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代区块链数字货币技术_有效去中心化_井通币SWTC_区块链技术_区块链神吐槽
区块链技术资源分享
追寻中本聪先生的脚步

第三代区块链数字货币技术_有效去中心化_井通币SWTC

第三代区块链技术版本的核心

变“绝对去中心化”为“有效去中心化”。

据我所了解,我是最早提出这个概念的人,而井通公司则是第一家将其付诸实践的商业化公司。为了更好地理解“有效去中心化”和“有限去中心化”,有必要在这里先对两者的区别做个介绍。

第三代区块链数字货币技术

有效去中心化

在哲学理念上我们认为中心化和去中心化,是阴阳互补而非对立。

因此着重点是通过保存中心化优点的同时,有效地利用去中心化的技术,来实现更加优化的效用平衡。

有限去中心化:是在事后(而非像我们是事先)因为彻底去中心化的失败而做出的一种改良反应。

认为也许只有自动放弃完全去中心化的立场,才可以在现实中走得通——算是承认了完全去中心化存在技术短板。

在第二代区块链技术版本上发展的第三代区块链技术,首先是对底层的区块链进行了改革。

其次是在这个层次上面建立了实名认证的用户体系。

这个体系和区块链信息的关联,是属于非公开的保密信息,用来保护企业和个人的隐私。当然国家监管部门出于对金融安全、反洗钱和反恐金融的原因,可以随时查阅,并可以提供限制、封锁账号和监控的功能。最后就是在用户体系上建立类似于社交网络的关联逻辑,从而提供低成本的信用体系评估。


井通发展初期,市场还是厚此薄彼的:对这个技术非常有看法的先驱人士,包括硅谷的安德森(马克·安德森:出生在爱荷华州一个小镇的普通家庭,9岁开始接触计算机,1993 年他同吉姆·克拉克一起苦干 6 个星期,开发出 UNIX 版的 Mosaic 浏览器。

后来公司的名字被改为“网景”(Netscape),浏览器的名字也被改为Navigator,马克·安德森被誉为“因特网的点火人”,还是用小写的比特币(bitcoin)来描述比特币系统,而用大写的比特币(Bitcoin)来描述比特币系统底层的区块链技术。

而且在如何使用区块链技术来解决实际问题的实施策略上,也存在两种不同的路径。

第一种路径

就是利用比特币系统已经存在的现有架构,对比特币协议里面的部分内容进行重新定义,从而开发出新的应用。

走这条路子的,包括 Metacoin、Colorcoin 等 (以比特币系统建基的支付应用、开发智能合约等应用领域不在此列,如 Circle、Coinbase 等。对于这类应用而言,比特币底层已能完全实现其需求)。

这种做法的优点是显而易见的,因为可以依赖比特币系统底层而无须自己开发。

但是其缺点也显而易见,因为如果应用需要通过底层功能改进而实现的话,很可能难以说服比特币技术委员会来落实相关改动。而且更重要的一点是,目前比特币社区关于保持或扩张区块规模的争论(一种观点是继续保持区块 1MB 的规模(每秒钟只可以处理 7 笔交易),另一种观点是依靠硬分叉扩张到 2MB 的规模),不仅是关于定义比特币系统作为一个现金支付系统(中本聪的原意),还是成为一个交易清算系统(目前的发展趋势)的区别,更牵涉比特币系统是应该坚持彻底去中心化道路,还是向现实妥协转为有限的去中心化的哲学观之争。

第二种路径

基于与上述哲学观的不同,我们从一开始就选择了第二种路径,即建设自己的底层系统,同路人包括我们熟悉的 Ripple、以太坊。

当然,这些系统的方向,是不应该和拷贝比特币系统的山寨币(莱特币、狗币、暗黑币等)相提并论,毕竟自建系统的目的是更好地服务于各类产品的应用。

在研发初期,我们曾深入研究过 Ripple 的技术模式,但因为发现其存在很大的缺陷和漏洞,所以硅谷团队从 2011 年就开始重新进行底层架构设计,经过了多次推倒重来,最后终于搭建了一个具有完全知识产权的区块链底层平台,并从 2014 年开始通过商业应用开发进行验证。

在自建系统的实践过程中,我们逐步形成并总结提炼出符合我们老祖宗的哲学观和方法论。

与西方思想更容易接受非黑即白的判断题相比,东方思想更像是有多种选项的选择题。

当作为中心化的云计算、大数据方兴未艾的时候

作为其对立面的去中心化的区块链也风起云涌,正好是中国人阴阳平衡思想的体现。因此,与我们海外同行追求“替代中心化的极端去中心化路线”的观点不同,我们认为区块链不是云计算、大数据等中心化的替代,而是有益补充和平衡。正如古人所言,“阴在阳之内,不在阳之对”。中心化和去中心化,就是一对阴阳,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中心化与去中心化的平衡

基于此,我们认为,相对于彻底或者极端的去中心化的想法,我们追求的是一种中心化与去中心化的平衡,我称之为“有效去中心化”。

经历了“The DAO”事件(详见本书第四章第二节)后,行业人士也逐步达成了“有效去中心化或者成为区块链主流”的认识。对此我们可以很自豪地说,有效去中心化一直是我们这三四年的基本方针。

有效去中心化的基本思路就是

如何在保持中心化带来高效率的同时,避免其带来的可靠性的不足。

对此,我们的解决思路是选择一个有效的优化区间,而非一个优化点。

从绝对的中心化到彻底的去中心化,中间有很大的一个区间,我们完全没有必要画地为牢,自我限定只能选择两个极端,而要因势利导、对症下药:可以根据不同应用的场景,结合不同行业的实践,来找到最符合使用者需求、成本最经济、使用最便捷的那个平衡点,即选择一个有效去中心化的节点。

在这个节点,既能够享受去中心化的安全和成本优势,又不至于过度地去中心化而降低效率。

有效去中心化也需要符合区块链技术的核心要求

当然,有效去中心化也需要符合区块链技术的核心要求,如节点分布、全民共识

井通的共识机制采用了 PBFT(更准确的说法是,在PBFT 基础上优化的 V-Consensusa,PBFT 详见本书第二章第一节)的新方法,可以叫代议制下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

它既没有采取比特币的全民直选方式,也反对中心化的寡头决策方式,同时扬弃了传统的 POW(工作量证明)、POS(权益证明)和 DPOS(股权授权证明机制)的一些弊端。

在具体执行策略方面,我们也坚持大胆假设、稳步实施、谨慎论证、循序渐进的原则。

区块链是一个划时代的革命性的新技术,但是任何新技术都有其不完善性和漏洞,任何软件也都有很多事后才可以发现的 bugs(故障)。

因此在进行实验,尤其是涉及金融等资产凭证的转移或交易,油门一定要小一点,刹车一定要齐备,如果是以太坊“The DAO”合约这种关乎 2 亿美元的实验,还需要配备应急制动机制。

例如,井通的智能交易撮合系统,以及智能合约系统,都设计了分层和分级的控制机制,不会出现“The DAO”在安装了火箭发动机却没有刹车装置的局面。

所以,从中国哲学角度看,“The DAO”在出生的那一刻就预示着必然的宿命。

目前以太坊社区已经因该事件发生了分裂,未来如何,我们预祝其好运。

我们的很多哲学思维未来会逐一介绍。

欢迎各位有志的同行,能够在未来和井通一起分享这几年积累的点点滴滴的实践经验和心得体会,共同参与到区块链的实践和推广中来。

众所周知,区块链技术的第一个应用是比特币,比特币起源于硅谷的无政府主义者(主要是 IT 从业者)对华尔街作恶引发了 2008 年金融危机的不满。因此区块链技术从一开始就奉行极端的去中心化的思想(所有“矿工”都是验证节点)。早期的 Ripple(瑞波币)、以太坊和比特币在极端的去中心化方面是一脉相承的。基于这个哲学理念,衍生出区块链技术的三个发展阶段。

1. 第一代区块链技术

第一代区块链技术发展出的去中心化、不依赖第三方认证的防止多重支付的技术解决方案,大幅度降低了中间交易和支付费用。另外就是依赖于密码技术,解决了参与方的信任问题。

但是这一代技术,在于哲学思维上对全民选举(全民选举:指类似一人一票的投票机制)形成共识机制的过于理想化的坚持,导致了效率的低下。比如比特币的任何交易和支付需要至少 10 分钟才能初步完成(通过改进的其他系统,可以缩短到2~3分钟),要 60 分钟才可以最终确认,无法满足现代网络商务要求的即时问题。

2. 第二代区块链技术

第二代区块链技术的一个方向就是像美国的Ripple 公司(详见本书第四章第三节)那样,开始考虑用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议制度(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议制度:指通过选举人大代表,由人大代表来代理行使权利的方式。类似国外的议会制度)来达成系统共识——就是对各种交易和支付的认定,不是传统中心化的单一中心认定,也不是第一代区块链技术的全民参与认定,而是依靠大家信任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来代议。

这个思路的变化首先是带来效率的提高,就是交易支付的时间缩短到3~5 秒钟。但是这个技术的发明人,仍然受奥地利经济学派的影响太大,过于相信自由银行制度(自由银行制度:指的是一种完美竞争的金融体系,在这种体系中,私人银行可以在没有重大法律限制的情况下,竞争性发行通货,而不是由国家设置的中央银行来垄断发行),认为可以通过淘汰劣质个体,来达到系统最优化。殊不知,法国人勒庞在 19 世纪的《乌合之众》一书中就提到羊群效应的盲动性,以及带来的破坏的严重性。

以美国在美联储建立之前的 1907 年自由银行体系下的金融危机为例,当时美国金融体系靠的是人治,因为劣质银行的倒闭带来系统崩溃危机时,依靠的是老摩根(约翰·皮尔庞特·摩根(John PierpontMorgan Sr.,1837~1913 年),美国银行家。)的个人领袖魅力,在全系统里面达成了共识(中心化决策机构),从而避免了灾难性的打击。美联储机制形成以后,是用制度建设代替了人治,让情况有了改善。不过很遗憾,制度也要靠人来执行,当执行的人乱来一气时也会出现系统风险。所以我们看到了格林斯潘和 2008年的金融危机。

客观地说,虽然 2008 年的金融危机是由于西方金融系统里面的央行不负责任、商业银行和投资银行自私自利,导致社会大众对金融体系产生了信任危机,但是,人类社会的结构本身就发源于人类成员之间的相互信任。所以,正确的做法是从技术上解决系统性风险“地雷”,同时在法律和制度上加强监管,而不是彻底放弃中心化,完全丢弃人与人之间的互信这个社会基石。

任何技术的发展,都要以服务于社会需要为原则。所以区块链技术真正的社会目的,是撼动目前的金融体系,迫使银行系统进行改革增强自我约束,重新建立社会的信任,而不是彻底丢弃人类的信任,来开发出一个完全无信任感的交易支付系统。

不同于推崇个人主义的西方文明,东方文明更加重视人与人的互信和中庸,东方人的科技创新和优化,也正是这种文明熏陶的必然选择。


本文出自《区块链世界》井底望天

微博@区块链神吐槽

分享到:更多 ()
区块链神吐槽

区块链资源分享

韭菜的自我进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