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技术资源分享
追寻中本聪先生的脚步

南明历史书籍-历史上的大内斗时期@言他君

今天不聊时事,谈谈最近读来欲罢不能的一本好书:明清史大家顾诚先生所著的《南明史》。
 
在悠悠历史长河里,“南明”很容易被忽略。
 
“南明”并不算是一个朝代的称呼,而是自李自成攻陷北京到康熙一年夔东抗清基地覆灭期间,多股势力反清运动的历史。虽然满打满算只有大概39年,但这段短暂的历史却非常乱,乱在清军、明朝王族旧部以及几路农民军多股势力逐鹿中原。
 
这多股势力可以大概分为大清朝廷、明朝官方剩余势力,还有抗清的三路民间派:以李自成为首的大顺军、以孙献忠为首的大西军,和军事明星郑成功率领的福建水军。五路主要势力中,有四路都有“抗清”的目标。
 
图片
按理说,大清再强,也难以抵挡四股势力拧成一股绳,很有可能率先被踢出局。
 
而且书中明确提到,崇祯皇帝自缢后,明朝只是失去了个皇帝,并没有彻底退出历史舞台。李自成为首的大顺军只占领了北京,清军兵力有限,还被拦在关外。当时的大半江山还掌握在明朝手中,加上清军残暴,所到之处百姓民心多半还是向着明朝的。
 
况且,南明政府掌握的还是江淮以南的富庶之地,交通便利,钱财资源都不缺,气候还好,对比当时大本营在北方的大清,简直就是占尽天时地利。
 
那么明朝为什么最终会败于清朝之手?
 
历史证明:“人和”决定了这场游戏的最终结局。
 
“治国重在治心,治心重在治吏。”每个时代上至朝廷下至民间,都有重要的历史人物和党派力量手握实权,他们的每个选择都在很大程度上改变着历史走向和家国命运。如果他们人心各异,目光短浅,只顾自身,那就是大罗神仙也难救南明这艘破船。
 
朱明王朝的后代在南方建立了几代政权,每一次复明的火苗就是这样被自己人生生浇灭的。国难当前,南明内部却始终拘泥于门户之争、利益之争,内斗不断,又缺乏明智有远见的“舵手”,致使明朝彻底复国无望。
 
所以,就像本书所言:从南明的灭亡,尤其可以看透人性的荒唐。
 
先说说南明的第一个政权“弘光”,也是最初背靠天时地利,最有希望光复明朝的一代。
 
但偏偏弘光皇帝朱由崧是个偏安江南,不思进取,荒淫无度的昏君,天天就知道派人四处搜罗美女佳人享乐,对面前的局势视而不见。
 
而掌握实权的大臣马士英、阮大铖等也只顾眼前利益,各种卖官求财,完全不想筹谋复国;武将军阀作为当年拥立朱由崧上位的主力,受尽各种加官进爵后,也无心打仗,整日剥削百姓。
 
好容易有个心系社稷,又握有绝对话语权的大忠臣史可法,却并不像大家心目中那样形象伟岸,功德颇丰。
 
图片
顾诚用大量史料佐证:史可法一心为国,但无奈性格懦弱,优柔寡断。更要命的是,他的能力那么普通,人又那么自信。
 
他先是对自家的和谈实力非常自信,总想和清军交好,保南明和清朝隔江而治,互不干扰。
 
而事实是,清朝在收复山东河南一带的过程中,看见南明一味坐视不管。所以原本还不想统一全国的大清,有了捏南明这颗软柿子的想法。
 
再有,史可法对自己的判断力也十分自信。当时明军打不过农民军,农民军又打不过清军。这实力对比一目了然。
 
但这个大聪明却力排众议,坚持认为:农民军才是南明最大的威胁。于是,一个“联虏平寇”的“南明梦”诞生了:先借清军剿灭李自成的农民军,再和清军隔江而治。
 
史可法分不清主次矛盾,而且还是个“幻想家”。节节败退的南明都已经是四下漏水的破船,又有什么资格和势头正猛的大清商量呢?清朝当然不可能被他借力打力,他们正对富庶的南方虎视眈眈。
 
所以当时在史可法的主导下,弘光朝廷多次派人和清廷和谈,不仅逐渐助长清朝的气势,还给了清廷在打压大顺军后足够的时间喘息,好集中兵力南下。最终,史可法眼看着自己所在的扬州失守,绝望自杀。都城南京也被攻破,弘光政权就此陷落。
 
弘光的灭亡,已经让人感受到明朝遗留下来的内耗严重问题,上位者昏庸,下臣腐败无能者众多,干活的人本来就少,决策又一再失误,不等敌人打进内部,就已经溃败不堪。
 
如果说弘光朝廷让人怒其不争,那么后代的隆武皇帝,更多的是让人“哀其不幸”。
 
朱聿键是朱明王朝遗族五个政权中少有的明君。接手上一代留下的烂摊子,他还能自始至终努力遏制党争,关心百姓疾苦,一心只想着去往抗清前线领兵打仗,确实不容易。
 
隆武帝英明,却无奈被底下的以郑芝龙等人为首的郑氏家族裹挟。郑氏家族都是海盗出身,当时他们唯恐天下不乱,四处烧杀抢掠,比弘光朝的马士英等人还残暴自私,只想扩大自己的实力。
 
隆武帝大好的能力和抱负,因为权臣当道,权力被架空而无法施展,最终落得个被清军俘获,含恨而终的下场。
 
南明的又一政权毁于内部的分崩离析,说一句这是“自杀式抗清”也不为过。接下来的永历朝廷就更可气了,简直就是前两代的结合体。党派之争、内斗问题不仅没得到解决,反而愈演愈烈。
 
图片
皇帝还是那个无能的皇帝,只是从荒淫转变到贪生怕死、十分擅长逃跑,登基以来的逃跑路线比很多现代人去过的地方还多,从广东跑到广西,从广西跑到贵州,从贵州跑到云南。又从云南跑到缅甸。
 
虽然这个“扶不起来的阿斗”身边有个既有头脑又忠心的大将李定国,但无奈此时的南明气数虽然将尽,利益集团间的明枪暗箭却更加难防。
 
这一时期在书中呈现出的几股势力对峙,就像面对随时可能倾覆的巨轮,船上各位还在争执头等舱座位一样可笑。
 
李定国原本在以张献忠为首的大西军旗下担任高级将领,但张献忠去世后,干儿子孙可望接管了大西军。孙可望是个两面派,表面合作抗清,背地里打着想自立为王的算盘,把受到大清围攻的永历帝等人接到自己的地盘,也就是今天贵州省安龙县,控制起来。
 
这直接引起大西军中一些反清复明人士内讧不满,其中就有李定国。
 
后来李定国把永历帝救出了贵州,占据了孙可望的老家云南一带。但他还想以大局为重,并没有用孙可望在云南的家人威胁他,而是把他们安全送给孙可望,表明诚意。
 
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孙可望完全没吃这套,接到家人就带领二十万人马挑起内战,李定国手里当时不过三四万兵力。
 
这里也很有意思,原本实力悬殊、结局看似一目了然的大战,却又因为人心问题再遇转折。孙可望手下很多人看不起他挑起内战,不愿拼命,更有甚者临阵倒戈。所以,二十万大军底牌就这么因为内斗被瓦解了,孙可望走投无路,归降清廷。
 
当时还有一股势力,其领导者是大名鼎鼎的军事明星,手握强势的福建水军、让大清都忌惮的郑成功。
 
图片
在很多人眼里,郑成功都是个勇于抗清、赶走殖民者的绝对民族英雄。而《南明史》最大的亮点除了用客观史料说话,就是始终反对对历史事件和人物“非黑即白”“成王败寇”式的一味鼓吹或者贬斥。
 
结合相关史料,可以发现郑成功这个人的形象并不是完全正面。他其实有着想独立割据,壮大自家势力的私心,处事格局远远没有那么大。
 
比如,李定国曾邀请郑成功和他合作,东西夹击,收复广东。顾诚在书中的这个地方指出:这是复兴明朝的关键一步。
 
广西以西大部分地区都在南明和大西军控制下,如果身在福建的郑成功配合拿下广州,反清复明的根据地就能连成一片,改变东西不通的局面。
 
但郑成功的私心爆发,他觉得和南明打成一片会限制自己,什么都要听命南明。所以,一面希望南明牵制清军,减少自己对抗清军的压力;也希望自己辖区和南明间有片清军管辖区,以便自己独立。
 
鱼与熊掌都想要,最终私心让他在出兵上一味拖延,甚至只在旁坐视李定国方战败,都没投入战争就不及待返回福建。
 
因为郑成功的私心,反清势力错过一个大好时机,后被各个击破。唇亡齿寒,郑氏家族最终也没逃脱厄运。
 
至于李定国,纵有再大的复国之心和才能,也是有心无力。他的结局也是最让人意难平的:永历帝最终跑到缅甸被逮住,李定国害怕国内军心涣散,多次去交涉要人。
 
不得不说,缅甸都比南明的各位卧龙凤雏识大局,认为南明气数已尽,还不如卖清朝个人情,所以把永历帝交给了大清。
 
康熙元年年初,永历帝被杀。之后不久,李定国忧愤而死。
 
这里借用权游的经典台词:
 
“No man could protected him from himself.”
没人能保护自取灭亡的家伙。
 
身为读者尚且能在读《南明史》的各个阶段感受到“大厦之将倾,非一木可支”的无奈感。当事之人的愤懑,恐怕更是罄竹难书。
 
要知道,明朝也是中国历史由盛转衰的转折点,巅峰时期的明朝在人口、白银总量、粮食总量等很多方面都是世界第一。遗憾,是真的遗憾。如果没有南明彼此掣肘、利欲熏心的各股势力争斗不休,“中国社会将在明代已经取得成就的基础上实现较快的发展,近三百年来的历史也许是另外一种样子。”
 
越乱的时期,越有一些打着为国为民旗号,实则想浑水摸鱼,甚至趁乱世起飞的势力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暗流涌动。
 
人性复杂,所以自古“攘外必先安内”,大到国家,小到集体都是如此,内部稳定才能无往不胜。
 
在这里不得不佩服对作者顾诚先生的治史之严谨深刻。南明时期因为太乱,修撰这部分史实也是学界的一大难点。为撰写这本《南明史》,顾诚先生引用的方志达到247部,引用数目更是达到了579种。也是在扎实的史料多方佐证下,这本书中经常会出现颠覆常人历史常识的鲜明立场。
 
顾诚是原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当代著名的历史学家和明清史专家。“板凳甘坐十年冷,文章不写一句空”,这套《南明史》是他花了十多年时间的呕心沥血之作,也是南明史研究的里程碑,在海内外都有广泛影响,荣获中国国家图书奖和北京市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
 
图片
读史阅世,以鉴当下。
 
南明虽在中华上下五千年历史中并不显眼,但读这段乱世历史,不仅能填补历史知识的空白,还能让人直面现实、了解人性,始终保持理性的大局观。推荐给大家~

当当购物顾诚先生经典著作--南明史

发表于广东

言他君
微信号
gh_fe7de391803c
功能介绍
顾左右而言他

https://mp.weixin.qq.com/s/oHPJjNhisWkhdiVrOQuBLQ
诸…无常
来自山东
党争的流毒遗祸无穷 得谨防东林之流沉渣泛起

自画像
来自陕西
不就是现在的国际形势的翻版嘛!总是有很多太平日子过久了的智障,想把扛枪的加油站问题单独的领出来解释!

星 空
来自广东
毕竟,明朝30-40年的土地兼并购,当权哪个不是世家贵胄。哪个不是靠着军勋政治联姻和土地主通过扶持读书人当政。还有谁会为百姓说话,你说老百姓能不反吗。到了,朱由检后。

星 空
来自广东
历史永远是无尽的轮回。

真峥日上
来自浙江
南明实在太魔幻了,但是想依赖领导人英明翻盘也不太好,风险集中于上了。。。
已无更多数据

分享到:更多 ()
靠谱免费最好的手机挖矿app推广 手机挖矿微信群联系方式

来评论吐槽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区块链资源分享联系我

联系我更多手机免费挖矿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