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技术资源分享
追寻中本聪先生的脚步

景甜@拆哪儿

图片

好奇心警告:这里没有什么娱乐八卦,只有正经严肃的商业调查。请谨慎入坑。
——拆姐

景甜,一个横亘在娱乐圈和资本圈的超级未解之谜。

出道以来,她让我们领略到,当资本想捧红一个人,可以有多任性。

孙红雷、吴镇宇、金喜善,乃至成龙、马特达蒙、张艺谋,这些一流大腕,皆甘于成为衬托景甜的背景板。尤其是与万达的深度捆绑,把景甜捧向了一个十分尴尬的高度。

万达并购美国传奇影业后,王健林把好几部合作的电影资源给到她。更而甚者,在那部叫《长城》的超级大片中,景甜大有在番位上压倒众星、晋身中国花旦头牌之势。

可惜天资不足,即便这样硬捧,景甜仍旧不温不火,反而惹得质疑无数。

如今,背后的资本暂时沉寂,景甜反而凭借几部综艺和网剧,有了翻红的势头。时也,命也。当年人家“牛夫人”,转身已是“大甜甜”。

一直以来,关于这个金主是谁,争议纷纷。拆解起来也很有难度,一般人很难驾驭这个题目。

几年前,我曾尝试拆了一篇,坦率而言,那篇文章写得很糟,结论也出现了偏差,但是发力的方向是对的——远离捕风捉影的八卦,抓住金钱的来处,从一个商业的角度,撕开台前人物的面纱,去接近背后金主的真容。

今天,秉持这样的方法论,我们重新出发。


首先,当然绕不开景甜的经纪公司。

那家叫作北京星光灿烂的公司,几乎就是专为包装景甜而设立。在境内,关联路征、路平,还有一个叫丁崇武的财务人员。而在香港注册的星光灿烂国际,除了路征,还有一个叫路仁凯的人。并且,这个路仁凯还是大股东(持股51%)。

在这帮路姓人士中,路仁凯应该是一个长辈,是一个更为关键的人物。

前不久,路征已经辞任香港公司的董事。而在内地,他也从星光灿烂的系列公司里退出,逐渐消隐了自己的行迹。

一直以来,路征都被当作景甜背后的贵人,甚至是她的某任“男友”。然而,作为一个娱乐圈大佬,却几乎没有人见过他,没有出席过任何公开的活动,这是极不正常的。另外,也查询不到这个路征背后有什么具体的产业,在商业世界里,他几乎是一张白纸。我个人倾向于,这个路征只是一个“影子”,一个台前的代持者。

要探寻真正的金主,那个拥有香港身份的路仁凯,是一个更合适的突破口。

与路仁凯关联的公司,我在境内查到两家,在香港查到7家。对这些公司所关联的人物,我又做了进一步的筛查,简单勾勒出了路仁凯在商业世界的轨迹。如下图所示。

图片

有两点需要注意。一是这个路仁凯活跃的时间,集中在上世纪90年代和本世纪初,由此推算他的年龄应该不小,算是一个业界前辈。二是相关公司大多已注销,而且跟娱乐圈毫无关系。目前仅剩星光灿烂国际一家还在营,作为景甜参演的香港电影的投资方。

从这些公司的属性,以及路仁凯的人际圈,可以看出,他也只是一个台前的人物,一个早年活跃在香港的关系人,而并不是真正的金主。

那么,路仁凯的背后,又有什么?

就在今年,路仁凯突然有了一个新的身份:深圳市北科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首席顾问。

今年3月底,他以这个身份,和北科生物董事长胡隽源一起,拜访了河北保定地方领导,并出现在了当地官方媒体的报道中。随行的还有北大肿瘤医院的院长,以及正大集团的有关人士。

北科生物这家公司并不简单。中国在干细胞领域有南北两家公司处在领先地位,北方是中源协和,南边的就是这个北科生物。目前中源协和已经上市,而北科生物还在上市途中。

值得一提的是,中源协和已经战略入股了北科生物,这两家公司已经悄然走向了携手。未来,在资本市场增加一匹生物科技的大白马,亦未可知。

路仁凯在这里以“首席顾问”的身份出现,绝非巧合。一般而言,顾问是企业没有合同编制的聘请人员,常由绝对资深的人士担任,负责处理政府关系或公共关系。

我们大概可以理解,在路仁凯的背后,也有这家生物科技公司所希望获得的资源。而这个资源,与景甜曾经获得的资源,同出一脉。

另一边,我注意到,路征的星光灿烂公司在国内的布局,近两年也在转型跨界,增加了几家生物科技题材的关联公司,比如深圳元永贞生物科技、深圳中科南北生物科技、深圳大江南北生物科技等。

看来,在捧景甜之余,背后的“金主”也已经找到了一条崭新的赛道。


在调查这些新公司之时,又一个相关联的路姓人物出现了:路继凯。

在深圳大江南北生物科技的管理层中,路平任董事,路继凯任副董事长。

而在北科生物的股东层里,也有路继凯。他通过一家叫深圳信汇的公司参股了北科生物。在北科生物各地的子公司中,路继凯或参股、或担任董事,总之,与这家生物科技企业的关系,十分密切。

这些崭新的线索非常宝贵。因为它又可以指引我们,去发现更多更新的线索。

北科生物,成为景甜背后“金主”一个崭新的交汇点,也让我们得以完整窥视这个路姓家族的全貌:香港的路仁凯,内地的路征、路平、路继凯,以及在大连经营着几家仪器仪表制造公司的路瑛、路宏林等人。

其中,这个叫路继凯的人,在整个家族的位置至关重要——他有体制内经历。

和香港的路仁凯一样,路继凯大约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下海。以下是他所关联的部分企业名单:

图片

可以看出,他早期的生意,基本集中在电子与科贸领域,直到最近几年,突然转向到生物科技方向。

有一家公司,我不能不提,上图排在最末的广东中建通信服务有限公司。这原是广东铁通旗下的业务公司,后来铁通并入中国移动,现在中国移动仍然是中建通信的一个股东。凭借这一层背景,中建通信在各地中标了不少电讯类业务订单。

但其实,中建通信多年前通过引入市场化股东,已经实现了混改,目前的大股东是民营的金伦科技。而在2009年,还有几个自然人股东,从股东层一起退了出去。其中就包括路继凯、李志猛等人,同时退出的,还有一位曾姓投资界人士。

这可能不是一个巧合。

刚才提到,北科生物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战略股东是中源协和。而中源协和的背后,是天津永泰红磡的李德福以及海康威视的创始人龚虹嘉。李德福和龚虹嘉能够携中源协和战略入股北科生物,和路继凯出现在这里的逻辑,应该是一致的。

图片

请注意,李德福和龚虹嘉旗下管理的私募基金,还是万达商业的战略股东。

2014年1月和4月,在万达商业第一次赴港上市的前夕,建银国际将部分万达股份转让给了天津银元嘉以及嘉兴银宏永初等私募基金。这两支私募的背后就是李德福和龚虹嘉。建银的那次转让饱受争议,因为它是以牺牲很多中小投资者的利益为代价的。而能在万达上市前夕突击进入到王健林的股东层,没有一点“背景”应该不行。

可惜万达上市后股价一直低迷,这些股东并没有赚到什么钱。后来王健林联合一些资本方将万达私有化。直到现在重启上市,让这些投资人苦苦等了五年。

2019年12月,龚虹嘉旗下私募转让了一部分万达股份,给上文提到的曾姓投资人所管理的基金。此外,今年3月,龚虹嘉夫妇还试图在公开市场转让万达4200万股的股份,叫价22亿。万达的上市之路坎坷漫长,看来有人已经等不及了。

作为北科生物股东的李德福、龚虹嘉、路继凯,作为北科生物首席顾问的路仁凯,作为万达股东的李德福、龚虹嘉,以及曾经作为万达当红炸子鸡的景甜——所有的线索开始交汇,形成闭环,并产生了隐隐的指向。

这是一条从来没人注意过的草蛇灰线。很复杂,也很有趣。


真相已经很近了,但我决定就此打住。

如果说,景甜代表了一股不愿意轻易示人的能量,那处在台前的路征、路平,甚至路仁凯、路继凯,就是一所房子里的玄关与屏风,如果我们执意拆穿了它,必定导向更多未知的隐秘。知道得越多,也越危险。

有必要从一个纵深的历史维度,更准确地认识一下这个“背景”。

纵观路仁凯、路继凯二十余年的商业轨迹,以及那些庞杂的关联人士,我发现,可以归纳出三个关键词:“电子系统”、“外经贸司”和“生物医药”。

我搜到了路继凯在上世纪80年代的一张留影。那时,他的身份在中国电子信息产业系统,属于体制内。他下海之后,包括路仁凯在香港的合作伙伴,也与这个领域息息相关。

图片

路仁凯早期有一个重要的合作伙伴,叫孙明桐,香港振华贸易公司的主席。孙明桐在哈尔滨经商多年,搞房地产,做过火车站地下商城的开发,但项目并不顺利,最后无奈退出。不过,这个地下商城的商业模式,被一个叫戴永革的商人发扬光大,扩张全国,直至打包上市。

与路仁凯合作之后,孙明桐在电子领域开始布局。本世纪初,他参股到一家叫深圳沃科威的电子生产企业,主要做彩电偏转线圈的零部件,大股东是陕西的上市公司咸阳偏转。

路仁凯另一个合作伙伴郑承财,旗下公司曾关联香港东力实业在内地的电子工厂。那个东力实业也是一个上市公司,后来被澳门赌王收购,转手就卖给了招商局,也就是现在的招商局置地。

世纪之交是电子产品的天下,这也是生意人的富矿。不少香港商人渴望在内地投资建厂,也有内地商人渴望把产品销往海外,外经贸司曾是一个绕不过去的职能部门。

与路仁凯产生关联的孙晓路、柳林、江榕等人,基本都是上世纪从外经贸司的干部位置下海的。他们利用对政策的熟悉,体制内的强大人脉,周游于内地与香港。他们所组成的香港盛利集团,凭借过硬的背景,在早年的中国获取了不少优质项目。

比如,协议拿下上海浦东的滨海森林公园以及配套住宅的开发权,拿下珠海横琴岛的开发权,甚至直接在北京最核心的金融街拿地建楼。那栋著名的金融街1号,现在叫石油金融大厦,因为这个项目兜兜转转,最后被中石油给收了。

而以孙晓路为首的这帮人,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还是世纪之交在资本市场所搅弄的风云,关联上市公司烟台发展、南北行以及段永基的四通高科。这些公司基本都被玩坏了。他们是中国最早的一群股坛大鳄。

如今,属于孙晓路的时代已经远去,但另一个很关键的人物——李志猛,依旧活跃。其所属的深圳蓝海智源集团,业务涵盖旅游景区经营、红酒进口批发、环境治理科技、房地产投资等。位于深港边界的地王大厦,就是其早期的作品。

还有很多普通人难以企及的生意,比如,他联合神雾集团,直接从大亚湾石化那里拿下10万吨/年的有机固废资源化(热能)利用项目。他还是北京中视联数字系统有限公司的董事长,中视联是中国数字电视领域最大的系统集成商和条件接收系统的技术提供商,股东里全是各路电子企业的投名状。

电子领域的时代属性很强,说不定哪一天,连电视都会被淘汰了。现在的风口,无疑是生物医疗科技领域。路仁凯们在这个赛道的转向,也有迹可循。

路仁凯早期有一个合作伙伴叫曲维民,也是海外背景,如今参与到一家叫普罗吉生物科技的公司。该公司主要做重组蛋白药物研发,甚至获得了华润医药的支持,双方合资建立了一个叫润禾吉生物科技的平台,曲维民在其中任董事。

发现没有,路仁凯早期合作的这帮人,真是各有各的精彩。当然,也昭示着路仁凯本人的不平凡。只是,他很好地掩饰了自己的身份,刻意保持着绝对的低调,即便是处在一个满是闪光灯的娱乐圈。

再回过头来,看万达对景甜不遗余力的追捧,你还会觉得讶异吗?


最后,有一件小事,我想提一提。可能对我们理解景甜背后的金主,有所帮助,也可能完全无关。各位客官请自行分辨。

2015年,路征在北京位于大望路万达广场的办公地,还成立了一家叫北京宝祺的投资公司。我并没有查询到这家公司旗下有哪些具体的业务。但在2018年和2019年,经历连续的股权变更,显示这家公司已经易主,而注册资本也从4000万猛增到两亿。

最新的股东是叫沙历和徐颖的两个自然人。我没有查到这两人的背景。但宝祺投资在工商局最新备案的电话,却关联了哈尔滨一个神秘的资本系。

这个资本系就像一个十字路口,与很多有意思的人产生了交集。

在塞班岛开赌场的纪晓波,旗下融汇资本在内地的业务平台天行纪元,以及他母亲崔丽杰的地产公司,戴永革的人和商业(现称中国地利),已故大连商人徐明的兄弟徐斌,去年被扫黑除恶的大连徐长元家族的徐长宝等,均与这个资本系有紧密的业务关联。

或许是我多心了。一个女艺人,不应该与这些资本,产生过多的交集。赵薇是怎么凉的,难道这么快忘了吗?当然,这也可能只是一个正常的企业股权交易,不宜过多解读。

如你所见,关于“景甜背景”,这篇文章依旧没有拆透。但我已尽我所能,为这块背景板补充了足够多的事实拼图。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希望明年、后年,我依然能保持热忱,为着那个最后的真相,做出属于自己的努力。这份拆解指南,也送给那些对此问题感兴趣的同路人。

最后,有必要做一个小声明:

我不认识景甜小姐,没有任何私人恩怨;我对景甜小姐的演技不作评价,我不是专业的影评人。之所以写到她,只因不光在娱乐圈,在一个更宏大的商业世界中,“景甜”始终是一个让人拆解不透的超级谜题。这吸引了我。

谜题中,有违反自然与社会规律的造星逻辑,有我常常提及的“影子”概念在娱乐圈的渗透,甚至可能存在权力与资本的隐秘媾和。在有限的公共资源里,公众人物占用的点点滴滴,都涉及公共利益。这是我写这篇文章的动因。

另外,拆解景甜背后的金主,还是我对早年关注这个公号的朋友的一个承诺。虽然你可能已经忘了,但我一直坚守着这份约定。

这篇文章费了很大的心力,甚至为了摸清一个人在境外的商业版图,付出了不少的金钱成本。看完如果您觉得满意,还希望看到更多后续。建议各位客官,赏一两个铜板以示支持。

我走心,您随意。

——最诚挚的 拆姐

图片

拆姐原创,严禁抄袭,严禁未授权转载

公众号:拆哪儿(ID:IChinar)

https://mp.weixin.qq.com/s/XD-_OH5KM7YlSECuxugWAw

分享到:更多 ()
靠谱免费最好的手机挖矿app推广--> 手机挖矿微信群联系方式

来评论吐槽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区块链资源分享联系我

联系我更多手机免费挖矿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