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OS温州帮节点_EOS庄家_不赚钱的超级节点@深链Deepchain_区块链投资_区块链神吐槽
区块链技术资源分享
追寻中本聪先生的脚步

EOS温州帮节点_EOS庄家_不赚钱的超级节点@深链Deepchain

2018年5月,携40亿入场区块链的“温州帮”EOSwenzhou,仅仅在宣布竞选超级节点的4个月之后,便神秘低调的离场。

距离EOS超级节点竞选差不多已经一年,在过去的一年里,喧嚣之后,预期的节点收益却成了“海市蜃楼”,于是一部分人选择离场;留下的,则在反思中等待。

EOSwenzhou早就不在了

“EOSwenzhou,去年8月结束了,章总(EOSwenzhou发起人之一,章胜茂)也回到传统行业了。”Wenzhou Capital合伙人董戈并不愿意透漏章胜茂离开EOSwenzhou的时间和原因。

一部分温州人离开币圈则是因为炒币、做杠杆、玩资金盘搞输了,董戈告诉深链财经:“其中有个老板亏了1个亿,亏了后退出去了,没声音了都。”

引力区运营总监彭皓告诉深链财经:“印象中,EOSwenzhou似乎并没做什么,后来我们也没怎么联系。”

EOS原力创始人孤矢表示:“当时大家都看不起‘温州帮’,但他们是所有节点中布置节点最快的。”

2018年4月,曾以40亿人民币入局EOS的EOSwenzhou,在超级节点竞选结束的2个月后,这些温商们以低调收尾。

这些身家数亿的“温州帮”们,包括章胜茂在内的大部分温州商人,重新回到股票、旅游、互联网流量、A股等领域。

不过,也有一部分温商留在这个行业里,与温州当地政府进行合作,成立了温州区块链产业研究院、区块链产业基金,希望以“区块链+物联网”为切入口帮助当地进行产业升级。

Wenzhou Capital另一位合伙人郭杨介绍,剩下的人还是非常认可区块链发展产业的。郭杨说:“当时包括人民网在内的很多传统媒体对我们进行了报道,名声打响以后,借着那波儿风,我们成立了Wenzhou Capital,后来寻求和温州政府合作了。”

在经历了EOSwenzhou之后,Wenzhou Capital帮助项目方建设类似像公信宝、IOST这样的公链生态。

郭杨说:“明天我们在温州当地进行一场小型闭门会议,在实际的产业经济层面推动行业发展,我们在温州本地筹备了很久。”

一年前的拉票狂欢

孤矢回忆,温州帮宣布竞选超级节点,对整个EOS社区都是一个助力:“社群里喊‘连温州帮都进来了,那EOS要涨了’,他们连续拉盘,边拉盘边反向做杠杆。”

2018年5月5日,“温州帮”宣布竞选超级节点一个月后,引力区技术社群沙龙全球行会场转到了北京中关村创业大街天使汇2楼。

当天下午,从全国四面八方赶来的EOS粉丝们,在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便把会场塞满了。

楼下,引力区的工作人员主持签到,楼上,币晓爷主理人肖铧东在分析EOS接下来的价格走势。彼时,EOS已经从6天前的23美元跌到了16.3美元。

但很多EOS持有者认为,主网启动后,EOS还会重新涨回来,甚至超过23美元。正在会场的王立荔(化名)在电话里告诉朋友:“肖铧东说柚子(EOS)还会继续跌到13美元附近,这个我不太信,但加不加仓你自己决定。”

梓岑从YOYOW独立出来后,专注做节点HelloEOS。HelloEOS担当社群和媒体推广的角色,从2018年4月起,HelloEOS平均每星期举办1场EOS的主题沙龙,到7月末办了10场以上。

EOSBeiJing创始人孙玉石告诉深链财经,社区型节点主要是通过宣传EOS来吸引用户,给持币者增加信心,包括推广EOS类型产品。

EOS持有者希望在主网启动前后实现数倍的暴涨,而节点则希望通过沙龙的形式获得更多的选票。

孙玉石回忆,那时候平均每周要跑3场会,做演讲、认识圈子内的各种人。持有EOS的大户、对EOS节点感兴趣的人,他们也从全国各地赶往每一个会场,去参加当地社区组织的一些活动。

百万以上的(EOS)大户,更多选择在线下交流,因为要把票投给可以信任的节点。孙玉石讲到:“大户们投票给你,至少要知道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资历如何,能否认可你。大户真正想要的,是希望节点可以实现EOS生态的扩张,对币价一步一步的促进。”

牛市昙花一现,“温州帮”套现离场?

票仓不足,导致EOSwenzhou内部意见不统一,是后来EOSwenzhou解散的导火索。

据郭杨讲述,EOSwenzhou在解散前,曾在内部就是否加票仓的问题产生分歧,“原本我们的票数已经在21节点之内了,但后来各方票仓上去后,我们的票仓产生了很大的缺口,能力和资源有限。”

“如果是1票1投,可能我们还会继续坚持的”,牵头解散EOSwenzhou的董戈表示:“币圈太虚,我们当初认为EOS挺好的,但后来发现它没有想象的那么好,技术达不到,进度也不行。”

EOSwenzhou认识到这个问题,始于李笑来与陈伟星互怼:“你想想看,这些人搞来搞去,咬的一嘴毛,听得我们没兴趣了。”

一位接近EOSwenzhou的人士告诉深链财经:“EOSwenzhou是由福建人和温州人联合搞的,分钱不均,后来节点也不做了。他们在80-120元之间出的EOS,赚到钱就走了,很简单的逻辑。”

“什么好做就做一下,不好做就退嘛,这就是我们温州人的性格”,董戈解释:“当时很多人认为是我们把币价砸下来的,其实那波有很多趁机进来砸盘的外地资本。”

董戈承认,是有一部分温州商人在高点套现EOS,但他表示:“真正把盘子砸下来的,是北京的一个直销大老板,温州人背了黑锅。这个人,他是国内最大的直销老板。”

郭杨则表示:“当时我还和老章(章胜茂)说规避一些风险,别万一跌了都落在我们温州人身上。”

不赚钱的超级节点

2018年7月底,HelloEOS的节点排名一路下跌,最低排到了第49名,直到今年2月,才冲回第7名的位置。

梓岑告诉深链财经:“我们从EOS主网启动到重新回到超级节点这段时间,基本处于亏损状态。活动特别密集的时候,每月做4场沙龙,把整个运营节点的费用和做沙龙的费用平均算下来,月亏损100多万。”

“那时候,我极度焦虑,现在都没有摆脱,从前21掉下来怕上不去,上去了又怕掉下来”,梓岑说,虽然我自己知道这是一个长跑,需要一个持续的付出,但是我依然陷在焦虑当中,无法自拔。

目前,对HelloEOS而言,梓岑认为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举办这样的线下活动没有太大的意义,就成本而言,也不太划算,不如把这些成本资源给到开发团队。

引力区是2017年10月成立的第一家以公司化运营的社区型节点,其主要通过输出、填补EOS的相关价值讯息,将社区人数从0做到15万。

EOS主网启动时,引力区获得约3000万票,成为首批进入超级节点的社区之一,但随着各节点的投票率不断上升,引力区最终掉进了备用节点的梯队里。

彭皓说,由于我们是备用节点,排名变化不大。现在还好,但是再加大投入肯定扛不住,而且去年EOS一度跌到近1.5美元,很多节点一度入不敷出。

牛市的时候,引力区准备商业变现,找项目支持他们投Dapp。彭皓表示,后来的结果并不好,只投了一两个项目,市场就往下走,就先暂停了。

盈利模式单一是节点最大的风险

Cannon创始人楷书告诉深链财经,Cannon社区未受到熊市的影响。目前,Cannon Capital在做基于EOS的项目孵化。

尽管EOSNation的排名在17-25之间波动,其创始人Yves La Rose告诉深链财经,EOSNation已经由7名核心创始人组成的团队扩展到现在的35人团队,且运营费用主要来自节点的区块奖励。

彭皓总结,当前有两种节点处于盈利状态,一种是像国外的一些技术型节点,几个人加几台云服务器,另外有些被资本扶持的节点,目前还是盈利的,第21名和第22名,两个节点收益的差距非常大。

彭皓算了一笔账,根据EOS的分红奖励规则,日收益低于100个EOS,无法提现,日收益200个EOS,以当前5.2美元价格计算,每月毛利润约21万人民币,但云服务器每月就得4万多人民币。

21个超级节点中,排名靠前的节点平均每天获利约700个EOS,每月毛利润约73万元人民币。排名靠后或不稳定的节点,因无法获得足够的选票顶上来,在市场牛熊转换的过程中很难保持稳定的盈利。

EOSLaoMao目前排名前三,处于盈亏线以上,其负责人赵余认为,节点仅靠分红的单一盈利模式是目前最大的风险。

EOSBeiJing由于稳定的排名保持着盈利状态,但远未达到当初对做EOS超级节点的预期。

因为有投资机构和交易所有合作,EOSBeiJing希望以超级节点为切入口进入EOS生态,既能更方便接触到EOS圈的优质项目,又能在融资、推广、上交易所等方面给这些项目以帮助。

项目方在EOS上发币,大多采取空投的方式,项目方需要钱,就去交易所卖币,包括后来Bancor的发币模式,这种变化让EOSBeiJing的盈利模式走不通。

紧接着,EOSBeiJing觉得应该加强技术路线,开发了基于EOS的社区服务、导航网站、分析工具,做了一段时间,依然无法盈利。

18年下半年博彩很火,基于合规性,EOSBeiJing孵化的非博彩类游戏几乎没有利润。“坦白讲,收益非常惨”,孙玉石说,尤其2018年下半年,EOS暴跌,收益跌了90%多,这种情况下,根本扛不住。

低估了熊市的力量

“温州帮”入场促进了昙花一现的小牛市,但造成熊市的原因,没人能说清楚。

时隔一年,不论是赚钱的节点还是亏损的节点,他们中都有在熊市里反思的人。

一方面,节点面临的低收益问题,更多是区块链行业面临的问题。用老狼的话讲,区块链行业干什么能赚钱?

去年6月底,有网友爆料称,EOS节点每月花费5000美元,但每天却可以赚10000美元。但梓岑表示,这一年给我最大的反思就是,被竞选冲昏了头脑,忽略了熊市的力量。

另一方面,一些备用节点的收益无法维持自身团队的开销,如果想围绕EOS生态产品进行开发,要么烧投资人的钱,要么另寻盈利模式。

孤矢告诉深链财经,EOS 1%的超发,有一半以上给了傀儡节点,而干活的节点,都被踢下去了,本质上,这是1票30投的错误机制导致的。

以前,很多节点认为技术才是节点的核心竞争力,但后来发现,交易所对DPoS的影响力被低估了。

一年前,梓岑曾将贿选定义为中饱私囊。现在,梓岑告诉深链财经:“贿选的问题,我现在很难站出来指责这件事情,也没有底气说这件事情,因为我找不到贿选和分红的明确边界。”

尽管有的节点坦言,当前的EOS存在1票30投的不公平问题,但他们一致认为这已经不重要了。如孤矢所说:“EOS是目前除了比特币之外唯一安全可商用的网络,节点之间的权利关系维系了EOS的网络稳定。”

梓岑说,做节点是一个持久的贡献,从头到尾节奏不变,然后大家开始慢慢信任你。之前很多团队高调地宣布竞选,最后慢慢退出了,你喊的再响,是没有多大意义的,牛市不需要锦上添花。

“经历了最黑暗的一年,市场已经在触底之后形成上升的趋势,熊市已经结束了。”梓岑乐观地认为。


深链Deepchain
微信号:deepchainvip
区块链领域第一深度媒体。


EOS温州帮节点_EOS庄家_不赚钱的超级节点

分享到:更多 ()
区块链神吐槽

来评论吐槽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区块链资源分享

韭菜的自我进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