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技术资源分享
追寻中本聪先生的脚步

学院和学校大学关系《哈利波特》“斯莱特林净出坏人,霍格沃茨为啥不取缔了它?”@海边的西塞罗

“斯莱特林净出坏人,霍格沃茨为啥不取缔了它?”

你读《哈利波特》时,想没想过这个问题?

各位好,今天回答一位我的老读者的问题,几个月前她让我为他上小学的孩子推荐一份书单,其中包括《哈利波特》。前几天他给我发来了一个他孩子提的很有趣的问题,我觉得可以解答一下。

小西你好:

按照你的推荐,前段时间我给孩子买了一些书。其中《哈利波特》那一套很喜欢看,过去他读书很少有这么主动过,谢谢你。

不过前两天他提了个问题。“妈妈,既然斯莱特林学院培养的都是坏人,为什么霍格沃茨不把这个学院关了呢?”

也怪孩子童言无忌,我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只觉得很好玩,但细一想又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他才看到第五部,我不忍心给他剧透,告诉他那个让哈利讨厌的(斯莱特林院长)斯内普其实是个好人。同时我也觉得仅仅以“坏学院里也会出好人”这个理由回答他,好像哪里有点不对。

知道你也是哈迷,能不能写一篇文章回答一下这个问题呢?究竟该怎样看待蛇院(即斯莱特林)呢?期待你不同凡响的解答。

莉莉妈妈

 

嗯,的确是个很有意思的问题。我是这样回答的——

莉莉,您好:

感谢您接收我推荐的书单,也很高兴听说您孩子能读得下去。

不恭维的说,您孩子确实是个很敏锐的人。因为其实觉得“斯莱特林那么讨厌,霍格沃茨为啥还要留着这个院”的感觉,我们很多人当年初读《哈利波特》时肯定也有。但很少会有孩子能把这种别扭感一句话就点出来,只有聪明的孩子才能做到。

640-6

严格说来,这种洞见属于一种“异乡人的洞见”——一个不属于某种文化的人,在第一次接触某种文化现象时,往往能发现一些对该文化习以为常的事情感到很奇怪。然后提出一些看似很怪,实则很难回答的问题。

比如《鲁滨逊漂流记》中,鲁滨逊给他的仆人星期五传教时,星期五就问鲁滨逊:“上帝既然全知全能全善,而魔鬼又是邪恶的,为什么上帝不直接杀掉魔鬼。”

星期五这么一问,当时也把鲁滨逊给问住了,因为上帝为什么直接不杀了魔鬼这个事儿,涉及到基督教神学中非常深奥的神义论问题。而鲁滨逊根本没受过神学教育,他是不懂的。他之前只是将这个事儿作为一种“常识”,而没有经过仔细的思考。

直到星期五一问,他也才开始想:是啊,为什么?

同样的道理,在《哈利波特》中,霍格沃茨为什么要容纳斯莱特林这个“反派大本营”的问题也会让很多人感到很奇怪——似乎整本书里斯莱特林就没出几个好人,全程都在添乱。

在哈1《魔法石》一开始,罗恩就在火车上告诉哈利:“坏魔法师都是从斯莱特林出的”。而直到哈七《死亡圣器》的结尾部分,斯莱特林的形象才因为斯内普教授身份的曝光而有所洗白。

但你看,直到最后一章,哈利的小儿子阿不思还在追问那个他爹当年哈利也害怕的问题:“万一我被分到了斯莱特林怎么办?”

所以,霍格沃茨为什么要容忍“反派大本营”斯莱特林存在这事儿,其实贯穿了全书。

这里面意思很深,我试着做个详细的解析。

1

首先,看得出,莉莉妈妈是一位明智而在意孩子感受的母亲,我很钦佩的听说她没有简单的把“因为斯莱特林也有斯内普这样的好人”这个答案抛给孩子。

是的,即便抛开剧透的问题。“xxxx里也有好人啊!”这种回答也不是一个很完备的理由。因为反对者会进一步追问:那如果没有斯莱特林这样的学院,好人是不是会更好?坏人是不是也会失去一个抱团的窝点?

你看,《哈利波特》当中就是这样么:某种意义上说,斯内普与莉莉的爱情悲剧,与他被分到斯莱特林,而莉莉被分到格兰芬多是有重大关系的——后来成为莉莉丈夫的詹姆·波特如果不是因为能与莉莉在七年里一起“同吃同住同劳动”,你觉得他有机会从青梅竹马的斯内普那里把这姑娘撬走吗?

 

所以从斯内普的角度看,他一定恨死那个该死的分院帽了。

另外,伏地魔能快速拉起他的团队,很大程度上也是借助了蛇院的组织,甚至是“斯莱特林继承人”的这么名头——在最终决战围攻霍格沃茨的食死徒中,斯莱特林学院的毕业生比例是最高的。

所以,这个问题并没有消解。斯莱特林为何存在?学院为何存在?

在思考之后,我的解答是这样:

霍格沃茨之所以容忍斯莱特林学院的存在,不是因为学校有什么理由要这样宽容,而是学校压根没有权力不这样宽容。

因为在《哈利波特》中,而霍格沃茨这所学校本身,只不过是格莱芬多、斯莱特林等四个学院组成的一个“联盟组织”,在这个学校中,四大学院与学校的关系,不是上下级的关系,而是“主客关系”,且是四大学院为主,霍格沃茨为客。

听上去,是不是很颠覆你的哈利波特宇宙观?但这才是实情。

其实《哈利波特》世界中各学院与霍格沃茨这所学校的关系,十分类似于美国各州与联邦之间的关系。

在很多中国人看来,美国联邦好像是一个国家,各州是类似我们的省一样的存在。所以总统好像能“管着”州长。但其实不是这样,美国历史告诉我们,美国其实是一个先有州、再有国的国家。独立战争首先是各个州为了抗税联合起来打的,打完了以后本来大家就散伙了。

只不过后来发现各过各的实在很不方便,才又聚在一起开了个制宪会议。各个州讨价还价,最后达成共识,一起让渡了出了部分州权,凑出了一个联邦。所以你去看1787年费城制宪会议拟定的美国宪法原文,全都是讲州权和联邦权该怎么分的。

说的形象点,美国这个联邦就是各州“拼团”凑出来的一个俱乐部。

那么就像俱乐部不能通过公投把会员肢解掉一样,联邦侵犯州权、甚至直接撤掉一个州,也不是不可能出现的事情。

事实上,美国历史上有些州,其实是很“斯莱特林”的。比如纽约州,因为最早以贸易和造船勃兴,跟英国联系更为紧密,向来就是王党分子的聚集地,独立战争时很勉强的跟其他州一起搞了革命,但组了联邦以后也是经常唱反调,闹得杰斐逊等很多美国“国父”对其很有意见。

但即便再有意见,杰斐逊也没办法把纽约州“解散掉”,因为州是主、联邦只是客,联邦无权反客为主。

同样的道理,在《哈利波特》的世界中,学院是主,而学校是客。所以邓布利多当校长没法把斯莱特林怎样,而斯内普校长也没法把格莱芬多怎样。州(学院)的存在是先于联邦(大学)的存在的,前者的权力优先于后者的。

是的,这种政治规则和学校规则是高度互通的,这样搞政治,叫联邦制。这样办学校,就是学院制。

2

于是我们谈到了学院制的本质,什么是学院制?为什么要搞学院制?

在现实中,英美也有一些大学搞这样一种让我们感觉很奇怪的“学院制”。

比如著名的剑桥大学,就有31个学院。什么“圣三一学院”“达尔文学院”“丘吉尔学院”“基督学院”等等等等。

可能因为“学院”听上去比“系”牛。咱中国很多大学有一度也掀起过“学院潮”。我们的那些学院搞到最后,其实就是xx系换了个名字而已——物理系改叫物理学院、数学系改叫数学学院,文史哲一块凑一个人文学院……总之就是各系换了块牌子,听上去更唬人而已。

但这不是真正的学院制,西方真正学院制里的“系(Department)”和“学院(College)”是两个各自独立的体系。

“系”直接隶属于大学(University),负责教学和科研,是学生读书学习的地方。

而“学院”则是独立的,它们一般不以专业方向而以创始人、赞助者或宗教概念来命名。它更像一个社团,学生的生活起居和社交之类都在其中。

就像《哈利波特》中所反应的那样——同一个学院的学生可能主修不同的专业,但却在一起活动。同一个主修方向的学生,却可能来自不同的学院。

 

而一般来说,同学院的学生是比同主修方向的学生更“亲”的,甚至有相同的气质。不同学院还会彼此较劲儿。比如剑桥的圣三一和克莱尔学院,就曾为谁才是剑桥最好的学院而一番好斗过。牛津还发生过学院间的械斗。像极了小说中格莱芬多与斯莱特林之间的宿怨。

 

这种玩法,又让我们曾非常羡慕,记得我读大学那会儿,我们学校就曾搞出过一个“书院计划”,试图更“像”的去模仿西方的这种学院制,于是成立了四个“书院”,找了几位老校长的字号给书院命名。什么腾飞、志德、克卿、任重,而且各自的配色也是红、绿、蓝、橙,弄得我一直很怀疑做这个计划的老师是不是也是个哈迷。

640-7

但是,这种人为的将学生分成几个“书院”的尝试,也很难说成功。多年过去后,除了像我这种记性好点的人,还记得自己大一被分到过“腾飞书院”以外,很多同学都想不起来自己当初是哪个书院的了。大家对这个书院都没有什么太多的归属感,无非就是大一分到不同的宿舍,还发了一身书院服而已。

而在西方,真正学院制的大学里,“College”的权力其实是很大的。以剑桥为例,其学校章程规定,学生在入校前,首先是被各个学院挑选,而后才是被学校的系挑选的,而进去以后转系可以,转学院则很难。

所以严格意义上说,像剑桥这种大学的学生,不是被大学录取了,而是被该大学的某个学院录取了。

其实这种情结,在《哈利波特》中也有暗示,你还记得哈1中,在听说要过“分院帽”这一关分学院时,自卑的哈利曾一度最害怕什么吗?他害怕分院帽会扣在自己脑袋上半天,而后发现没有任何一个学院肯要他。

这是真的,在现实中,一个学生,如果没有一个学院认为他的素质符合自己标准,那他根本进不了学院制大学的门。

也正因此,学院制大学里各学院的学生对自己学院的归属感甚至比大学更强。很多校友的捐款都是指名道姓捐给某个学院的。各学院财政独立,自负盈亏,学生交纳的学费也会被分为学费也被分为大学学费(University Fee)和学院费(College Fee)两部分。

所以西方的学院与大学的关系,确实就是《哈利波特》里那个样子。有联系,但又彼此独立,学院为主,大学是客。

3

Hogwart's March音乐:Patrick Doyle - Harry Potter and the Goblet of Fire (Original Motion Picture Soundtrack)T002R90x90M000000FoW170ula76

那么西方的学院制又是怎么来的呢?

这个问题其实罗琳在她的小说中也给暗示过:霍格沃茨这所学校,其实就是格莱芬多、斯莱特林、拉文克劳、赫奇帕奇这四个魔法师朋友“拼团”凑的。

图片

他们都想带学生,但又觉得很多设施可以彼此共享一下,自己忙不过来或相关学科不精通时,也可以让学生跟其他几个老友请教一下,所以就凑在了一起组了个团,一起办学。

换而言之,就像现在有“共享单车”一样,这老几位玩的是“共享校园”。

但组团是组团,彼此的界限是分的很清晰的,你格莱芬多看上的学生就是你的学生,我斯莱特林看上的学生就是我的学生。彼此不会混同。我们理念不同,就也不要强行达成什么思想统一。(霍格沃茨的校训是“龙眠勿扰”,不知所云,等于没说。)

所以也就才有了格莱芬多喜欢勇敢,斯莱特林偏爱纯血,拉文克劳重视才能,赫奇帕奇鼓励勤奋的传统。

这些传统其实就是这些搞“共享学校”的创始人们各自的偏好。

在真实历史上,欧洲中世纪大学的最早起源也是这样。先是城市里出现了一批“能人”,觉得自己有一身的本事,想要收一些学生。

但一个人单独带一群学生成本太高,而且当时受社会认可知识分子是需要掌握所谓“七艺”的。(文法、修辞、辩证法、算数、几何、天文、音乐。)老师们不可能样样都精通,想提高效率必须彼此合作。于是他们就决定共享一下,就把各自带学徒的“学院”并到一起,组成了最早的大学。

 

所以你看,拉丁文中的“学院”是Academia,就是柏拉图当年在阿卡德米开办的那个学院的名字,它是带有很强的私人性质的,是围绕一个学者建立的“私塾”。

而拉丁文中的“大学”是什么呢?是Universitas,它最早其实是行业工会的意思。

所以在西方人的理解中,大学的本质是什么?其实是一个由一群以学者为中心的私塾(学院,Academia),依照契约,联合在一起,组成的行业工会(大学,Universitas)。

而把资源的公共性和学术主张的私人性有机的结合在一起,就是现代大学(University)的“魔法”所在。

我们不妨做个联想,两千年咱们中国的孔子创设的那个私塾,其实很类似于柏拉图的Academia。如果当时的华夏点爆了科技树,有Universitas的精神,诸子百家联合起来创设一所大学,会是什么样呢?

那么这所大学里会有孔子担任院长的“儒家学院”,孔子平时开课教教周礼,回学院则要求自己的学生有“仁”的精神。

也会有老子、庄子牵头的“道家学院”,老子开课讲讲古籍(毕竟是图书馆馆长么),庄子讲讲故事,回学院再跟自己学生精研道家思想。

还有墨子领班的“墨家学院”,墨子开课教物理,回学院再讲兼爱非攻。

当然,也不妨让韩非、商鞅来办个“法家学院”,他们至少可以在学校公开课上讲讲律法与吏术,回自己的学院再跟自己的学生鼓吹“有道之国,务在弱民”之类思想。

那在这个“春秋大学”里,崇尚仁勇的“儒家学院”可能会很像格莱芬多,而强调术势的“法家学院”则有类斯莱特林,两边的学生因为气场不和,会见面就打架。可是好歹也能“和而不同”。

甚至,随着历史的发展,到了汉代,白马西来,大学里会增设个“佛家学院”,达摩祖师、玄奘和六祖慧能会在里面教梵文,回学院讲经。

到了晚明,西学东渐,可以再开个“西学学院”,利玛窦、徐光启来讲讲天文地理、天工开物,回到学院出说他们的基督教主张。

……

如果这样的大学真的能存在的话,传承个一两千年,那肯定就很梦幻了。各派思想的“术”彼此借鉴,“道”互相争论,不知会共鸣出什么样的思想革命出来。

但很可惜,古代中国始终没有出现Universitas的传统,既现代大学的精神,百家始终是争鸣而无法共鸣。

关于中国古代各派思想的互化互斗,可看我的《射雕英雄传,究竟讲了什么?》一文。

而各派的“术”是不共享的,“道”更不能相容。所以中国古代的学术机构,始终停留在私塾、书院的层级上,即一种主张,以一两个学者为中心,结成团体。岳麓书院、东林书院,都是这样。

这种私塾组织,抗风险的能力是很差的,所以大多数书院,都难以传承下来。因为它的基因多样性太单一了。

 

到了近代,蔡元培先生在北大提出“思想自由,兼容并包”,一定程度上借鉴了西方大学那种Universitas的传统。

但受条件限制,他没有引入西方大学那种学院制的传统,这就导致北大那一时的“兼容并包”仍是以几个教授个人为基础的。胡适、陈独秀、李大钊、辜鸿铭、黄侃等人,确实都有自己独特的思想,但个人是脆弱的,失去了学院这层依托,等到这些人或死或走,他们的思想和主张在大学内也就缺乏了成体系的传承。“兼容并包”也就慢慢失去了可包容物。

 

以这个标准看,中国曾经最接近建立学院制的大学,可能是西南联大。北大、清华、南开,三个大学的教师各自有各自的教师协会和思想结社,又在一个更大的架构内实现了资源和技术共享。

图片

但很可惜,这个组织也只是战乱时代的昙花一现,没有最终形成气候。

 

4

不好意思,说着说着,有点扯远了。

但你看,其实在“为什么不取缔斯莱特林”这个看似简单的问题背后,其实藏着一个究竟什么才是一所真正的学院制大学,它的“魔法”又在哪里的深奥问题。

简单的说,学院制大学既能保证各学院技术、设施的共享,又能维持它们各自创始者人才培养理念和独立思想、主张的传承与延续。让学生们在大学的框架内“学术”,在学院的体系里“传道”。

当然,莉莉妈妈,这么复杂的问题,我知道您没办法一下子给您的孩子讲清,但我觉得我给您说这些是有好处的,你可以把这些问题借着将《哈利波特》慢慢影响给他,让他明白一所真正的好学校是一个什么样的样子。这对帮助他订立未来的目标有好处。

想起您之前还问过我怎样让孩子选择未来的问题,我觉得好像一并给您解答了——祝您孩子也能上一所现实中的霍格沃茨。

而面对他“为什么不取缔斯莱特林的提问”,我觉得你最好的应对是反问他,启发他自己思考:“即便霍格沃茨真的有权直接将斯莱特林学院取缔掉并这样做了,那么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

这是一个很开脑洞的问题,但答案也是显而易见的:即便继承某种传统的学院可以取消,有这种思想倾向的人,也是没有办法被取消掉的。

所以如果霍格沃茨没了穿绿袍的斯莱特林,那么穿着其他学院袍的隐藏斯莱特林们就会出现。各派主张者之间的矛盾会激化,而对立将从明处转向暗处,从学院之间转向各学院内部,由群体之间转向每个个人之间。人们会陷入一场永无止境的互相怀疑、互相猜忌的人人自危当中。

所有学生都可能在晨起之后,都可能会警惕的怀疑他的室友:“他是不是个潜在的斯莱特林?”

于是我们发现,当斯莱特林的精神被规定为非法,剩下三个院的精神也就无从真正被继承了。

甚至,那些原斯莱特林的老师和学生会成为被重点怀疑的对象,被打入另册。

比如,像斯内普这样的人,说不定会因为在魔药课上因为说了某句同情斯莱特林的话而被学生举报。

你能想象哈利举报斯内普么?

那样的话,不仅邓布利多与伏地魔的这盘棋将满盘皆输,霍格沃茨也会失去一位优秀的魔药课教师——虽然他的观点被很多学生所讨厌。

而且更要命的是,取缔斯莱特林会开启一个逻辑链——如果霍格沃茨魔法学校可以把斯莱特林学院取缔掉,那么魔法部是不是也就有权力将霍格沃茨取缔掉呢?

更进一步,麻瓜要取缔整个巫师界,是不是也合法呢?

这个学校、这个社会的合法性,将无从建立。

所以我们得到了一个反直觉的结论——容忍、尊重看起来不讨其他学院喜欢、甚至有些“邪恶”的斯莱特林,反而恰恰是小说中霍格沃茨得以存续的原因所在。

 

5

莉莉妈妈,我记得,在我推荐给您孩子的书单当中,有一本亨德里克·房龙的《宽容》。

广告

宽容

作者:亨德里克·威廉·房龙

我觉得它是书单中最重要的一本书,因为一个人在少年时代的人文素养培养中,最为重要的就是要消除那种以别人的身份、观点、主张进行划线、站队,并认为可以对站在另一边的人施以无限暴力的戾气。

这种戾气不仅对整个社会有害,而且最终会约束持有者自己的思维认知,使他自己的权益也无法得到尊重,并将其引向疯狂与毁灭。

其实整本哈利波特讲的也就是这样一个故事:

哈利与伏地魔最大的区别,就是伏地魔始终再以人的身份、主张、甚至听命他与否,在进行划线,并对在线另一边的人肆意施加无限的暴力。

但这种不宽容的暴力最终一定会反噬——最强的老魔杖发出最狠的阿瓦达索命咒反弹了回来,伏地魔灰飞烟灭了。

 

不宽容的暴戾终将反噬。

而哈利是怎样的呢?

在第一部的最初,他也曾为不宽容所迷茫。因为害怕被贴上斯莱特林这个标签,对着分院帽拼命念叨着“不去斯莱特林, 不去斯莱特林。”

可是在第七部的小说最终章,当儿子阿不思问出“如果我被分去斯莱特林怎么办”时,哈利怎么说呢?

“Albus Severus,” Harry said quietly, so that nobody but Ginny could hear, and she was tactful enough to pretend to be waving to Rose, who was now on the train, “you were named for two headmasters of Hogwarts. One of them was a Slytherin and he was probably the bravest man I ever knew.”

“But just say —”

“— then Slytherin House will have gained an excellent student, won’t it?It doesn’t matter to us.

“阿不思·西弗勒斯,”哈利轻声说,只有父子俩和金妮能听到,此时她体贴地假装朝已经上了车的罗丝挥着手,“你的名字中含有霍格沃茨两位校长的名字。其中一个就是斯莱特林的,而他可能是我见过的最勇敢的人。”

“可是如果——”

“——那斯莱特林学院就会得到一名优秀的学生,对么?这对我们不重要。

640-8

It doesn’t matter to us.这对我们不重要。

是的,宽容与尊重,不以身份、主张划线的宽容与尊重。这不仅是对一所学校最重要的事情,也是一个人在少年时代的阅读启蒙中,最应形成的素养。

从那个问题看,这种素养,您的孩子现在当然还没有,但我相信,在看完全套书之后,聪明的他一定也能在您的引导下体悟到。祝好!

640

全文完

 

Harry Potter音乐:Musica Paradiso - Sound Of The Movies

不知不觉,借着答读者问的机会,写了一篇《哈利波特》的解读。不知大家是否喜欢,若喜欢的话,以后会写成一个系列。

本文9000字,感谢读完,长文不易,喜欢请给个三连,多谢。

 

海边的西塞罗
微信号
cicero2020
功能介绍
平等者最能与平等者相投。

https://mp.weixin.qq.com/s/NeCYm0n3ATD73pSsojYwBA


陈某
置顶

190
虽然没看过《哈利波特》,但这篇文章看明白了,觉得教师这个职业挺适合西君的。

海边的西塞罗
(作者)

433
当下就免了,我可不想因为说错哪句话,就被自己的学生举报

思语
置顶

260
四院(或者说四院代表的各个利益集团)谁也拿谁没办法,最后合伙办学,挂了个牌子叫霍格沃茨。所以,霍格沃茨只是公共招牌,不是“院上之院”,不可能取缔四院的任何一个。

就好比只读过秦汉以后的中国史的人很难理解,为什么《冰火》或者《沙丘》里会有“封臣不理国王命令”的情节。

沈蓓蓓
置顶

115
小时候像读故事书一样读的《哈利波特》,还没等到稍微能理解多少勇气和宽容的力量,给我买书的父亲去世了。等到我渐渐能为了这个故事伤心的时候,已经想不起刚开始看故事的兴奋感了。读完文章想到这些,颇有些感慨。

不是我不明白
置顶

271
这就是自上而下的组织架构和自下而上的组织架构之间底层逻辑的不同。

边地良家子
置顶

271
“不宽容的暴戾终将反噬”——记得卡尔-波普尔曾经说过:“如果我们将无限的宽容扩展到那些不宽容的人,如果我们不准备为捍卫一个宽容的社会而去反对不宽容的人的攻击,那么宽容的人将会被毁灭,宽容的社会也随之被摧毁。”而林肯则用更简捷的方式表达,他说:“凡是不给别人自由的人,他们自己就不应该得到自由!”

豆丁儿

220
其实我觉得比起“对异己的宽容与尊重”,罗琳更想说的是“不要被标签束缚自己的意志与选择”——如果你选择善良与正义,那么即便是崇尚血统与功利的斯莱特林,即便与你有相同标签的很多人都走了“坏”的路,你也可以选择正义、成为善良的人。
就像哈利,即便与伏地魔有那么多相似点,可是他因自己的选择,成为了与伏地魔截然不同的人——意志胜过命运。任何人都可以选择善良与正义,无论出身如何,经历如何。

海边的西塞罗
(作者)

106
是的,你是什么人,要看你的选择,这个我下一篇会重点说。如果这个系列有的话

豆丁儿

138
而且我觉得对于这位妈妈本来想做的回答,我的反驳会是:“可格兰芬多也出了‘虫尾巴彼得’这样的懦夫叛徒,格兰芬多就是‘正义’的代名词吗?”其实不是的,这四个学院的主张,都没有自诩过“善”“恶”。格兰芬多是“勇敢”,不是“正义”——勇敢并不总是正义。捉弄费尔奇,嘲笑他“哑炮”的正义吗?

豆丁儿

112
排挤珀西的韦斯莱兄妹正义吗?支持魔法部的珀西正义吗?虐待家养小精灵的小天狼星正义吗?粗鲁对待帕德玛和赫敏的罗恩正义吗?……格兰芬多不是“正义”,正如斯莱特林不是“邪恶”。

豆丁儿

123
食死徒里斯莱特林的人最多,我觉得不是因为他们“邪恶”,而是因为他们“功利”。他们对权力和力量心无旁骛,所以虽然很容易成为卓越的魔法师,但是这份卓越太过利己和极端,所以只会带来高效的毁灭和掠夺,而难以成为建设力量。

豆丁儿

100
所以,如果没有伏地魔这样一个强大的黑暗核心吸引这些功利者,他们中大多数最多就是一群冷漠的学术狂、政治家。不至于成为丧心病狂的杀人犯。同样,如果不是魔法世界对这些阴郁冷漠怪人的歧视,或许他们也不会这么反对“正义的伙伴们”。

豆丁儿

115
所以“斯莱特林除了这么多坏人为什么不取缔它呢?”因为并不是斯莱特林使他们变坏,也不是斯莱特林青睐坏心眼的学生,而是因为——自诩正义,代表正义排挤斯莱特林的人太多了,斯莱特林从来没被理解过,所以本来就就是理性狂、功利至上的斯莱特林,被人群推向了黑暗。

豆丁儿

200
就像当年的创始人决裂,也是格兰芬多盖章斯莱特林是恶人,宣布决裂,拉文克劳和赫奇帕奇站队格兰芬多,然后斯拉特林彻底走向极端。
所以,尊重异己,给他们留出余地,别随便自诩正义,别擅自定论他们是坏人。同时坚定自我,不要被标签定义,不要屈服歧视的分类,意志和努力永远高于天赋——我理解的。

郝佳

115
我的女儿是个哈迷,当我向她提出为什么不取缔斯莱克林时,她明确说本来他们就是几个朋友一起办的学校,谁也管不了谁。他们也只是主张略有不同,斯莱克林坚持纯血,而坚持纯血就真的是不好的么?……此后省略引用原书内容五百字。
我想了想,再看了小西的解答,好像异曲同工,虽没那么清晰,但意思好像差不多…
想起昨天直播里提到的,没有天赋人权,只有史赋人权~
另外,我们都是拉文克劳,鹰院万岁…

海边的西塞罗
(作者)

63
您女儿很棒!

石头儿

99
也可能是邓校长贯彻了“双百方针”。

边地良家子

85
转载《人类史上的三种秩序来源》:一是情感秩序,这是最天然朴实的情感,是血缘亲人从小在一起而产生的秩序,也是儒家的秩序。所以儒家说家国天下,说亲亲相隐,说孝悌而好犯上者鲜矣。东亚就是这个文化为主体的圈子。哪怕不是兄弟,也要模拟一下血缘。比如桃园三结义。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情感链接出的秩序是天然自发而稳固的。但这个圈子不可能太大,当说到四海之内皆兄弟的时候,那已经是另外一种秩序了。二是信仰秩序,赫拉利在《人类简史》里说认知革命是人类走出非洲的关键。什么是认知革命?就是一大群人用相同、相通的认知去凝结在一起,这其中的最高境界就是同一个信仰。例如五月花号上100多人中的新教徒只有30多,但他们共同的信仰却可以爆发巨大的组织力量,从而缔结出了五月花公约,也是新殖民地的公约。三是法家现代性秩序——没有任何信仰的陌生人社会怎么办?只能用法家秩序了!既然人们之间没有互信,那就用鞭子让你们降低交易成本,谁敢骗人就请他上官府挨板子!事实上,秦制真的具有现代性,法家和现代性之间的关联要远远超过很多人的想象——他们都是面对大群既没有情感链接、又没有共同信仰的陌生人,所以这时候的统治方式要么是赤裸裸的血腥残暴,要么是隐秘的“社会达尔文主义”,也就是广受诟病的“资本主义”。必须指出的是这三种秩序并不矛盾:每个国家,每个时期,每个社会,都是三种秩序的混合体,比例多少的差别而已……

边地良家子

17
这三种秩序其实都是为了维持社会运转,因为人性就是这样——要么有感情,要么有信仰,如果都没有,人跟动物也差不多。孟子说过“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几希!”——没有信仰且缺乏情感链接的人类彼此对待的时候,跟禽兽是差不多的,甚至还不如禽兽。看过动物园怎么对付动物吗?鞭子,或者电棒!

黄.不减到110斤不改名.小胖

74
讲真,我第一次看《哈利波特1》是我上小学,低年级(具体几年级我不记得了)。但是从那时候开始,我就觉得斯内普是好人,而且一直从来没有怀疑过我的观点....

海边的西塞罗
(作者)

31
我也是

阿沁

66
难怪西南联大的学生是最优秀的大学生,因为西南联大是最像大学的大学

park

12
魔法世界这几千年没出个想统一霍格沃兹把权利收集起来的校长?

海边的西塞罗
(作者)

65
霍格沃茨建于北宋太宗淳化四年,就一千来年

Arryeah

39
学习一个了,兄台知道的真多。看完这篇文章想起了 阐教 和 截教…

海边的西塞罗
(作者)

63
嗯,封神榜就很典型,神仙也一定得分边站队,陪王朝打出个胜负来。成王败寇。

金其中

62
“宽容”本身并不是第一性原理,而是一个在实践中被认为有效的政治智慧。
如果长久以来,蛇院一直产的是“坏人”,那这个学院早就被消灭了,或者说,自己就会消亡掉。
我会告诉孩子,实际上是在《哈利波特》里描述的那个时期,蛇院充当了类似于“反派”的生态位。
当巫师社会的主要矛盾发生了变化,蛇院仍然可能是推动历史进程的正面力量。
蛇院血统纯正(魔法天赋高),极其团结,动员能力强,狡猾,富有野心……这些品质,并不总是坏的。
比方说啊,在巫师要上十字架被烧死的那个年代,蛇院可能就是维系巫师存续的中坚力量。

起居舍人知谏院

61
居然写了九千字,你怕不是个拉文克劳。。。对孩子很不友好

海边的西塞罗
(作者)

26
你说呢?

小小神虫

56
宽容,这东东就好比陈年的佳酿,不是你想有立马就有的。

秦淮明月

25
作者既然提到诸子百家,我也就顺便说一下。中国古代王朝“儒表法里”,并不是“儒伪法真”,法家固然构成了底层逻辑,但儒家在社会运行中是有重大调和作用的,在相当程度上实实在在地弥补了法家的阴暗面。
只有理解了这一点,我们才能够更加全面地对法家的消极影响进行批判和扬弃。

海边的西塞罗
(作者)

54
我个人不觉得觉得法家有任何可取之处,当然这也只是我的意见。

秦淮明月

9
这要看我们对“法家”的定义了。“治国之道务在弱民”那一套固然要严厉批判,但这并非法家思想的全部。
法家和儒家也是有渊源的,《韩非子》中多次提及孔子,形象总体是正面的。而且《韩非子》中居然有两篇《解老》、《喻老》解读《道德经》的内容,实在让我有些惊讶。

秦淮明月

12
子产和管仲总体被定义为法家,但他们都是偏于正面的形象,子产也有“不毁乡校”的事迹。而子产铸刑鼎的反对声音中有“刑不可知,则威不可测,则民畏上也”这样的话,看上去颇有点“强国弱民”的色彩,其实这是儒家的观点,出自于儒家整理的《左传》,结合赏析上下文可知作者对此是赞同的。

秦淮明月

17
今天主流观点(当然未必等于绝对正确)认为法家的可取的地方,比如公开的成文法,给予下级贵族甚至平民上升通道,历史可考的最早的实践者就是子产等人。法家并不只有《商君书》和《韩非子》,更不只有“强国弱民”那一套。

karishma

47
人类天生喜欢发展出鄙视链,不要让鄙视链演变成屠杀链。

Yan 炎

43

“ 即便继承某种传统的学院可以取消,有这种思想倾向的人,也是没有办法被取消掉的。”

是的,取缔这个学院,这个方向的人们需要抒发的渠道就没有了,就会有隐形的斯莱特林,更加麻烦。
最省力的方法,反而是保留各种沟通和纾解的渠道,个人的喜好,和更高视角上的宽容,需要同存。
这篇真好,是最近最喜欢的

罗帅

37
在霍格沃茨的世界中,斯莱特林再如何不政确,也不会被取缔;在伏地魔的世界中,只要谁胆敢在背后直呼“伏地魔”,胆敢表露一丝不敬,就会有无数的食死徒争先恐后地魂魄出窍之、钻心剜骨之、阿瓦达索命之。

尉剑俊

36
百家始终是争鸣而无法共鸣
————
这话不敢苟同。儒释道,有区别但是又相互借鉴学习。即便是百家争鸣,也并没有针锋相对,而是互相取长补短(只是术业有专攻)

金磊

35
你对学院和系还真的有点懂,不过我在剑桥就换了学院,但是如果从经济系到金融系、land economics分流就容易,我们期中考不理想的同学就有分流出去的,不过从低的系往上走就没见过。哈利波特这种设定还是因为他是英国的小说吧,毕竟除了牛剑,只有达伦是这种设定,其他大学都没有这样的,突出个古老和仪式感吧

Bo

19
我和我老婆都是腾飞的08和09年

海边的西塞罗
(作者)

34
院友能不能不要虐狗

九色鹿

34
莉莉是她女儿的名字

Genesis丨崔

33
关于中世纪的大学的起源问题,我和你了解的信息正好相反。
并不是社会上出现了一批有点本事想教学生的人,而是学生们想要学手艺谋生,同时为了保障自己的权益,自发组建了类似行会的学生组织,然后这些组织聘请了老师来教自己,欧洲第一所现代意义上的大学:博洛尼亚大学,就是以这种学生主导的面目出现的。所以我们才能看到早期的大学里学生会的权力是很大的,有很多针对老师的规定,比如老师在下课前五分钟必须讲完当堂的知识、老师要出城需要提前像学生会请假报备,甚至要交了押金才能出城。
直到后来,因为学生会的权力太大了,老师们也想保障自己的权益,才开始出现以教师行会为主导的大学。

海边的西塞罗
(作者)

21
两种不同的学校,总之不是巴黎,就是博洛尼亚式的

昊哥

25
书单能共享吗?谢谢

海边的西塞罗
(作者)

33
下次

明月在

26
读完有几点体会
①现实中的莉莉妈妈,莉莉,以及哈利波特里的莉莉不是一个人
②我理解,我们现在一般把更综合性的叫大学,更专业类的叫学院,且一般大学比学院级别高、规模大,大部分的大学包含学院,但也有单独的学院
但总体,我觉得国内大学学院有点乱,尤其是名称上经过几轮改革特别乱
在当前体制机制下,好像很难出现你所谓的学院和大学的关系,发展的思路、方向和特点不同,还能联合在一起~而且,现在的学院也好,大学也好,好像没有自己独特的思想和特点
③你提出的老子孔子墨子的学院和大学的设想真好,我在想,为什么当时没有出现?是因为古代中国人更偏向于道,而不重视术。而几家的思想又截然不同,没有共同组建学院的基础。
④最后的结论,伏地魔和哈利波特的区别,以及对人性的升华有点意思。

海边的西塞罗
(作者)

32
是的,各家都在讲道,然后道不同不相谋,没法坐在一起,兼收并蓄。

姚遥⅕

30
在美国长岛学习工作三年,有一个火车站叫hempstead,当时说那个地方天黑不要去。而我的同学们也比较给力,以身犯险勇于实践,被抢了好多次。当时也想过,为什么这么明显的坏人窝点,警察不来端掉呢?后来我尝试着总结为:生态系统。要是能和小西成为好友,隔三差五对坐闲聊,想必是一大快事。祝好。

筱渔泛舟

28
这两天是过年了吗?既等到作者评《三体》、又等到了作者评《哈利波特》。好与坏的标准是以是否破坏到绝大多数人利益划分的,斯莱特林偏爱纯血统、追求名利、野心勃勃,于他们本身来说或许就是合理的

肖文杰

25
严格的说斯莱特林不仅只有斯内普一个正派角色,学识丰富、与邪恶势力战斗到底(最后决战围攻伏地魔的三个人之一)、虽然有小毛病但是瑕不掩瑜的斯格拉霍恩教授当享受一份荣光。

DD

24
中国科学院大学就是类似的机制,各个研究所选学生,由国科大代培养,混合上课,但是学生还会以研究所为主体。

Mayoi no Shinobu

23
国内大学也有独立学院的——三本院校

HorseYY

22
州和联邦,学院和大学,平衡的是个体独立和群体资源。实现对立统一下的“最优解”,需要的是契约精神和办事智慧。换句话说-想要“教授治校“ “写得到办得到”,既要有《宽容》的宏大精神,也要有《罗伯特议事规则》的精细实行。

飞走了

22
其实我觉得,恶和善总是互相定义的。一开始四个巫师建院初期,都差不多,只是有一点意见分歧。后来形成建制之后,分歧就逐渐扩大,各自产生了一群“死忠粉”,彼此之间互相看不上,观念之争变成了面子和荣誉之争,最后变成了分别阵营。历史上这种事情多得很。

飞走了

16
任何一个组织都会经历人员扩大的过程,成分越来越杂,就会产生原教旨主义分子和“纯净队伍”的呼声,会产生人员分化。分化到一定程度就有可能导致解体。所以有的事情比善恶之分更加复杂,善恶只是一个表象。仔细看看各个支派的行为,发现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武侠小说就是这样,没有善的武功和恶的武

飞走了

6
功之分,这样我们就来到了金庸的世界

Lucy

22
楼主还是肚子里有货,赞一个。

舍予

21
要是真有这样千年传承的梦幻学校,简直是教育的梦中殿堂啊!太羡慕了!

蒙明东

21
上帝如果把撒旦杀了,就会有人顶替撒旦,上帝把自由的意志赋予了人和天使,人和天使一样都有自由选择权,有些人坏起来比魔鬼更可怕,这一点在历史上常能见到,有魔鬼撒旦做参照,人就可以知道一些是非和善恶,道德的价值才能得到更好的体现。

海边的西塞罗
(作者)

13
嗯,这是……多我明会的说法吧……

zyy

17
可以写系列,像魔戒一样,另外罗琳偏心狮院和蛇院好明显,鹰院和鹳院都没啥存在感,不过我倒比较喜欢鹰院

海边的西塞罗
(作者)

18
鹰院休息室最后才出现,实惨。

zying

18
写的真好,很有感触,也想求个书单。另外对百家争鸣而无法共鸣,我理解是古代思想为政权服务,大一统的政权自然辅以大一统的思想。这是根本的差距,和文中联邦制和学院制也是相应的。
ps:傅聪,服从。哈哈哈,可见打傅聪的频率

我是V叔

17
我就是广东某城市市政府的,我们市政府是没有权利管各区政府的。我们是平行的关系,各自负责不同的职能。就像霍格沃茨学校,也许霍格沃茨只有行政办公职能,只是负责招生、安排宿舍和伙食、召开魁地奇比赛和舞会这类公共事务。具体的教学职能全部由学院教师自己执行。

海边的西塞罗
(作者)

10
给您的单位点赞。

.

15
你跟烂人理论的文章哪怕你自己给打了很高分,我读起来总觉的浪费才华。这篇文章和非常信任的老读者娓娓道来层层递进,九千字读得轻松愉快而又有收获感,这才是应该打高分的好文章。顺着去看了射雕的解读,也是心里一震的感觉。赞!

黎青

15
美利坚合众国,这个名称翻译得真好

璨璨

14
百家争鸣变成百家大学那一段真赞能否讲一下为什么日本长期受儒家文化影响却没有像中国一样走向大一统,反而更像欧洲的封建国家。

海边的西塞罗
(作者)

10
嗯,下次

陸安懿 96

14
所以上帝為什麼不殺死撒旦?

南无喝啰怛那哆啰夜耶

13
伏地魔=雅各宾或者其他激进主义

F.G.

13
中国的学院是英文的school, 不是college.

Yunfei

13
话说我小时候也想过这个问题呢。。。
当时想象的答案是斯莱特林肯定会反抗,和其他三个学院战争
看来小时候还挺聪明

海边的西塞罗
(作者)

10
嗯嗯

h.wang

12
现代社会里的partnership和联邦类似。但是我相信,带谁玩儿不带谁玩儿是有既定的规则的,founding partner被赶出去也可能,全看最初的宪章对权责如何界定,宪章以后如何发展。西方社会强调共识,如果共识完全失去,绿袍子可能被赶走,魔法学校也可能散伙。

fish 闪电 雷

12
“ 我们理念不同,就也不要强行达成什么思想统一。。。”
你这个政治太不正确了!集中力量办大事啊!

Mr.张

12
看到了母校岳麓书院的大门,倍感亲切,回想起临出国门前,回母校告别在此门旁闲坐片刻的情景。

一天到晚的。

12
真好。
能再谢谢上帝为什么不把魔鬼杀了吗?是类似道家阴阳思想的原因吗?

Michael Gao

11
我头次从这里知道了学院和系的差别。以前觉得很奇怪,这两个到底有啥差别。活到老学到老

claire

11
费力地记起十几年前被分到任重书院。。这个四大书院的创立可能只是为了百年校庆的噱头之一

晓燕

11
看来必须给娃买一套《哈利波特》了。今年给小朋友看了你写的魔戒系列和电影,他一口气读完了《魔戒》三部曲。把你的文章给他看,又能吸引他阅读《哈利波特》了。

月明星稀

11
感谢西塞罗理清了我一直的困惑,原来背后的知识这么多。虽然我读完了全套哈利波特,也知道四个学院创始人的故事,但是这个孩子的困惑也是我有时候想不通的地方。感谢你,了解了,也懂了。

闲庭信步

11
可以取消斯莱特林学院,但是无法阻止坏巫师的诞生。那样倒不如用个学院将他们暴露出来,集中到一块。浮于明面的隐患比暗处的好得多。

东皇太一

11
写的真好

Lù Xuán

11
非常喜欢!希望能写成一个系列,我们和孩子们都非常喜欢哈利波特。

h.wang

10
其实这里有个梗。学院制学校的校长通常不具有多高的学术能力,魔法学校校长这不仅法力无边还政治立场鲜明,这就有点不够和谐了。

闫大善人

10
精彩,连拉带打!没有较完整的知识结构,还真不容易讲明白“一部文学作品”。不过,不建议给孩子开书单,倒是应该给“大人”开书单。

如是我闻O1ivia

10
喜欢 坐等出系列!

知道.李

9
看了小西的解读,觉得很有醍醐灌顶,茅塞顿开之意。我虽然看过全部的哈利波特电影,却没拜读过小说原著,所以仅就我的理解补充一点:哈利波特其实也是纯血统的后代,意即魔法世界的贵族,以后是有机会执掌魔法世界的统治权的(可入斯院)。但是他继承了家族(父母双方)的传统,(选择)进入了以平民为主的格院。另:这不禁让我想到中国的近代史更值得深入研究

默然斋主人

9
写读者来信的是莉莉的妈妈。哈利波特的妈妈叫莉莉。开个脑洞:莫非这是哈利的外婆写的信?

黎明

9
喜欢这样从一个小点展开一篇的文章

小明一直在路上

9
确实需要学会宽容,尤其是今天这个急躁和功利的社会里。 其实中国人的骨子里是有谦逊和勤劳好客的美德传统的,另外还有乡里吵架了,但长辈就是长辈,不能因为这种就不认长辈。。。我认为这都是宽容的一种, 但现在,独生子女的扩大和乡村的消失,其实我们的孩子很难在日常生活中学会这种“宽容”。。。

ALS

9
腾飞书院的路过~红色衣服蛮好看的~

于淼

9
校友好

海边的西塞罗
(作者)

6

寒霜

8
要将隐藏在霍格沃茨当中的莱斯特林份子揪出来

唯升物

8
我觉得你说的有道理,但好像又不是最根本的东西。互相对立又彼此共存的关系之所以存在,可能是因为有更深层次的理由。如果四院真的水火不容,那么其他三院驱逐蛇院才是最优解。因为人性是经不住考验的,当你占尽优势的时候不消灭对手,那么你就会被对手消灭,这绝不是中国人独有的经验。如果三院不这么做,那么就等于在自己身边留下了一个随时会捅自己一刀的敌人。(所以电影里决战的时候蛇院也被关起来了)而伏地魔之所以失败,不就是因为他在掌握霍格沃茨期间,根本没有消灭三院抵抗者的力量吗?我觉得这种情况的出现并不仅仅是因为文化属性,或是社会道德。可能是因为处在几种特殊的情况下:1.对手无法被消灭。谁也没有能力集中足够的资源,以一敌众。2.双方合作的收益更大。欧盟联合起来的实力更强,但缺点就是随时可能分裂,英国脱欧。3.对方属于自身无法被清除的一部分。神盾局可以击败九头蛇,却被藏在自己内部的九头蛇击败。

3
稷下学宫呢?

海边的西塞罗
(作者)

8
各派只打架了。

傅博 Anthony

7
腾飞书院一年的生活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影响。坦白说,我在复旦最好的朋友有一半来自腾飞,甚至就来自那个生活了一年的破破烂烂的寝室。同寝室的五个人,现在还很密切。

7
写得真好

Because it is there

7
so sweet

苏茵今天很平静

7
还有讨论 圣母婊 的话题
宽容去年读过了,小学搁到大学才读,小时候读不懂,大一点能理解了。建议在有一定经历之后读宽容才能理解。

分享到:更多 ()
靠谱免费最好的手机挖矿app推广--> 手机挖矿微信群联系方式

来评论吐槽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区块链资源分享联系我

联系我更多手机免费挖矿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