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技术资源分享
追寻中本聪先生的脚步

马云近几天出了什么事怎么了?2020年马云保命@红顶商人胡雪岩@姚尧

商无官不安

上一集(《姚尧有话说》 第3集),我们谈到了大汉帝国的首富邓通。这一集,我们谈另一个首富,大清帝国的首富,胡雪岩。很多年前,我就看过陈道明主演的电视剧《胡雪岩》,为了录制这集视频,我又特意地从电视剧中摘取了不少素材。

胡雪岩是杭州人,他的第一桶金是贩卖粮食,因为当时清军和太平军正在杭州打仗,粮食价格涨得非常离谱。只要能把外地的粮食运到杭州来卖,那肯定就能赚一大笔钱。

可是,胡雪岩当时的本金有限。于是,他的红颜知己芮瑾把自己赖以谋生的船卖了,给胡雪岩做本钱。临行前,芮瑾还给胡雪岩写了四句话,叫“为人不可贪,为商不可奸,要想做善事,手中先有钱。”

马云外滩金融峰会演讲是啥?马云支付宝蚂蚁利润靠放贷_马云外滩金融评论

胡雪岩:为人不可贪,为商不可奸,要想做善事,手中先有钱。手中先有钱。

所以,我们对于商人,对于资本,倒也不必一概都充满敌意和偏见,就像马克思说的:“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流着血和肮脏的东西。”或许,有些资本家扩张到一定程度后会变异。但我们还是愿意相信,至少绝大多数企业家的初心是好的,他们赚钱是基于一些良善的目的。

可问题在于,粮食生意风险大,利润薄,又不可持续。兵荒马乱的年代,还可以靠着发战争财来赚价差,那一旦天下太平了呢,怎么办?这时候,胡雪岩发现,生意要想做大,就需要有官府的支撑。因为,商无官不安,官无商不富。

胡雪岩:商无官不安,官无商不富。左宗棠这颗大树还是很有靠头的。没有左宗棠别说这些银子,我们连上海都进不来。

可问题在于,左宗棠既然扶持了你胡雪岩,就会要求你胡雪岩的忠诚。你是我们这一派政治势力扶植起来的,就不允许你再跟别的政治势力勾三搭四,脚踏两只船。

林福祥:卑职该死,卑职有罪。

左宗棠:拖出去,砍了。

林福祥:大人……,大人饶命……,大人,卑职有辩呐,大人饶命啊……,大人,大人饶命。

王德榜:胡先生,左宗棠左大人,治军严谨,林福祥虽战功卓著,也算是反洋义士,但他犯了左大人的必斩之律,哈哈哈……出尔反尔,脚踏两只船呐,哈哈哈……哈哈哈……

于是,胡雪岩将自己的生意与左宗棠的事业紧密联系在一起。左宗棠的势力日益增长,胡雪岩的生意也日益兴隆。为了嘉奖胡雪岩对国家做出的贡献,西太后甚至将江苏、江西、福建和浙江四省的税收大权交给胡雪岩的阜康钱庄代理:

西太后:胡雪岩,你是想升官啊,还是想发财啊?

胡雪岩:不敢,不敢。小人只盼着国家安定,百姓安康,我能经营好我的阜康钱庄,老老实实的做我的生意,我就知足了。

西太后:好。既是经营钱庄,就把江苏、江西、福建、和浙江四省的税收大权交给你代理。小李子。

李莲英:奴才在。

西太后:让敬事房通告户部,从下季起四省税收统由胡雪岩钱庄代收。

李莲英:嗻。

西太后:胡雪岩。

胡雪岩:小人在。

西太后:国之税务乃朝廷的命根,国库的血脉。

胡雪岩:是,是。

西太后:你要如实办好,以不负众望。

胡雪岩:是,是。

西太后:更要接着辅佐左大人,选址福建,坚固海防。

胡雪岩:拜,拜,拜谢太后隆恩。

西太后将朝廷的命根、国库的血脉都交到了胡雪岩这么个民营企业手里,这是何等的信任,又可以给胡雪岩带来多大的财富!我们看看胡雪岩集团内部是怎么评论这件事的:

阿宝:四省税收又怎么样?还不是过路财神,怎么收进来,怎么交出呗。

柳成祥:哎,怎么能这么说呢!你可知道这四省税银一收进来,可就是上千万两,从收到交,在我们的手上停上一个月,利钱能生多少?我们再把这几千万两银子,让它在我们手里转起来,那可真是爷生子,子生孙,你想想那将是何等的阔气。哈哈哈……

阿宝:对啊。对。

胡雪岩:成祥。

柳成祥:哎,东家。

胡雪岩:你说的这个只是其一啊,我阜康钱庄有了四省的税收代理,银根雄实,信誉无量,跟哪家做生意不顺风啊!其三,这四省税收大权是钦定的,有钱的大户会来拍咱们阜康的马屁。就连老百姓有的银子我想也会往咱阜康里存,我要让他们相信,阜康钱庄是不会倒的。

所以,从古至今,首富的逻辑都是一样的,就是实业做到一定程度后,必定要搞金融,而且尽可能地争取到国家信用的支持。可是,西太后与你非亲非故,为什么会信任你胡雪岩这个民营企业家呢?为什么要扶植你成为大清国的首富呢?

西太后说得很清楚,是希望你胡雪岩能更好地辅佐左宗棠选址福建,坚固海防。那么,胡雪岩做到了吗?最初,胡雪岩做得还是不错的,为左宗棠创建的马尾造船厂筹措资金,尽心尽力。可是不久以后,当左宗棠被调任陕甘总督,换林则徐的女婿沈葆桢来接替船政事务时,胡雪岩见无利可图,就撂挑子走人了:

管家:那马尾用银怎么拨法?

胡雪岩:马尾?哼,左宗棠走了,派了一个没有兵权的沈葆桢,哎。记着,从现在开始,停止对马尾用银的投入,沈葆桢要是用钱的话,让他启奏朝廷,凭户部的折子从税银当中扣除。

胡雪岩:阿宝,收拾东西,准备启程吧。

阿宝:好。

胡雪岩:则云啊,这里的账你先对一下,我就先回杭州了。

谭则云:好,东家这么急着要走啊!

胡雪岩:则云,左宗棠都走了,我还在这干嘛?啊。咱们开钱庄傍官家,不过就是为了盈利。我不能把我的阜康钱庄变成朝廷的米袋面缸。

胡雪岩说:“我不能把我的阜康钱庄,变成朝廷的米袋面缸。”这就引发了一个问题,究竟阜康钱庄是属于谁的?仅从股东结构来说,阜康钱庄当然是胡雪岩的。可问题在于,如果阜康钱庄只是你胡雪岩的,那么左宗棠为什么要大力扶持你的阜康钱庄?西太后为什么要将四省税收的代理权交给你的阜康钱庄?

因此,虽然左宗棠和西太后在阜康钱庄没有任何股份,但是他们理所应当对于阜康钱庄拥有话语权,甚至某种程度上的所有权。

当然,在左宗棠说他此去陕甘有不少困难,需要胡雪岩帮忙时,胡雪岩是够意思的,说他愿意与左宗棠共赴危难,责无旁贷:

左宗棠:我此去陕甘,有三件难事。一难,兵源不足;二难,粮饷不够;三难,武器不精。此三难之中,有两难与你胡先生有关,必须请胡先生帮助。

胡雪岩:左大人,这个请您放心,我胡雪岩愿和左大人,共赴危难,责无旁贷。

可是对于马尾船厂,胡雪岩就不管不顾了。试问,你这样对得起西太后吗?当时是说好了的,西太后把四省税收代理权交给你,就是为了让你帮忙建造马尾船厂。可是现在呢?

撒贝宁看马云的照片

所以,胡雪岩日后的败落,在他说出“我不能把我的阜康钱庄,变成朝廷的米袋面缸”时,就已经埋下伏笔了。表面上看,胡雪岩的败落是因为李鸿章“倒左先倒胡”。而本质原因,是胡雪岩只把自己视为是左宗棠的人,而没有把自己视为是西太后的人。胡雪岩把自己和左宗棠视为是一体的,愿意和左宗棠共赴危难,责无旁贷。

所以,当左宗棠可以罩得住的时候,胡雪岩就能发展得很好。可是当左宗棠罩不住的时候呢?

胡雪岩就需要更高层,需要朝廷,需要西太后来罩他。然而,胡雪岩从来没有把自己和朝廷视为一体,他不愿意把他的阜康钱庄变成朝廷的米袋面缸。因此,日后当胡雪岩的阜康钱庄遇到挤兑危机时,朝廷也就不会再来管他了。

好,今天就讲到这里。


微信号:yaoyaostrategy

我是姚尧,一个追求青史留名的读书人。

订阅号留言:

吴松聪
哈哈,马雪岩一定会醒悟的。


推荐阅读:

蚂蚁金服集团暂缓推迟市背后原因真相是什么?科创板上市@井底望天

马云向金融监管层开炮:中国金融监管发难_国家让路,资本先行@网眼八分斋

马云外滩金融峰会演讲是啥?马云支付宝蚂蚁利润靠放贷_马云外滩金融改变银行评论

分享到:更多 ()
区块链神吐槽
pi币注册流程教程图解中文版

来评论吐槽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区块链资源分享联系我

区块链资源分享联系我首页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