比特币而代之,显然是不合适的。

并不是说公司币不行,例如 BNB 这样的平台币就做得非常好,但是如果这个公司币想要干翻比特币自己上位,那就有点定位不清了。总之,BCH 集团的很多行为都透露出他们的极其不靠谱,要是将比特币的未来寄希望在这样一群人身上,那比特币迟早玩完,这是所有比特币社区的人不愿看到的。于是,在关键时刻,币信决定出手干预。

币信是如何保护比特币网络的?

不得不承认,BCH 为了赢得这场分叉之战,的确做了大量的工作和准备,在很久之前就开始聘请社区内的一些意见领袖开始造势,不停地写文章,有些文章写得还挺有深度,看上去有理有据,逻辑完备。(后来澳本聪也采用了同样的套路,忽悠了一大批死忠粉)

除了舆论战,在技术和未来愿景方面,BCH 集团也画了很多大饼,看上去让人神往,由于大区块的特性,的确有很多比特币无法实现的功能,这让很多人对其充满了期待。如果这些还只是常规操作,那么有一点不得不让人惊艳,那就是—— BCH 的紧急难度调整机制(EDA)。

因为 BCH 使用和比特币同样的算法,按正常的思路,BCH 要想分叉成功,并且持续保持出块,就必须拥有庞大的算力支撑,因为分叉的时候,比特币网络的难度已经非常大了,小算力根本爆不出块。所以,他们想出了一个紧急难度调整机制:如果当前区块的前6个区块出块时间大于12小时,则难度自动下调20%,如果当前区块的 MTP 时间和从当前块往前数第6个块的 MTP 时间相差大于12个小时,就应急降低20%难度。

简单来说,就是如果一定时间内不出块,就会自动下调20%难度,再不出块就继续下调 20%,直到出块为止。这样就算只有很小的算力,也能保证能够出块。

这个机制乍一看像是防守机制,纯粹是为了自保,为了自己能够生存下去而已,但是各位别被其表象所迷惑了,这实际上是一个极具有攻击性的机制,因为难度只有下调,没有上调。

设计这套机制的人,深谙人性之道,他们懂得,矿工其实是趋利的,只要哪里有钱赚,就会用脚投票,直接把算力切到哪里。

当 BCH 的难度降低了,拥有同样的算力,那矿工就能够挖到更多的币,只要所得到的利润大于比特币,那么矿工的算力就会被吸引过来。

这样,就算 BCH 的价格比比特币低,只要难度够低,矿工就能赚更多钱,算力就会过来。

而 BCH 的算力和比特币的算力是互斥的,挖 BCH 就不能挖 BTC,是一种此消彼长的关系,一旦比特币算力都迁移到 BCH 网络,再配合拉涨币价,在当时的环境下,还真有可能会被 BCH 篡位成功。要知道,当时很多中立方都表示过,哪个网络的算力大就支持哪个币是真正的比特币。不得不承认,紧急难度调整机制的设计的确非常天才,所以,这种机制也被人称为针对比特币的“算力暴击”。BCH 集团酝酿多时,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筹备分叉,他们准备在分叉之后,立刻对比特币展开“算力暴击”,即分叉完成之后,就把自己的算力从 BCH 网络撤出,让难度大幅下降,同时大幅度拉涨币价,这样就可以吸引大部分的矿工算力过来,比特币网络的算力就会暴降,让比特币网络因拥堵不出块而无法运转,最终一举奠定胜局。

这个计划近乎完美。这简直就是针对比特币的阳谋,大家都知道怎么回事,但是就是没办法去破解,因为当时 BCH 集团控制了一半以上的比特币算力,只要吸引 10%左右的算力过来,比特币网络就可能运转不了了。

当时除了 BCH 集团控制的算力和矿池,就只有三个矿池占比比较大,分别是鱼池鱼池、国池(比特币中国矿池)、和币信矿池。矿池就算想要支持比特币,那也得矿工答应,矿池是无法控制用户的算力的,不然矿工肯定会用脚投票直接走人。所以,BCH 集团当时觉得胜券在握了,估计他们连庆祝酒会都已经准备好了。但是,让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等分叉完毕,BCH 出了几个块,当他们将自有算力从 BCH 网络撤出,静静等待不出块而难度自动下降之时,意外却出现了——有神秘算力突然接入了 BCH 网络,爆块继续。

由于有持续爆块,BCH 的紧急难度调整机制就无法生效,因为这样难度一直降不下来(出块间隔时间小于 12 小时)。并且,为了防止神秘算力针对 BCH 网络发动 51%攻击,他们又不得不很尴尬地重新将自己的算力切回来,持续挖着。这些神秘算力隐藏了 Coinbase 和地址,一时间所有人都搞不清其来路。突然出现的神秘算力打乱了“算力暴击计划”的节奏,本来等难度降低后,他们准备了大量的资金要配合拉盘,一时间拉盘计划也无法继续推进,生生卡住了。这种情形,就仿佛一个刺客,针对刺杀目标发动了致命一击,然后突然出现了一股神秘力量,将这致命一击给挡住了,并且持续守护着目标,导致刺客后续的一系列攻击都无法实施。

BCH集团非常费解:这股神秘力量到底从哪里来的?

前面说过,除了 BCH 集团自己控制的算力,另外拥有比较大的算力的,就只剩下鱼池、国池和币信矿池这三方。鱼池和国池都是散户的算力,他们根本无法动用,只有币信矿池基本都是自己的算力,也就是说只有币信有这个条件做这件事。

答案呼之欲出:币信!

是的,这股神秘算力就是币信的自有算力。币信在 BCH 集团准备针对比特币发动第一次也是最强的一次算力暴击的时候,出手了。其他人没办法做这件事情,只有币信有这个条件,只有币信能做,那就由币信来做!为了比特币的未来,舍我其谁?要知道,当时难度没降下来,矿工挖 BCH 肯定是不划算的,币信矿业顶着每天几十甚至上百比特币的巨额亏损,硬生生守护了比特币一个难度周期!(即两周时间)

BCH 集团也很快反应过来,知道这肯定是币信干的好事,但是没办法,在技术上他们是无法拒绝币信的算力的,只能干瞪眼。后来,他们终于想到一个主意——因为之前合作的关系,比特大陆的技术人员到访过币信矿场,知道币信矿场中部署了神马矿机,于是,他们以串联供电技术侵权为由,将神马矿机、矿场场地提供方和币信一起告了,给场地方施压,让场地方限令币信矿业将矿机从内蒙的矿场搬离。

通过这个方式,他们终于将币信算力赶出了 BCH 网络,这才得以对比特币实施算力暴击。币信矿场刚停机,他们就迫不及待开始拉盘了,BCH 开始大涨,但那个时候已经他们无力回天了,因为最佳狙击时机已过,他们已经失去了“天时”,效果大打折扣。尽管后面 BCH 针对比特币多次算力暴击,导致比特币网络算力经常不稳定,但胜负已定,已经无关紧要,不影响大局。经此一役,币信损失惨重,不但损失了十几天的比特币挖矿收益,矿场也不得不搬离,损失的比特币在现在看来,简直是个天文数字。但是,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币信为守护了比特币贡献了自己的力量,帮比特币挡住了致命一击,做了比特币信仰者该做的事情。虽然币信因为这件事几乎将以前所有挖矿赚到的利润都一次性亏了出去,但长期来看,币信肯是受益的。

后记

这些往事封存已久,很多人其实并不清楚其中的细节,也不知道币信当年做的事情,这其实也没什么,币信一直都活得很好。但是这么多年来,币信一直被一些别有用心者抹黑造谣,实在心累,想想还是写点文字,将事实公布,免得无辜吃瓜群众被其误导。分叉风波已经过去多年,比特币依然还是那个比特币,比特币社区也比以前更加健壮,这是我们这些比特币信仰者最大的幸福。

Long Bitcoin, Short the world!

原文微博@王一石Yishi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612867751280861

微博评论

电商滕远方:再次肯定文章写的很好,只是结论颇错。当矿工和自己路线不合,就骂狂霸;当矿工如币信站在自己一边,就感恩感谢。这是一个根本的错误。我知道不少奥派朋友都支持BTC,但这点上应该逻辑一致。矿工只有三个身份,(1)幸运抢到块的记账员,(2)广播区块的宣传员,(3)验证非双花的检验员。而不是救世主。再批王一石感谢币信。btc如果堕落到要感谢币信在2017年分叉的算力支持而没有消亡,我觉得这是btc的悲哀。好比一个楼市要靠一个房地产中介来支撑。一个好的楼市是因为它占据了地点的优势,然后中介才来支持它。btc价格高反映了市场需要它,所以引来更多的矿工算力来牟利。这里面逻辑怎么倒过来了呢?

BSV就是未来:历史总是隐秘而伟大的,真实的剧本是这样的,当年矿霸吴总一人独大,心智和财力超过所有信仰者,中本聪料想信徒中已经无人能阻止矿霸的崛起,于是化名澳本聪加入敌营,并且在关键时刻发起背刺,一起削弱敌军阵营,分化出bsv拱卫王权。到最后还要被一帮不知内情的信徒极尽所能的挖苦和嘲讽。

Bitcoin3:我记得我内蒙矿场的s9一直在挖btc直到最后切换矿池投票的时间也没有切换(记得那几天btc矿池和莱比特矿池动用了客户btc算力到bch上面,动用了卑鄙手段)。很多人对我推荐过bch,当时bch产量超级高,说以后就是真正的比特币超越btc的价格。

苏三的温柔:兄台这文章对币信有点神圣化了 整的没币信btc要丸一样 分裂和战争 促使了 人类文明的进步 对于比特币的发展也是一样的 比特币走到今天是全球经济社会人类走向的成果 启能是一个币信 或者吴忌寒能左右的…… 可笑至极。

昌用老师:我跟币信停止往来,不是因为分叉。分叉只是判断不同,不影响人情。我是因为币信(不包括吴刚)几位故人支持狙击手对我进行人身攻击。其实,常在微博上的币圈人都见识了狙击手之类的对bch支持者无底线谩骂,这已经不是意见分歧问题了。

乔不欺我拜振华:回复@小福星要有耐心哇:币信的人一直在写文章宣传是某几个确定的人的功劳,包括超级比特币和狙击手,都说过类似观点。这些人当别人是木头人,包括这篇文章。这篇文章推倒币信算力作用的时候竟然是用的排除法!因为算力掌握在比特大陆,币信,鱼池等手里,所以神秘算力就是币信!?

我一定能找到积极点:瞎JB胡扯,串联供电早就有了,还杨。

寒冰掌BTC:虽然感谢当初币信的启蒙,存币挖矿也很好用帮助了囤币。但当时二期算力买的是矿机,清退的时候却是按照本金加年化24%利息,当然合同写了币信拥有最终解释权。当时矿机的价格已经涨了快一倍了,如果当时清退的是矿机而不是钱,那不会有人有意见。

神吐槽:币信有点自抬身价了。


@委拉斯凯兹 评价 @江卓尔_莱比特矿池

看了@王一石Yishi 关于比特币分叉往事的文章,特别有感慨。

现在很多人都觉得 @江卓尔_莱比特矿池 懂得又多态度又好,为什么你们 Bitcoiner 揪着他不放?

因为在2017年,江完全不是现在这个样子,微博上任何一个人只要支持Bitcoin,甚至不是反对BCH,他都会领着一群粉丝上门,要把core粉按在地上摩擦。

我当时只有新浪给的几十个僵尸粉,仅仅说了几句BTC的区块还可以提高利用率,不一定要马上硬分叉。他就带着粉丝找到我的微博了,但是从跟他的辩论中,我发现:

  1. 他完全不知道《计算机研究与发展》上关于BTC分叉之争的论文,里面明确的结论是Segwit软分叉能够解决当时的大部分拥堵,强行硬分叉到8M会让BTC丢失掉10%左右的全节点
  2. 他完全不知道侧链白皮书的存在,而是自己定义侧链为”侧+链”,然后反对侧链扩容。令人地笑皆非的是BCHer现在又在为他们的moeing侧链欢呼了,当年他们对于侧链可是完全排斥的;
  3. 他不懂闪电网络,告诉粉丝说闪电网络的中间节点会偷窃BTC;
  4. 因为不懂侧链和闪电网络,所以他认为闪电网络也是侧链,有人告诉他闪电网络连区块链都没有,怎么可能是侧链,江继续硬掰。

我一直以为网上的争吵是无意义的,你实际上无法说服任何人。但是币圈的争论是有意义的,因为最后真金白银是铁的判断标准。

跟江的辩论中,我发现这帮人绝对不可能对BTC做出有任何创新或者有益的改进,他们只会在主链上搞meme、虫洞这种过时的噱头,所以BCH一定不值得保留,我以0.2BTC的价格抛掉了所有的BCH。

Bitcoiner会恨BCHer吗?当然不会,我们感谢矿霸们送的大礼,谁会跟自己的散财童子过不去呢?

我们希望的是铭记历史,记住某矿霸杀气腾腾的在推特上大骂 “f**k your mother if you want f**k”;记住矿霸们曾占有比特币70%的算力,然后一堆粉丝要求矿霸动手搞51%攻击;记住矿霸作为当时几乎唯一的BTC矿机商强制要求只能用BCH买矿机;记住江某为了抢名字强行把BTC称为BCE。

铭记历史才能更好的展望未来,正是因为挺过了艰难的硬分叉大混战,我对比特币的未来充满信心。

原文微博:https://weibo.com/2046927503/K5rzgeGTs


杨海坡:比特币分叉往事

2019-08-26

Bitcoin Cash于2017年8月1日正式从Bitcoin分叉出来,已经过去了两周年。回过头看这两周年的发展,Bitcoin Cash即是成功的,也是失败的。说其成功是在于其仍然有着极其活跃的社区,不断发展的应用,以及稳固的市场地位。说其失败是在于Bitcoin Cash并没有达到大多数支持者对于其超越Bitcoin的预期,以及Bitcoin Cash并没有解决Bitcoin同样面临的一系列治理难题。

起源

Bitcoin Cash与Bitcoin的分裂来自于比特币的扩容问题,这本不该成为问题。一切起源于比特币创造者中本聪在比特币源代码里面留下的一行代码,这行代码限制了比特币区块的大小上限。比特币本质上是一套记账系统,而区块可以理解为是一个账本,是记账的最小单元,每个账本记录着过去大约十分钟比特币网络所有发生的转账交易记录。区块大小上限则限制了比特币网络的交易处理能力。这行代码添加的初衷是防止垃圾交易攻击。在比特币发展的早期,比特币价格还常低的时候,攻击者可以花费很小的代价创造大量的垃圾交易堆满所有节点的硬盘,会将这个极具创新和革命意义的系统扼杀于摇篮。在添加这行代码的时候,有人担心未来会限制比特币网络的发展,中本聪给出的回答也很简单:到时候我们提前把限制调大就可以了。谁会想到,这个简单的扩容问题竟然会导致比特币走向分裂。

比特币扩容问题从2014年开始有人提出,比特币的区块大小在那时候达到了300KB左右,并且维持着指数级的速度上升,按照预测,将在2016年初触达1MB大小上限。比特币的网络是一个去中心化的网络,依赖于一套共识协议来达成共识,对共识协议的修改必须要小心,避免由于前后不兼容而导致整个网络分叉。如果共识协议收紧,则称为软分叉,老节点无需升级仍然可以正常运行。如果共识协议放开,则称为硬分叉,这种情况下老节点必须升级才可以正常运行。可以简单的理解为软分叉向后兼容,而硬分叉不向后兼容。比如比特币区块大小上限从2MB改为1MB是软分叉,而从1MB改为2MB则是硬分叉,因为大于1MB的区块在老节点上被认为为非法。比特币历史上进行过很多次软分叉升级,还没有出现过硬分叉,因为开发者认为硬分叉升级很可能会导致比特币网络分叉,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而通过提升比特币区块大小上限扩容是一个硬分叉行为,于是这事遇到了很大的阻力。

我从2011年就开始关注比特币的发展,到2014年开始的出现的扩容问题时,我认为这是一件很自然要被解决的问题,因此我并没有投入太多精力在这件事情。当时中文社区的讨论主要在一个叫做币科技的论坛上面,我偶尔会关注一下当时社区的讨论。比特币的发展史上有两件事情我一直认为很自然要被解决却很不正常的一直存在的问题,一个就是比特币扩容的问题,还有一个是比特币协议标准化问题。比特币本质上是一套协议,类似于HTTP、Email协议,而不是一套软件。在互联网历史上,凡是成功的协议或者编程语言,都最终被标准化了的,这有利于更多样化的实现。在2018年的时候,我尝试过在Bitcoin Cash上推进协议标准化,也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但最终并没有得到实施,这是后话了。

我在2016年之前一直没有参与比特币扩容的话题,那时候更多在潜心研究着交易。一方面我觉得我也影响不了什么,另一方面我认为社区在寻找一个更合适的扩容方式。然后随着2016年上半年比特币区块大小终于达到了1MB的时候,比特币仍然没有扩容,我开始认真关注这个问题,发现社区争论的焦点已经从如何扩容变成要不要扩容,这一下子变成了很严肃的问题。2015年到2016年,比特币开发者社区发生了很多事,比如比特币的扩容版本Bitcoin Classic、Bitcoin XT的诞生,比如香港扩容大会,比如澳本聪的登场以及被称为中本聪继承者也是扩容派领导者的Gavin被夺权等等。比特币核心社区分成了两派,分别是大区块派和小区块派,两派逐渐开始争吵到斗争到决裂,最终以小区块派踢出了全部大区块派的核心开发者,把持了Bitcoin Core代码提交权限而告全面胜利。Bitcoin Core是比特币最主要的一个软件实现,继承自中本聪的原始代码,由于Bitcoin协议并没有完成标准化的,所以Bitcoin Core事实上定义了什么是比特币。

我参与到比特币扩容纷争,是因为我在2016年的时候创办了一个比特币矿池:ViaBTC矿池。比特币挖矿是比特币运行的基石,是比特币共识协议的守护者,通过庞大的挖矿网络,构建了一个坚不可摧的比特币网络。在比特币的白皮书里面,也描述了一个通过矿工竞逐最长链而改变共识协议的规则,因此在扩容派开发者失势后,大区块派的支持者将希望放在了矿工身上。如果所有矿工达成一致,一起修改比特币区块大小上限,理论上也是可以实现扩容的目地的。比特币矿池联系着比特币网络和矿工,因此在扩容事情上,获取了不小的话语权。然而通过联合矿工而实现扩容这条路是非常困难的,比特币网络运行着十几家大大小小的矿池,本身就十分分散。并且比特币的矿工早已不是早期的极客了,而是一群专业矿工,他们进行挖矿并不是因为对比特币有很深入的理解和信仰,而只是一门赚钱的生意。要说服这些人一起进行一件冒险的事情,是何其难啊。然而只要还有一线希望,还是要去尝试。

矿工也需要合适的比特币软件来完成扩容,在2015年的时候,涌现了很多比特币扩容的方案和实现,包括上面提到的Bitcoin Classic和Bitcoin XT,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实现是Bitcoin Unlimited. Bitcoin Unlimited提出了一种通过矿工投票的方式动态的调整区块大小的方案,这可以避免后续再次硬分叉扩容。当时在推广自己的矿池的时候,一些人在Twitter上问我是否支持Bitcoin Unlimited,我回答说正在关注和测试,这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也结交了很多朋友。吴忌寒,最大的矿机厂商比特大陆的掌舵者,中国最早的比特币投资者和布道者之一,也是我的投资人和创业导师。Roger Ver, 最早的比特币投资者,投资了大量比特币初创公司而被称为比特币耶稣,也是著名的自由主义斗士。他们都是大区块的核心支持者,给了我莫大的鼓励和支持。2016年10月份的时候参加了在米兰的比特币开发者大会,然而整个大会却不允许对当下最紧迫的扩容问题进行讨论。原以为只有在中国才有的言论管制出现在了最为倡导自由的比特币社区当中,真是莫大的讽刺。参加完大会后,我就在自己矿池的区块标记中添加了Bitcoin Unlimited的标识,并公开宣布支持Bitcoin Unlimited,这引起了轩然大波。

平心而论,我实际上是比特币拥堵的受益者。我们知道比特币挖矿的收益包括两部分:新币奖励和交易手续费,随着比特币挖矿奖励的逐步减半,新币奖励逐渐降低,而交易手续费预期将随着比特币得到普及而提高。在2016年之前,比特币交易手续费占比微乎其微,此时比特币矿池默认的潜规则是交易手续费收入归矿池所有,是不分给矿工的。而随着2016年初比特币开始拥堵,比特币交易手续费逐步变得可观,我首创了PPS+的收益分配模式,首次将交易手续费也额外的分给了矿工,增加了矿工的收入,因此获得了很多客户的信任。后续其它矿池也开始跟进,成为了事实上的标准。另外,我也首创了比特币交易加速器,用户可以提交比特币交易ID,我们矿池会优先打包这个交易,并且规定每个小时可以免费为前100条交易加速。这个产品随着比特币拥堵问题的加剧开始病毒式的传播,每当有人抱怨他们的比特币交易迟迟没有得到确认时,都会有人丢给我们交易加速期的链接。很快,每小时100条免费额度变成了秒杀,这个产品给我们带来了巨大的流量和品牌的传播。

但是,早期比特币的参与者和投资者都是对比特币怀着巨大的热忱的,实在不愿意看到比特币变得这么难用。在早几年,微软、戴尔等巨头纷纷开始支持比特币支付,而随着比特币拥堵的加剧,比特币逐渐变得不再可靠,反而开始纷纷取消对比特币的支持。如果只是从精明的商人的角度,支持扩容和分叉是无利可图的,甚至会背负骂名。但如果不是因为信仰,谁会去做这些傻事呢。很多人喜欢阴谋论,但我从来对和我意见相反的人保持最大的善意,大家只是理念向左罢了。至于谁对谁错,只能交给历史去评判。

我开始积极的联络着各大矿池,希望他们一起支持BU(Bitcoin Unlimited)。矿工在这件事情上几乎是毫无立场的,像局外人一样,主要还是靠矿池经营者决策。虽然希望渺茫,但必须一试。逐渐开始有一些矿池被我说服,开始宣布支持BU。我帮助Roger Ver建立了Bitcoin.com矿池,他也旗帜鲜明的支持BU。江卓尔也创办了自己的比特币矿池,也是大区块的主要支持者。特别是比特大陆最终也公开宣布支持BU,一下子让BU获得了超过50%算力的支持,BU节点的数量也大幅上升。似乎再争取一下,BU就要成功了。但就在这紧要关头,BU连续出现了几个严重的BUG,每次都导致大面积节点掉线。这下子Core支持者开始狂欢,开始疯狂的诋毁大区块派,中立者也逐步开始不信任BU的技术能力,开始倒向Core。

扩容问题开始陷入僵局。扩容问题的本质并不在于通过什么方式扩容?是否要硬分叉?是否支持SegWit?是否支持闪电网络?而是是否要扩容的问题。扩容派也提出了多个软分叉的扩容方案,但都被Core拒绝了。SegWit解决的并不是扩容问题,而是解决了比特币一直存在的交易延展性问题,并且为未来升级比特币协议提供了更简便的方式。闪电网络和扩容更不是冲突的,甚至闪电网络也需要扩容才能真正的运行。扩容问题的本质是双方对比特币和去中心化的理解不一致。大区块派认为比特币是一个支付网络,其价值来源于交易,交易越多,价值越高;而小区块派认为比特币是价值存储网络,不需要特别频繁的交易,当前的区块大小已经足够使用了。大区块派认为比特币得到越多的采用,越多人的支持,会变得越去中心化,就算区块增大,也会有足够多的人负担的起运行节点的费用;而小区块派认为增大区块会增大比特币运行成本,会导致比特币变得中心化。可笑的是,小区块派认为一笔比特币转账交易需要支付超过100美金的手续费是合理的,而运行比特币节点的硬件设备成本超过100美金却是不合理的。

由于Bitcoin Core开发团队历史以来积累的声誉和路径依赖问题,加上随着牛市的来临,大量新入场的投资者对比特币并不十分了解,希望以稳定为主,因此Core主导的小区块逐渐占了上风,BU彻底落败。比特币扩容之争持续了接近三年一直没有分叉的原因就是因为没有人希望看到比特币分裂,所有人都惧怕分裂,惧怕分裂导致的价格崩盘。甚至有人提出用算力杀死小链,确保比特币不分叉的方案。殊不知,链可以杀死,但意识形态杀不死。比特币分叉的背后是意识形态的分叉,只要有人支持,一个币总是可以以某种形式存活下去。

我逐渐意识到试图说服所有人达成共识已经是不可能的,社区里面开始有人提出小算力分叉的想法,我开始倾向于支持通过小算力分叉来开创一条独自发展的道路。我和其它人分享了这个观点,大多数人还是不希望比特币分裂,还是希望通过大算力分叉的方式实现比特币扩容升级,以确保比特币不发生分裂。不过好在小算力分叉并不需要得到其它人的支持就可以干,小算力分叉出一个新币已经是大区块派唯一可选的方向了。

这个时候大多数大区块派还寄希望于纽约共识达成的2MB加Segwit方案,我很明确的指出了这条路是走不通的。虽然这个会议得到了90%以上的算力和绝大多数交易所、钱包服务商的支持,但矿工只是一群乌合之众罢了,无法有效的达成一致。虽然绝大部分矿池都打上了支持纽约共识的标记,但谁又能保证他们真的都运行了新的版本呢?贸然行动的矿工大概率会面临损失,这类似于囚徒悖论,矿工最有利的选择还是运行老的版本。并且新的软件版本只有一个Github代码库,正式的官网和下载地址都没有,怎么得到公众的信任呢?

小寒也做了两手准备,在支持纽约共识的同时,把小算力分叉当作为备份方案。我们一开始希望BU能够开发出可用的软件,但他们迟迟没能开发出稳定的版本。这个时候一个新的开发团队Bitcoin ABC突然横空出世,迅速的开完成了一个高质量的可用版本。当时Core团队核心成员发起了UASF(用户激活软分叉)运动,准备强制在2017年8月1日强制激活Segwit,于是我们也选择在8月1日这天开启UAHF(用户激活硬分叉)。新的实现在比特币的基础上把区块大小上限提升到8MB,并且修改了难度调整算法,使用一种称为EDA(紧密难度调整)的机制。比特币的区块难度规则是每2016个区块(大约两周)调整一次的,如果新的链沿用这个规则的话,矿工会付出巨大的沉没成本,很可能会导致这条链胎死腹中。通过EDA,挖矿难度会在出块速度变慢时迅速的降低,以吸引矿工。关于新链的名字,我们各自想了好几个,最后选择了小寒提出的Bitcoin Cash。这个名字取自比特币白皮书的标题:Bitcoin: A Peer-to-Peer Electronic Cash System,也准确的表达了比特币成为支付系统的理想。

临近分叉的时候ViaBTC已经不仅仅是一家矿池了,在大约两个月前我们上线了ViaBTC交易所,支持人民币与比特币的交易。我们一方面在矿池上提前开放了Bitcoin Cash挖矿的选择,选择Bitcoin Cash的矿工会在8月1号的时候自动进行Bitcoin Cash的挖矿;另一方面在交易所开放了Bitcoin Cash期货的交易,用户可以充值BTC进来,以冻结BTC的方式释放出BCH进行提前交易。于是Bitcoin Cash还没有真正诞生的时候,就提前有了算力和价格的支持,一下子获得了全球很多人的关注。

在分叉前还有一个插曲,我们发现Bitcoin ABC的实现并没有做交易防重放处理。什么意思呢,如果没有做交易防重放处理的话,分叉后用户在支付BCH的同时很可能也会支付BTC,这是非常危险的,也会给用户带来很大的麻烦,很有可能会导致分叉失败。在和开发者紧急沟通后,他们添加了防重放处理,这会让Bitcoin Cash变得和现有的基础设施不兼容,但为了活下去,也只能这么做。

具体分叉生效时间是北京时间8月1日晚上8点,由于Bitcoin Cash硬分叉规则要求第一个分叉区块大小必须大于1MB,因此我提前准备了很多交易,用来塞满第一个区块。我也把我精心准备的一句话“Welcome to the world, Shuya Yang!”放入到了区块。这句话一语双关,一方面庆祝我马上要出世的女儿,另一方面也是庆祝Bitcoin Cash的诞生。晚上8点到了,一下子涌入了很多算力来挖Bitcoin Cash, 但却迟迟没有出块。挖矿过程更像是摇筛子,是一个概率游戏,是否能挖到矿,不仅仅看期望值,也要看运气。第一个块迟迟没有出来,我一再的检查系统,确保没有任何错误,焦虑的等待着。直到6个多小时后,一直到凌晨2点,第一个区块终于诞生了,由ViaBTC挖出。Bitcoin Cash自此诞生了!几分钟后,另外一个区块也由另一个矿池挖出,原来还有人也在默默的支持Bitcoin Cash。我们能抢到第一个区块,实属运气。

Bitcoin Cash的成功分叉引来了大量人的关注,交易所的注册用户猛增,分叉第二天仅一天的用户注册量就超过了1万,这超过了我们上线两个月以来总注册量的十倍还多。好在我们系统一开始就是按照海量用户的目标进行设计的,在面临业务的极速增长时毫无压力。当时团队也只有十个人左右,财务是压力最大的部门,负责用户的法币充值提现业务,由于业务量增长太快,我们也受到了银行的特殊关注。交易所的成交量也急剧放大,每天的成交额达到了数亿人民币。如果不是由于马上来临的九四政策而被迫关停,ViaBTC很可能会迅速成长为全球最大的数字货币交易所之一。

Bitcoin Cash已经成为了不可忽视的力量,很多交易所被用户倒逼被迫向用户发放Bitcoin Cash资产并开放交易市场,迅速的,Bitcoin Cash得到了几乎所有交易所的支持。大量大区块支持者开始转向支持Bitcoin Cash,在纽约共识彻底流产后,Roger Ver等大区块派也全面转向了对Bitcoin Cash的支持。自此,比特币正式分裂了。比特币的价格也并没有像以前所有人担心的那样崩盘,只是在8月1号分叉后,价格进行了短暂下跌除权后,继续恢复上涨。

Bitcoin Cash早期的EDA策略也非常成功,确保了其可以在小算力支持的情况下成功存活下来。不过也带来了一个意料之外的副作用,EDA只会在出块速度变慢时调低难度,却没有调高难度的机制,这造成了Bitcoin Cash网络出块速度非常不稳定。另外,在难度快速下降后,Bitcoin Cash挖矿的收益远远高于挖比特币,这吸引了大量的矿工进行套利。我们也迅速的在矿池上面推出了根据收益智能切换挖矿币种的功能,吸引了大量的客户。由于EDA机制的缺陷,Bitcoin Cash迅速在11月份又进行了一次硬分叉,将EDA升级为DAA,新的算法采用逐块难度调整设计,可以保证Bitcoin Cash网络更稳定的运行。

结尾

Bitcoin Cash虽然是扩容版本的比特币,但失去了比特币的一切,不仅仅是名字,也包括了所有的生态基础设施,一切要从零开始建设。比特币虽然激活了SegWit,但扩容效果正如所料的那样根本起到任何作用。比特币变得越来越堵,高峰的时候一笔比特币转账费用需要接近1000美金,大量的应用开始转向其它竞争链。但比特币这个名字积攒了比特币运行多年带来的信用,比特币价值主要是由投资价值构成,而非使用价值。Bitcoin Cash还太年轻,在短暂的冲击到兑比特币0.5的历史高位后,价格开始一路下滑。比特币仍然凝聚着整个数字货币最大的共识,大而不倒。

在整个比特币扩容和分叉事件中,也暴露出来比特币事实上是由开发者掌握的,而非矿工。比特币的运转虽然是去中心化的,但治理却严重的依赖于中心化的决策。Bitcoin Cash同样如此,矿工决策从来没有真正的生效过。虽然Bitcoin ABC团队极力否认,但他们是事实上的Bitcoin Cash的领导者,他们开始主导着Bitcoin Cash每隔半年的硬分叉升级。去中心化的治理在POW共识机制下面破产了,也许能够在POS共识机制下一定程度上得以实现。

Bitcoin Cash在2018年下半年又因为理念问题再次面临分裂,整个社区元气大伤。这次分裂的原因可以称之为滑稽,以后有机会再另起文章细讲。加上Bitcoin Cash的核心支持者比特大陆在2018年底遇到一些列问题,Bitcoin Cash价格跌到了历史的最谷底。

但即便如此,Bitcoin Cash仍然保持着强大的生命力,是比特币最有力的竞争者。Bitcoin Cash在过去两年诞生了非常多的应用,在不断的创造着属于自己的生态。而比特币扩容问题一直没有解决,寄予厚望的闪电网络也从来没有真正得到过普及。在未来牛市来临的时候,比特币必然将面临更为严峻的拥堵问题,而Bitcoin Cash做为大区块版本的比特币,届时也必将大放异彩!

2018年初,ViaBTC交易所在CoinEx上获得重生,CoinEx是第一家以Bitcoin Cash为主要定价货币的交易所,也获得了比特大陆的投资和支持。目前CoinEx已经成为了覆盖80多种主流数字资产的成熟交易所,并支持包括杠杆交易、合约交易、期权交易、期货交易等多种衍生品类型。此外,CoinEx公链主网也即将上线,CoinEx公链是专为DEX(去中心化交易所)而打造的,我们希望CoinEx DEX成为一个去中心化治理的、完全自由发币和交易的交易平台。CET(CoinEx Token)是CoinEx生态代币,是CoinEx公链的内置代币,我们将不断的完善CoinEx生态,提升CET的价值。

未来已来,现在或许是最坏的时候,但也将是最好的时候。

海洋Talk
微信号:haiyangtalk
功能介绍:海洋的个人公众号


交易所注册链接http://www.tucaod.com/contact

分享到:更多 ()
靠谱免费最好的手机挖矿app推广 炒币圈交易所注册链接 手机挖矿微信群联系方式

来评论吐槽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区块链资源分享联系我

联系我更多手机免费挖矿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