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技术资源分享
追寻中本聪先生的脚步

姚尧之友会_盗天计划_姚尧炒股@股市前瞻

实信-炒股战略机会-8月3日股市前瞻

在《7月31日股市前瞻》中,我们再一次分析了铜,我都不记得这是我们第几次写铜、写有色了。不过,我觉得,连续用多篇文章讲清楚一个概念,这是非常有必要的。很多人喜欢泛泛地推荐一大堆股票,然后挑选那些涨起来的股票,吹嘘说自己多厉害多厉害。这种做派,是姚尧看不上的。

佛家有个用语,叫作“实信”,意思是真心相信、确实相信、是经过智慧思辨过的相信,而非泛泛的、人云亦云的相信。譬如,在《金刚经》的第六品《正信希有分》中是这样说的:

须菩提白佛言:“世尊,颇有众生,得闻如是言说章句,生实信不?”佛告须菩提:“莫作是说。如来灭后,后五百岁,有持戒修福者,于此章句,能生信心,以此为实。当知是人,不于一佛二佛、三四五佛,而种善根。已于无量千万佛所,种诸善根。闻是章句,乃至一念生净信者。”

翻译成白话的大概意思是:须菩提问佛祖:“老师,我听你解说佛法,觉得非常好。可是,换作一般人,他们听了你这套东西,也会真的发自内心的相信吗?”佛祖告诉须菩提说:“你不要这样讲。就算等我死了,再过五百年,也还是会有持戒修福之人,看到我说的这些话,就会产生真正的信心,认定这是真实的。这些人有什么不同之处呢?他们是大善根的人,这种善根,不是跟着一两个佛修来的、也不是跟着三四五个佛修来的,甚至不只是一生一世修来的,而是不知道经历了几辈子,跟了多少个佛修行,才修到的这种善根。于是,他一听到我这些话,就能产生干净纯粹的信心。”

当然,姚尧引用《金刚经》的这段话,绝不是要自比释迦摩尼,我还没狂妄到这种地步,只是想跟大家解释下,什么叫作“实信”。

一旦我发现有战略性机会,那就一定要给读者讲清楚、讲透彻,希望通过严密周详地分析,帮读者建立“实信”,惟其如此,你才敢把仓位拿得重、拿得久。当然,我的判断也可能会出现失误,这是很难避免的。但只要是我自己坚信的事,我就要坦诚地向读者报告,哪怕事后证明我错了,会被责骂,那我也只好认了。

我不能因为害怕有失误,就把话说得模棱两可、云山雾罩,这个是有违良知的。

在《7月31日股市前瞻》推送后,许多读者留言表示支持我的观点,也非常看好铜。同时呢,也有一些读者不认同我的观点,说不看好铜,其中的一条理由,就是“既然那么多散户都看好铜,就说明铜不可涨。”31日早上,我回顾了一下这篇前瞻的留言,发现被读者顶到排名前两位的,竟然都是不太认同我的观点的:

智力铜矿

有趣的是,之后又有一条留言,说看到被顶到最上面的两条留言,就知道未来铜的上涨空间还非常非常的大。由此可见,人性中都有复杂的两面,一面是因信心不足而产生的从众心理,希望做和群众一样的事;一面是因信心十足而产生的优越心理,总想着把群众当反指标。

就姚尧而言,我依然认为铜的上涨空间巨大,这是一次战略性机会。正如我们前期用多篇文章反反复复讨论券商的战略性机会一样,现在的以铜为代表的有色、甚至所有资源类板块都存在战略性机会,我们也会用多篇文章反反复复讨论。不过,虽然我已经准备好了材料,但因今天有别的话说,所以关于铜的分析,我们留待明后天再找机会继续探讨。

不知有多少读者注意到了上图留言中,那么名叫“意犹未尽的雨季”的读者提到的锦龙股份,这只股票周五是涨停的。请看下面这张锦龙股份的日线图:
再看下面这张锦龙股份的月线图:
再看下面这张锦龙股份的季线图:
我很庆幸、也很欣慰,我能有如此优秀的读者和如此精彩的读者留言;同时,我又很庆幸、也很欣慰,这样的读者留言会被顶得如此靠前。许多老读者知道,姚尧有句标语,叫作:“男儿来到世间,要有做天下第一的志向!”要说在股评这个圈子里,姚尧固然不是第一,本身我自己也就没追求第一,之前我也无数次地提到自己将来会淡出。不过,今天我忍不住想要非常骄傲地说:“即便水平比姚尧厉害的多如过江之鲫,可这些的厉害的人最多也只能宣传自己有多厉害,以吸引追随者分享他的N分之一厉害。有几个人能像姚尧这样,大张旗鼓地宣传读者的厉害,竭尽所能帮助读者变得更厉害,然后把这些厉害的读者组织起来,一起来做厉害的事?”

在股评圈中,那些名气比我大得多、流量比我大得多的大V们,他们尽可以声称自己发掘了哪些牛股,他们敢像姚尧这样,宣传粉丝发掘了哪些牛股吗?其实,你们如果留意每天的读者留言,是会知道读者中有不少高人,留言中有不少牛股的。改天有机会,再给大家分析一些读者留言中提及的个股,反正姚尧自己不方便荐股,分析一些读者留言中的个股,尤其是在公众平台上已经陈列好几天的个股,那应该是没问题的。将来随着社群的日渐完善,那就更能挖掘出读者中的高手了。

最后说到社群,我前阵子注册了个公众号叫“姚尧之友会(yaoyaofriends)”,以后关于社群的构想和安排,都会通过那个公号发布,这个号应该就很少提及,更不会长篇大论了。不少读者反应微信号一直加不上,这个,你们再耐心等几天吧,反正位置肯定会给你们留着的,至少近期不用担心什么满员之类的事。正如我在《盗天计划0801》中所说的,近期添加的读者实在太过火爆,我的助理又要加人,又要回复,又要登记,又要建群,这个礼拜每天都是忙到凌晨两三点钟才睡。我多次跟她说:“你不要这样拼啊!如果是熬一个晚上加班就能搞定的,那我也就不多说了。这都熬了一个星期了,你身体怎么吃得消?”她说:“没办法,我有强迫症,不把微信里的红点都去掉,我心里不踏实,睡不着的。”所以呢,我现在也没辙了,只好拜托那些尚未添加的读者,要么你们都缓几天,先让她把之前的那3200人按顺序安插到64个群里,然后把睡眠恢复到正常状态,再来添加新人,反正位置肯定都还有的。读者若不放心,可关注“姚尧之友会”那个公众号,大概三四天后我会发篇文章,通知你们可以加了再加。这几天,就先让我助理喘口气吧。毕竟手机是她拿着,加人、回复、登记、建群的事都是她一个人在做,别人还真替代不了。这个助理我现在用得挺顺手的,也请大家怜惜一点,别那么快就把她给整残了。拜托拜托!

姚尧之友会_盗天计划_姚尧炒股

听消息炒股 - 8月6日股市前瞻

仅从表面上看,“哎哟喂学长”是在反省自己,说不要盲目听别人,而自省的精神总是值得表扬鼓励的。可问题在于,什么叫作“盲目听别人说”?我们做任何决策之前,首先都要获取资讯,而资讯绝大多数都是来自于“别人说”。对于广大读者而言,姚尧每天撰写的股市前瞻,难道就不是“别人说”吗?因此,“听别人说”是必须的,关键在于“听别人说”后,你自己该如何分析、判断、决策、执行。按照“哎哟喂学长”的说法,他在“听别人说”之后“盲目”买入,结果导致“被套牢”的恶果,获得了“血的教训”。可我的问题只在于,为什么是你,或者和你类似思维的人,在“听别人说”后就会“盲目”,而另外一些人却没有“盲目”呢?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未来的你仍旧要每天都“听别人说”,亦很难避免再次“盲目”,很难不再次收获“血的教训”。

在过去的文章中,我们无数次地强调这是“战略性机会”,面对战略性机会,要有战略性思维。试问,那些像“哎哟喂学长”一样抱怨被套牢的读者,你们到底有没有战略性思维,懂不懂什么叫作“战略性思维”?

说实话,当我决心搭建社群时,有很多朋友是劝阻我的。他们说:“你固然是一片菩萨心肠,可是对于人心的险恶,你得有充分的认识。现在很多人指望能跟着你发财,所以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可一旦亏了钱,就会有很多人来怪罪你的。你何必去趟这个浑水,冒这个风险呢?”我们内部团队在讨论此事时,也有人提出建议,说入会之前必须先考试,必须得是熟读《姚尧股市形态学》的才可以进来,这样的人至少懂得止损,懂得不要追高,也就不至于巨亏。所以,当我看到各群中有不少人说自己是小白,说自己虽然买了形态学的书,却根本没有读时,我的内心是充满压力和恐惧的。幸好,各群中都有一些技术高手,这些高手愿意带着小白们一起玩,小白们也普遍表示自己愿意认真研读《姚尧股市形态学》这本书。那些完全不愿意动脑子,纯粹只想听别人报股票代码、然后就能跟着发财的人,或许确实是有,但至少还没被我发现。

这两天,我一直在问自己,我为什么非要做这件事?不谦虚地说,无论是求名,还是求利,姚尧都有很多条路可以走,可为什么就偏偏走上了这条路呢?我想,除了各种可以在台面上侃侃而谈的、冠冕堂皇的理由外,更多的还是一种隐藏在内心深处、未便于轻易启齿的理想主义、或者说英雄主义情结在作祟。主席在《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一文中,首次提出“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概念,之后将其完整表述为“无产阶级领导的,人民大众的,以反对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为主的,资产阶级性质的人民民主革命。”简而言之,就是虽然革命的性质是资产阶级革命,可是由于中国的资产阶级具有软弱性和妥协性,所以注定无法成为革命的领导阶级,而只能由无产阶级领导人民大众来共同完成。就能力水平而言,我固然是远不及主席的万分之一,可我总忍不住会想,有没有可能做一场实验,运用主席的思想学说,通过人民战争的方式,在资本主义所主导的市场上获得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更何况,随着将来中国金融市场的逐步开放,谁又敢说中国的资本家就没有软弱性和妥协性呢?

在昨晚文章的末尾,姚尧写道:“愿我们彼此守望,互相成就。”而我现在最希望你们能成就我的,就是和我一起打赢这场仗。不光是我自己,能在将来的这轮大牛市挣到钱,我还希望你们也都能挣到钱,然后全身而退。这件事若能做成,于我而言,是无上的光荣和无价的财富,我可以无比骄傲地向自己的精神导师致敬。所以,再三拜托大家,请你们一定要努力,认真学习,认真研究,认真思考,不要再做那些只想听别人报股票代码,然后一涨起来就笑眯眯,一跌下去就哭啼啼的事了。

“就长期而言,我期待能打造国际一流的金融研究机构,为捍卫国家的金融安全贡献力量,以避免中国人民辛苦积累的血汗钱被国际炒家用金融战的方式席卷一空。就更长远的角度而言,随着中国金融市场的逐步开放,未来必定会有越来越多的国际资金来此逐利。中国人民应该有野心、有志气,在自己坐庄的菜园里收割国际韭菜,用源自五大洲四大洋的营养作为助力,来推升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司马迁在《报任少卿书》中说自己写《史记》是为了“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希望能够“藏之名山,传之其人,通邑大都”。在《史记·太史公自序》中则说要“藏之名山,副在京师,俟后世圣人君子。”这些话写得极端孤独,同时也极端骄傲。司马迁在饱受摧残和屈辱之后,对于功名利禄已经别无所求,只希望找到能够理解他的同道中人,如果在当下找不到,那就等待后世的知己。姚尧固然是未曾遭受过司马迁那种惨痛的经历,但我和他的心意是相通的。自从决定要写这部大书开始,我就根本没想过要刻意把它做成畅销书,我的希望也是要“传之其人,通邑大都”,如果当代做不到,那就“俟后世圣人君子”。在当今凡事向钱看的年代,这种情怀亦如司马迁所谓之“可为智者道,难为俗人言也!”
上面这2段话,一段摘自姚帅722姚尧之友会的公号文,一段摘自姚帅33岁的生日文。

游资打板 - - 8月7日股市前瞻

昨天晚上接到群友反应,说47群有人主张追随游资的打板策略,而且一直在刷屏,搞得大家都没法讨论形态和均线。我进去看了一下,还真有这么回事,下面是他的一段聊天记录的截屏:

此外,他在留言中还建议胆子大的可以去打板君正集团这样的妖股。虽然,从事后来看,买入君正集团又能收获一个涨停,可这与我们的投资理念完全背道而驰。所以,今天我们已经将这位群友请出,将年费退回。如果你愿意,我依然欢迎且感谢你继续关注我的公号文章,我也不否认你的投资理念是有可能赚到大钱的。只是,这肯定不是我们社群的发展方向。如果其他各群有类似情况,也请及时反映,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凡是符合我们投资理念的成熟社群,都应该自觉抵制这样的思维和言论。我们不反对别人这么做,也不质疑别人这么做能够成功,但我们坚决不能这么做。

不过,这样的投资言论之所以会在47群霸屏,说到底还是47群的实力太弱,没有足够分量的高手能够驳倒他,不满意者只能私下来反应。于是,今天我拜托当初帮我画形态学的图、现在帮我画均线学的图的李琳老师进驻47群,整顿一下该群的风气。不过,她也不会常驻某个特定的群,等群里的氛围走上正轨后就会撤离。

许多人曾经问我,说姚尧的发展方向会是对标谁?是对标雪球?还是同花顺,东方财富?其实,如果你们真正了解姚尧的话,就应该知道姚尧绝对不会干对标同行的事。如果只是对标同行,那我的存在价值又是什么?在我看来,如今市场上绝大多数关于股市的平台虽然流量很大,但都是各说各话,有靠技术的,有靠财务的,有靠消息的。各说各的理,好像也各有各的理。可是在我们这里,所有人都是按照同样的投资语言说话,既然来到了我们的社群平台,就要懂得我们的投资语言。不是说我们有多了不起,也不是说你那样就一定不行。我承认,或许你确实很行,但你真的不必来我们这里。

现阶段,我们做交易的理论基础是形态学和均线学,但这两本书绝不是我们的全部。未来,我们还会推出财务分析、宏观分析和行业分析的教材。我希望能够在读者中培养出一大批成熟而强大的投资者,而不是整天只想着匍匐在别人的脚下喝汤的奴才。

主席的伟大,绝不只在于雄韬伟略、文武全才。放在中国五千年的文明史中,雄韬伟略、文武全才的人亦非少数。主席最伟大的地方,在我看来,是他那句石破天惊的“人民万岁”!在古往今来的英雄豪杰眼中,人民只不过是实现其雄心壮志的工具。万岁?开什么玩笑!这个词应该专属于那个接受全民膜拜的人。唯有主席,这个真正最有资格称万岁的人,才会发自肺腑地喊出“人民万岁”,才会全心全意地让人民读书习字,让他们和那些骑在人民头上的“精英”们对抗!

从这个角度而言,天不生润之,万古如长夜!

所以,在《让子弹飞》中,张牧之对民众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起来,不准跪!”

第二句是:“皇上都没了,没人值得你们跪!”

第三句更厉害,是:“我也不值得你们跪!”

同样的道理,姚尧苦心孤诣地写书、写文章、建社群,用意就是希望你们能够通过努力学习,逐步建立自信和自尊,不要整天想着给谁下跪,想着通过抱谁的大腿发财。还有,我不允许你们自称“韭菜”,或许你们觉得这是自嘲的玩笑话,但在我看来,这是一种跪拜匍匐者的失败主义口吻。我要求你们每个人都“站起来,不准跪”,因为“没有人值得你们跪,我也不值得你们跪!”

顺便说一句,在时下的市场语境中,游资是个极其令人推崇的身份,似乎他们是一群智商顶级的高手。可在姚尧看来,游资这个词本身就是令人鄙夷的贬义词。主席批判过的“流寇主义”,可以了解一下?

关于社群,读者近期反应较多的问题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很多人想加,可加不进来;二,有些人加进来了,可所在群太冷清。

对于第一个问题,我们真的是没办法。微信每天都有限流,我不说,你们都想不到读者们有多拼。我助理最近每天都是忙到凌晨两三点钟睡觉,等她早上五点半左右醒来,就会收到一堆添加信息,一直加到六点半,就被通知达到上限了。真的是有很多读者,为了能加上而在半夜一直加的。说实话,我自己也心理压力很大,不知道这种火爆的情绪会持续多久,或许一周,或许两周。所以,读者要么就每天排队,而且最好是在早上排队,基本上过了中午就肯定会被限流;要么就再耐心等等,反正目前我们没有满员一说,等前面排队的人都进来了,也就轮到你了。如果你尚不清楚添加方式和费用话,也请不要再在本号催问了,请移步到“姚尧之友会(yaoyaofriends)”这个公众号,那边专门有同事负责回答。

对于第二个问题,或许是你所在群的组织者不得力。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之前因为人手不够,所以凡是报名要当群管的,我们基本都同意了。这些读者当然也都是一片好心,可他们或许时间不够充裕,或许专业水平不够,或许组织能力不行,以至于群内没有能引起共鸣的话题。这个问题肯定是要解决的,但眼下还不到解决的时机,毕竟现在外面很多人没加进来,而这些人中不乏高手,是可以胜任群管的。因此,如果你所在群相对冷清的话,要么就你们自己想办法把场子搞热起来,要么就等待新群友的加入。我们设在各群的督察,每天都有在认真阅读各群的聊天记录,待会员添加告一段落后,我们会对各群的管理者实施补强和汰换的,也请群友们眼下多一些耐心。

这些天,我收到太多的留言,劝我就此打住,告诉我散户是不行的,注定是要失败的。或许,站在全民角度而言的散户注定都是要亏钱、而且是亏大钱的。可要说在姚尧读者中的散户都会亏钱,我不服这口气,也不认这个命!我知道,你们的本意都是为我好。但恕我直言,我很讨厌你们这种以“精英”自居的说话方式。且不论你自己是否算得上“精英”,即便你就是“精英”,那也将是我们打败的对象。

主席这一生,最擅长的就是“干掉精英”,而主席的学生自然也以能“干掉精英”为最大的光荣。“八七会议”后,瞿秋白曾邀主席到上海的党中央机关工作,主席婉拒说:“我不愿跟你们去住高楼大厦,我要上山结交绿林好汉。”同样的道理,姚尧也在此答谢并婉拒所有精英们的邀请:我不愿意跟你们去星级酒店,参加什么策略报告会,我就是喜欢留在公众号和微信群里,结交你们看不上的散户朋友。

怎样?!

分享到:更多 ()
区块链神吐槽
pi币注册流程教程图解中文版

来评论吐槽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区块链资源分享联系我

区块链资源分享联系我首页更多新闻