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技术资源分享
追寻中本聪先生的脚步

让子弹飞老七《琅琊榜》江左梅郎麒麟之才

2020年5月11日股市前瞻

姚尧精读声律启蒙》的第一册已经完稿,接下来就是等待出版社编辑、审稿、校对了。文字部分在公众号都已连载过,今天给大家看一些图片。有些图片,是我们为应景而选取的古代名画。如在“来鸿对去燕”这里,我们选取了清代邹一桂的《杏花双燕图》。

清代邹一桂的《杏花双燕图》

有些图片,是为了解说图中的地理知识。例如,“岭北对江东”这一句,我们不仅解释了什么是岭北,什么是江东,还用地图给读者展示。

岭北对江东

岭北,本义是山岭以北,但通常又特指五岭以北。五岭,即在今湖南、江西与广东、广西之间从西到东排列着越城岭、都庞岭、萌渚岭、骑田岭、大庾岭这五座大山。五岭以南称“岭南”,五岭以北称“岭北”。

江东:本义是江河以东,又特指长江以东地区。长江总体上是从西向东流,但在流经今江西九江,由今安徽南部至江苏南京这一段是沿东北方向。以这一段长江为界,东边称“江东”,西边称“江西”。

中国古人讲究坐北朝南。从坐北朝南的眼光来看,左边就成了东,右边就成了西。因此,江东又称作“江左”。譬如上海,就属于江左。

现在我们看地图,习惯上是说“上北下南左西右东”。不过,中国古人讲究坐北朝南。从坐北朝南的眼光来看,左边就成了东,右边就成了西。因此,江东又称作“江左”。譬如上海,就属于江左。

之前和大家聊《让子弹飞》时,我说:“正因为绝大多数人都看不懂,它才有上映的可能。”

有不少读者留言,说《让子弹飞》之所以能够上映,完全是老七特别关照的结果。

其实,如果说《让子弹飞》是老七特别关照的,那么《琅琊榜》就是旗帜鲜明地向老七致敬了。只是,即便旗帜鲜明,好像绝大多数人还是看不出来。至少读者留言中没人提到,而在写这篇文章时,我还特意去网上搜了下,似乎也没能搜到。

琅琊榜首,江左梅郎

所谓“琅琊榜首,江左梅郎”。江左的意思,我们刚刚已经解释过了。

大家若有兴趣的话,可以研究下江左梅郎的首字母。至于“麒麟之才”,字面意思固然是在说其才华有如麒麟,而深层意思又何尝不是在说其身份本是祁王旧人、林帅之子?

言及至此,不再展开。

三、我们的红T恤已经在网店上架了,预计17号发货。周五的时候,我穿着样品拍了短视频,感觉还不错,希望大家喜欢。

姚尧
微信号:yaoyaostrategy
功能介绍:我是姚尧,一个追求青史留名的读书人。


《让子弹飞》之神秘的老七

在影片的最后,老七出现在老三等人的告别队伍中,但很明显和老三等人急于离去的态度有所不同。老七不仅多了一句与张麻子的耳语,而且在下一个镜头里,一行人匆匆离去,却并没有出现老七的身影。那么,老七代表了谁?

我们来回忆一下老七的戏份。

首先,老七从开头就是麻匪,也就是最初的革命者。

老七年龄最小,而且在七人中,只有老七戴眼镜,文质彬彬又富有书生气,而且常年梳油头。

老七与大哥、老三的关系都很亲密,这种亲密没有亲疏之分,这与其他几人有本质不同。咱们一一分析。

在麻匪团队中,除了老大是绝对的权威,另一个具有主心骨风范的人物,就是老三。一方面,老二和老三是好基友,无论是发银子还是逛花楼,老二老三都是形影不离。老二被假麻子弄死时,老三的出离愤怒几乎要溢出屏幕。而老四老五呢,在大哥面前多多少少唯唯诺诺,用他们的台词叫“不太自在”,可是跟着老三时明显就自在得多。六子是张麻子的儿子,自然不必讨论,不过小六早死,实在可惜。唯独在个人关系上,不具备明显倾向性的,就是年纪最小的老七。

麻匪等人绑架豪绅一段,老三故意带了张麻子的九筒,也暗示了这种“欲取而代之”的野心。

也就是说,如果把大哥张麻子的政治形态概括为左,那么,除了早死的老二老六,其实老四老五都和老三一样,属右。而老七在这些人中,并没有明显的偏向性。

甚至,老七的这种属性,在某些地方还表现了与老三的冲突。

比如在悼念死去的小六时,老七和老三的话就互相矛盾。

可以认为,老七在一定程度上,和老三的理念并不趋同,虽然在最后一个场景,他们站在了一起。

这在城外打假麻子一战中,其实表现得淋漓尽致。

这一战中,老七的“战斗任务”很轻,主要任务在于保护师爷。但就在保护师爷的过程中中了枪。师爷自告奋勇要帮他吹哨,却错吹成“大哥死了”。

此时的老七强忍着脸上的枪伤,一把夺过哨子,吹响了“大哥没死”。这里就突出体现,虽然老七在麻匪革命团体中,因为年纪小而处事低调,但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仍拎得清。大哥在老七心里的分量,此处不言而喻。

试想,如果要和现实场景中做一个对应,有谁在明面上和“三哥”站在一起,实际上却对“大哥”念念不忘呢?

在最能给出答案的结尾,老七不仅提前跟大哥悄悄话报信:

而且,老七虽然和老三等人站在一块,但在整体表情上明显和其他几人不同。那种对“浦东”的向往,对“另一条路”的憧憬,表现在老三、老四、老五的脸上是一种抑制不住的兴奋和喜悦,而在老七脸上则更像一种暗中观察、摇摆不定。他的观察对象,当然就是老三。

那个在南海画圈、令浦(shen)东(zhen)崛起的老三,究竟能不能带领兄弟们走向康庄大道呢?

老七的身影并没有真正出现在众人匆匆离去的最后一幕。

我想,老七作为老三的继任者,并不是完全赞同离经叛道的老三,更不可能忘记当年的老大。浦东虽好,难道当年啸聚山林、杀富济贫的初心就应该随便遗忘吗?

所以老七与老三等人的路线并不同,实际上,他的许多政策更像是老三粗放改革的一个斧正,或者说一种回归。

所以,在麻匪团队大步流星向浦东的道路上,后继的老七重申了“代表广大人民根本利益”的政治初心。

所以,在麻匪团队沉醉于声色犬马的腐化中时,老七提出了振聋发聩的“XX一律不得经商”。

黄四郎也许会死而复生,张麻子的马也许怎么也赶不上火车,可是,只要大哥的思想,仍能够在老七,还有老七的继任者们心中存有一席之地,那么鹅城的民众,仍保留着“翻身做主人”的希望。

正如老七浴血吹奏的号声:“大哥没死。”

也许阻挡滚滚向前的车轮并不容易,以至于踩一脚刹车也会牵动上上下下无数的利益团体,可是当年的大哥,不就是在重重绝境中杀出一条血路,为愚昧无知的鹅城百姓拼尽了最后一颗子弹吗?

正如那名垂青史的诗句:“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且让子弹飞一会儿吧。

推荐阅读:

中国最大的买办集团官僚资本家《琅琊榜》隐藏很深的细节内涵讲解@姚尧

分享到:更多 ()
区块链神吐槽
pi币注册流程教程图解中文版

来评论吐槽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区块链资源分享联系我

区块链资源分享联系我首页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