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之夜前传Fate/Zero_木鱼水心_FATE_区块链神吐槽
区块链技术资源分享
追寻中本聪先生的脚步

命运之夜前传Fate/Zero_木鱼水心

奈须蘑菇:若要刻意将每部作品的不同处加以分类的话。

fate Zero是「跟stay night相同条件却微妙不同的世界

另外还有王之宴会之类的地方,我觉得虚渊在这些细节方面比我还要重视得多。

其实我在fate/zero里的使命,就是为了让Saber的形象和fate stay night联系上,尽量不要偏离太远。不过现在大家都看到了,偏离还是显而易见的。这是因为从Zero的原作开始就已经偏离了。

为了让fate Zero作为一部独立的作品获得成功,这样的偏离还是可以接受的。

为了引来最后的悲剧高潮,就算多少要令fate stay night中的Saber的形象崩溃,也是应该这么做的。既然已经将这部作品交给了虚渊玄这位作家,就应该任他以最能发挥出实力的方向去写,如果只是因为无法和stay night百分百衔接就去拦住他的势头,那么最初就不该拜托他写。

当然,在少数不得不改的地方,比如在动画版王之宴会的地方,虽然描写的那么奔放我能理解,不过我还是要求追加一句说明。

夏蕾(Fate/Zero中的人物)

夏蕾(Fate/Zero中的人物)


先论老虚塑造FZsaber的动机和做法原因(本人原话)

虚渊:要意识到与《stay night》相连接自不用说,在《Zero》中把Saber塑造成那样的性格,其实也是受了动画和游戏版Saber的声音很大影响。出演Saber的川澄绫子小姐的严苛演技,给人感觉“啊啊,这明显就是收到虐待又逃回去宠物商店的小狗的声音嘛”,于是决定了书写的方向……这些话一般是开玩笑的(笑),听到川澄小姐的演技,我就想“为什么Saber这样小心谨慎,不相信他人呢”。于是灵光一闪,这样的话就写个理由好了,这个才是事实。(这里塑造,很干脆,川澄小姐表现的声音,所以“于是灵光一闪,这样的话写个理由好吧”。原作者意见:无。原作人设考虑:也没看见)


虚渊玄老虚本人谈fate/zero的saber

【放置play、触手play、被跟踪、被视奸、被醉汉说教、被毁谤、偷袭自己的无礼的家伙发现居然是原本该是朋友的心腹等,就算说Zero就是她的受难史也不为过。】

但是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在十年后吃到士郎每位的饭菜———我一直都是过著对默默看著我执笔的的妹斗版赛八道歉的生活。如果那是私·服版本的话我一定会失去动力吧。就连在店面看到的时候,也会因为“我居然在欺负这麼楚楚可怜的少女吗”这样的自己的丑陋而跪地的地步。

Fate/Zero命运之夜前传

Fate/Zero命运之夜前传


fate系列游戏算是小有接触,动漫已经啃了好多遍了

这么多条线,这么庞大的世界观我其中最喜欢的就是fate线,最喜欢的人物就是saber。虽然由于年代(06年)和资金关系,画质啊等等都不是很好,但是却是让我最感动的一条线,虽然泪流满面但却嘴角上扬,也许这就是属于我的愉悦吧。

fz也是一部佳作它的剧情各个方面无可挑剔,麻婆式的愉悦也开导了我(那段时间我得了抑郁...有点羞耻),最后没有人得到救赎但却心怀希望的结局深深打动了我,让我体验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愉悦感(我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ubw 那没话说也是一部佳作,那家伙那场面,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呸呸,那特效像是看一部美国大片式的,但是ubw主题是理想(我的理解)对于我这种追求愉悦的人来说虽然燃的我泪流满面但是对于没有理想的我也只是一腔热血罢了。

hf线就不多说了,今年十月份会上映,米娜桑,咱们百度云见。

看了木鱼水心讲解fz不禁有感而发,有种不吐不快的冲动,虽然这些话看起来有点中二,不过没关系嘛,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


当初看fz和小圆的时候都在思考一个问题,假如《正义的伙伴》一再的被自己的正义背叛,他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最后我的结论是无论是堕落成为他/她曾经最讨厌的人,还是接受这一切获得成长那都是让人感到开心和兴奋的事情,这样的心情或许就是所谓的愉悦。

不得不说的是,不管是找到了自己理想的继承人的切嗣还是有杏子殉情的沙耶加某种意义上都获得了救赎,这一定是老虚内心深处最深沉的温柔也说不一定。

之后我就更进一步的思考如果不是正义而是理想呢?即使人一再的被理想背叛,人还是会坚持自己的理想吗?

给我答案的是春物的大老师,大老师的回答是“即使理想会背叛人,可是努力过的过程却不会。

大老师的理解是,实现理想的位子就那么多(比如说那么多参赛的都是冲着冠军去的,可冠军永远只有一个),所以大多数人的理想都只是一戳就破的泡沫,然而自己已经努力过的事实却足以成为自我解脱的借口。

然而我对这句话的理解则是“就算无法成为最好的人,也能够成为更好的自己”。


fsn和fz的对比还真是老生常谈了,观感体验在自己,没必要用别人的观点代替自己的想法,话也别说得太绝对。

先入为主什么的谁都会有,太正常了。

不能否定的是,呆毛在fz中的确相对于原设有所崩坏。

喜欢这个人物可以搜索阿瓦隆之庭,这个广播剧细致地刻画了骑士王的形象。


命运之夜前传人物介绍

纠正和补充up主在视频里说的一些问题(不是故意挑刺,先跟木鱼水心大大说声抱歉,真的很喜欢你的视频):

  1. 关于金闪闪和时辰,时辰尊重金闪闪理由不止是维持关系,时辰内心也认为高贵的人值得尊重,所以其实时辰也是发自内心的尊重
  2. 港口战,切嗣选择的并不是最适合观察的位置,因为他觉得一定会有人在最适合观察的位置暗中观察初战,结果如他所料
  3. 肯主任并不是对血统有偏见,其实他说的是事实,从后面的《埃尔梅洛事件簿》可以看出韦伯到最后也无法使用高级的魔术,只是精通理论
  4. 切嗣在准备射杀肯主任得时候已经作好了牺牲舞弥(女助手)的准备,因为他清楚人类是无法与英灵对抗的,即使是正面战斗力最差的Assassin
  5. 城堡,切嗣害怕了,理由是他和太太,女儿生活的的八年使他再也无法成为八年前冷酷无情的卫宫切嗣了
  6. 和肯主任的战斗,切嗣用冲锋枪平a是为了让肯主任低估自己的火力,再用起源弹打破肯主任的防护,肯主任再次动用魔力得时候起源弹的效果才发动
  7. 三王晏就不谈了,呆毛的形象完全写崩了,详见《Garden of avalon》《fgo神圣圆桌领域》
  8. fsn和fz并不只是基调上的不同,其人物形象和部分情节前后冲突,所以蘑菇在后来的采访表示“fz是和fsn有微妙不同的平行世界”。

所谓三王会谈不谈别的,rider台词和人设就有矛盾,fz的rider算个毛暴君,碰到韦伯这个拖油瓶不但不嫌弃,各种照顾和开导简直超级奶爸。碰到海怪,开大耗魔不利于之后战争,是因为不卷入普通民众的责任心。

这哪里是暴君,这是圣君啊!

生活上来说,这种好爽仗义善良的人应该和同样善良和责任心的saber合得来,而不是fz里草菅人命,作恶为乐的archer。

三王只是老虚为了打压saber的一个恶趣味场景,蘑菇后来都不得不填这个坑,不要想太多。


只能这么说Fate/Zero的入门很适合不知道任何关于型月的人。

群像剧的设定可以很明显的从每一个角色上挂一个鲜明的标签让观众去认识这个作品。

这时候只要剧情冲突不错加上成熟的世界观,人设再给力。故事也就不难看下去。

何况老虚真不缺构思故事的能力,毕竟人家也算书香门第了。fsn比起Fate/Zero来说这方面可就劣势多了。

从内到外一砖一瓦的塑造人物。

游戏本身都冗长的要命。这时候变成动画在没有走心的监督简直就是坑。所以一大堆人说不好也正常。但是fsn是好作品。

纵然老虚再厉害,Fate/Zero这次也相当于是在蘑菇的舞台上唱了台大戏。

最后说一下党争,其实宏观来看,这两方掐架其实是相当愚蠢的行为。

因为在个子阵营所站的作品面前。两方的观众所关心的,和所在乎的都完全不一样。

去试图说服对方真的很幼稚。感觉都不如白学争一下还有点看点,起码可以延伸出很多现实意义。

最近正在读Fate/Zero小说,感想就是:回归本源看到两位作者在故事中的特色以及思考后。

你会发现他们都是好作品。去用心去感受这些之后真的能包容那其中的问题了。

最后为两位作者从不同角度塑造出完美的saber而感谢。

其他先不说,光说saber问题,saber老虚承认写崩了!

蘑菇也说过,fate zero更适合入门这个观点我是不赞同的,因为先入为主很容易让别人一开始就以为saber看是这样的人从而在了解fsn的时候和其他fate系列作品时发现和自己先入为主的第一位作品性格不对,fz的呆毛只能建立在老虚笔下的不能建立在这个型月世界的,除去这个其他观点我赞同。


是啊,我发誓要尽到王的责任,从而拔出了剑,舍弃了许多东西,为了人民而战。

在这之中,没有任何后悔,既然自己的一生足以值得骄傲,即使那结果是毁灭,我也不需要重新来过。

王者守护了国家,但是国家却没有守护王,只是这样而已。虽然结局很悲惨,但是过程中没有任何污点的话,也就没必要再苛求了。为了得到那个圣杯,我舍弃了很多东西,即使这样,还是有必须守护到最后的东西。

没错,我曾把它深埋于心底,至少也要将这场无法实现的梦。

目送到最后,有许多人在笑着,但我想那一定没错。

夏蕾_卫宫初恋对象

夏蕾_卫宫初恋对象


当初看fz和小圆的时候都在思考一个问题,假如《正义的伙伴》一再的被自己的正义背叛,他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最后我的结论是无论是堕落成为他/她曾经最讨厌的人,还是接受这一切获得成长那都是让人感到开心和兴奋的事情,这样的心情或许就是所谓的愉悦。

不得不说的是,不管是找到了自己理想的继承人的切嗣还是有杏子殉情的沙耶加某种意义上都获得了救赎,这一定是老虚内心深处最深沉的温柔也说不一定。

之后我就更进一步的思考如果不是正义而是理想呢?即使人一再的被理想背叛,人还是会坚持自己的理想吗?

给我答案的是春物的大老师,大老师的回答是“即使理想会背叛人,可是努力过的过程却不会。”

大老师的理解是,实现理想的位子就那么多(比如说那么多参赛的都是冲着冠军去的,可冠军永远只有一个),所以大多数人的理想都只是一戳就破的泡沫,然而自己已经努力过的事实却足以成为自我解脱的借口。

然而我对这句话的理解则是“就算无法成为最好的人,也能够成为更好的自己”。


命运之夜前传saber

阿尔托莉雅(Altria Pendragon) 真身:亚瑟王(King Arthur)

  •   职阶:Saber
  •   属性:秩序.善
  •   性别:女
  •   身高:154cm
  •   体重:42kg
  •   三围:73/53/76
  •   武装:铠甲、剑
  •   武器:誓约胜利之剑(Excalibur)
  •       代表颜色:蓝。
  •   喜欢的东西:规矩精细的饮食,布娃娃。(尤其是狮子的)
  •   讨厌的东西:粗糙的饮食,过多装饰。
命运之夜前传saber

命运之夜前传saber

看来很多人都不清楚,saber亚瑟追求圣杯的代价是什么,以为像圣杯许愿就一身轻?做梦。

要知道亚瑟为了不列颠继续追求圣杯的举动可是让梅林自己都觉得后悔不已的,觉得对不起她。

因为亚瑟的出生以及她的登位都是梅林推动的。

最后他良心发现,觉得这国家迟早要完,即使看见了小莫要造反都没告诉亚瑟,因为梅林最后甚至觉得,亚瑟的死都算她的解脱,因为saber亚瑟为这个国家、人民做的已经够好了)。

来看看GOA最后亚瑟许愿,是怎么被描述的:“回答坠落地面仍瞪著天上的王愿望的,不是星球而是人类。

星球虽然接受了文明的终结,但成为星球灵长的人类却不断拒绝文明的终结。

那是人们的无意识集合体所作出来的“人类世界”的防卫装置。为了让人类史能够继续下去,吸取无数纪录、无数力量,在人理结束前都会永远存在的灵魂储藏库。

简单来说就是没有额度的-高-利-贷-

若那个人物是“能让人类存活派上用场”的人,那个就会无限的给予个人魔力————给予机会,为了使人类史能够继续而【以道具来使役那个人】。

坠落至失意底端的她,确实听见了那个声音。
“我准备机会给你。以那愿望的成就为交换,我想要收下你的死后”。
她明明就不可能不知道那代表什么意思。
即使如此王还是依赖了那份力量。
若能回避这个灭亡,无论要付出甚么代价都无所谓。
————啊啊。
【恶毒的奇迹】拾起了她的愿望。
那是来自世界的声音。
【诈称为奇迹的使者。】
时空歪斜。有如无底沼的重力源抓住了她。
【王太过憎恨不列颠的灭亡,而拒绝了自身的救赎。】
对王来说寻求圣杯就从此时开始。
【她坠入了永远都无法得到救赎的无间地狱(轮回)中。】”
这些描述无一不是在说回应亚瑟的,让她去夺圣杯的“声音”绝对不是一个好东西,甚至是让她“坠入了永远都无法得到救赎的无间地狱(轮回)中”。


因为saber亚瑟有阿瓦隆,她也是在生前凭自己的力量和功绩就已经成为了英雄的人,死后即是英灵(有很多人是生前像这个“声音”许愿,以“声音”给予的力量达成愿望、成为英雄,所以死后就需要永生永世的成为被它奴役的对象来还债,这也是为什么上面说“没有额度的高-利-贷-”)所以那个“声音”没法奴役亚瑟这个自己已经就是英雄的人,甚至因为有阿瓦隆,亚瑟连英灵座都不用去,她可以直接去到整个星球摆放灵魂的场所阿瓦隆里,圣杯都招不出来她,开个玩笑就是,谁也管不着,自己晒着太阳吹着小风,吃着食物(草),没事和精灵玩玩闹闹,地球就算被烧了啥都没了都不会影响她的地盘。

但她那该死的喜欢责怪自己的毛病导致她放弃了这些,她责怪自己的想法招来了这个“声音”,也诱骗她去夺圣杯,即使她知道这个“声音”是什么样的东西。她也知道一旦自己拿到了圣杯,她也会和红A一样(红A就是因为这个东西,生前像它许愿,死后作为代价成了世界的清洁工,不断地杀,最后奔溃后悔,才有UBW那段要自己杀死自己(士郎)的剧情)永生永世成为世界的奴隶(想想吧,老虚都说“三王无高低”,和亚瑟同地位的闪闪大帝,你能想象这些英雄他们被奴役的样子吗?),而且因为她的愿望,“换个比她更好的王”(虽然本就没有就是了)而会直接被抹杀,她为了国家人民许愿卖出自己的全部,而不列颠和人民永远不会再记得她,哪怕因此得到延续(实际上不可能,上面也说了),也永不会知道还有个人做了这些。而且因为这个“高-利-贷-”的永久性,就算最后不列颠没了、消亡了,她也不会被解放,永生永世不是瞎说的,永远被不列颠束缚、被世界攥在手心就是她唯一的结局。


  • 旧剑选择了放弃王的一切只守护绫香。而阿尔托莉雅选择尽王的义务到最后,而士郎尊重了她的选择,“我爱Saber。
  • 比谁都还希望她幸福,希望能在一起。
  • 但是,真的爱她不同。
  • 我爱即使受伤但还是一直战下去的Saber。
  • 即使舍弃全部,即使满是伤痕,但是少女还是贯彻保护。
  • 感觉到那美丽的话,想要保护的话。
  • 我不能因为我的任性破坏她的人生。
  • 以王而生,以王而活。
  • 即使什么都不在那还是没变,从拿起那把剑发誓的时候开始,少女就只能是王。
  • 那是她的骄傲。
  • 到最后依然相信自己的道路并没有走错,前往战场。
  • 叫做阿尔特莉亚的少女的梦。
  • 抛弃自己的人生选择王的心。
  • 即使知道最后没有回报的东西,还是拿着剑,守护王的誓言——
  • 不管经过多少年。
  • 恐怕到死时还依然保有的那份骄傲,不能让它污秽。”

毕竟骑士王这样在所有人心中无比崇高的形象,老虚却总要与世人格格不入,也真是醉了,吾王已经为了自己的国家为了自己人民献出了自己的所有,这样一个从不以自我为中心的人那么又何谈后悔一说?我曾经确实搞不懂,重新选王是不是就是在否定自己?后悔自己的过去?

但我现在想明白了,吾王一开始只是承接了这样的命运,承接这个国家和人民未来和希望的命运,但不管是谁即使是吾王也不知道会带来这样一个结局。

对吾王来说她永远有责任(而不是仅仅因为国家的毁灭才)。

去为人民和国家谋求未来和希望,所以即使重新选王这样的愿望也只是建立在这样的命运的基础上的,不管自己成什么样,不管事情会变成什么样,自己的这样一种命运不会改变。

不过嘛,其实最主要的是在老虚的剧本里被大帝说吾王只是单纯去拯救自己的国家却没有引导国家和人民…这是不对的……在后来fgo的剧本里蘑菇也对此进行了不爽的回应,这点是很有趣。


  • 召唤使魔来帮忙
  • 你我蚂蚱拴绳上
  • 胜负与否全看你
  • 杯具所选茶叶们
  • 愿意帮忙给声响
  • 规矩事要先定好
  • 工作内容不能挑
  • 扶老奶奶过马路
  • 抢小盆盂棒棒糖
  • 汝之狗眼已刺瞎
  • 汝之角色已黑化
  • 乖乖你要听我话
  • 不然把你关在家
  • 你不听话我不慌
  • 我有令咒来帮忙
  • 七天能够用三次
  • 能攻能受能搞基
  • 来这车费我不管
  • 去找圣杯来帮忙
  • 杯具就是见证人
  • 合同契约显光芒

只有老虚笔下的saber才想改变不列颠灭亡的命运,这也是蘑菇如今不承认老虚笔下的saber的地方,蘑菇笔下的阿尔托利亚潘德拉贡,从来没有想过去改变不列颠灭亡的命运,她知道不列颠的结局是历史的必然,而她想要圣杯实现的愿望,是希望能够重新选王,她一直觉得也许另一个人的话能让她的臣民更加幸福,如同士郎的理想一样,创造一个每个人都能幸福的不列颠才是saber穷尽一生的理想,也因此她才会在临死之际选择追求圣杯来实现愿望。

诚然老虚Fate/Zero是部很棒的动画,我自己也很爱这部将fate系列的宏大展现到极致的FZ,但是老虚笔下的saber我是绝对不能认同的,用亚历山大的评价说,老虚塑造了一个迷茫幼稚没有王者风范的、恪守骑士道到过分的、对自己的人生全盘否定的骑士王形象,但在蘑菇笔下的阿尔托利亚呢?

saber的原话如下:是啊,我发誓要尽到王的责任,从而拔出了剑,舍弃了许多东西,为了人民而战,在这之中,没有任何后悔,既然自己的一生足以值得骄傲,即使那结果是毁灭,我也不需要重新来过,王者守护了国家,但是国家却没有守护王,只是这样而已。

虽然结局很悲惨,但是过程中没有任何污点的话也就没必要再苛求了。为了得到那个圣杯,我舍弃了很多东西,即使这样,还是有必须守护到最后的东西(士郎的理想),没错,我曾把它深埋于心底,至少也要将这场无法实现的梦,目送到最后。

saber直到最后的最后,都是一个合格的骑士王,也因此saber才被型月厨们称做吾王,这声吾王是对阿尔托利亚最直白的描述,大帝说王就应该让人心生向往愿意追随,而蘑菇笔下的吾王正是如此。


分享到:更多 ()
区块链神吐槽

来评论吐槽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区块链资源分享

联系我一起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